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四十四章 纪元之秘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高正阳天生就性格张扬霸道,偏偏又武功强横绝伦。一路走来杀戮无数生灵。

    血神旗在高正阳手里,不知吸收了多少精血神魂,就这样被硬生生提升到了十一阶。

    只是血神旗完全是依靠外力成长,夹杂了太多太多的气息。虽然经过转化提升,又被朱雀刀重新祭炼过,但本身的力量还是有些驳杂混乱。迟迟没能生出灵性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高正阳也是有着顾虑,血神旗来源不明,极其的邪门。谁知道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妖魔鬼怪。他也是故意疯狂吸取各种精血神魂,甚至塞了许多神器进去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结果,就是血神旗明明强横之极,却迟迟诞生不出灵性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太希望血神旗诞生灵性,一个拥有自主意识的神器,用起来总觉得有点出不放心。

    龙皇戟,龙皇甲,血神旗,高正阳对自己的神器三件套还是挺满意的。暂时也没有提升神器等阶的计划。

    高正阳更看重的是自身力量。炼成龙皇不灭体后,他的身体能随意分化出十万八千微小神龙。再没有了致命要害。一身力量比普通神阶还要强横许多。

    可他志得意满之际,却先后在敖玄、昊阳手里吃了亏。差那么一点就被对方解决。

    高正阳更是下定决心,要尽快炼成不灭神躯。到了那一步,才有资格说不死不灭。

    至于剑灵风月,他其实并不是很看重。就算炼成一柄十一阶神剑,对他帮助也不会很大。

    神剑再强,也不如龙皇戟来的刚猛锋锐。神月剑通过龙皇戟施展,威力反而更加强横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对于剑灵风月的事也不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风月选的天峰剑,更是搞笑。这么大的一坨,只是举起来就很费力了。用来打架太过笨重。对上同级强者,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对低阶的敌人,就更不用费事了。血神旗一展,有多少杀多少。

    好在风月也很理智,选了昊阳神君留下的天元剑胎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只要不选天峰剑,其他选什么都无所谓。没想到的是,风月进入血神旗后会激发异变。

    血神旗核心法阵复杂神妙,直到现在,高正阳也没完全研究明白。但他作为神器之主,理所当然的掌握着血神旗最高控制权。

    眼见血神旗突变,高正阳心神一动,意识掌控了血神旗核心法阵。

    他发现风月就在核心法阵,拿着天元剑胎正试图融入法阵的核心烙印。这种外力的强行融合,才激发了血神旗的反抗,生出异变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惊讶,血神旗最擅长吞噬吸收神魂灵性,风月那种天元剑胎硬往法阵核心闯,简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风月看了眼高正阳,淡然道:“你看不出么,我要当血神旗的剑灵。”

    “血神旗不是是剑器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风月是在胡闹,但出自太极剑宫的剑灵,他也不知道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看风月那老神在在的装逼范,似乎还不能小看。高正阳也知道,他武功是很强,要说到见识就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凤轻翎,在眼光见识上都能甩他十条街那么远。所以,他没急着否定,而是耐心和风月商量。

    “血神旗当然不是剑器。”

    风月也觉得高正阳很无知,居然和她讨论这么无聊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那个不是剑灵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尽量委婉的劝道:“血神旗既然不是剑器,你为什么要选它?”

    “你是舍不得?”

    风月有些不屑,区区一个死物,高正阳居然还很小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色道:“当然不是。这不是舍得舍不得的事。血神旗来历不明,妖异难测,又最喜欢吞噬灵性,你冒然选择血神旗只怕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风月轻轻叹气:“你以为我像你一样么,就会像个愣头青一样胡打乱撞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无辜:“我什么时候胡打乱撞了,我做事都走一步看十步,心有锦绣,腹有乾坤,神机妙算运筹帷幄……”

    风月打断高正阳道:“那你说说,血神旗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这还用说,是用来吸收精血神魂的杀器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知道血神旗来历,但他掌控血神旗这么久,对于血神旗的各种变化已经极其了解。风月的问题还难不住他。

    风月露出个果然如此的眼神,摇头道:“那我问你,血神旗为什么要吸收精血神魂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高正阳被问的有点发懵,他觉得血神旗吸收精血神魂这是一种神器特有力量。就像羊吃草,狼吃肉,这没有为什么,就是生命本能。

    他想了下道:“血神旗通过是吸收精血神魂壮大自己,就像其他神器吸纳元气以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风月不屑的笑起来:“无知不可怕,可怕是自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不服气:“喂喂,你要知道就说说,别在那装模作样的。你知道么,你本来挺可爱的,摆出这样子就很招人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剑灵,又不是人。不需要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风月小脸上还是露出一丝窘迫。她的确不是人,却有着灵性,有着七情六感。只是她离开熟悉的剑界,跟高正阳永久的连在一起。这让她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风月也不太喜欢高正阳的性格,她更喜欢文雅安静。像敖贞,她觉得就很不错。但法则契约已成,就算剑主重生也难以改变。她也只能尝试着接受命运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怎么看高正阳都有些别扭。做起事来,也多少显得有些奇怪。被高正阳这么讥讽了几句,风月反倒觉得他们关系拉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对此,风月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。她想了下道:“你说的那些都不对。”

    她对高正阳问道:“你知道血神旗的来历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知道几种说法,但都不敢肯定。一说是修罗族四大神器,一说是远古某位魔神的本命神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错了。”

    风月道:“血神旗,实际上是纪元第一道血河孕育出的灵器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道血河是什么东西?”高正阳听的有些发懵。他从没有听过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“纪元诞生后,先天混元之气不断演化。最初的时候,还没有任何生命。直到先天混元灵气转化成了一滴鲜血。这一滴血,最终化成了横跨纪元的血河。纪元所有最初的生灵,都是从血河诞生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风月对于这段远古纪元历史十分了解,讲起来极为的翔实:“诞生了许多强大生命后,血河就慢慢分化消散,最终演化成了纪元亿万生命。譬如凤族,自吹是诞生在先天之火的火中之精。可没有血河的精血生机,先天之火怎么可能孕育出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擦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真是大开了眼界,血神旗居然有这样牛逼的来历,太超乎他的想象了。

    风月继续道:“血神旗就是血河自身性灵所化的灵器,所以,它天生就渴望吸收一切生命的力量。因为,所有生命都曾经是它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又有些怀疑的道:“血神旗这么牛逼,可也不比普通神器强多少!”

    事关重大,风月这会也没心思和高正阳斗嘴,她解释道:“第一纪元的时候,有个自称血河的魔神得到了血神旗,他其实也不知血神旗来历,却发现血神旗能吸收所有生命精血神魂提升力量,正合他的修炼道路。就把血神旗重新祭炼……”

    风月说到这里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:“血神旗被血河魔神这么重新一搞,虽然失去大半先天威能,却变得极其恶毒。在第一纪元掀起了腥风血雨。血河魔神也引发众怒,被众多强者联手击杀,形神俱灭。血神旗也被打碎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听明白了,道:“所以,我的血神旗只是一块碎片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只是原本血神旗威能太盛,被打碎后已经丧失了绝大部分力量。后来有在众多魔神手上辗转,经过各种折腾,最终,血神旗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风月道:“各种古怪混乱的禁制叠加在一起,其实反而限制了血神旗的威能。我的天元剑胎威能不强,却能寻找的血神旗真正本源,正本清源,剔除所有杂质,恢复血神旗本来面目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:“听起来很好。恢复本来面目的血神旗,会变得更厉害么?还能保持原本的各种能力么?”

    风月说的天花乱坠,高正阳却不太敢相信她。毕竟她只是个剑灵,这些传闻都不知是哪听来的,对不对还难说。高正阳就更不指望着她修复血神旗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血神旗就挺好,高正阳觉得还是挺好用的。他宁愿保持现状,也不想风月把血神旗搞坏了。

    “正本清源,还血神旗本来面目,只会让这件神器变得更强大。“

    风月知道高正阳再担心什么,她保证道:“血神旗是血河本源,无需任何祭炼,先天就克制一切生灵。最是强大。只要恢复那么一丝丝威力,就足以纵横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能纵横天下……”高正阳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吧,只要血神旗能恢复本来面目,就能保护你不被任何强大生命探测、控制、迷惑、诱导。没有任何生命的意志,能强加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风月怕高正阳反对,这会说话也多了几分鼓动的意味:“你的圣心经过血神旗加持,立即就能提升神阶。”

    见高正阳还是不为所动,她又道:“最重要的是,血神旗是纪元所有生命本源。恢复本来面目后,就能帮你洗去所有后天污秽之气,重返先天。尤其是你要修炼不灭神躯。这种炼体秘法,对精血的要求异常苛刻。有血神旗在手,你的修炼速度能提升一千倍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打断风月,他道:“我只有一个问题,你要能解释清楚,血神旗就给你随便摆弄!”

    风月小脸上露出喜色:“嗯,你问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满脸怀疑:“血河之秘,就是那先先天诞生的强大生命都不知道。你是太极剑宫的剑灵。又怎么知道这些秘闻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到是问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风月不慌不忙的道:“你要知道,纪元诞生之初,先是无尽虚空,然后诞生的太阳,然后就是月亮,然后是漫天群星。之后才是无尽血河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高正阳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风月道:“所有存在都会留下痕迹。血河诞生之前虽然没有生命,却有日月群星见证。明月剑主修炼神月剑,最后剑游明月,和亘古恒存的明月共鸣,这才感应到纪元诞生之秘。”

    风月直视着高正阳傲气的道:“这解释合理不?”

    “合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能说什么,虽然风月说的那么大,但她能自己圆回来。他对纪元之秘一无所知,就只能服软。

    不等风月说话,高正阳又道:“行了,血神旗给你了,随便搞。玩坏了也不用赔。”

    风月轻轻哼了一声,她知道高正阳还不能完全信任她。但既然同意了,她也不想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说的再多,也不如做出来实在。

    风月拿着天元剑胎,一闪身没入血神旗法阵核心深处。

    血神旗的法阵也自发抵抗起来。吞噬一切的力量疯狂涌动,血色神光如海浪般一重重翻涌过去,迅速吞噬了风月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什么好办法,只能竭力压制法阵的躁动。

    他能感应的到,血神旗深处不知冒出了的多少重奇异力量。这些力量虽然没什么意识,却都在本能的排斥风月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也有些惊讶,他知道血神旗很妖异,不知藏着多少隐秘。但他一直用的顺手,也就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今天一看,才发觉血神旗里藏着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力量。

    各种奇异的力量性质,高正阳也分辨不清。这种感觉就像掀开自己床垫,在下面疯狂窜出了一群老鼠、蟑螂、蛇等东西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不怕,心里也觉得不舒服,暗想:“血神旗也不是好东西,藏污纳垢,妈的,这次风月要是搞不定,就要想办法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等了不知多久,翻腾的血色神光中突然透出升起一点闪亮赤红星光。

    仔细看过去,赤星有九个角,每个角都垂着一丝如线般神芒。

    赤星高悬在血色光海上空,在光海中翻腾的各种扭曲的力量,都无声分解消散。整座光海,也慢慢变得澄净通透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光海中还有许多强大力量不甘心翻腾而起,但在赤星神光下,所有力量最终都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高正阳亲眼看着血神旗的巨变,感触也异常的深。

    以往的血神旗浑浊妖异。现在的血神旗,却明净纯澈,却同样的炽烈张扬,还有了股难以说清楚的苍茫浩瀚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我感觉,经过一次蜕变,血神旗威能反而提升了几分,和他心神联系也更加紧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颗赤色九角星就是血神旗本源灵性,被风月激发出来,立即就涤荡了所有污秽,正本清源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风月成功了,而且,血神旗变得强大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一动,意识从血神旗中脱离出来。血神旗的异变是意外收获,却让他很惊喜。

    等在一旁的凤轻翎早就等的不耐了,发现高正阳醒过来,就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血神旗的事情有些复杂,高正阳也不想解释的太多,随口道:“没事,只是重新祭炼一下血神旗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将信将疑,高正阳虽说的轻描淡写,但刚才血神旗的气息变化极其剧烈,似乎力量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,不用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们还是先离开明月剑宫,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敖贞点头道:“不错,还是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明月剑宫虽然广阔,但也没有多少探索的价值。与其在这里耗费精力,还不如早点回去。

    凤轻翎却不想离开,她对明月剑宫还很有兴趣,正要出言反对,眼前红光一闪,凭空走出了一个红衣少女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容貌娇俏,身姿婀娜,一身红裙红的炽烈明艳。偏偏她眉宇间一片冷冽,就像万年的寒冰,只是看着就让人心里发冷。

    “风月见过剑主。”红衣少女正是风月,成为血神旗的器灵后,她力量暴增,已经能转化为真实身躯,再不复三寸小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变样子了?但没有刚才可爱好玩啊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翎一脸稀奇,伸手就想摸摸风月脸蛋,手才伸出去,她就顶不住风月冰冷无情的眼神,讪讪的用手扇了扇风:“有点热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知道凤轻翎是逗比,也没人在意她。

    敖贞发现风月比之前更冰冷,也更多了种俯视一切生灵的那种奇异威严。她直接对高正阳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呃,经验值满了,升级了……”

    事情有点复杂,当着凤轻翎也不想说太多。主要是凤轻翎脑子不太好用,高正阳怕她大嘴巴乱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和高正阳很有默契,立即秒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们先找到越天鹏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风月突然道:“等一下,剑主,你身上有一道魔神印记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