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四十章 杀凤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巨大的黑色平台,广阔的看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平台中心是一块高大黑色石碑,样式看上去很像是放大亿万倍的天剑令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最前方的这块石碑。让他高兴的是,平台周围空间法则虽然强大,却并不限制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敖贞和凤轻翎就在他身边,其中凤轻翎神色还有些茫然。她恢复了记忆,可试炼的所有经历也深深烙印的识海中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曾经和高正阳同床,亲昵无比,只差最后那一步没突破。这让凤轻翎十分的不适应。

    她结识了无数英雄才俊,其中和她交情最好的云岩,也连她的手都没碰过。在剑界中转一圈,却差点失身给高正阳。更可怕的是,这都是她自愿的。

    就算再不高兴,也怪不到高正阳身上。

    凤轻翎比较迷茫的是,她该如何面对和高正阳的关系。

    被封闭了记忆,剑界中发生的感情到是可以推脱。可凤轻翎心里明白,她的记忆是假的,但对高正阳的那种依靠喜欢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凤轻翎很犹豫,切断和高正阳的关系很容易。毕竟,高正阳这么骄傲霸道的男人,可不会苦苦纠缠她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个极其重要的问题,她为什么要放弃高正阳。

    神武三十六天,强者无数。其中不乏十二阶的神王。高正阳一个圣阶,在神武擂台中还排不上名次。

    可是,高正阳才活了三十几年。哪怕是和最年轻的圣阶相比,他也不到对方年纪的零头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却是天阶圣者,手下不知斩杀了多少神阶。他的前途无可限量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凤轻翎喜欢高正阳这个人,喜欢他无所顾忌的霸道,喜欢他气吞天下的豪气。偏偏这人还极其有趣,绝对不刻板无聊。

    凤轻翎瞄了眼身旁的敖贞,这女人不过是个半血龙族,有什么资格和她抢男人。

    她心思电转,迅速就打定了主意,不论如何,高正阳她不会撒手!

    敖贞觉得凤轻翎眼神有点奇怪,出于女人的直觉,她觉得凤轻翎可能会成为她的情敌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担心,高正阳和她不是简单的爱情关系,更是朋友,是知己,是并肩攀登巅峰的同伴。

    凤轻翎想要和她抢男人,只凭和高正阳滚过床单是没用的。何况,凤轻翎神气纯净,绝对没有和高正阳发生过实质关系。

    敖贞想到这里,冷冷瞥了眼凤轻翎,用神念传音道:“想和我抢男人,你们凤族还要点脸么?”

    换做以前,凤轻翎自然不屑的和敖贞斗嘴,更不屑的和她争抢什么。这次试炼,却凤轻翎开窍了。

    凤轻翎好笑的道:“你的男人,你睡过了?”

    敖贞气势一滞,她和高正阳当然没睡过。更关键的是,她没想到凤轻翎说话如此粗鄙,而且正中她的软肋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还以颜色,挑眉道:“说的好像你睡过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睡过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既然豁出去了,也不在乎脸面,展现出让人惊叹的强悍。

    敖贞无语,她知道凤轻翎没有真正和高正阳睡过,但再讨论下去,这话题就太羞耻了。她堂堂龙族公主,怎么也真的像泼妇那样疯狂撕逼。

    她淡然道:“睡过了也没用,小羊不会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气的脸色发白,她走上前几步一把抱住高正阳肩膀,恶狠狠的道:“高正阳,你对我做过什么,不会不认账吧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脸莫名其妙,凤轻翎这是发什么疯,剑界中两人是很亲密,但那都是剑界的事了。凤轻翎居然还当真了!

    他道:“我当然不会不认账,但你考虑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“考虑清楚了,我要你!”凤轻翎毫不犹豫的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想笑,凤轻翎这副样子就像小孩子抢糖果,吃不吃两说,却一定要先抢到手再说。

    “实话和你说吧,我其实有挺多女人,我是个渣男!”

    高正阳占了便宜肯定要认,但他也不会为凤轻翎改变什么。在这一点上,敖贞也好,月轻雪也好,红日也好,这些优秀独立的女性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天下间的每一个独特超凡的美女,都是一本书,一种美妙风景,一种美食,一首动听的歌,一副美丽画卷。

    美女,是他生命旅程中必不可少的经历,是无常命运中最绚烂的花朵!

    高正阳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放弃天下的美女。重活一世,他就是这么的贪心,这么的放纵。

    不管凤轻翎怎么想,高正阳都不会骗她。这些事情也是先说清楚的好。

    如果凤轻翎不能接受,就好聚好散。再过许多年,这一段经历也会充满美好,值得回味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,凤轻翎才从剑界出来,脑子还有些不清醒。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。遇到了敖贞,一时意气,就把他当做香饽饽。

    等她冷静下来,这些冲动情绪就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凤轻翎也没想到,高正阳居然这么直接说自己是渣男,一点都不掩饰。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凤族对于爱情,是极其的忠贞。每个凤族,一生只选择一个伴侣。一旦结成契约,就矢志不渝,永世不变。

    哪怕经历过多少次的轮回,也不会改变两人之间的爱情。

    对于高正阳的放荡,凤轻翎还真是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道:“你可以放弃其他女人,以前的事情就都让他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放弃其他女人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回答很坚定也很果决,没有一丝的迟疑。

    这更让凤轻翎失望,她眼睛发酸,眼泪控制不住的要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情绪上的失控,也让凤轻翎周身火焰大盛,整个人似乎要化作了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你慢慢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到平台上的人越来越多,不想在这里再谈感情的事。他不想凤轻翎做出不理智的行动,柔声安抚道。

    凤轻翎到底不是小女孩,而是凤族公主,强大的圣阶强者。她也很快意识到,像个小女孩一般的哭泣只会让自己变得软弱无能,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她收敛情绪,也收敛了身上的火焰,对高正阳点点的头,再不说话。

    越天鹏、柔云剑圣,青鸾,昊阳神君,紫宵剑君等进入剑界的强者,都逐一出现在平台上。

    等到上空光柱完全消散,平台上就剩下了十九个强者。

    进入剑界的时候,一共有一百多人。其中神阶强者就差不多有二十多位。现在只剩下大概六分之一。

    其余的强者,毫无疑问都死了。这点不用任何人说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剑界的试炼,本就有着巨大风险。死人很正常!

    不过,这次只所以会死这么多人,却是和高正阳有巨大关系。

    众多强者都恢复了记忆,自然知道高正阳在剑界都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众多强者的目光,也很自然的集中到了高正阳身上。

    对此,高正阳一派从容淡定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众多强者也没几个愿意招惹高正阳的,很快都收回目光。只有昊阳神君目光深沉,在高正阳身上流连不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昊阳神君呲牙一笑,白森森的细碎整齐牙齿,白亮的刺眼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眼眸微缩,他清癯面容上也露出礼貌微笑,对高正阳微微点头后,很快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动手的心思,在剑界里还是老实一点,有什么事情等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其他强者也都是这种想法,一群人站在平台上,各自用神念联系,没一个人吭声。气氛也显得颇为凝重。

    等了没一会,黑色石碑上闪耀出一片白光。一个宏大冷漠的声音在虚空中传出来:“本次试炼共有一百一十八位试炼者,按照剑界试炼法则评判,高正阳获得九万六千分,获得本次试炼第一,获得天剑令一枚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石碑上的白光,化作一面巨大水镜,把高正阳战斗的场面逐一展示出来。包括他领悟剑意的场景等等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画面都是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然后,宏大声音继续道:“第二名,昊阳,获得几分四万三千分……”

    白色光幕上又呈现出了一幕幕昊阳战斗的画面。昊阳在这个过程中,斩杀了至少十几个强者。而看那些强者的容貌,赫然都是进入剑界探险的强者。

    众人都不禁看了昊阳一眼,这人仙风道骨,一派大宗师的气象。谁知道下手这么狠辣,居然杀了许多同行者。

    第三名是越天鹏,他就只有几千分。和高正阳、昊阳神君都差的远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相比之下就更差了,大多一两千分,敖贞和凤轻翎很惨,都属于垫底那一拨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名次排列好后,虚空中的声音说道:“试剑前三名获得相应奖励,其他人没有的奖惩。此次剑界试炼结束,所有试炼者返回明月剑宫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黑色石碑上就多出一个巨大的白色光洞。

    通过光洞,隐隐能看到另一面正是明月剑宫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手一个,抓着敖贞和凤轻翎当先冲入光洞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醒悟过来,都急匆匆的跟上。谁也不想在剑界停留。这个鬼地方,对众多强者而言,无疑是牢笼。

    一群强者几乎是争先恐后通过光洞,回到了明月剑宫。

    天空依然是那一轮巨大皓月,柔和如水的月光流泻而下,让整个世界显得静谧平和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银色短剑,认真打量了许久才再次收起来。

    这柄天元剑胎是剑界给的奖品。从等阶上说,天元剑胎不过是十阶,并不算高。但它的珍贵之处在于,通过剑胎可以孕育出十一阶的剑灵。

    如果条件合适,甚至能孕育出十二阶剑神。甚至有可能锻造成十三阶的无上神剑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天元剑胎有着足够大的潜力。具体会孕育成什么样子,还要看剑主的努力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禁不住叹气,对他来说,天元剑胎很是鸡肋。

    换做十万年前,他到是一定会竭尽全力动用所有资源去培育剑胎。现在,天地巨变,纪元轮回,他哪有时间等着天元剑胎慢慢成长。

    但剑胎又纯净通灵,很难溶入其他神器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该怎么处理。只能先暂时封存好,等待合适的机会再处理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要把正事先办了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看着食指上的玉戒,他已经通过这件神器召唤了所有人。凤轻翎现在跟高正阳在一起,他必须要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得到召唤的人逐一到达。

    紫宵剑君,越天鹏,柔云剑圣,还有南极天的四名强者。其中有位是神阶强者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目光环顾一周,最后落在越天鹏身上,厉声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越天鹏纯白无暇的面容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淡然道:“发现了剑界,这是无法控制的意外。可怪不得我!”

    昊阳神君冷笑:“你盯着高正阳有什么用,我们要杀是凤轻翎!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这人身上有太多隐秘,我订着他也是怕他坏事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有用么,最后还不是让高正阳杀了那么多我们的人!”

    说起高正阳,昊阳神君的火气就压不住。

    为了杀凤轻翎,他们做了详细周密的计划,又特意的选择了明月剑宫动手。没想到的是,还没等他们找到凤轻翎,凤轻翎就进入剑界了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其实对剑界没那么的兴趣,为了追凤轻翎,不得已也只能硬着头皮带人冲进去。没想到的是,十三阶的剑主法则太过强大,他的记忆都被强行篡改。

    只是出于神阶强者的本能,昊阳神君杀了许多试炼者,在试炼中获得了第二名。但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目标。等出了剑界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自己都觉的很尴尬。傻乎乎在剑界里杀来杀去,有好几个还是自己的同伙。

    刚才在评分的时候,昊阳神君也想动手来着。但凤轻翎就在高正阳身边,他也有些顾忌。另外,那里毕竟是神秘莫测的剑界,他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回到明月剑宫,高正阳和凤轻翎却不知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越想越上火,这会却只能耐下性子把众人组织起来:“越天鹏,你负责寻找凤轻翎,其他人做好准备,一旦发现目标立即动手。这件事不能再拖了。”

    杀死凤轻翎,关系到他们一件大事的成败。但凤轻翎是纯血凤族,有着不死天赋。被杀后能在凤族圣地涅槃重生。更有凤族护身的神符。

    所以,要杀凤轻翎也需要使用特殊的办法。所以,才这般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有些可惜,他要算在剑界觉醒记忆,直接就杀了凤轻翎,哪有这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越天鹏却有些迟疑,他道:“我们的人太少了,凤轻翎要是和高正阳在一起,我们只怕杀不了她!”

    昊阳神君火更大了,怒道:“我们这里有三个神阶,杀不了高正阳?你到底有多怕他?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实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到是一直很冷静,语气平静无波的道:“高正阳这人可比你想的要厉害。我没猜错的话,这次他还得了明月剑主的剑意传承。”

    想到剑界中高正阳所向无敌的威风,越天鹏心里也隐隐有些畏惧。他炼成烛龙眼后,对于祸福生死更为敏感。

    可每次看到高正阳,越天鹏都是心里发冷。这让他完全不想和高正阳为敌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真要不识时务,我来对付。”昊阳神君态度放缓,近乎安抚的说道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对越天鹏很不满意,但明月剑宫内对力量限制也极其严格。虽然他也能催发神阶力量,却要付出极大代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多显然就能占据巨大的优势。何况,越天鹏的烛龙眼天下无双,有他帮忙,凤轻翎不论躲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。他不想和越天鹏翻脸,就只能退一步。

    越天鹏沉吟了一下道:“我就是不喜欢凤族自诩天下禽族之主,才会加入这个联盟。但我不会对高正阳动手。柔云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个高正阳,不用麻烦你。”昊阳神君自信十足,他很看重高正阳,却不会像越天鹏那样忌惮畏惧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高正阳终究只是个圣阶!只是等阶上的巨大差距,就足以决定了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也知道,高正阳杀过一些神阶。但那都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。在明月剑宫,还轮不到高正阳放肆。

    一旁的紫宵剑君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说话。他对高正阳同样忌惮,但堂堂神阶,总不好当众承认害怕高正阳。

    他心里却打定主意,真要遇到高正阳,就推说双方有交情,绝不动手。昊阳神君那么厉害,就交给他好了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也发现众人士气不高,出言鼓励道:“只要杀了凤轻翎,我们大事必成。凤族,只能滚出三十六天!以后,三十六天就是我们的天下!”

    紫宵剑君等人都神色淡然。神武三十六天的巨变,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。昊阳神君的话,也无法鼓动他们情绪。

    昊阳神君也发现了问题,他目光一转道:“这样吧,等我斩杀高正阳后,他身上的神器就分给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神色一动,有几个人不可抑制的露出欢喜之色。高正阳身上可有两件十一阶神器,每样都是天下罕见的好东西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