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五十七章 斩魔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神龙城,兴武长街,福安酒楼。

    福安酒楼的酒菜和服务都是神龙城第一流的,甚至是太极天第一流的。

    敖贞偶尔也会过来小坐,品尝酒菜的同时也能俯览下方的广场。因为这个缘故,神龙殿的其他高层也都喜欢到这里聚会饮酒。

    太极联盟成立后,联盟的高层更是频繁在福安酒楼举办酒宴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里,几乎把福安酒楼全包了。以至于福安酒楼的酒席极难预定。

    福安酒楼,也成了神龙城最高端的酒楼。真正有身份的人,一定会选择在福安酒楼请客。不管吃什么,能在福安酒楼订到席位就代表着身份和地位。

    天羽联盟和天魔总会的强者们,也都选择了福安酒楼常住。因为这次神阶强者的入住,福安酒楼就成了禁地。

    太极联盟的高层不来,神龙城的其他人就更不敢来了。这几个月的时间,福安酒楼就住了十几位神阶。此外,再没有任何客人。

    就是外面的广场,也被联盟封闭了。福安酒楼方圆十里内的居民全部被带走。这一片区域也被重重法阵封锁。

    对此,一群神阶强者都是毫不在意。太极天的法则固然限制了他们力量,同样也限制了法阵的威力。

    不论太极联盟设置的法阵如何强大,对他们都没有多少威胁。

    福安酒楼位于神龙城的中心,太极联盟的总部太极宫就在广场对面。居民可以迁移走,太极宫却挪不了。

    众多神阶强者也不怕太极联盟的花样。他们迟迟不动手,一是为了给太极联盟施加压力。另一个就是再等高正阳。

    打垮太极联盟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这可不是众多神阶强者的目的。收服太极联盟,搜刮太极天的资源,这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高正阳强行收服各大组织,组成太极联盟。这种魄力手腕,也让众多神阶颇为赞赏。敖贞虽是联盟盟主,可高正阳才是毫无疑问的精神领袖,联盟核心。

    只要击杀高正阳,驱逐敖贞,自然就能收服太极联盟。

    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,众多神阶都很克制,并没有在神龙城大肆破坏。只是施展手段,不断给太极联盟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众多神阶强者中,天魔总会的天魔紫夜雪最喜欢玩弄生灵意志和心灵。她人的福安酒楼,无魔魂却四处漫游,到处挥洒嫉妒怨毒等负面心灵种子。

    这些负面情绪,会被同样情绪的生命所吸引,无声无息进入对方心灵生根发芽。并在不知不觉中,刺激对方情绪,引导对方心灵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紫夜雪最大的收获就是潜入了秋恨水心灵,引导她情绪失控,最终完全坠入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秋恨水的武功很高,意志也坚定。但她幼时的经历悲惨,心灵上有着巨大破绽。这也是她迟迟无法迈入圣阶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紫夜雪正是把握到了秋恨水的心灵破绽,经过不断的诱导试探,最终魔魂深入秋恨水心神,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才能利用秋恨水暴起杀人,在太极宫内造成了极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秋恨水其实没杀多少人,但堂堂九阶高手却心灵失控,被天魔掌握。这个惨烈的事故,极大的打击了太极联盟上下的士气。

    敖贞也没什么好办法,她不擅长心灵秘法,也没办法强行压制紫夜雪。只能增设法阵,放置各种安神定性的法器。

    这些手段其实挡不住紫夜雪。她堂堂神阶天魔,一缕魔魂能漫游九天。哪会被区区法阵、法器所限制。

    但紫夜雪也不急着动手,蛊惑普通人没有多少效果。她已经瞄准了一位圣阶强者:梁菲菲。

    梁菲菲本体是四翼灵蝶,最擅长神识分化,分身千百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实质上,梁菲菲这种分身,就是心神分化千百道。但分化的心神,又彼此联系。只要一缕分神存在,就不会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这种心神分化的神通很奇妙,但是,心神分化同样分化了本体力量。梁菲菲又对心神变化特别敏感,正是天魔最喜欢的那种生灵。

    紫夜雪利用秋恨水大开杀戒,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刺激梁菲菲。这里面又涉及到了诸多天魔秘法,异常复杂玄妙。

    梁菲菲在一旁目睹秋恨水自爆,没能及时阻止,她心灵上就已经生出了沮丧难过等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心灵上就沾染了紫夜雪留下的天魔种子。

    但一个圣阶强者,心灵意志何等强大。紫夜雪虽然成功种下天魔种子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控制对方。

    紫夜雪也很有耐心,她就潜伏在的梁菲菲心灵深处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一粒小小的天魔种子,对于人心来说就如同一颗微尘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的任何一个情绪变化,都会在心灵上形成风浪。与此相比,天魔种子这颗微尘渺小到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不过,任何一次的情绪波动,天魔种子都会趁机吸取情绪变化的力量,不断的分化。不知不觉中,遍布梁菲菲心神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的心神,实际上是分多种层次。紫夜雪通过种种秘法神通,已经深入到了梁菲菲心灵的意识层面。

    在这个层面上,紫夜雪能感应到梁菲菲所见所知所感。虽然还看不到梁菲菲最深层的心思变化,却以能很清楚的把握她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观察一个圣阶强者的内心,哪怕不能做任何影响,对紫夜雪来说也是巨大突破。

    她的本体在福安酒楼第五层静卧,一缕魔魂却通过梁菲菲眼耳身口意,观察着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坐在梁菲菲对面的是羽盈童,这个身形娇小如同七八岁女孩的圣阶强者,神色极其严肃。

    紫夜雪对羽盈童其实更感兴趣,这位可是副盟主之一,位高权重,深得敖贞信任。其地位远远高于梁菲菲。

    羽盈童本体的云梦鸟,天生就有通灵的神通。她的神魂强大,可通灵的敏锐感应,同样也让她最易为天魔侵染。

    这种特质的生命种族,也是天魔最爱。

    不过,羽盈童可比梁菲菲老辣多了。紫夜雪看到连梁菲菲都没能控制,更不会随意乱来。

    “盟主叫我们来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一旁的费青青打破沉默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羽盈童摇头,示意她对此也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梁菲菲轻轻叹气,她觉得联盟前途堪忧,情绪极其低沉。趁着她情绪起伏之际,紫夜雪催发天魔种子,大肆挥洒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无形的天魔种子已经遍布梁菲菲心神各处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细微的天魔种子其实没有多少影响力。只能无声无息慢慢浸染,一点点的去污染梁菲菲心灵。

    甭说,就算梁菲菲现在状态不好,想要浸染她也至少需要几百年的时间。当然,通过这种浸染,紫夜雪还可以主动施展种种神通手段引导控制。

    一个神阶强者对圣阶强者,有心算无心,本就占据着巨大优势。就算无法强行控制梁菲菲,也可以在动手时影响她六感和判断,轻易击杀她。

    紫夜雪到也不着急,她现在潜伏在梁菲菲心灵深处,不露任何端倪。别人也无法察觉到她的村走。她则可以从容观察太极联盟虚实。

    只是从这一点来说,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听着梁菲菲、羽盈童她们的议论,紫夜雪也有些好奇,敖贞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大门大开,一男一女并肩走进来。

    通过梁菲菲的眼睛,紫夜雪清楚无比看到了那男子的样貌身形。

    暗金盔甲华美,血红披风张扬,但这些都及不上男人额头上的那个‘神’字,充满了睥睨纵横的霸气!

    哪怕隔着梁菲菲的心灵,紫夜雪也不禁为对方霸气所慑,心中本能的一紧。毫无疑问,这男人肯定就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紫夜雪听说过很多次这个名字,也看过高正阳一些战斗的水镜画面。可亲眼所见,她才深刻感觉到对方的那股气势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字明明有些好笑,但她却一点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情报上说,高正阳不过是圣阶,只是仗着身上有几件强大神器,这才能在太极天称王称霸。

    紫夜雪现在却很怀疑,高正阳不可能只是圣阶!她也不会被一个圣阶震撼心神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高正阳在脑门上写了神字,应该是为了标明他的力量层次。

    她心里暗自叹气,原本还想着看能否偷偷侵蚀高正阳心神,把他拿下,为天魔总会展示威能!

    但看到高正阳后,紫夜雪立即意识到一件事,这个男人的心灵和意志是无法撼动的。你至多能杀死他,却别想侵蚀他的心灵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回来了可是个重要消息,还是要尽快向何自在大人汇报。

    紫夜雪一念至此,就想抽离心神回到本体。却突然看到高正阳大步走过来,他深邃又明净眼神透过梁菲菲眼眸,似乎直接落到了她的魔魂上。

    “不说一声就离开,这样可太失礼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句话,却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紫夜雪心中,她惊讶无比,思忖道:“这是在说我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在说你。这里可没有别的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又说道。

    紫夜雪心里一个激灵,没错了,高正阳这就是在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高正阳怎么发现她的,但她不想在和高正阳纠缠。一缕魔魂借助天魔种子,可对梁菲菲没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只要梁菲菲觉悟过来,从新审视内心,就能轻易把所有天魔种子扫荡干净。如果她不离开,这一缕魔魂也有可能被对方杀死。

    天魔虽然能化身千万,但真正的魔魂却不多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相当于被人强行拽下一绺头发,说起来无关紧要,却绝对不好受。

    紫夜雪心意一动,魔魂就离开了梁菲菲心神,回到本体。

    但她才睁开眼睛,穿着暗金盔甲的轩昂英伟身姿就映入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紫夜雪不禁骇然,高正阳怎么一起跟过来了。而且瞒过了她的神识感应。

    天魔最擅长就是神识感应。任何细微的变化,都瞒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高正阳破空而来,不说别的,只是他引发的元气波动,就足以引发所有神阶的警觉。

    紫夜雪见多识广,可也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但她立即醒觉过来,不对,这不是高正阳的本体,而是心灵投影。

    所以,才能无声无息,违反了所有元气法则的变化,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急着动手,只是站在那静静打量着紫夜雪。

    低阶天魔无形无质。但到了神阶,天魔就都有着自己稳定的外在形态。这种外在形态也是他们神阶法则的外在显示,可以说是天魔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天魔虽然能千变万化,但本来面目却是不能变的。

    紫夜雪外貌非常漂亮,是那种全身上下无一不美的美女。就算是一根头发丝,都透着迷人的美丽。

    而且,紫夜雪的气质变化不定。眼神中光彩流转,妖媚,端庄,优雅,冷肃,温柔等各种气质不停转变。

    每一种气质变化,前后的分别又是如此的明显。这也赋予了紫夜雪谜一般的特殊魅力。

    “都说天魔女最漂亮,今天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啧啧称叹,似乎对紫夜雪颇为欣赏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紫夜雪肯定趁机搭上话茬,和对方好好聊聊。但对于高正阳,紫夜雪却满心警惕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就陷入了高正阳的心灵投影。眼前这个世界,一切都是虚幻。

    紫夜雪虽然不知高正阳是怎么做到的,对于周围世界却有着清楚认知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道:“你看起来挺好玩的,我正缺一个小母狗,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紫夜雪脸上浮起怒色,她堂堂神阶强者,高正阳居然如此羞辱她。但她立即醒悟过来,这是高正阳故意刺激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天魔就是操纵情绪的宗师,高正阳这么对她,让紫夜雪又愤怒又好笑。她冷笑道:“班门弄斧!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懂人族的成语,厉害。”高正阳赞道。

    “狗屁,这是神族留下的典故,和人族有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对于高正阳的无知,紫夜雪更是不屑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争辩,有些遗憾的叹气道:“看来你是不想做我的小母狗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紫夜雪淡然道:“你的心灵投影世界的确有意思。但也只是如此。再见!”

    紫夜雪说着,手捏莲花指,脚下如踩金莲,轻盈向前走了一步后,虚空屏障就像被打碎的镜子,轰然碎裂成千万碎片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也跟着一起崩溃。

    紫夜雪冷然一笑,区区心灵幻界还想困住她,简直是做梦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居然精通心灵秘法,这的确让人意外。按照他的层次估算,应该是圣心圆满的层次。

    紫夜雪暗自惊叹,高正阳力量圆满近乎,无怪纵横太极天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紫夜雪想到这里,突然心生警兆。她睁开双眸,暗金盔甲和长长血红披风再次印入眼眸。

    这间卧室很大,但高正阳的长长血神旗来回飘扬,却把卧室镀上了一层赤红。

    紫夜雪本能的就觉得那赤红太过妖艳刺眼,似乎暗示着什么不好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跟过来了,找死!”

    紫夜雪惊而不惧,这里可不是心灵幻界了。整座酒楼里住着十三位神阶,其中还包括何自在和五色剑神孔祥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看不透高正阳是怎么跟过来的,但战斗一起,立即就会惊动所有神阶,高正阳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紫夜雪愈发从容,她道:“我承认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随意打量了眼房间中的陈设,嘴里慢悠悠的道:“你犯了个大错。”

    紫夜雪漂亮的明眸中露出好奇之色:“哦,我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不应该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本正经的道:“那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紫夜雪也不知说什么才好,强者的很自信,但同样有着自知之明。像高正阳这样自大的强者可太少见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道:“这里住着十几位神阶,你既然来了,就别想活着离开了!就算是想做狗都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深深的看了眼紫夜雪:“你现在还不明白么,我回来了,你们这群废渣就注定了灭亡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高正阳脑门上那个金色‘神’字闪闪生辉,显示出无穷霸气。

    紫夜雪也是愕然,不管高正阳实力如何,这份嘴炮功力却是无人可及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懒得再解释,紫夜雪虽是神阶天魔,却被太多陈旧观念所束缚,看不到本质。他道:“话也说完了,你可以死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说完,紫夜雪已经翩然起舞,长袖飞舞,直取高正阳咽喉。

    长袖如长空流云,曼妙悠远,空灵飘渺。

    飞舞之际,长袖已经突破空间距离,轻轻抹在高正阳咽喉上。

    这一击没有锋锐,内里神意却直透高正阳心神。天魔妙舞,本来就重意不重力。

    到达神阶层次,更是以意破敌,动手的时候不见一丝火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算是神阶,神意也会在无形间被天魔舞的所禁制。

    让紫夜雪意外的是,高正阳居然全无动静。天魔妙舞的神韵,就似乎落在虚空之中,空荡荡完全用不上力,也感应不到任何意识。

    紫夜雪正惊疑之际,她心中突然回荡起了一声低喝:“破!”

    高正阳双指如剑,划破长袖,轻轻点在了紫夜雪眉心上。

    这一记剑指就如残月挂空,幽冷黯然。一缕剑意直透紫夜雪神核。

    紫夜雪魔魂一震,就在剑意下破裂。剑指上透出沛然无匹力量,随后释放出来。她的身体陡然扭曲、拉长,然后身躯碎裂成千万碎片。

    紫夜雪身躯在虚实间不断转化,却怎么也无法化解直透魔魂神核的剑意,更抵御不住那纯粹有霸烈无匹的指力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透出的一丝指力轰出去,在虚空上轰出一道巨大裂缝。

    指力所及,座椅床案,尽数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震荡的虚空,也引发了福安酒楼里所有神阶的警觉。

    被剑指斩杀成千百碎片紫夜雪,虽然没有了意识主导,却本能的四方分散逃走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拂血神旗,所有碎片就都尽数收敛起来,化作庞大精血元气融入血神旗。

    感应到紫夜雪气息消失,一个威严声音怒喝道:“放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