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九百零五章 神探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六点钟的上江市,天色已经大亮。

    街边上各种早餐摊点,都已经摆好了。蒸包子、炸油条,各种食物香气在长街上弥漫。

    路边还有晨跑的年轻人,散步遛弯的老人,街道上车流也不多。朝阳的金辉下,城市是如此平静安宁。

    隔着车窗,许嫤似乎都闻到了包子的香气。她很想下车吃点早餐。但想到要去杀人现场,吃饭后胃肯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到是开车的郑紫很有眼力劲,她放慢车速道:“许队,我们下去先吃点饭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先去现场,咱们回来再吃。”许嫤拒绝了。

    郑紫抱怨道:“才休假两天就急忙忙把你从外地叫回来,真是过分。能有什么急事啊!”

    许嫤摇头:“听说事情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领导,有事的时候就想到你了。提职加薪就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郑紫对上面怨气不小,她跟着许嫤在重案一组,接手的都是大案要案。破了那么多案子,许嫤就落个神探虚名,其他好处都没见到,人却累的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关键是总有破不了的案子,压力就全落在她们身上。跟着许嫤不但要冲锋破阵,还要负责扛锅填坑。真的太坑了!

    许嫤对此到很淡定,她喜欢自己的工作,也喜欢破案后那种伸张正义维护法律的成就感。至于其他的待遇,其实也不算差了。

    她年纪虽然只比郑紫大一岁,却比她要沉稳太多了。对于行政事务上种种纠葛,她也很少去关心,更不会是为此伤神。

    东风越野转过街口后,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许嫤远远就看到一大排警车开着警灯,占据了大半街面。

    粗粗数了一下,足有二十多辆警车。

    郑紫的车才进街口,就被两个全副武装警察拦住了。

    看了郑紫和许嫤的警官证,才挪开隔离路标,把郑紫她们放进去。

    开进没多远,郑紫不得不找地方把车停好,和许嫤一起步行进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事发房间,还没进门,局、长刘庆元就迎出来。看到许嫤他后,他阴沉的老脸明显多了几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许嫤,你可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许嫤和郑紫一起敬礼。

    刘庆元摆手:“先看现场吧。”说着,亲自领着许嫤进了一楼。

    旁边有新来的小警员,看到刘庆元陪着一个干练短发美女,好奇的向旁边老家伙请教:“那女的谁啊,老局亲自陪着?”

    “她你都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一嘴巴唏嘘胡茬的老警员很是不屑:“这是咱们上江警界一姐许嫤。今年才二十七,就已经屡破大案,在金陵府都是鼎鼎大名。啧啧,了不得!”

    “我擦,真人简直像电影明星,比照片可漂亮太多了!”

    小警员一脸惊叹:“要是取这样的老婆,我愿意少活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娶她,你做梦吧……”老警员更不屑了,这可是警界神探,不但有颜值更有才华能力,家里背景也硬的吓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,可不是他们这个层次能勾搭的!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新来的菜鸟,在场的都认识许嫤。等许嫤进了房间,就有人递上轻薄塑胶手套。

    刘庆元在旁边介绍道:“已经初步勘察过了,死了十个人,都是成年男性。”

    郑紫倒吸口冷气,在旁边对许嫤使了个眼色,用嘴型轻轻说道:“大事情,这下只能吃午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死了这么多人,勘察现场就要几个小时。然后还要开会。能顺利吃午饭已经好运气了。

    许嫤没回应。她虽然也很震惊,却不会表现出来。作为神探,不管怎么样,装也要装的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孙洋和秃头大汉尸体就摆在那,大开的卷帘门让房间里光线明亮。能清楚的看到一切细节。

    秃头大汉喉骨碎裂内陷,在发灰的尸体上呈现出大片反常紫黑。脖子呈现不正常扭曲,显然是脖子被外力硬生生扭断。

    许嫤蹲在秃头大汉的尸体旁边,心里一阵发紧。凶手手段凶狠凌厉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她随口问道:“喉骨碎裂,脊椎也断裂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人拿着文件夹凑过来,殷勤的替刘庆元回答道:“死者叫秃头,喉骨是被钝物击碎,初步估计应该是用拳头打击。连接脖颈的脊椎,被外力强行扭断。死者下巴处也找到了一些痕迹,是凶手扳着脖子扭断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道:“整个过程很干脆,估计在一两秒之内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许嫤点点头,她相信马林的判断。这位可是痕迹检验专家,也是最顶级法医。等闲的案子,也请不动这位。

    许嫤又检查了孙洋的尸体,特意察看了他耳根下那处伤痕。

    马林介绍道:“死者孙洋,死亡原因和秃头大汉一样,都是颈椎断裂。在死亡前,下颌关节连接处受重击扭曲断裂,造成了强烈脑震荡。这个位置,看起来好像是、”

    “用鞭腿踢的。”许嫤果断的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马林犹豫了下道:“我也觉得是用腿,但这股力量太大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许嵋站起来,倒退几步审视了一番,才道:“我猜,凶手应该是跟着孙洋一起进来的。房间很昏暗,秃头应该不认识凶手。他可能是盘问了,或者发现不对,凶手就出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许嵋走上前两步虚击了一拳,停了一下又道:“凶手速度应该很快,拳法凶狠凌厉。一拳打碎秃头喉骨,他顺势就搂住秃头脖子,然后一拧。”

    许嵋又做出了个拧的姿势,想了下又道:“对面的孙洋肯定吓坏了,可能是想跑或者想叫,凶手就飞起一记鞭腿,踢昏孙洋,然后再次扭断他颈椎。”

    马林在一旁点头:“应该是这样,因为整个过程必然很短暂。楼上的人才没有任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许嵋道:“上楼。”

    上了二楼,许嵋迎面就看到了客厅里五具尸体。和一楼不同的是,客厅里尸体就显得血腥惨烈多了。

    流出来的血,在瓷砖上留下了几大滩紫红血迹。看上去就渗人。

    许嵋出过这么多现场,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鲜血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郑紫,脸一下就白了。虽然早知道死了十个人,但几具尸体冒出大片血迹的现场,还是特别有冲击力。

    马林拿过套脚的塑料袋,递给许嵋:“现场比较血腥,幸好大部分保存完整。已经拍照录像了,就等你来,我们可以做进一步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刘元庆很自觉站在走廊入口,并没有往里走。后面都是技术活,他进去也帮不上忙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这种现场也不需要他盯着。但一下死了十个人,这放在整个联邦都是惊天大案。他哪敢有任何疏忽懈怠。只希望许嵋能尽快找到线索,侦破此案。

    否则,州府肯定会派人下来,联合组成调查组尽快破案。要是等到州府的人下来,他这个局长就太失职了。

    但破案这种事,真不是蛮干就行的。整个上江有几百万居民,流动人口也有一两百万。必须有了可靠线索,才能去进一步缩小范围甄别目标。

    许嫤等人都是技术高手,也都习惯了刘元庆在旁边旁观。到没人对此特别在意。

    沿着客厅现场绕小心绕了一圈,许嫤又检查了几个尸体的伤口,沉思了一会,再次退到走廊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都是刀伤,干净利索,精准狠辣。”

    许嫤深深皱眉,她破过那么多案子,多凶残变、态、狡猾的凶手都见过。但这个案子的凶手,却有着远超普通人的强横武力!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她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进里面看看……”许嫤说道。

    马林带路,先进了最旁边主卧:“这里有两个睡着的,在睡梦里就被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许嫤进去转了一圈,两个人都是一刀毙命,没有任何挣扎痕迹,马林判断的很准。

    绕到了装着防盗铁门的房间,许嫤以目示意。

    马林叹口气道:“这家是放高利贷的,他们想办法勾引女孩子借钱,还不起就拿身体偿还。这里面关着三个女孩,都是准备拿出去卖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渣……”郑紫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活口?”

    许嫤却眼前一亮,这么重要的于事情居然不早说。

    “是有活口,还有一个女孩亲眼看到凶手了。”

    马林摇摇头:“但这女孩被这群东西蹂躏侮辱了,想着要报复这群人,又受到了惊吓,她的口供现在还不能取信,很容易就误导我们。”

    许嫤点点头,马林说的对。这种死者有强烈怨恨的证人,说出的证词很不可靠。在这之前,还是要先尽量自己勘察,避免被误导。

    进了最后一间卧室,许嫤进门就注意到被打开的保险柜。

    许嫤察看了一圈,又检查了三哥尸体,也是利刃刺透心脏而死。从流血的情况看,刀刃在三哥身上停留了一会。

    她在脑子里虚拟了一下,试着还原当时的场景。对方的目的明确,行动缜密,下手冷酷,真是让人恐怖的杀手。

    “保险柜里的钱被拿走了?”许嫤问道。

    马林道:“都拿走了。按照保险柜里留下痕迹来看,应该有一百多万。可能还有珠宝钻石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许嫤问道:“你觉得对方的几个人,来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马林有些为难摇头:“看痕迹像是一个人做的。尤其是被害者身上伤痕,一共就两种刀痕。但如果对方是一个人,那身手就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郑紫不甘心的问道:“就没有其他痕迹,脚印,指纹,或者衣服留下纤维刮痕,头发等等?”

    “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发现。”

    马林道:“也询问过周围的人,有几个人看到昨天半夜快一点的时候,孙洋带着一个人过来的。但没人注意到另外那人长的什么样子,只是隐约记得是个男人,比孙洋要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刘庆元这时候也到了房间,他满脸期待的看着许嫤道:“怎么样,有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许嫤正色道:“我初步判断,凶手是一个人,善用双刀,精通技击格斗。而且,具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。心理素质异常强大。可以看的出来,他杀人时候很冷静理智,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。只是和这个三哥应该多说了几句,看他伤痕应该是盘问一些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刘庆元一呆:“只有一个人?”这太超乎他认知了。拿着刀杀十个精壮大汉,不留任何痕迹,这也太超现实了。

    许嫤领着刘庆元回到二楼入口,给他演示起来。

    “凶手一上来,几个打牌的应该没看到,那个看电视的看到了。然后,人都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许嫤双手一扬做出投掷的姿势:“凶手就扔出了双刀,最前面两个人心口中刀,当场毙命。”

    刘庆元和郑紫、马林看着许嫤,说不出话来。许嫤的表演简直像拍电影一般,怎么看都很夸张。

    许嫤继续向前走到两具尸体前面,双手比划了一下:“凶手快速突进,把扔出去刀拔出来。所以,两个心口中刀的血喷出很远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许嫤叹口气又比划了一下:“后面这两个人明显是动手了,看他们姿势就知道,但是,两人匕首被凶手格挡了。然后,双刀就划开两人气管和动脉。这次血喷的更夸张。”

    许嫤最后一扬手:“剩下那个也是飞刀钉死。至此,客厅五个打手全灭。用时不超过五秒。”

    最后,许嫤总结道:“凶手行凶的过程,就像排练过千百次一样,丝丝入扣,没有任何迟滞或意外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。所以,只能说明一件事,凶手太厉害了,能从容应对一切变化。这是个异常老练可怕的杀手。我估计年纪至少要在三十五岁以上,有着丰富的杀人经验,才能有这样水准……”

    听许嫤推理了整个作案过程,刘庆元都觉得毛骨悚然。郑紫和马林也都是一脸骇然。

    马林犹豫着想要反驳,可许嫤推理很严密,都是有尸体伤痕作证,他想反驳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凶手严重破坏的社会治安,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,必须尽快抓捕。”

    刘庆元一挥手:“我会命令全市警员都配合你工作,不论如何,都要找到这个凶手……”

    (不知道这样更新,大家喜欢么~)

    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:比如收藏:.手机版:m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