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845章 月有阴晴圆缺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蛇无头不行,兵无主自乱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登基数十年,不论是才智还是武功,都是天下第一等人杰。他牢牢掌控着云国军政大权,是真正的国家核心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在数万大军保护下,云国皇帝会被高正阳斩杀。

    皇帝是国家核心,是亿万军民的首领。皇帝被杀,对云国来说是天崩地裂的巨变。一时间,军心大乱。

    有的将士想为皇帝报仇,也有的想尽快脱离这场混乱,还有人想要回去报信,有的人则想趁机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心思各异的军队,没有了统一号令,甚至不用高正阳动手,自己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高正阳握剑而立,对于周围的混乱毫不在意。只要不主动向他靠近,他没兴趣屠杀弱小士兵。

    领悟明月剑主的一轮神月满天穹,他此迈了剑界巅峰,和所有高手都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实际,高正阳也只是其他人强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剑意,剑气,所有绝顶剑客都明白其奥秘。高正阳的强大之处在于心、意、身、剑圆满如一。

    神月剑外圆内锐,周而复始,人剑如一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运剑的时候,神月剑威力强横无匹,无尽不催,当者立毙。但剑锋成圆,力量内外和谐如一,发出的力量都能全部收回来。

    是这一点最为可怕,让高正阳能始终以最小的消耗施展剑法。刚才双剑斩破大军,斩杀云国皇帝,高正阳却只消耗了十分之一的力量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强度,他可以再战一夜。力量达到这种层次,普通的大军围困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哪怕是几十万大军,也不可能困住高正阳。

    最为玄妙之处在于,领悟了神月剑意后,高正阳呼吸行止,都可以采用神月剑意的方式,让他能最大限度控制自身力量消耗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斩杀云国皇帝后,浑身气血激荡,战意和力量都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高正阳刚才其实看到了敖玄的身影。但对方极其的机警,不等他杀过来,人不知跑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剑界是真实世界,又限制超凡力量。领悟了神月剑的高正阳,虽然天下无敌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敖玄。

    他也没兴趣和敖玄在剑界捉迷藏。对方老谋深算,为虑胜先虑败。进入之前必然准备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也正是敖玄的老奸巨猾,不肯全力投入,让他总是缺少一些魄力。设下的困局,也总是少了些威力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的收集到足够精血,激发天剑令,离开剑界。

    对于限制力量的世界,高正阳也很不喜欢。虽然他的四圣合一总是能占到便宜。但终究赶不完全施展自己力量来的舒爽。

    混乱的云国禁卫,四散溃逃。当然,也有不怕死的士兵,想要为皇帝复仇,拼死围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双剑一转,一轮神月剑光绽放,围来的十余名将士当场被斩杀。

    血光迸射,高正阳已经到了云岩面前。

    云岩英俊帅气的脸一片铁青,他既愤怒更畏惧。也不明白高正阳为什么会盯他。

    但他骨子里还很骄傲,也不肯说求饶的话。是死死盯着高正阳,希望对方能够明白,他其实没有动手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惜,高正阳看他不顺眼。哪怕没有天剑令,他也不介意干掉云岩。

    这里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对错好坏。高正阳的逻辑很简单,我看不惯你碾死你!这才不辜负一身武功!

    云岩当然不能理解高正阳的逻辑,更想不到高正阳是看不他。

    “拔剑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好整以暇的说道。人是要杀的,但逼也是要装的。

    自诩为剑界第一剑客的高正阳,在装逼的时候,到是很喜欢展现风度。

    云岩脸抽搐了一下,他强压下求饶的想法,慢慢拔剑出鞘。

    银色剑刃指着高正阳,剑锋笔直,剑势平正,颇有几分剑道宗师的巍然气象。

    意识到死亡的危险,云岩似乎也摆脱了记忆束缚,剑法境界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是暗自称叹,这家伙能得到凤轻翎欣赏,果然不止是靠脸。可惜,在剑界之,什么高妙剑意都挡不住他一剑啊。

    一轮神月凭空涌现,云岩狂喝一声,挺剑刺。转即为神月淹没。

    待到剑光消散,露出云岩持剑凝立不动的身姿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云岩手剑锋无声段落,云岩身体也跟着剑锋一起,无声断裂。

    他躺在地,满脸的不甘和悔恨。死亡的最后时刻,他恢复了记忆。

    但在剑界,所有超凡力量都被封死。这副身体,怎么也承受不住天刑剑一击。

    远处的凤轻翎看到这一幕,只觉心里一痛。她也不知为什么,觉得被高正阳杀死的云岩很可怜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她开口帮云岩求情了。但现在说什么却都晚了。

    敖贞拉了把凤轻翎:“快走,别想那么多,要尽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云国皇帝被杀,一定会引发暂时的混乱。但只要云国朝廷反应过来,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必然报仇。

    到时候高正阳也许能脱身,他们这些人却死定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狂怒的云国朝廷可不会分辨谁的仇人。校场的这些剑客,只要被抓住都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敖贞本来不想理会凤轻翎,但转念一想,要是让高正阳把凤轻翎睡了,高傲的凤轻翎还不是要屈居在她之下。

    抱着这种诡异的心思,敖贞特意跟着凤轻翎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凤轻翎却想不到这么多,她对敖贞的热情有些不适应,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,心里其实还在暗自提防。

    但敖贞说的也没错,校场这里乱成一团,她们还是要尽快离开。最好趁着云国还没封锁都城,先趁乱离开都城。

    高正阳公然杀了云国皇帝,两国也不可能再联姻了。可能还会引发两国的大战。

    凤轻翎两国大战,心里又是一阵发慌。严格来说,这些事情都是她引发的。回去之后,还不知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但想到不用和丑陋的幽王联姻,凤轻翎又是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高正阳突然发疯完全是为了她。所以,才会先杀皇帝再杀幽王。这样,破坏了联姻。

    高正阳居然愿意为她杀皇帝、斩王子,这份深情,让凤轻翎又感动又甜蜜。她心里暗暗打定主意,离开云国后她和高正阳一起浪迹天涯。

    想通了一切,凤轻翎心里又是一阵轻松,她脸抑制不住的露出欢快笑容。

    旁边的敖贞很惊,她真猜不透凤轻翎的脑回路,校场杀的血肉横飞,这女人到底在为什么开心!

    “你先在吧,我要去和高郎会合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说着退后了几步,小脸是带着歉然和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敖贞也是无语,这时候凑到高正阳那去干嘛,添乱么!

    但看凤轻翎坚定的样子,似乎也不会听她的劝说。

    敖贞有些头痛,但她也不是凤轻翎保姆,既然对方不领情,那随她去好了。敖贞想了下道:“随便你吧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有些不好意思,对方毕竟是想帮她。她摘下手腕的一个玉镯递给敖贞:“这是我的小小礼物,请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敖贞满脸莫名其妙,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啊?

    凤轻翎又有些抱歉的道:“这个礼物不值钱,但是我的一点心意。阁下对我的帮助,我会牢记在心。以后阁下有什么需要,尽管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哭笑不得,她现在才明白,凤轻翎是以为她在趁机投机,这才郑重其事的做出许诺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还摆公主的架子,真不愧是凤族公主,骨子都是这些玩意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心里暗暗吐槽,她也懒得废话,正想一走了之,却发现高正阳突然从她身边飞掠而过。

    “有人暗算计我们,跟在我后面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停留,和敖贞交代了一句话后,直扑向正在往外撤的卢川。

    高正阳闪动之际,圆满的剑光生灭不定,极其扎眼。卢川发现高正阳直扑过来,也拔剑出鞘,神色严肃的对周围弟子道:“都尽快离开。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一身白衣的越天鹏有些犹豫,理智告诉他应该转身走。但这么扔下卢川,让其他风雷宗剑客怎么看。

    但要是留下,却要面对高正阳。刚才高正阳在大军纵横无阻,那赫赫神威可给他留下了无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卢川何等老练,一眼看出越天鹏的为难。他正色道:“不要管我,皇子还是带着人先离开,云国皇帝被杀,天下即将大乱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卢川拔剑向着高正阳冲过去。这一次他再没有任何保留,远远举剑狂斩。

    剑刃间催发出的青色剑气,如同一道巨大弧形青色刀刃,破空斩落。

    卢川号称狂风剑,凭的是这招狂风剑气。几十年的修炼,让他剑气修为无精纯。

    剑气一动,化作一丈多长青色刀刃,斩到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有两个士兵躲避不及,直接被青色刀刃整齐切断。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,当场毙命。包括他们手重盾,也硬生生被剑气切断。

    狂风剑气一出,其威势远胜高正阳的神月剑。

    向后疾退的越天鹏却不禁摇头,卢川的气势虽强,却太过狂暴。远不及高正阳神月剑来的高妙从容。

    那一轮剑光生灭之间,带着周而复始的绵长悠远。如同月升月落,却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卢川的风雷剑,却如狂风席卷,势头虽强,却没有后力。更少了那种圆融无缺变化无尽的意味。

    从剑意层面来讲,高正阳稳稳胜过了卢川。越天鹏判断,卢川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不止是卢川,在场的所有绝顶剑客联手,只怕也不是高正阳对手。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越天鹏的眼光,尤其是风雷剑宗的一群剑客,看到卢川全力出手,都是精神一振。也不想走了,都站在那观望。

    包括周围的很多人,也都为卢川的剑气所吸引,纷纷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剑圣门许知非,灵剑山的王飞,也都飞速向着这个方向赶过来。他们原本都是想走的,但卢川强盛剑气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高正阳太妖异了,眼看着是天下第一的气象。以后的几十年,天下谁还能挡住高正阳,挡住玄天宗。

    为了宗门,为了自己,所有绝顶剑客都想趁机杀死高正阳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越天鹏暗自叹气,这群剑客想法很好,可惜,高正阳却不是他们能杀的!

    他侧头看了眼柔云剑客,不知为什么,他觉得和这位女剑客很投缘。

    “他们输定了,和我一起走吧。”越天鹏低声对柔云道。

    柔云看着越天鹏俊美无匹的面容,俏脸一红,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小手。

    越天鹏也没含糊,抓着柔云的向外疾驰。

    越过校场高墙的时候,越天鹏看到校场间青色剑气纵横。

    一道道犹如实质的青色刀刃,交错斩落,如同千百刀刃铸成的刀山向着高正阳砸落一般。

    身处险境的高正阳,却犹有余裕的远远看了眼越天鹏。

    那眼神很平和,似乎还带着几分赞许。越天鹏突然觉得,高正阳对他好像没有恶意。这让他完全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双方的身份,似乎注定是敌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是能理解越天鹏的迷惑,但他没时间解释。也没必要解释。

    越天鹏不记得双方约定,他记得。在这一次试炼,他不会为难越天鹏和柔云。若有机会,还要照顾一二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这么警觉的离开,那不需要他刻意关照了。

    卢川的狂风剑气很厉害,但受剑界限制,也只能仅止于此。

    高正阳催发天刑剑,圆满剑光把周围一切剑气尽数绞碎。左手剑跟着再动,下一刻圆满剑光罩住了卢川。

    剑气催发下,卢川白须白发都飞扬而起。眼见神月无双,他却不肯退。

    手狂风剑募然一凝,平直的向着圆满神月刺过去。

    卢川也看不到神月剑的破绽,但他不相信天下有完满无缺的剑法。

    他这一式没有任何剑招,只是几十年剑法积累,让他选择了以直破圆。

    剑出无悔。贯注全部内力的一刺,卢川没有给自己留任何余地退路。

    旁边的王飞和许知非也看到机会,各自施展剑法,从两侧围攻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选择和卢川一样,都是以直破圆。

    不论高正阳的神月剑的如何圆满无缺,终究有其极限。三人自忖修为并不高正阳逊色,三人合击,高正阳再强也能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三名绝顶剑客同时出手,那种不惜生命的凌厉刚烈剑意,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强如敖贞,都不禁为高正阳担心。这三人实质都是神君修为,纵然被记忆蒙蔽,被剑界限制,突然爆发的一剑,却似乎把生命和精气都投入其。

    三名剑客的强大气势,甚至引发的夜空生出狂风雷电。

    照耀九天的圆月,也为异变天象所遮掩。

    敖贞心里突然冒出四个字:剑气冲霄。

    高正阳身处心,对于三名绝顶剑客的剑气感触更深。

    舍去一切顾忌的卢川三人,算没有觉醒记忆,也感应到了自己的圣核,感应到了自身武道力量。

    然后,天剑令被浓烈剑意彻底激发。唯有如此,才能引动天地生出异象。

    这个瞬间,卢川他们三人的剑气完全锁定高正阳,四人在这一刻气息相通,彼此的变化尽数了然于心,如同一人。

    剑意交汇后激发了天剑令,生出的异变也远远超乎了高正阳的预料。

    他的所有打算,也都被天剑令异变打破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厌恶这种不受掌控的力量,这等于突然把他架在这里,想退都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天剑令的一种考验,带着浓浓恶意的考验。

    高正阳发现自己有点太天真了,以为领悟的神月剑意,能顺利破局。没想到天剑令在这等着他呢!

    好在天剑令的异变,也让高正阳进入了一种神妙状态。

    他毕生所学的种种剑诀,尽数浮现出来。包括那一缕的神月剑意,也在识海清晰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时空,则近乎凝固了一般。唯有高正阳的神意运转不停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快下定决心,只有明月剑主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他以前所学的剑诀,要神月剑为心分解融合。

    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念至此,顿时明悟了神月剑其他几种变化。

    一轮明耀神月,突然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刹那间,卢川等三名剑客失去了和高正阳的所有联系。

    这种剑意连接突然切断,像突然眼盲耳聋,哪怕手神剑力量十足,却失去了目标,再没有斩破一切的神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只是这一个变化,重新占据了风。

    神月剑隐去后再次显化,这次却由圆月变成半月。圆生缺,圆固然不完美了,却多了种稳定。

    卢川三人疾刺长剑,被高正阳圆缺变化不定双剑一带,各自偏转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抹漂亮如钩新月闪耀。

    三名绝顶剑客颈部,同时多了一道飘渺新月剑痕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三个强者颈断、头落。

    剑气激荡下,血如泉涌。

    高正阳怀的天剑令,募然化作一道强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敖贞、凤轻翎等人都觉得浑身一震,身不由己投入那道光柱。

    一个宏大声音在所有高正阳等人心回响起来:试炼结束,所有试炼者到评剑台接受评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