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843章 疯狂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圆月当空,明亮清冷银辉照彻天地。

    高高的论剑台上,数十名剑客有序排列成几个横队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站在最前方,对着众多剑客朗声道:“此次论剑的胜者,将获得天剑令。”

    说到天剑令,在场的所有剑客目光都看向皇帝身后太监手里的托盘。一块剑状的古朴铜牌,正摆在上面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剑客而言,天剑令不但是梦寐以求的宝物,同样也代表着无上荣誉。这是任何一个剑客在无法抵抗的诱惑。

    所有剑客中,只有两个剑客没有看天剑令。

    一个就是幽王,他一直在盯着身旁的高正阳,目光疯狂凶厉,就像嗜血的猛兽看着礼物一般,似乎随时都可能扑上去把高正阳撕个粉碎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浑若不觉,他一直在看着头顶的圆月。

    这轮圆满无缺的皓月,总让他想起明月剑宫中领悟到那一丝剑意。

    可惜,那一次还没等他领悟出来什么,那座剑宫就轰然崩塌。今天,高正阳却在天上那轮皓月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剑意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一丝剑意实际上是被圆月所吸引,激发了他心中残留那一丝剑意感应。

    明月剑主,十三阶的绝世强者。哪怕只是留下一丝剑意,也能化作明月万古不朽。这是何等威能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剑道上悟性一般,但他圣心通灵,却把剑宫那一丝剑意的痕迹留在心上。此刻被圆月映照,周围又各个都是绝顶剑客,更有玄妙的天剑令,很自然就被激发了剑意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没注意云国皇帝,也没在意虎视眈眈的幽王,甚至没在意天剑令。

    他心神在无尽夜空漫游飘舞,试图捕捉到那一丝飘渺明月剑意的真意。

    明月照空,月光铺满天地,触手可及。可谁也没办法把飘渺月光抓在手里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就面临这种困境,看的到,摸不着。

    不论他如何领悟,就是抓不到那一丝灵机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这需要看运气和契机,越是心急,反而越难领悟其中奥妙。

    他轻轻叹口气,放下了侥幸。十三阶剑主的神通,哪会这般容易就领悟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云国皇帝说道:“诸位剑客,请在天剑令上留下血印。”

    排在第一位的是幽王,他走过去又锋利银刀割破手指,在天剑令上写下一个幽字。

    幽王之后的卢川,他也学着幽王的样子,割破手指在天剑令写了个卢字。

    其他剑客依照次序,挨个在天剑令上留字。

    试剑台下,数万人都凝神屏气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有资格进入校场观战的人,都是云国权贵,或是各国使者、剑客。这些人素质也都极高,绝不会像普通人那样随意的交头接耳,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天剑令试剑,也是近百年来的第一次公开试剑。所有人都很好奇,剑客们的庄严态度,更让仪式看起来极其神圣。

    就是负责保护校场的精锐士兵,也大都为仪式所吸引,目不转睛的看着。

    参加试剑的剑客只有几十位,高正阳虽然被排在后面,却还是很快就排到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出来,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这几天来,高正阳和轻翎公主的香艳故事,早已经传遍国都。这也让高正阳成为了真正的名人。

    他站在剑客队伍中还好,等他单独站出来时,立即引起了一阵喧哗骚动。

    下方的观众都是按捺不住好奇,对高正阳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坐在最前面的轻翎公主这会也是异常的尴尬。好在她对此早有预料,脸上蒙着一层黑纱。别人也看不到她的神色表情。

    轻翎到底是楚国公主,当众议论她不但的是侮辱楚国,也侮辱了云国。就算是齐国的人,在这里也不敢太放肆。

    但突然的喧哗声,还是让庄严校场多了几分热闹喧嚣。

    试剑台上的幽王,气的牙都快咬碎了。一只手死死握着玄武剑,恨不能立即就拔剑劈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到是云国皇帝的很淡然,威严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对高正阳道:“高道长,有劳你一路护送轻翎,朕要谢谢你才行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笑了:“陛下严重了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坐在台下的玄天宗主正丰满脸紧张,他真怕高正阳当众说错话。要是冲撞了云国皇帝,天底下谁也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好在高正阳还很正常,并没有乱说。至于他和轻翎公主的私情,只等这件事结束,双方就各自天涯,永远也见不到。到也不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也想到了这点,她有些黯然,不管如何喜爱高正阳,她也不能抛弃责任。两人的爱情,终究只是一场短暂的欢愉。

    但不论以后如何,那个背负双剑的剑客,必将成为她不可磨灭的记忆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些感伤,又有些期待。幽王居然也参加这次试剑,高正阳要是能斩杀对方,她以后就不用对着这个面目可憎的丑陋家伙了!

    轻翎公主正想着,却发现站在天剑令前的高正阳有些不对。他并没有急着割手放血,而是看着天剑令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高正阳的异常,气氛陡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玄天宗宗主正丰,他额头上汗都冒出来了。高正阳要是在这个时候犯傻,不用云国人动手,后面一群绝顶剑客就会一拥而上,把他乱剑分尸。

    眼见高正阳神色有异,似乎要图谋不轨,试剑台周围的侍卫都先紧张起来。雷恒等人更是凑到云国皇帝身边,满脸警惕的盯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似乎一点都不紧张,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高正阳。从他内心来说,到是希望高正阳犯傻。只要他拿起天剑令,这天下就谁也救不了他了!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只要没疯,就不可能犯这种愚蠢的错误。

    但等了一会,高正阳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雷恒有些不耐的道:“高道长,请你快点。后面还有人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雷恒,他侧头看了眼站在角落的敖贞。

    敖贞也不知道高正阳想干什么,却能感觉到他眼中炽烈的战意。不禁心中一惊!

    “天剑令,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着,突然一探手把天剑令抓在手里,然后塞到了怀里:“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无比愕然。高正阳刚才是有些反常,可谁也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,当着云国皇帝和一众绝顶剑客的面,就这么把天剑令塞到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老谋深算的云国皇帝,也是一脸愕然。高正阳这是想干什么!

    没等他想明白,高正阳却已经拔剑出手了:“天剑令到手了,诸位可以去死了!”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雷恒,眼睛都被冷冽刺目的剑光完全占据,眼睛就像瞎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只能凭着剑客的本能,拔剑、退避、横格。

    剑客最本能的反应,让雷恒发挥出了最巅峰的状态,无神无思,剑在意先。

    虽然双目如盲,却精准神妙的封住了高正阳的疾斩。

    但是,高正阳的天刑剑是天下十大神剑之一,重三十余斤。重量比起长枪、重锤这种重武器都不逊色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内力又雄浑霸道,肉身力量更是强横。这一剑不但快疾,更是内外合一,威猛无匹。

    天刑剑斩落之际,雷恒手中佩剑铮然断裂。不等雷恒再退,斩落天刑剑就把雷恒半边身体斜着斩裂。

    禁军统领雷恒,在临死之际发出了凄厉惨叫声,也应剑而断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剑得手,再不迟疑,脚下迈步疾进,手中双剑一分,周围几名侍卫就在剑锋下断裂破碎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禁卫几名最强大剑客就被高正阳斩杀。这固然是高正阳强横绝伦,更多也是因为他出手太过突然,太过疯狂,完全超乎了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突然的杀戮,把云国皇帝身边几个护卫全部扫广。云国皇帝也禁不住脸色大变,叱喝道:“你疯了么!”

    危急关头,云国皇帝也没兴趣和高正阳理论什么。他也是绝顶高手,一发觉不对人就向后退。

    但面对疯狂强大的高正阳,云国皇帝可不管转身。只能选择众多剑客站立的方位退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有剑客稍微阻挡一下高正阳,他就能脱离试剑台。校场有三万精兵,一声令下,高正阳就是剑神也会被活生生堆死。

    可高正阳既然出手了,又哪会给云国皇帝退避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紧追着云国皇帝不放,嘴里冷笑道:“这次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高正阳再次催发双剑,人借着剑势,化作一道匹练般寒光斩向云国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大骇,他就算剑技不逊于高正阳,这会也没有争锋的心思。只是心意上的差距,就让他失去了和高正阳比剑的资格。

    好在周围剑客也都反应过来,两名不知哪来的剑客,已经挥剑迎上。

    三方剑光迅速交接交错,然后,两个剑客碎裂身体就猛的爆开。

    瞬间的交锋,高正阳就凭着势大力沉凶厉斩击,硬生生把两名剑客斩杀。前进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滞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老脸苍白如纸,他怎么退也没有高正阳剑快。再退只会拱手把性命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和高正阳拼命,但到了这一步,不拼命就必死无疑。云国皇帝勉强冷静下来,拔剑出手。

    云国立国就是靠的云雨剑。云国皇帝专修其中是骤雨剑。

    骤雨突来,没有预兆,狂暴异常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握剑在手,不退反进,剑如骤雨突袭,千百剑光闪耀着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凛然不惧,迎着千百剑雨硬冲进去。云国皇帝的快剑凌厉,别有一番气象。这也是高他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但剑客比剑,可不是谁快谁就能赢。

    高正阳双剑交错,接连封格住云国皇帝十七连刺,待到对方剑势稍慢,左手天刑剑一记斜撩,就在云国皇帝胸腹上留下一道深深剑痕。

    但剑锋过处,却撩起一片电光火花。剑锋上那种的坚韧触感,也绝对不是人的肌肤。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,对方必然穿着护体的宝甲。这才能硬挡住他一剑不死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不等高正阳追击,其他剑客已经围上来了。

    最强到无疑是狂风剑卢川。这老头子别看白发白须,剑势却如狂风席卷。

    比起云国皇帝的快剑,卢川的剑更快,也更飘忽难测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必须全神应对,只能放弃追击云国皇帝的想法,双剑一并,不理会狂风剑万千变化,就这么不管不顾猛刺过去。

    卢川脸色一变,高正阳这种蛮不讲理的剑法,换做别人他自然可以轻松把对方砍成三截。但对上高正阳,他却没把握能避开对方双剑。

    高正阳身穿重甲,被剑刺几下可未必会死。他被沉重天刑剑擦个边,肉身就肯定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卢川很想杀高正阳,却绝对不会用自己老命去拼。当下剑锋一转,从高正阳身边绕过去。

    跟在卢川身后的就是幽王,他本想跟着卢川身后捡便宜。没想到卢川会避让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幽王也有点慌。但他恨高正阳入骨,又仗着手中是镇国神剑玄武剑,中转即升起强烈杀气。

    玄武剑通体碧幽,剑锋有龟蛇交缠的玄妙纹路。握着玄武剑,幽王自然就能感应到玄武剑中那动静相宜的剑意。

    剑锋转动时,碧幽如水的纯净剑光顿时蔓延四方,对面的高正阳都被镀上了一层深幽碧色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幽王心生感应,只觉剑意如一,已经深深刺入高正阳心口,不假思索张口喝道。

    这一声是应剑而动,应心而发。纯粹是为剑意所感。

    玄武剑在喝声中神妙之极曲折转换,突破双剑的防护,直刺到高正阳心口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,玄武剑完全贯穿高正阳胸口。但幽王还来不及高兴,高正阳左手剑横掠而过,把他脖颈完全切断。

    幽王才露出笑意的人头,就这么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惨烈一幕,也让其他剑客大惊。围上来的脚步,也都环缓了几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空隙,高正阳收缩筋肉,凭着筋肉收缩推挤的力量,把玄武剑硬生生排挤出去。

    胸口中剑看似可怕,却避开是脏器、血管等要害。何况,他还有钛极合金。哪怕圣体力量受到压制,钛极合金的种种奇妙变化却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这种伤口,几乎是瞬间痊愈。对高正阳没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不这么看,都以为高正阳受了重伤。迟疑了一下后,都变得异常踊跃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管别人如何,只要敢对他出剑的,他就毫不客气。挡着他路的,也绝不客气。

    三名剑客从三个方向同时围上来,作为第一流剑客,三人剑法各有精妙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三个剑客就都在高正阳身上留下了剑痕。可惜的是,三人都没能刺穿高正阳的护身皮甲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反击,却被三人切成了六段。连续的血腥杀戮,也震慑了一批心存侥幸的剑客。

    灵剑山王飞,剑圣门的许知非,还有参加论剑的越天鹏等强大剑客,都谨慎的握剑凝立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高正阳为什么发疯,却能看出高正阳现在异常危险。像卢川这等绝顶剑客,都不敢直撄其锋。他们更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“谁杀了他,就是剑主!”

    已经退到几名剑客身后的云国皇帝,看出不妙,急忙扬声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危险,但他相信,没有剑客能抗拒天剑令的诱惑。

    果然,剑圣门许知非第一个忍不住了。他举剑向着高正阳斩过去,一面道:“剑圣门许知非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剑刃交击,发出的金铁交鸣连绵密集,异常刺耳。

    许知非的剑法大气磅礴,剑势厚重。虽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,仓促之间,高正阳却拿不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两人陷入僵持,云国皇帝也松了口气。要是再没人能挡住高正阳,他真的要仓惶逃命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国之君,在万众瞩目下,他可不想太过丢人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趁着这个空隙,下了试剑台。周围禁卫大军涌上来,重重把皇帝围住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云国皇帝才真正松了口气。周围有千军万马,高正阳就是有通天本事也碰不到他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狼狈,云国皇帝一阵气恼,恨不能把高正阳分尸万段。至于被杀的幽王,他反倒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还是再退远一些安全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穿着深黑长袍的高大男子,低声对云国皇帝说道。

    这男子容貌端正,纯金色眼眸充满威仪。和皇帝说话时也不见一丝卑微。赫然正是敖玄。

    皇帝刚才差点被杀,他有些气恼的道:“敖玄,这个高正阳怎么会突然发疯?”

    要不是敖玄鼓动,他怎么会亲自上台。想到刚才的危险,皇帝还是暗自害怕。对于敖玄这个朋友,不免也生出了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敖玄深深的看了眼试剑台上高正阳,深沉的道:“这人心思妖异难测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敖玄真的很不理解,高正阳这到底是在做什么。剑界可比黑暗世界法则更强大,高正阳就算剑法再厉害,被数万大军包围也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高正阳何等精明,当然不可能自己找死!

    敖玄猜不透高正阳动想法,现在只能尽全力先杀死他。

    他建议道:“陛下,事情既然出了,那先尽里杀死此人,其他的事以后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,他想了下扬声道:“高正阳逆情绝性,嗜血好杀,此等恶贼,朕必杀之。所有剑客速速退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他一挥手,数百弓弩手举起弓弩,对准了试剑台上的所有剑客。

    台下的轻翎公主小脸发白,剑客厮杀还有侥幸。大军一旦动手,就如雷霆霹雳,不会给高正阳任何机会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