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四十一章 风月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高正阳仰着头,看着天上的皓月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他保持这个姿态已经很久了,一方面是感悟明月剑主留下的剑意,一方面也是摆脱无话可说的尴尬。

    旁边的敖贞悠闲踱步,围着高正阳绕着圈子。

    凤轻翎则坐在一块石头上,就这么看着高正阳,几乎都不眨眼睛。

    重新穿上了灵凰飞翎甲,凤轻翎周身宝光四溢,一副堂堂皇者气象。两根长长尾翎无风自动,飘逸生辉,愈发显得端庄高华。比起高正阳的暗金龙皇甲,都显得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至于一身青甲的敖贞,被衬托的就像个侍女。

    敖贞对此也是暗自腹诽,高正阳就够骚包的了,但和凤轻翎相比又差了一点。从爱显摆喜欢嘚瑟这方面来说,凤轻翎还真和高正阳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剑界,就待在这里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按照凤轻翎以往的高傲,被这么甩在一边早就走人了。但敖贞就在旁边,凤轻翎怎么也不想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,自己一个纯血凤族公主,还不上一个混血龙族私生女。

    龙族最喜欢和异族结合,诸天万界不知有多少龙族混血。就算敖贞是龙王女儿,也改变不了她混血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于敖贞,凤轻翎有着巨大心理优势。她自认身份远比敖贞高贵,高正阳只要不是傻子,就懂得怎么选了。

    当然,恢复记忆之后,凤轻翎对于高正阳的放浪也很不满。但是,她堂堂凤族公主,要甩也是她甩别人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觉得高正阳很坑。凤轻翎还是决定要先得到他,再决定甩不甩。敖贞么,既然想不自量力的和她对抗比较,就让她知道一下彼此的真正差距。

    凤轻翎内心无比自信,但她也是绝顶聪明,不会把自己想法表露出来。表面上还是对高正阳极其看重喜欢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是心圣,也猜不透凤轻翎这么复杂的心思。他只能看出了凤轻翎情绪波动起伏很厉害。

    在剑界他主动占了便宜,他这会也不好意思翻脸不认。何况,怎么说也是凤族公主,脸蛋身材都是极品。

    对方一副非他不嫁的样子,他也不能硬往外推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偷偷瞄了眼敖贞,要是没有敖贞,他相信自己能轻易搞定凤轻翎。

    大不了真枪实弹来一发。高正阳相信,不论和自己女人有什么矛盾,一发都能搞定。如果搞不定,那就在狠狠的来一发。

    可惜,有敖贞在这里。这招就用不出来了!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一会,觉得好麻烦,索性不再理会这些。他在获得试炼第一,得到到奖品可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可以好好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高正阳神意一动,他识海中就浮现出一个三寸许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小女孩黑发黑眸,五官清丽,穿着白色剑衣。身形虽然幼小,却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高华和锋芒。

    感应到高正阳神意降临,小女孩深深看了眼高正阳,才拱手道:“风月见过剑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女孩风月,就是剑界给高正阳的礼物。

    按照等阶来衡量,风月赫然是十一阶的剑灵。比高正阳本体还要高一个等阶。

    从生命层次上说,风月和月轻雪的剑灵都是同一种生命,都是有神器中诞生的灵性,慢慢滋养生长,最终凝成真灵。

    不过,风月没有寄托身躯的神器,虽是十一阶剑灵,却发挥不出力量。只能寄生在高正阳识海,依靠他精气喂养。

    高正阳四圣合一,精神气血何等雄厚,远远胜过大多数神阶。供养一个小小剑灵,自然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寄生对风月的成长很不利。她本是天生之灵,没有寄托灵性的神器,就像人的神魂没有了身体。会出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识海内待久了,也很容易被他强大精神气血同化。

    高正阳刚才也试图引动天上明月剑意,和风月建立共鸣。但试了很久,风月和天上明月剑意显然并不是相同,从力量特性上就有着本质差别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还是决定先和这个小东西谈一谈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柄神剑的剑灵?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当务之急,是找到你的本体剑器。让你器灵合一。”

    风月黑亮的眼眸直直看着高正阳,眼神似乎在叹气,又似乎有些不满。那复杂的眼神,没有来由的让高正阳想起了上一世的小学班主任。

    当初,那位和蔼又威严的班主任,就总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。简单点总结就是:怒其不争恨其无能。

    没想到,时隔这么久了,高正阳再次看到了这种眼神。对方却是几寸大的小小剑灵。

    事实上,剑灵进入高正阳识海后,他们之间就建立了一种无比紧密的联系,让剑灵完全从属于高正阳。

    这种联系,比鱼轻尾和高正阳的主仆契约还要紧密,还要强大,其约定也更为森严。

    这是剑界法则和高正阳建立的法则契约。接受契约的高正阳,不能反悔。同样的,剑界法则再完成契约后,也无法再做任何变更。

    从这个层面来说,风月永远无法背叛高正阳。除非,有更强大的强者强行改变这一切。但如果有这样强大的力量,又是风月和高正阳都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领悟明月剑意,对于剑界法则也有了自己的理解。虽然没人和他解释风月的情况,他却本能就了解双方那种特殊关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风月比鱼轻尾更可靠,也比所有人都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只是,高正阳没有想到,小小的剑灵风月并不怎么可爱,反倒刻板的有些像他的小学班主任。

    老实说,高正阳到是挺怀念那个班主任。但是,他可不想再和班主任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现在就是觉得风月性格有点问题,也不可能再换了。更没办法甩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只能耐着性子道:“怎么,我的问题有什么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风月淡然道:“我叫风月,答案已经摆在你眼前了,却偏要再问,我该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捂脸,尼玛,随口闲聊你要不要这么认真。你就直说我的本体是风月剑,就完事了!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对你们的命名方式还很不习惯。问了个愚蠢问题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耐着性子道:“那你的风月剑在哪?”

    风月摇头,很干脆的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叹气,剑灵若没有剑器寄托,十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。而且,特别容易被神魂类法术武功克制。

    这种致命弱点,是没有办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剑灵风月找不到寄托灵性的剑器,那她就只能是现在这种状态,除了陪着高正阳说话,再没有其他用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忖武功绝世,到也不怎么急需风月帮忙。但眼看着十一阶剑灵在识海里,却这么闲置浪费,他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他不想用,为了保持风月的自我灵性,也要尽快找到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下道:“那你可以用别剑器寄托灵性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风月皱着小眉头:“但我还是喜欢自己的身体,不喜欢别的剑器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皱眉:“你又不知道风月剑在哪,就别挑三拣四了。能找到一个强大剑器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风月又瞥了眼高正阳,悠悠的叹了口气。那样子似乎是对高正阳的无能很失望,却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看你小,我绝对用斗大拳头教你做人!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会和小小剑灵置气,但风月那副鄙夷又傲然姿态,真的让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小不爽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自己的心佛界翻找了一遍,没有合适的剑器。品质最高的一柄金刚明王斩,这柄从西方佛门强夺来的神器,虽然号称是佛祖亲传,实质上却是一件仿品。

    金刚明王斩的品质大概是十阶巅峰,距离十一阶只差一点。但经过几千年佛门祭炼,里面的佛门气息纯正浓厚。已经和刀器本身融合成一体。

    风月是剑灵,剑意纯净无比,和金刚明王斩的力量性质差太多了。更为关键的一点是,金刚明王斩不是十一阶。

    风月要是选择了金刚明王斩,等阶一定会下降。甚至可能会失去灵性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到有一柄十一阶神剑,就是从敖冰那抢来的玄冥剑。可惜,让他送给敖贞了。

    送出去的东西,高正阳自然不可能再要回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现在也不是很着急,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剑器,再找敖贞商量不迟。

    高正阳决定还是和风月商量一下,她毕竟是剑灵,没准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风月,你看明月剑宫内有没有强大的剑器?”

    风月想了下道:“距离这里几十万里的地方,有股强烈剑意。应该是一柄强大剑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高兴了,他睁开眼睛,对敖贞和凤轻翎道:“距离这里不远,有一柄强大剑器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敖贞没说话,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凤轻翎本也想点头的,却不懈的和敖贞一样,她缓缓摇头道: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先在这休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凤轻翎耍小脾气,他不会在意,却也没时间去哄她。

    凤轻翎看到高正阳想走,委屈的快哭了,她站起来走到高正阳身边,一把拉住他道:“我不许你走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满脸愕然,凤轻翎这是和他撒娇么?他不能置信的看了眼敖贞。

    敖贞给了高正阳一个肯定的眼神,那意思很明白:凤族就是这么傲娇,你每看错!

    高正阳也有些挠头,凤轻翎最少也有几千岁了吧,哪怕按照凤族年龄来说还是小女孩,但这么任性真的好么!

    “你乖乖在这休息,我办完事就回来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、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翎抱着高正阳,小脸委屈无比:“我什么都给你了,你就想扔下我不管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忍不住想叹气,今天是啥日子,先有风月,又来个凤轻翎。说,你们是不是老天派来的逗比……特意来折磨我的!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扔下你,只是先去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累了。”凤轻翎等着漂亮的金色凤眸,一脸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凤轻翎的凤眸虽然是金色,却和敖贞的金色不同,里面还分化成金红蓝绿紫五种不同颜色。仔细看上去,瑰丽璀璨,美如梦幻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的强大定力,直视那凤眸也不由心神一荡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不是幻术,更不是什么迷惑法术。就是凤族眼眸本身的美丽,让他不由自主的沉醉。

    美丽到了这种层次,就是一种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完全放开自身的凤轻翎,姿容无疑上升到了某种极致。她原本虽然漂亮,却还属于凡俗那种美丽。

    现在的美丽,却属于神祇。

    旁边的敖贞,在凤轻翎衬托下就如同路人,完全没有了存在感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差点就抵御不住这种魅力,但他圣心通明纯粹,不会为任何外物外力动摇本心。再如何喜欢,也不会迷惑颠倒。

    他勉强侧过脸:“你累了,我可以带着你一起飞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有些失望,高正阳居然能抵抗她的魅力,让她有些怀疑自己的了:“难道血脉力量的不够纯净?”

    作为纪元第一只神禽,凤族天生就拥有无比华美的仪态,号称纪元最美的生命种族。

    所有的纯血凤族,都通过血脉继承了这种美丽。只是这种美丽太过强大,甚至天地都会嫉妒。凤族通常不会对外人展露自己真正的容貌。

    凤轻翎原本也不想展露,但她为了收服高正阳,为了和敖贞斗气,一狠心把释放了自己全部魅力。

    结果却让她很失望,高正阳几乎没受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凤轻翎开始怀疑起凤生,怀疑高正阳其实是个假男人!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她就越要征服高正阳。出于凤族的尊严,也出于自身的执拗。

    凤轻翎暗自咬牙,嘴里却温柔的道:“不论你去哪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很自然侧头对敖贞笑了笑。温柔甜美的笑意里,有着胜利的得意。

    敖贞哑然失笑,她发现之前有些太高估凤轻翎了。这个凤族纯血公主,嗯,是个逗比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给了一个敖贞无奈的眼神,用神念对她道:“你也看出来了,她是逗比。但很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带着吧。”

    敖贞无所谓的道:“没有凤轻翎,一样还有别的女人,不差她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会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纠正道:“我其实还是有一些节操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敖贞给高正阳回了个经典微笑。

    高正阳脸皮够厚,对敖贞的小小讥讽毫不在意。他一手挽着凤轻翎,催发血神旗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敖贞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,高正阳想了一下,右手一把挽过敖贞:“你太慢了,我带你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容敖贞拒绝,长长血神旗猛然飘扬而起,暗金龙皇甲化作一抹虚影,把敖贞和凤轻翎都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血色长旗如烈焰般轰然爆发,虚空就被高正阳撕裂开一个缝隙。

    明月剑宫的法则被强大力量触动,立即做出反应。一道道明月般灵光闪耀落下,却已经失去了高正阳的踪迹。

    一缕缕如丝如刃的月光飘拂来去,过了许久才慢慢消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高正阳已经破开虚空来到了数十万里之外。

    明月剑宫对于力量禁制很强大,却到底败落太久了。法则不过是勉强维持空间运转。

    就像巨大网上出现了许多空隙。高正阳对于力量的精妙控制,又借助血神旗和龙皇甲的神妙,轻易突破虚空裂缝,直抵目的地。

    这一手本事,让骄傲的凤轻翎都是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到是敖贞,对高正阳颇为了解,并不觉得意外。她到是对脚下巍然山峰更有兴趣。

    山峰高足有几千张,整体呈倾斜状,而且倾斜的角度极大。那样子就像是一柄巨剑斜着插入了大地。

    任何人第一眼看过去,都会觉得山峰随时可能会崩塌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比敖贞更锐利,他仔细打量了一番,发现这座山峰通体黝黑,峰顶圆细如柄,山峰上宽下窄,整体修长,怎么看都像是一柄巨剑。

    他意识沉入识海,对风月道:“这座山难道就是那柄剑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风月赞许的点点头,似乎对高正阳终于聪明了一会表示很欣慰。

    高正阳等了一下,风月也没有想下文,只能追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风月轻描淡写的道:“这柄剑器名叫天峰剑,本体就是这样,你把它拔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高正阳怀疑自己听错了,这么大一柄剑拔出来,怎么拔?

    天峰剑应该比无量浑天棍还沉重,毕竟块头在那放着呢。要是不限制力量,高正阳到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挟山超海,对高正阳来说并不算太难。

    可在明月剑宫,这就难了。法则约束下,高正阳不可能长期爆发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能变化大小么?”高正阳不甘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峰剑,以沉重和巨大著称,当然不能变化大小。”

    风月淡然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怀疑的道:“那你要是寄托在天峰剑上,也不能变化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风月毫不迟疑的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擦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到以后要提着一座山干架,心里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正挠头的时候,他突然生出了警兆,抬头看过去,就看到虚空荡漾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等人,气势汹汹从虚空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尼玛,这是排队送宝来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怒反喜,呲牙笑起来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远远的就看到了,高正阳那白森森细碎整齐白牙,闪亮的刺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