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三十八章 神月照天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试剑台上的众多剑客,都吓了一大跳。弩箭可没长眼,数百弓弩手一起射击,肯定覆盖了整座试剑台。

    一流剑客是能挡住强弩射击,却不可能挡住数百强弩齐射。很可能一照面就被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话音才落,一众剑客就都转身四散,用最快速度跳下试剑台。

    围着高正阳的几名绝顶剑客,也顾不得再杀高正阳,都急忙撤剑后退。但高正阳剑法凶厉,也没人敢用后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卢川、许知非等人都用剑指着高正阳,一步步缓缓向后退去。现在情况很微妙,要是高正阳疯狂追击,必然能缠住一个人。

    到时候弩箭齐发,就只能给高正阳陪葬了。

    几位绝顶剑客心里都在大骂,凭他们一群人联手,肯定能杀死高正阳。

    偏偏云国皇帝多事,非要用弩箭杀人。当着各国宾客的面,这皇帝没有一点气度。真是让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站在试剑台中心的高正阳,却没有追击任何人的想法。追着别的剑客缠斗,云国皇帝也不会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还不如单独面对千百弩箭攒射,能全身心应对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试剑台一角的敖贞用了个眼色,提醒她尽快远离险地。他发现天剑令的神异之处,也来不及和敖贞商量,就直接翻脸动手。也把敖贞拖进了漩涡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候他才是所有人的目标,也没时间去理会敖贞。

    对于高正阳的眼神,敖贞是心领神会。她其实不怎么担心高正阳安全,只是有些摸不准事情脉络,不知该如何配合高正阳。

    现在就简单了,先离远点,别拖后腿。

    敖贞跃下试剑台后,就绕到了凤轻翎身边。虽然高正阳没说什么,但他一定和凤轻翎发生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敖贞对高正阳太了解了,这个男人既无情又多情。见到漂亮女人,肯定忍不住要撩。就是不知道凤轻翎对高正阳是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凤轻翎浑然没发现敖贞不声不响的凑过来。她特别不明白,高正阳发什么疯,也想不到任何救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正惊惶之际,就听到有人在耳边说:“你似乎很担心高正阳啊?”

    凤轻翎一惊,急忙转头,就看到了剑眉入鬓的英气女剑客贞女剑,正眼神冰冷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翎本想解释,但转念一想,她堂堂公主,何必对一个江湖女剑客解释什么。她脸色微沉道:“这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敖贞也不生气,悠悠的看着前方道:“这次,高正阳可是死定了!”

    凤轻翎脸色更苍白了,长袖里的双手紧紧握拳,她真的很想一拳打死这个女剑客。她本想反驳,但又觉得反驳没有意义,只能死死咬着嘴唇,一言不发。心里祈祷着发生奇迹!

    和高正阳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不知不觉中,高正阳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烙印。凤轻翎本来还不知道,但眼看高正阳就要死了,她才猛然发现,高正阳在她心里的居然这么重要!

    敖贞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她有些吃味,也有些好笑。凤轻翎好歹也是纯血凤族公主,就这么简单的被高正阳拿下了!

    不知道等凤轻翎恢复记忆,她会怎么看待和高正阳的感情!

    “射!”

    禁卫指挥却没有那么多想法,他只想着尽快射杀高正阳,完成皇帝的命令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围成半圆的数百弓弩手同时射击。

    密集如雨的弩箭,尖啸着直扑高正阳。

    试剑台不大,弓弩手射箭的距离又在百步之外。弩箭笼罩全方位笼罩试剑台,不给高正阳任何躲避的空间。

    所有剑客都瞪大了眼睛,想看看高正阳要如何应付弩箭阵。这也是对于剑客最有威胁的力量。

    哪怕是天下无敌的剑客,面对成建制大军也显得脆弱无力。一旦被大军包围,就意味着必死。

    所有剑客都觉得高正阳死定了,区别只在于他能抵抗多久。从高正阳展现出的剑法力量来看,他应该不会轻易被射杀。

    众人期待的目光中,高正阳却在仰头望月。

    天上皓月完满无暇,光辉灿然。这让高正阳想起了明月剑主。

    他所以突然出手攻击皇帝,也正是因为他发现了天剑令上一丝明月剑意。

    剑界的法则异常严密,所有超凡力量都被限制。只有剑器才最适合此界法则,才能把个体力量完全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。他四圣合一,在这里也只能勉强保持一分肉身力量和一分心灵力量。

    其他如元气、阳神,则被强大法则完全限制,失去了超凡威能,也失去了主宰一切的根本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所有在剑界试炼的剑客,都要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。

    譬如这个试剑会,当世最绝顶剑客齐聚于此,却要遵循云国皇帝制定规则比试剑法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也打算遵循比剑规则,毕竟,他一个人绝对无法抵抗云国大军。

    但是,天剑令上的剑意让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天剑令和血神旗有些类似,依靠吸收强者精血神气来提升自身力量。

    只要在天剑令上留下精血印记,就默认奉天剑令为主。当然,这种并不是那种严格的主仆契约。只是人在剑界中,就会不断为天剑令提供精血、元气,甚至是神魂力量。

    所思所行,都会为天剑令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高正阳都不会和一个不受控制的神器共享自己力量和思想。

    但天剑令上的剑意,却又是破解剑界试炼的钥匙。高正阳自然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天剑令既然需要别人精血激发,高正阳就索性直接出手抢了,帮它完成这件事。

    反正在场的剑客这么多,只要杀光了怎么也能激发天剑令。

    出乎高正阳意料的是,天剑令上那股强大剑意和他生出细微共鸣。突然的变化,也让他没能一剑斩杀云国皇帝。让事态的发展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唯一的利好消息是,杀了幽王之后,天剑令上剑意共鸣越来越强,高正阳通过共鸣也对获得了天剑令内许多奥秘。对于剑界法则也有了深入理解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剑界法则就是为了试剑而设立的奇异世界。这个世界真实不虚,广阔无尽。几十万来,剑界中生灵繁衍生息,又没有了剑主的干预,剑界也逐渐转化成了真实世界。

    天剑令就是剑主留下的试剑神器。只是随着时间流逝,进入剑界试炼的强者越来越少。天剑令也在随之慢慢减少。

    这一枚天剑令,也是因为剑界法则检验到了外界强者进入,才会被法则激发。吸收到了足够试炼者精血神气,天剑令会被彻底激发,所有试炼者都会被传到天剑台,又剑主做出评价,并给予相应的奖励。

    因为剑界真实不虚,试炼者被杀死后就会彻底死亡。除非试炼者有着十三阶的神威,才能抵抗剑界法则。

    被高正阳杀死的幽王,就是幽冥剑君。可惜,他堂堂十一阶神君,就因为被记忆蒙蔽,一剑被高正阳斩杀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而言,现在破局的方式很简单,就是尽快多杀几个试炼者。收集到足够的精血,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。

    刚才和几个剑客缠战,高正阳并没有出全力,也是因为忙着感悟天剑令内的奥秘,无暇分心。

    卢川、王飞、许知非这几个人也都是试炼者,按照真实修为来算,都是神君级别强者。他们虽然没有觉醒记忆,可剑技和力量都达到此界巅峰。

    就是一对一,高正阳也不占据绝对优势,很难轻易击杀对方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没等高正阳完全搞明白天剑令,云国皇帝就迫不及待命令大军动手了。

    情况一下变得极其糟糕!一个不好,高正阳也可能会饮恨于此。

    弩箭齐射之际,高正阳气血滚荡爆发,却刺激到了天剑令,反而进一步激发了其中的剑意。

    一丝无形剑意如丝如线,瞬间把高正阳和天上明月连接到一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轮完满无暇神月也映入高正阳的识海。

    剑界法则封锁,高正阳识海中一片黑暗,包括圣核在内,所有一切都被封死。

    一轮神月散发出的柔和银辉,却照彻识海,让圣核也得以重见光明。

    “明月剑主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恍然醒悟,这块天剑令内蕴藏的正是明月剑主的剑意。这一丝剑意和他心内留下的明月剑意共鸣,才刺激了他圣核。

    明月剑主十三阶的绝世神主,有无上威能。高正阳在仓促之间,也不可能领悟到明月剑主的精髓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那一轮横照九天的孤傲神月,只是这一缕剑意,对他而言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所有,在弩箭齐射的时候,高正阳仰天望月。并不是装逼,也不是等死,而是在最关键的时刻,他心内剑意萌发,和天上圆月共鸣。

    明月剑主的剑意,都在一轮明月上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高正阳只领悟到圆月一式。用天剑令剑意来称呼,圆月就是神月,这一式就是一轮神月满穹天。

    何谓神月,圆满无暇,内外不缺。何谓神月,光照九天,意高神远。何谓神月,明光灿然,除遍晦暗。何谓神月,似圆实锐,锋冷刃寒。

    高正阳领悟了这式一轮神月满天穹后,各种玄妙剑意不停涌出,如同狂涛浪潮一般,几乎把他意识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这会肯定会为剑意所慑,失去所有意识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不受蒙蔽,通明圣心映照着一切剑意,从容把一门门剑意整理归纳,融入自身力量他体系。

    高正阳修炼过无极剑典,修炼过飞仙剑诀,还学过燕十三的剑法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剑由心生,是为剑意。剑为气动,是为剑气。剑意为内,剑气为外。由意生气,以气御剑,这都是极其简单的法门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剑界法则束缚,高正阳只是一个眼神,就能演化出万千剑意,击杀敌人。

    但是,在剑界中就要遵循剑界法则。高正阳必须老老实实以身体驾驭剑器,再由剑意引动剑气。

    一个顿悟,也让高正阳突破了自身屏障,掌握了剑意化气之变,成为此界最强剑客。

    剑界中有不少绝顶剑客,也各有剑意,并能催发剑气。但他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。虽然拥有剑意剑气,却不明其根本。

    高正阳强大之处就在于,他圣心通明,懂得意由心法,气由意动的道理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也不复杂,但又有几个人有通明圣心。哪怕是神阶强者,神魂力量也许比高正阳强大,但在心灵境界上却要差了一层。

    这一层的差距,就决定了其他人永远不能像高正阳这样,一朝顿悟,就拥有了此界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“剑有尽,意无尽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念至此,心神从入定状态猛然恢复过来。激射的弩箭,已经到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他不急不忙,心中生出一轮无暇神月,催发出圆满无尽剑意,一缕剑气也顺着天刑剑催发出去。

    天刑剑冷锐剑锋在空中一转,划出一道圆满无暇光弧。

    试剑台是,就像突然生出一轮湛然圆月。

    激射的弩箭被圆满剑光一卷,同时断裂破碎,扭曲着崩飞出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这一剑,至少绞碎了数十根弩箭。他站在原地一步没动,却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剑光如同天上神月,傲然清冷,圆中藏锐。从剑招到剑气、剑意,浑然一体,高不可攀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周围所有人,都瞪圆了眼睛,不少人还惊愕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尤其是卢川等绝顶剑客,更是震惊的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剑法越高,越能体会到高正阳这一剑的完满无暇。剑法到了这一步,似乎没有完美无缺,再没有任何改进变化的余地。

    哪怕再骄傲的剑客,都要承认,这一剑已经超凡入圣,达到了众人无法企及的高妙境界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绝顶剑客而言,亲眼看到这种无上剑法,既是荣幸,又是一种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所有剑客都明白,他们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一剑。以后不论如何努力,都无法摆脱这一剑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这条路已经被高正阳走到了尽头,走到了巅峰。其他人跟在后面,不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越高正阳。甚至不可能和他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就算是敖玄这般强者,这会也不禁为高正阳剑意所慑,为之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敖玄很清醒,他以十一阶强者的标准来衡量,高正阳这一剑也近乎完美。尤其是在剑界,这一剑就是最强剑法。

    身在剑界,敖玄也要受剑界约束。他必须承认,虽然他在剑界经营了几百年,剑法也早练到巅峰,但和高正阳相比,还是要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在剑界来说,这一点点就是就是无法弥补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敖玄觉得自己接不住高正阳一剑。这个判断让他很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活了快二十万了,敖玄自忖在武道上已经达到了十一阶的巅峰。十二阶,触手可及。只是他还不想那么急着去提升力量。

    遇到高正阳后,敖玄突然发现,他二十万年似乎都白活了。

    不过,武道到了圣阶之后,一个人的心**量就成了根本。不论如何刻苦修炼,都无法弥补心**量上弱点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刻苦修炼决定武道的下限。心**量却决定了武道成就的上限。

    但敖玄的意志何等坚定,沮丧失望怀疑这些负面的情绪都不会让他动摇。他对云国皇帝道:“高正阳好像领悟了无上剑意,不论如何,都必须除掉此人!”

    云国皇帝也凛然一惊,不错,高正阳越强大,就越不能容忍此人活着。

    他扬声道:“传令下去,不惜一切代价斩杀高正阳。敢退后一步者,杀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面命令才传下去,高正阳却已经从试剑台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领悟了无上剑意,高正阳轻功也变得高妙轻灵,再没有之前的朴实刚猛。

    冷溶溶月光下,高正阳身影在空中拖出一串幻影。

    众多弩箭手不用吩咐,都本能的开弓发箭。

    密集激射弩箭,封死高正阳前进方位。高正阳应对也很简单,天刑剑一动,一轮神月凭空而生。

    所有对他有威胁的弩箭,尽数断裂破碎。

    不等弓弩手们第二次发箭,高正阳已经飞掠过百步距离,冲到了弓弩手中间。

    为首一排的弓弩手都是一脸惊骇,但想退也来不及了。随后,他们惊骇欲绝的眼眸中就印上一轮圆满无缺银色神月。

    神月般剑光转过,地面上就多出七八具断裂尸体和弓弩。

    一剑斩过,人、弩俱碎。无人可挡,无处可避。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停留,继续向前突进。弓弩手本就没有什么近战能力,他一剑就杀透了弩阵。真正可怕的对手是那些重甲战士。

    云国军队早有准备,一堆堆拿着一百多斤巨盾的士兵,并列而行。

    高正阳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换做别的剑客可能打不过这群重甲巨盾战士。可他手中的天刑剑,无尽不催。

    重盾重甲又如何。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迟疑御剑而进,迎着重盾催剑疾斩。

    一轮神月剑光下,盾破、甲裂、人死。

    其他士兵却已经从四方围上来,高正阳左手天刑剑再次化作一轮神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