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四十七章 以力服人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高先生,您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越天鹏打破了沉默,从座位上起身对高正阳鞠躬拱手,一派谦恭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当仁不让的坐在了越天鹏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看看越天鹏的手段,但越天鹏刚才那样子却似乎没有动武的打算,反倒是有些纵容的意味。

    不管越天鹏是别有想法,还是他在等待时机,高正阳都不想等了。

    什么分化一批拉拢一批,他没兴趣搞那么多的权谋手段,也没有那个时间。

    太极天如此广阔,要是使用权谋手段,那不知要多久才能成功。而且,这种权谋无法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最简单就是展示实力,谁不服就打服他。实在不服就弄死。既然实力足够了,再去搞权谋完全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通过心象投影,瞬间跨过亿万里的距离,驾临七剑山议事大殿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首位上坐下,扬声道:“七剑山并入神龙殿,势在必行。你们谁有意见,现在可以站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还是沉默不语。但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观海剑圣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才他叫的声音最大,反对的态度最坚决。现在正主来了,观海剑圣却没动静了。这让众人又失望,又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其实也很想站起来振臂高呼,集合众人一起围攻高正阳。在七剑山的地盘,外有各种法阵,内有十几位圣阶,他不信还杀不了一个高正阳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念头只能在心里打转,观海剑圣却没有实施的勇气。他有种直觉,只要稍有移动就会被高正阳轰杀成渣。

    这种危险的警兆,是如此的清晰而强大。压的他都喘不过气来,甚至圣核运转的元气都有些滞涩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的神识中,高正阳就像是高悬中天的烈阳,炽烈无匹至阳至强。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那股庞大气息布满他的识海,几乎要把他的识海撑爆了。强大圣核,在至阳至强纯阳气息中,似乎都要熔化了。

    双方的力量差距太过巨大,让观海剑圣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和勇气。他人虽然还坐的端正,骨头却早就酥软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高正阳独有的心灵投射,把心象力量直接投射到观海剑圣神识深处。观海剑圣虽有着圣阶强者的骄傲,

    但多年掌权,却让他变得圆滑世故。权谋上精通了,反而失去了剑客的锋锐凌厉。被高正阳一吓唬,就立即跪了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观海剑圣其实和越天鹏差的太远了。可以说,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。观海剑圣在意的权势,都是无根浮萍。

    越天鹏却知道自身力量才是根本,这些年不断从七剑山中抽取资源,帮助自己提升力量。要不是碰到了高正阳这个变态,凭他的烛龙眼足以在圣阶强者中纵横。

    就算遇到神阶,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有烛龙眼,越天鹏深知自己和高正阳的差距有多大,当初就干脆的投降了。

    结果证明,他的选择无比正确。昊阳神君那等强者,也硬生生被高正阳正面轰杀,没有一点机会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越天鹏就知道,高正阳必将成为太极天唯一的霸主。

    太极天历史悠久,有着各种天材地宝、珍贵资源。但因为法则限制,对于神阶极其不友好。

    想在太极天称雄,真正的主力只能是圣阶。高正阳就是圣阶,却有着比最顶级神阶还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的数量,包括各种法阵,对高正阳也失去了意义。这就决定了,太极天没人能挡得住高正阳。

    只要高正阳愿意,他能击溃任何一个反对势力。只是需要一点点的时间。

    越天鹏想的很明白,既然抵抗不了,那就加入对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凭着武力扫平太极天,却没办法用个人武力管理太极天。对于听话的圣阶强者,他也不会太苛刻。

    但这些话没人会信,越天鹏就想看看到底几个人会听他的话。让他失望的是,除了柔云剑圣外,其他人都在迟疑、犹豫。没人愿意相信他,也没人愿意跟随他。

    越天鹏很失望,七剑山才成立了几万年,这群人就已经腐化堕落,连脑子都不知丢哪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突然出现,让越天鹏既惊讶,又多了几分轻松。他虽然对这些人很失望,但毕竟那么多年的交情,能有选择的话,他不想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,按照越天鹏对这些人的了解,他们是不会轻易认输的。没有试过之前,他们这样的圣阶,谁会真的死心塌地服输呢!

    果然,观海剑圣不吭声,有人吭声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残阳剑圣站起来沉声说道。他神色坚毅,眼神凌厉。剑还没拔出来,一身剑气却已经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残阳剑圣是七剑山中老七,也是年龄最小的的一个。他性格一向坚忍冷冽,也是七剑圣中最好战的一个。

    当初七剑圣在太极天南征北战,残阳剑圣杀的人最多,受的伤也最多。

    越天鹏看到残阳剑圣站出来,眼中也不由露出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还是有人保持了锋芒,保持了圣阶强者的尊严。

    虽然七剑山并入神龙殿的事情无法更改,但越天鹏还是希望有人站出来反对,而不是像一群软骨头,被高正阳一吓唬就都跪了。

    越天鹏自忖他所谋极大,这才能不在意一时得失荣辱。否则,他可不会那么容易就对高正阳屈服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笑了:“终于有人敢站起来说话,不说别的,只是这份勇气我要高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交叉,很自然放松把胳膊架在桌子上,又对残阳剑圣道:“不过,你凭什么反对?就凭你一腔血勇么?”

    残阳剑圣神色一沉,虽然高正阳要比他强大许多,但这番话也太狂妄了!

    他双眉一扬,正要催发剑器,却看到高正阳身后红影一闪,就多了一位红衣少女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五官娇俏如画,可眉宇间却一片冰冷漠然。看人的眼神,就如神祇俯视众生,居高临下又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慢悠悠的道:“有勇气是好事,但做事只有勇气没用。这世上道理千千万,最终只有一条:强者为尊。”

    他对残阳剑圣道:“就凭你,有资格反对么?”

    残阳剑圣大怒,正要应声拔剑,站在高正阳身后的风月目光一冷,沛然无匹剑意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风月是无上神剑的剑意生化出的灵性,其剑意最纯最胜。成为血神旗的器灵后,改变的只是力量,剑灵本质却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以血神旗催发的剑意,就如同一抹飘忽的血色神光,笼罩了整座大殿。每个人身上,都不可避免的晕染上一层血色神光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残阳剑圣剑器还没催发出来,就被精纯无匹的剑意直透入圣核。所有力量运转,就这么被剑意封死。

    残阳剑圣几次发力,都动摇不了分毫,反而被强大无匹剑意压弯了膝盖,身不由己的一屁股坐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太极剑宫是天下剑法的源头。风月曾得到明月剑主部分剑意,其剑意之高妙,足以睥睨世间。

    残阳剑圣这等炼剑的圣阶,不论剑意变化如何巧妙,终究超不出太极剑宫的路子。而且,他层次太低。剑意再如何精微,一下就被风月剑意锁死圣核本源,什么变化也施展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眼见残阳剑圣如此狼狈,都是大惊失色。完全锁死残阳剑圣,可比一剑杀了他还要困难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“垃圾!”

    看着憋得满脸赤红的残阳剑圣,高正阳不以为然的摇摇头,转又环顾一周,对众人道:“不要误会,我不是说他,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学会这句话已经很久了,今天终于有机会说出来,心情巨爽。

    其他人就可就高兴不起来了。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,都是圣阶强者。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抵抗意志,可被高正阳当面大骂垃圾,这是大多数圣阶强者都无法容忍的侮辱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几个圣阶强者纷纷作色,想要怒骂出手。可没等他们动作,沛然无匹血色剑意如狂风巨浪般席卷而至。

    众多圣阶强者都是心中一紧,只觉自己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剑意风暴毁灭。哪有余力再去发怒骂人,都是竭尽全力催发剑意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在座的十名剑圣中,除了柔云剑圣没有被波及外,其他九名剑圣都陷入剑意风暴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都用尽一切力量自保,什么被辱骂的愤怒,在死亡的巨大恐惧中,早就不知飞到了哪去。他们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,保住自己的命,绝对不能死。

    全力求生的强大意志,也让他们在剑意风暴中勉强立足自保。但这会所有人都是鬓发散乱,满脸惊悸恐惧,再没有一丝圣阶强者的从容威严。

    众多剑圣的狼狈姿态,让越天鹏不禁暗自摇头。他已经尽量高估高正阳了,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。

    只是剑灵风月,就有着灭杀在场所有人的强横实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真不是装逼,只是把他牛逼的实力展露那么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至于众多剑圣的尊严、想法,在生死面前又算的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火候差不多到了,淡然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风月眼神一凝,沛然无匹剑意就这样无声消散。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失去了剑意的威胁,众多剑圣都如释重负,有几个修为差一点的甚至呼呼的喘起粗气。那样子似乎一口气上不来,就会被憋死了。

    其他剑圣也各个是面红耳赤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经历了生死一线的那种考验,所有剑圣都发现了生命的宝贵。刚才心里鼓起的那一口气,都在刚才折腾中消耗光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只想活着。至于被高正阳当面大骂,其实也没什么。高正阳实力胜他们百倍,说他们是垃圾也没错啊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的意志都很强大,自我宽慰的能力也都不差。他们很快就从屈辱的阴影中走出来,所有的桀骜狂躁也跟着消失,脸上就剩下了敬畏和恭敬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现在,没人反对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低头不语。但和刚才的默默对抗不一样,众人的低头都带着强烈的示弱姿态。

    越天鹏也不想众人太难堪,他主动接过来道:“高先生,他们都知道错了。给他们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着拍了拍越天鹏肩膀:“好好干,我很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一脸荣幸点头:“高先生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欣赏越天鹏的狗腿姿态。既然都跪了,就大大方方的。跪了还在那端着,给谁看呢?

    高正阳一拂血色长旗,带着风月步入虚空,转即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越天鹏鞠躬等了一会,才慢慢起身。他重回座位坐好,对众多剑圣道:“诸位,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?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恨恨的瞪了眼越天鹏:“现在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离开后,观海剑圣也恢复了一些勇气。他现在心里积蓄了许多怨气,不敢说高正阳什么,只能向越天鹏发泄。

    “我满意什么?”

    越天鹏怫然作色:“高先生要做什么,又岂是我能左右的。我只能尽力辅佐罢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老二你若有什么不满,就去找高先生。”

    提起高正阳,观海剑圣心里一下就虚了。他犹豫了下争辩道:“你要是把话说清楚,刚才也不会让大家那么尴尬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有些好笑:“我哪里说的不够清楚。是你们心存侥幸。老实说,你们的运气算好的。高先生行事素来凌厉,极少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不满的哼了一声,反问道:“不然如何,还能把我们都杀了不成?”

    他相信高正阳有这个实力,却不相信高正阳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越天鹏怜悯的看着观海剑圣:“你想的太多了。高先生哪会在乎几个圣阶的死活。有必要的话,他可以杀光太极天所有生灵,都不会眨一下眼睛。”

    众多剑圣都是一脸怀疑,越天鹏这话说的太夸张了。圣阶又不是大白菜,高正阳要统一太极天,就不能随意乱杀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更是冷笑:“他又不是疯子,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到是客卿罗恒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他是修罗族出身,骨子里充满就杀戮和战斗。只是在太极天待的太久了,他也失去了那股锐气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还跑到羽盈童那,帮助她们对抗高正阳。那时候他也是认为高正阳冷酷绝情,身上的血神旗还是修罗族神器。很有可能是他的同族。

    一转眼这才几年,高正阳已经成长为了太极天的霸主。他现在只有仰视的份了。

    这些往事,也让罗恒分外感慨。这世界变化的太快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事情是不会变的。譬如高正阳骨子里的冷酷绝情。对于越天鹏的判断,罗恒是十二分的支持。只是这种情况下,他可不会帮着越天鹏说话。

    越天鹏也不用别人帮忙,他直接就怼了回去:“高先生要想收服你们,直接动手就可以行了。他为什么要当面骂你们?就是对你们已经很不耐了。好在你们够乖觉,都老老实实就跪了。否则,你们现在就都变成了血神旗的一部分了。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本要反驳,但越天鹏的话却是很有道理,他越想越怕,再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越天鹏对众人道:“既然服软了,就老老实实听话,不要再耍花样。否则,谁也救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最后提醒一句,想要作死没人拦着,但别连累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越天鹏一拂袖当先离去。柔云剑圣跟着也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大殿中剩下的几个人,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残阳剑圣第一站起来:“老大说的对,我服了,也不想再斗了。”

    残阳剑圣走后,其他剑圣也陆续起身离开。众人都是神色沮丧,一副认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最后,大殿中就只剩下观海剑圣一个人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看着空荡荡会议桌,脸上神色变换不定,最后所有的愤懑和郁闷都化作一声无力叹息,人心散了,他就算不服输,也没人会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回到自己房间,犹豫了许久,最终从怀里取出一颗黑色方玉,运力捏碎。

    黑色方玉化作一道黑光,闪耀间飞天而去。

    亿万里外的天魔阁内,副会长紫夜正在密室静修。他面前有一口暗红巨鼎,里面精气蒸腾,不断冒着滚滚热浪。

    紫夜吐纳着精气,不断吸纳转化,把圣核内的杂质置换出来。通过天魔秘法洗练,终有一天,能把圣核洗练的完美无瑕,化作神核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门秘法需要无数精气本源支撑,消耗极大。紫夜虽是天魔阁副会长,也只能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一道黑光闪光,落在紫夜面前,重新化作一块方玉。

    紫夜神色一动,睁开眼睛,把方玉抓在手里。通过神识,立即接受到了方玉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七剑山被高正阳收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紫夜神色大变,七剑山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屈服了。观海剑圣这群人脑子到底再想什么!

    事前已经说好了,几方势力联手除掉高正阳。七剑山突然变卦,此事非同小可!

    紫夜沉吟一下,快步出了闭关密室,他必须和会长商量一下对策。也要和其他几大组织通气联系,做好准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