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九百零九章 神探的直觉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一个少年在空中高高跃起,单臂向后拉开,双脚也向后弯曲,整个人就如同一张拉开的弓。

    充分发力的身体,把狂暴力量和柔韧协调性,优雅的融合在一起,呈现出了夺人心魄的美感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,篮球猛的劈扣到篮筐里,巨大力量的带着篮球冲出白网,砸在对手满是震惊的脸上。

    视频这时候飘起来大片字幕,五颜六色字幕几乎把画面掩盖了。

    “666666……”

    “逼王,真逼王,服了!”

    “给跪了,这是哪位神仙下凡,您快收了神通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,不是人,不是人,不是人!说三遍都不行,必须说四遍才能抒发我的情绪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位,我是打篮球的,以我的浅薄见识来说,这视频绝壁是合成的!”

    “红字滚粗,这他么的上江一中体育馆,合你大爷!”

    郑紫看着字幕留言,脸上不禁露出笑容。一般来说,弹幕都比视频更好玩更有趣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视频里那个单臂暴扣的少年,还是让郑紫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郑紫身高一般,但她很喜欢篮球,上大学的时候还是篮球队的啦啦队成员。还经常观看各种篮球赛事。对篮球运动极其熟悉。

    她看的出来,视频里那个少年爆发力的极其恐怖,比米国职业联盟那些黑人球员似乎不差。短短两分钟的视频,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天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上江市还有这样有天赋的少年。技术、球感,对于技战术的理解,这都可以通过后天培养。

    唯有身体天赋,是没办法后天培养的。

    郑紫畅想了一下,要是少年成长起来,也许能带着国家队拿个奥运冠军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,那么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郑紫身旁副驾驶位置的许嫤,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看到视频上有个小孩篮球打的特别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郑紫把手机递给许嫤,献宝式的道:“许队,你看看、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许嫤看了眼对面武馆禁闭的大门,没什么兴趣的道:“快放学了,那孩子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紫热情把视频点开:“不用盯着,那孩子又不会跑。不过是例行询问啊,你这么认真干啥。”

    她又道:“这视频也是一中的,我好像还看到了许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妹妹名字,许嫤有了兴趣,拿过手机认真看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遍后,许嫤又很认真的关闭了弹幕,重看两遍。

    得到了许嫤的认可,郑紫颇为高兴:“许队,是不是挺厉害的!这种爆发力,在大学联赛里都极其罕见。算上职业联赛,都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许嫤看了眼郑紫:“你啊,长点心吧,这个少年是高正阳啊!正是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郑紫一脸惊讶,她拿回手机仔细看了一遍,很为难的道:“视频这么模糊,许队你也认得出来啊!”

    手机视频质量还行,但距离有点远,又不是专业摄像机,拍出来的人脸都有点虚,五官模糊。

    要是熟悉的人可能认的出来,郑紫就看过高正阳的照片,当然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许嫤道:“你啊,做事就是少了点细致。高正阳五官很立体,身体瘦削,四肢比例修长,身体架子极其出色。视频上虽有点虚,这些特征还是很容易判断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想那么多,高正阳又不是嫌犯。”郑紫有些委屈,她对高正**本就没在意,哪会看个视频还想着找人。

    许嫤认真的道:“我们做这行的,就要多想。少想一点都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对,我吸取教训。”

    郑紫急忙低头认错,许嫤是个好神探,好朋友,好领导。但是,有时候太喜欢教训人了。她真怕这个。

    许嫤也有点无奈,郑紫这大大咧咧的性格,到是吃的开。可干活就不免糙了点,以后早晚要吃亏。

    郑紫为了挽回形象,大开脑洞道:“我看高正阳这个少年不简单。爆发力那么强,又自幼练武。没准,和案子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随口说的,说着说着却觉得这个逻辑很通顺啊,眼睛都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许队,武馆现在没人,我偷偷进去看看,也许能找到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私闯民宅,你是知法犯法。”

    许嫤不喜欢这种小聪明,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说,警告的意味却很浓。

    郑紫是聪明人,立即明白许嫤的意思,她忙认错道:“许队,我这不是随便说说么。真要搜查,肯定要走程序。我这不是搜查,就是想进去偷偷看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你的身份不一样。程序虽然很麻烦,却是法律的一部分。我们都不讲程序,那抓犯人也失去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许嫤年纪只比郑紫大一岁,却是法学硕士,对于法律有着很深的理解。对于普通基层警员那种粗糙办案方式,她一直是很不赞同。

    当然,具体情况不同,基层上粗糙也有客观的原因。但这并不是说可以一直这样。社会在进步,各个方面也都要跟着进步。

    许嫤又道:“高正阳也不可能是嫌犯。他才十七岁,他的年龄,他的经历,都决定了他做不出杀人如麻的事。而且,还那么冷静从容,这不是光有武力就行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的成长,必然需要时间的淬炼。任何强者,在少年的时候也许就崭露头角。但是,有些事情必须经过时间的磨砺沉淀,才能成熟。

    十七岁的高正阳,绝对不可能那么老练的杀人。然后,还若无其事的去上学。还有闲心和同学斗牛装逼。

    许嫤不相信,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少年,这违反了一切常识道理,也违反了她对世界的认知。

    但是,高正阳和孙洋、三哥这伙人有过接触,他很有可能知道点什么。必须询问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听了许嫤的分析,郑紫也觉得自己想太多了。的确,变态神经病有很多,但这次作案的人明显是经过周密筹谋准备,这不是一个少年能做出来的事。也超乎了少年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事实上,凶手老辣谨慎的超乎想象。他们找遍了摄像头,也没有发现凶手的图像。

    对方和孙洋一起,居然绕过了所有摄像头,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。而唯一的目击证人,也含糊其辞,说不清楚对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隐约的记得对方是个男人,看起来特别可怕。

    这样含糊的描述,刑事模拟画像也只画了一副简单素描,一个穿着兜帽衫的男人,脸都藏在阴影下面。

    到是通过尸检,列出了许多详细数据。对于目标的身高、体重、臂展,都有了一定推测。

    一个人习惯发力的位置,尸体的伤口角度、深度,都能显示出很多东西。虽然都是理论上的数据,却有极大参考价值。

    许嫤已经在心里勾勒出凶手图像,她自信只要和对方照面,就有极大几率认出对方来。这也是她的独特天赋,感知异常敏锐,能把复杂抽象的事务重新整理归纳,梳理出头绪。

    所以,她经常能在案发现场反推作案经过。也是靠着这种天赋,她破了众多大案要案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种天赋,注定了许嫤必须到第一线,亲自去察看各种细节。所以,哪怕是个毫无嫌疑的高正阳,她也要跑过来亲自看一看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高正阳吧……”

    天色有些昏暗,但瘦削修长的少年身影,还是比较容易辨认的。郑紫一眼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,我们下车。”

    许嫤推开车门,和郑紫一起站在车边等候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看到了街对面的许嫤她们,而且一眼就认出两人是警方的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那个个字稍高一些的干练短发女人,五官看起来很精致漂亮,居然是个极其少见的美女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五官和许婓居然颇有神似之处。但说实话,比许婓要漂亮许多。简直可以说的上的夺目的漂亮。

    就是在城市大街上逛两年,也未必能看到一次的那种美女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快收回目光,低头开锁。才打开门锁,许嫤和郑紫就到了。

    许嫤微笑道:“高正阳同学,介意我们进去坐坐么。”

    郑紫很配合的拿出了证件,递给高正阳:“这是我们证件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接,扫了一眼,脸上露出意外之色:“两位警官,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说吧。放心,只是随便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许嫤怕高正阳想多了,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高正阳到是很冷静,虽然有些不情愿,还是打开大门请两人进来。

    坐在前厅的椅子上,许嫤道:“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,这不是正式谈话,也不会做笔录。就是随便问问,你可以拒绝回答,但请不要骗我,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问吧,快一点,我还没吃晚饭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坐在对面,态度上有些敷衍,但还算客气。

    郑紫有些不喜欢高正阳的态度,冷冷的盯着他。高正阳也不在意,偶尔还斜着眼睛瞟她一眼。

    许嫤心里觉得好笑,高正阳虽然故作成熟,到底还是少年心性。这是改变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你在哪了?”许嫤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睡觉。”高正阳有些不耐,似乎觉得这种问题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认识孙洋和三哥么?”

    许嫤说着拿出两人照片,摆在高正阳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货啊,认识,前天来找我,想抢我的房子,被我打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隐瞒,这种事也没必要隐瞒。他道:“昨天我放学回来,还有人在路上拿刀想捅我,幸亏我跑的快。很可能就是这两玩意干的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去会调查的……”

    许嫤也查到这件事,正因为高正阳和孙洋、三哥这两天接触的很多,她才会特意跑过来。

    她又询问了高正阳几个问题,高正阳都回答了。

    很快,许嫤就带着郑紫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上,郑紫很不爽的道:“这个高正阳好嚣张,让人总忍不住想痛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挺欣赏他的么!”许嫤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打篮球很帅,但他那态度真的好烦人。”看视频留下的好印象,都被高正阳本人破坏掉了。所以郑紫怨念很大。

    “他是孤儿,生长经历很坎坷,性格就比较强硬锋利。”

    许嫤对此到是早有准备,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许队,那你觉得他有没有嫌疑?”郑紫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许嫤摇头,眼中露出深思之色:“但不知为什么,总觉得他有些复杂,很奇怪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(三更~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