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四十六章 密会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太极天,神龙城。

    天霸舰就像是守护的神龙城的星辰,永远都高悬在神龙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高正阳站在舷窗前,俯览着脚下热闹的神龙城。只从规模来说,神龙城已经超过人界的任何一座人族国都。

    和人族国都不同的是,神龙城内有各种生命种族。不同的生命形态,不同的文化,都在神龙城汇聚融合,和谐相处。

    多元的生命形态,也让神龙城充满了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从这个层面来说,高正阳到是更喜欢神龙城一些。

    纪元有亿万生命种族,全新的纪元,必然是经过淘汰筛选过的强大生命种族。但高正阳觉得,不太可能是某个单一种族独占新纪元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很可能就像神龙城这样,多个生命种族互相融合,开创全新纪元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多种族文明形态,必然要有一个强大力量统合管理。否则,不同的文明形态必然会造成冲突,积累矛盾,最终爆发战争。

    高正阳并不是对管理有兴趣,他只是通过神龙城的模式,推测新纪元的方向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确定新纪元的方向,才能更好的选择前进道路。更快的攀登巅峰。

    譬如说新纪元会让世界变成大海,确定这个方向以后,那他就应该努力学习游泳,学习造船。这样才能在新纪元中更好的生存。

    纪元的演化,就是所谓的大势。个体的力量,不论如何强大,就算是神主,或者更高层次的生命个体,在恢宏浩瀚的纪元大势中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所有逆势而动的生命,必将成为新纪元的祭品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明月剑宫中转了一圈,收获破丰。同时,也开阔了眼界。他也是第一次深刻体会到,十三阶强者的威能。

    以前总说神阶,神王,神主。高正阳杀了许多神阶后,对于神王、神主其实已经不是很在意了。

    明月剑主却纠正了他的观点。十三阶,和神阶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生命。双方的差距,不止是数量级别,更是本质层面的差别。

    一道剑意能化明月,做法则,维持住整个空间的存在。而且,这还是明月剑主已经死了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还有,明月剑主能剑游天上明月,和明月共鸣,在时光长河中逆流而行,直见纪元前的种种。

    如此神威,已经超乎了高正阳对于力量的想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还停留在拿着龙皇戟和敌人肉搏的层面,彼此差距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从明月剑宫回来,高正阳就一直在考虑这些问题,考虑他未来的道路。

    以前不知道就算了,见识过了十三阶强者的威能,高正阳如何还对自己的四圣合一洋洋得意,那未免太愚蠢了。

    按照风月所言,他现在第一步就是要成就先天神阶。

    血神旗能够洗涤血脉,重塑先天灵体。但是,现在的血神旗还做不到这一步。风月说她还需要积蓄力量,还需要各种天材地宝,这才能帮助高正阳重塑先天灵体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需要时间。哪怕有神龙会的雄厚力量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收集到足够资源。

    凤轻翎到是说过,要带高正阳去源火海洗涤尘骨,重塑灵体。这个方式固然极其危险,却见效最快。

    高正阳其实也有些心动,但无功不受禄。他和凤轻翎关系是很亲密,却还远远没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凤族正遭遇巨大危机,高正阳要是能帮的上忙,到是可以和对方商量借用源火海的事。但凤族的事情,牵涉的层次太高了。高正阳有自知之明,他这身板凑过去,很容易就被碾成碎渣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很明智的保持了距离。这种事情,他暂时还没有掺和的资格。不自量力的跑过去,徒惹人笑。

    凤轻翎,就只能很失望的自己回家了。

    对此,高正阳也觉得有些窘迫。他一路走来日天日地日空气,突然发现还有很多日不动的大家伙,心里当然也有不小的落差。

    和屌丝不一样的是,他不会自怨自艾。反而充满了动力,要奋发向上。

    人界委员长虽然挺牛逼,但放在神武三十六天,也就至多是一层天界之主的层次。比起敖贞也强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,越天鹏的投靠改变了太极天的格局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敖贞也许就能一统太极天,成为名副其实的太极天之主。

    当然,神龙会的强势崛起,必然会引发各大势力的强力反弹。所以,这段时间高正阳不会走,他要帮着敖贞压住场面。

    从长远来看,一统太极天的好处巨大。不说别的,只是各种修炼资源就远比人界丰富高端。这也是纪元空间法则所决定的。

    牢牢掌握住太极天,还可以为人界输血。反过来,太极天也能从人界获得许多磨砺的机会,还能先一步在人界占据位置。

    从这个层面来说,太极天和人界资源互补,很适合全方位的合作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时间点上,太极天比人界要高端许多。合作起来会很吃亏。所以,高正阳也需要太极天统一,服从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在想明天的北冰岛大会么?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敖贞,和高正阳并肩而立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北冰岛位于寒冰海的中心,由万古不化的寒冰组成的巨大冰岛。因为冰岛太过寒冷,上面生命稀少。

    这一次敖贞亲自写了请柬,邀请了太极天内其他九大组织首脑,在北冰岛举行大会。

    各大组织的首脑接到请柬后,都意识到这是一次巨变。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,都必须参加这次大会。

    所以,十大组织将全部出席这次大会。为了应变,几大组织这几天正疯狂互相联络沟通。私底下小动作不断。

    敖贞对此心知肚明,但她和高正阳一样,对于太极天的纷乱已经有些不耐了。不如趁着这个机会,全力压下所有声音,一统太极天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件事并不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十大组织各个底蕴深厚,背后都有强大势力作为依靠。就像是神龙殿,要没有龙族背书,谁也不会允许敖贞崛起。

    其他组织也一样,背后都或多或少有各种后台。只是,在太极天终究要依靠自身势力说话。背后的势力再强,自身不行也没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敖贞这几天一直在研究各大组织的情况,说实话,她其实没有多少把握能压下所有强者。实质上,这件事有些操之过急了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最好是先和七剑山合并,完全消化了对方的力量后,其他组织就再没有任何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到时候,再挟着大势席卷而下,逐一扫平其他组织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相对稳妥,弊端却是耗时太久。而且,一旦神龙会吞并七剑山,其他组织必定会抱团对抗。局势肯定会很复杂。

    现在发动,至少有越天鹏这个奇兵。操作的好,就能一鼓作气搞定所有组织。

    敖贞这几天也是殚精竭虑,脑子里想的都是北冰岛大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拍拍敖贞的肩膀,宽慰道:“我们占据这么多的优势,要是还不成事,那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敖贞却没高正阳那么淡定,神龙殿是她的事业,是她的成就。对高正阳来说,神龙殿却不过是玩具。

    不同的定位,也让两人心态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敖贞也不怪高正阳,她心里很清楚,别说是神龙殿,就是诸天万界,对高正阳来说也只是游戏场。

    除了自我,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。

    敖贞能理解这一点,但她和高正阳到底不一样,也没办法像高正阳那么洒脱。

    “越天鹏正在开会,看起来挺热闹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向远方看过去,他没有烛龙眼,可强大心灵却能锁定亿万里外的越天鹏和柔云剑圣。

    这种心灵上的联系,极其微妙极其晦涩。也只有高正阳,才能通过强大的圣心,锁定所有曾经见过生命的心神波动。

    越天鹏和柔云剑圣都是圣阶强者,虽然不是心圣,心灵却极其强大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的心佛界中,两人就像是夜空上闪耀的星辰,虽然微小却闪亮显眼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一动,就通过圣心感应到两人的准确位置,并通过心神微妙之极的感应,在心佛界投影出两人所在位置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种强大神通,也是高正阳领悟了明月剑意后,对圣心力量的更高层次运用。

    敖贞没有高正阳的本事,自然无法透过重重法阵看到遥远的越天鹏。她好奇的道:“越天鹏是七剑山的创立者,威望极高,权力最大。难道还控制不住七剑山?”

    敖贞有些不信,以越天鹏的城府和本事,还压不住其他剑圣就太扯了。

    “来,我带你看热闹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敖贞一招手,周围空间突然无声粉碎。无数的七色碎片又瞬间重组,化作一个全新的空间。

    白色的大殿,巨大的椭圆状穹顶,白色巨大石柱,白色的玉石地板。大殿的最中心,是一张长长的白色长桌。

    这座大殿,所有一切都是纯白色,没有半点杂色。但那白色却又明显分出不同的层次,穹顶,石柱,桌椅,把大殿分割成有层次的空间。

    越天鹏坐在长桌的一端,其他十个人分坐两侧。其他十个人,也成为这大殿中的不同颜色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存在,就像在白玉上几个瑕疵,像几块被随意丢弃的垃圾,破坏了大殿的完整。

    敖贞发现自己就站在越天鹏的身后,除了看不到越天鹏的脸,其他十个人的表情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神妙的是,似乎所有强者都没察觉到任何异常。没人看他们,也没人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敖贞不能置信的看了眼身旁的高正阳,她觉得这一切好像是幻术,但是,一切又都是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包括越天鹏等强者的气息,表情,他们的衣着,所有一切都是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们听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出敖贞的疑惑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敖贞试探着摸了把旁边的石柱,石头坚硬光润的质感从指尖真实的反馈回来。她有些难以置信,这感觉是如此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她的猜测,她指尖微微发力,就在石柱上留下的五道深深指痕。粉碎的碎屑,在控空中飞扬出很远。

    会议桌旁的十一个强者,则对此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敖贞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,突然之间,她发现有些看不懂高正阳了。

    一个明显的是幻境的投影虚空,竟然骗过了她的感官。高正阳这本事太厉害了!

    要是在战斗中被幻象迷惑,还不是任凭高正阳摆布。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出敖贞的震惊,解释道:“没你想的那么厉害。这里是我的心佛界,你是主动跟着我进来的,才会被心佛界迷惑。换做其他圣阶强者,心怀警惕,肯定不会主动进入心佛界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不过,现在心佛界能容纳外物。你可以在这里随便演练,不用担心走火入魔。喜欢的话,我们还可以在这里滚床单,可以玩各种花样!”

    敖贞没好气的瞥了眼高正阳,这个男人几句话就奔着下三路去了。不过,他说的演练却很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从敖冰那得来的龙族炼体秘诀,过于精深。有许多东西没有试验过,她也不知对不对。现在她可以在心佛界试炼,错了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没有走火入魔的顾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敖贞也是心情大好,瞥向高正阳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亲昵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的心里一动,正想借机和敖贞亲热一下,就听砰的一声巨响,那面开会的观海剑圣已经拍着桌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在七剑山中排名第二,越天鹏闭关修炼几百年时间里,都是观海剑圣在掌管七剑山。在七剑山的声望仅次于越天鹏。

    上次高正阳和羽盈童三圣决战,观海剑圣还亲自前去观战。他也和高正阳寒暄过。对于这个人,高正阳还有一点印象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这会气急败坏,端正五官有些扭曲,双眼中碧波流转,如怒海潮起。

    他愤怒的瞪着越天鹏道:“老大,七剑山是你一手创立的,但也是我们七兄弟一起齐心合力,才有今天这番成就。你不能说合并就合并,我们几个人该如何自处!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久掌大权,越天鹏又多年不插手具体事务,他早就习惯了发号施令。听到越天鹏提出要和神龙殿合并,他再也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观海剑圣,其他几名剑圣也都满脸迟疑不快。七剑山一直是太极天最强组织之一,神龙殿崛起的速度虽快,他们也只是把神龙殿当做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哪怕神龙殿势头越来越猛,隐然已经有超过七剑山的趋势。众人也从没想过,要向神龙殿低头。更别说和神龙殿合并,这是他们完全无法接受的!

    柔云剑圣一脸担心,她其实也不怎么赞同合并。但见识了高正阳的强横,她到也能接受这一点。

    只是,眼前的情况却有些不妙了。越天鹏太久没有管理组织事务,虽然高高在上,却和众人都关系疏离。

    再不能像以前那样,一言九鼎,乾纲独断。

    看众人的强烈反对态度,越天鹏要是不退步,七剑山只怕会立即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,才有恃无恐的当面拍桌子。他一脸的失态,也大半是做给其他人看的。

    的确,越天鹏很强大,修为远远胜过他。但要让一个庞大组织运转,可不是力量强大就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相信,越天鹏这么聪明的人,是不会眼看着七剑山分裂,必然会让步。

    越天鹏到是不急,也没有任何怒气。他淡然平静的道:“有话好好说,拍桌子不能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对观海剑圣摆手示意,让他先坐下。越天鹏的态度这么柔和,到让观海剑圣不好再发作。又慑于越天鹏往日威势,他也不想直接翻脸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观海剑圣慢慢坐下。其他几名剑圣和圣阶供奉,神色也都是一缓。

    只要越天鹏愿意商量,他们也不愿意闹崩了。他们也相信,这么多人的强烈反对,越天鹏也不可能一意孤行。

    越天鹏又笑了笑道:“大家不必那么紧张。先听我说完,再做决定不迟。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忍不住出声道:“老大,不论如何,我都不同意和神龙殿合并。敖贞何德何能,敢吞并我们。反过来还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强调道:“敖贞无非就仗着她的姘头高正阳!可肉身成圣又不是天下无敌,高正阳敢来,我们就绝不客气!”

    越天鹏不说话了,就看着观海剑圣。观海剑圣有些不安:“老大,我说的哪不对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想说你就先说。等你说完了我再说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观海剑圣被说的有些惭愧,只能闭上嘴。

    越天鹏这才又道:“从纪元大势来看,诸天万界都要打碎重来。我们的组织,就更要懂得应变。拆分重组,统合所有势力,这是一个趋势。这件事我们做不到,神龙殿却能做到……”

    越天鹏洋洋洒洒说了一篇大道理,解释了组织合并的重要意义。在座的众人却神色漠然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这种大道理,可说服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越天鹏最后道:“我知道你们都不在意这些。我说点实在的吧,反对这次吞并重组的人,就是反对高先生,那么,他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的道:“诸位,为了自己生命考虑,你们没有别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高正阳,我不怕,他要有种就来杀我!”

    观海剑圣愤怒大吼道。

    其他剑圣也都是满脸怒色,越天鹏的话实在是太蛮横了。

    没等众人发作,虚空荡漾,一个高大威武身影走出来:“听说,有人想见我!”

    华美深邃的暗金盔甲,飞扬长长的血色披风,来人站在那里,眉宇间自然带着一股气吞天下的无双霸气。眼神扫过处,众人都为来人威势所慑,各个是神虚气沮,都是不禁低头避让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殿中一片死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