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九百零一章 泼皮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十七岁的高正阳,身体已经完全长开了,足有一米八。只是他年纪还是太小了,骨骼肌肉还没有来得及成型。

    整个人看上去修长瘦削,脸上的线条虽然深刻,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稚嫩青涩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十七岁的高正阳只是比同龄人多了几分阴郁,却终归是一个少年,而且是很普通的少年。

    高正阳老气横秋的说话,让许婓很惊奇,又觉得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高三的年纪,早就懂得了男女之别。私下里男生女生可能会很亲热。但在公众场合,尤其是教室,大家还是比较注意分寸。

    像高正阳这样拍着女生肩膀说话,虽然不算什么,可被周围同学异样的目光打量,还是让许婓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于是,脸颊泛红的班长落荒而逃,把教育后进生的想法不知扔到了哪去。

    许婓跑了,过往的学生都不敢再看热闹。毕竟,高正阳可是凶名在外,一向以脾气差好动手闻名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没觉得有任何问题,他身体虽然是十七岁,年龄可不是。

    不论是穿越之前,还是穿越之后,他都是绝世强者。更别说他成就心圣,早就把心神意志淬炼成坚不可摧的神兵。

    死亡,毁灭,这些生命要面对的终极恐惧都不能动摇他。更别说中学生的一点小小问题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着人流涌出学校大门,沿着人行路慢慢向前。

    小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路上的行人都显得很匆忙。高正阳没拿伞,就这么在雨中慢悠悠的走着,和周围的人相比显得颇为另类。

    偶尔也有没拿伞的人,从高正阳身边快步跑过去的时候,都忍不住看一眼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不是故意装逼,也不是玩文艺。他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,他该去哪!

    十七岁的记忆,早就深深埋在记忆最深处。

    高正阳必须要整理一下,才能知道自己该去哪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回武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整理记忆后,对于自己现在处境立即有了清晰的认识。

    十七岁的时候,他住在孙家武馆。

    孙家武馆实际上只有一个老孙头,据说他祖上是某位太极宗师。但也只是据说。

    老孙头一辈子都比较苦逼,年轻的时候好勇斗狠,身体留下多处暗伤。等到中年就撑不住了,再也打不动了。

    就在老家找了地方开武馆。但国术衰微,又缺少推广,武馆的生意始终的半死不活。老孙头这人又严厉,学武的孩子没练几天就吃不苦跑了。

    直到高正阳十三岁的时候,偶然打架被老孙头看中,一定要收高正阳为徒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什么国术不在意,但他喜欢格斗,就被老孙头骗了过去。这样一直到十六岁,老孙头给高正阳办了收养手续,把他户籍迁到了孙家。

    从这层关系来算,老孙头算是高正阳义父。不过,高正阳从小就没父母,也不习惯称呼义父。对老孙头一直都是直呼其名,师父都不叫一句。

    老孙头性格也很特殊,到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。反而把高正阳视作嫡系传人,对他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孙家武馆和学校距离不太远,高正阳走了半个多小时,就回到了武馆。

    武馆就在一条老街上,是一座前后两进的平房。前面是天井和正厅,穿过正厅是小小的后院和住房。

    高正阳找了一下,才在裤兜里找到房门钥匙。

    正厅里一片漆黑,没有灯火,显得异常冷清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手关门后,走进正厅。

    幽暗的中堂供桌上,老孙头放大的黑白照片端正的摆在那。

    高正阳轻轻叹口气,娴熟从旁边取出三根线香,点着后插在小小香炉上。

    就在年初的时候,老孙头突发心疾去世了。

    这间武馆,也再没人经营,现在只有高正阳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说实话,老孙头死后,高正阳偷偷大哭过几次。虽然老孙头对他一直要求很严厉,近乎虐待。但他知道,老孙头才是真正对他的好人。也是他短暂生命中,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也因为老孙头去世,本就很沉默的高正阳,变得更加阴郁。这一切,其实在高正阳成长经历留下了深刻烙印,对他性格有着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高正阳此刻回想起来,才能冷静清醒的去审视这一切,才能去看清这一切的意义。

    看着老孙头的黑白照片,高正阳真的有些遗憾,要是他能回到十六岁,也许有办法救老头的命。

    现在,却说什么都晚了!

    高正阳坐在供桌旁的椅子上,也不开灯,就坐在黑暗中,深沉的看着空荡荡院子,想着他未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错,就是未来的计划。虽然身体是十七岁,他却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,浑浑噩噩的跟着未来前进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为止,高正阳没发现这个世界有任何问题。所有的细节,所有的人,所有的存在,都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先天不灭神躯没有了,但高正阳的眼光见识还在。他可以确定,现在所经历的一切绝对不是幻象!

    如果有这么真实的幻象,那他也无话可说!

    至于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原本的世界,是不是他十七岁的世界,这个就需要慢慢观察、体验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一切细节都能和他记忆对应上,没有任何误差。

    没有实证之前,高正阳就默认这就是他十七岁的真实世界,一切时间线都没有变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按照这个世界的发展,要到差不多十年之后,才会研制出钛极合金。他必须参军,才有机会得到钛极合金。

    对此,高正阳当然是不怎么愿意。他发号施令的时间太久了,已经不可能再去要求严格的纪律部队接受管制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做一番事业,他知道此后二十年的世界发展线。找到一个切入点,发家致富当个亿万富翁并不是很难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对此没有兴趣。与他而言,财富权力都只是手段,而不是目的。

    见识过诸天万界的广阔,见识过神主的无上威能,俗世的金钱权力根本没有吸引力。亿万富翁、皇帝总统,和神主相比都如同蝼蚁。其生命的广度和长度,完全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高正阳简单的整理了下思绪,再次明确自己目标,找回力量,完成生命上的超越!而要完成这个目标,就必须回到诸天万界。

    这颗蓝星虽然很发达,却没有超凡的力量,所以,也就没有超凡的生命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在整理自己思绪,大门却突然被推开。

    幽暗夜色中,猛然被推开木门撞在墙上,发出哐当一声巨响,颇为吓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被惊醒,把目光投过去。

    从大门外走进两个男人,为首的一头红毛,走路塌着肩膀,一步一晃,嘴里还叼着根发亮的烟头。

    跟在红毛后面的中年男人,就正常多了。他肩宽背厚,四肢粗壮有力,走路沉稳,眼神也很锐利。

    在红毛还在四处打量的时候,这个中年男人已经锁定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红毛顺着中年男人的目光,也跟着看到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他咧嘴怪笑:“你他么的坐在那不声不响,装鬼呢!”

    红毛笑声就像乱叫的乌鸦,刺耳又难听。整个院子里,只有他一个人的笑声回荡,更显得诡异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回应,也让红毛有些尴尬,他干笑两声,急忙又道:“小子,你想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静静看着红毛,没出声。他已经想起来了,这家伙叫孙洋,是老孙头堂兄的一个孙子。

    自从老孙头死了,这孙子就三番五次跑过来,想把这座武馆拿走。

    这孙子理由很简单,高正阳是外人,没资格继承孙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孙家武馆虽然是平房,却足有二百多平米。位于老街最热闹的区域。说起来也能算上黄金地段。

    而且这房子也有一二百年的历史了,说起来也是老房子。关键是这片区域老房子风格很统一,有一定历史气息。

    原本老城区这面也没人关注,因为当初规划的不好,人多而杂乱。想要拆迁很麻烦。但现在都喜欢开发旅游区,市里觉得这片老街区还有一定价值,想要投资改造成一个历史文化街区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这里房价立即暴增几十倍。

    初步估计,老孙头留下的这座武馆至少能卖个几百万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。所以,孙洋就没玩没了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高正阳上一世的时候要去当兵,而且,孙洋这人喜欢玩邪的,找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人。高正阳当时一个少年,虽然心狠手辣,却也不敢真下杀手。

    折腾了几圈,也实在没精力折腾,就扔下房子再没管。

    后来也不知孙洋在哪走通关系,硬是拿到了房证,大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融合钛极合金成功,再想收拾孙洋的时候,这家伙人却早失踪了。

    对于当初的高正阳来说,这件事只是个小小教训,让他明白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干的出来。但远远称不上是遗憾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**本就不记得这件事。直到孙洋再次冒出来,那些久远的细节才迅速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于孙洋的回应,只有一个字。他也不想和一个垃圾浪费时间。这种货色,也不可能被说服。能够教育他的,只有更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孙洋正居高临下俯视高正阳,他怎么也没想到,高正阳居然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,孙洋的确不怎么能打架,却有着泼皮的一股狠劲。他咧着嘴,一脸凶狠的去拔出腰间匕首,指着高正阳正想说狠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一把就捏住孙洋握刀的手,同时起身发力,一个过肩背摔,把孙洋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对于摔跤,普通人总有一种误解,觉得的摔跤没什么威力。实际上,对于普通人来说,摔跤是最可怕最实用的近身技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身体太弱了,一拳打到别人可能自己骨头都会受挫。所以他使用了最简单最有效的摔技。

    过肩摔是摔法中最简单的技巧,但威力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孙洋还没醒过神来,眼前就天翻地覆,整个人都懵了。他一百多斤的身体,就这么结实摔在青砖地面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,孙洋就是眼前一黑,五脏六腑和脊椎似乎都被这一下摔爆了。然后,孙洋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很小心,一脚踩着孙洋肘关节,把他手扭成一个夸张弧度,把他手里握的匕首硬夺下来。

    跟在孙洋后面的粗壮中年人,似乎也被吓了一跳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高正阳抓着匕首掂量了下,才对中年男人道:“把这玩意拖走。下次不要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阴沉的看着高正阳:“小子,你太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禁笑了,这句话太耳熟了。他道:“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差点被噎死,见过说话难听的,但没见过高正阳这么噎人的。

    他厉声道:“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摆手打断了对方:“没兴趣知道,带上人快滚。我家不欢迎你们这种渣滓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他么的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也忍不住了,撸起袖子,指着肩膀上黑龙纹身道:“看到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家卖皮皮虾的?”

    高正阳:“我对海鲜没啥兴趣。快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这下实在忍不住了,他们飞龙会社可是大公司,在整个金陵州都很有名气。居然被高正阳如此蔑视,要是传出去,他们也不用混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冷着脸道:“别以为你练过几天武,就无所畏惧了。就算老孙头活着,也不敢惹我们公司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:“一个卖海鲜的,别吹比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气的不想再说话,大喝一声,迈步冲过来,对着高正阳下巴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架子分明就是拳击,步伐也显得很灵活。出拳的时候,左拳还很注意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只看架势,就知道至少是练过一阵子拳击。至少,水平远远超过普通人,而且他四肢粗壮有力,一拳轰过来很有威力。

    普通人要被他一拳打中,下巴就算不碎,牙也要掉几颗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业余拳击有个问题,就是习惯用拳头去打人,不太注意下面的防护。当然,普通人也没有那么快反应。别人一拳打过来,躲还来不及,哪有功夫出腿踢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不一样了,不论是武功还战斗经验,中年男人和他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凑过来出拳,高正阳撩阴腿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没等中年男人拳到,高正阳一脚正中要害。剧痛让中年男人嗷的一声惨叫,整个人跳起一尺多高,然后蜷缩成一团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整个脸憋得的一片紫红,看那样子似乎随时都可能死过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蹲在那男人身边,有些紧张的道:“我说,你疼归疼,可别拉在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身体剧痛无比,心灵也再次承受了同样程度的暴击。如果有办法,他一定毫不犹豫杀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中年男人眼神不善,急忙警告道:“你他么的敢拉出来,不吃光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气的都要炸了,就是下面的剧痛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忍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保险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抓着中年男人领子,还有孙洋的领子,在地上硬拖着拽出了院子,扔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下次别来了!”高正阳扔下一句劝告,才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死死瞪着禁闭大门,心里把高正阳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冰冷春雨浇透了的孙洋,才一个激灵醒过来。

    孙洋很迷茫的四处打量,刚才那背摔太凶狠了,他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没好气的道:“他么的,快扶老子起来。”

    孙洋犹豫了下,才猛然醒悟过来,赔笑着急忙站起来。可他才站起来,就觉得浑身剧痛,脊椎骨似乎都碎了,简直不敢挪步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敢不动,只能忍着痛,勉强扶起了中年男子:“三哥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三哥阴鸷的道:“你个傻逼、我们都被那小子打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洋先惊后怒:“他么的,老子弄死他!”

    三哥没好气训斥道:“你都被摔出屎来了,还装逼。先回去。这小子还真会几下子!但他犯了个大错……”

    孙洋被训的脸色发青,也不敢反驳,只能老老实实扶着三哥,一步步向外挪……

    两人好不容易上了车,三哥恨恨看着武馆大门,扔下一句狠话:“小子,你等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听到三哥的狠话,但他听到了两人离开时的汽车发动声。那么嚣张的油门和轮胎摩擦声,很符合两个混子的风格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,打了两个人解决不了问题,只会招来问题。但他可不是十七岁少年,会为了这种小事犹豫担忧。

    先天不灭神躯没有了,但他有百炼成钢的意志,有千锤百炼的战斗经验,有杀尽天下恶贼不手软的冷酷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是真的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高正阳意识沉入识海深处,发现了好东西,属于他的好东西!

    这样的发现,也让他信心大增,看到了超越一切的希望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