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三十六章 龙骑士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敖贞的轻功很高明,一纵七八丈,不论是墙壁还是建筑,她长袖一扬,人就飞掠而过。身姿潇洒如御风而行。

    过往的行人,最多只能看到青影一闪而过。不等他们想明白看到的是什么,敖贞就已经远去无踪。

    高正阳身法就刚健平实,远没有敖贞那般飘逸。要不是一丝心神锁定敖贞,早被甩没影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敖贞如御风而行,高正阳就像猛虎下上。纵跃如飞,却姿态凶猛。不论遇到什么阻碍,都直接冲上去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鸡飞狗跳,门破瓦碎,留下一地狼藉。

    敖贞早就发现高正阳跟在后面,可不论如何变化方位,都甩不开高正阳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选择了从西面城墙出城,一直上了青鳞山。

    青鳞山山势险峻陡峭,山壁上长着一块块如鳞片般的植被,所以被称作青鳞山。

    青鳞山山顶常年云雾缭绕。因为太过陡峭,普通人无法攀爬。敖贞自从师父过世后,就在山顶结庐守坟,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下山采购生活物资。

    敖贞上下青鳞山多次,可谓轻车熟路。她回到简陋的木屋,取出水盆洗脸、净手,换了干净的剑衣后,郑重给师父墓碑上了三炷香。

    然后,就盘坐在墓碑前的青石上,长剑横在膝前,瞑目静坐。

    等到敖贞气息吐纳十二周天,神清气定之际,高正阳才到。

    敖贞不疾不徐的睁开眼眸,对高正阳淡然道:“你追到我家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: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风景。”

    他速度虽慢了许多,可气息悠长,狂奔了数十里,对他而言就如同晚饭后的悠闲散步。那副从容自在的样子,可绝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敖贞也发现了这点,心里更提高了警惕。对方的内功雄浑,远远超乎了她的预料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武者来说,内力都是根基。毫无疑问,高正阳在这方面远远胜过她。

    但她也无所畏惧。剑客最可怕的就在于手握锋锐,内力再强,也挡不住神剑一击。

    敖贞冷然道:“这里是我家,不欢迎外人。请快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离开,就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听说贞女剑是云国年轻一代的第一剑客,来啊,让我看看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挑挑手指,做出了很风骚的挑衅姿势。

    敖贞也早料到这点,对此早有准备。她轻轻吐了口气,慢慢的道:“剑出无情,你想死就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敖贞提剑起身,脸沉如水,冰冷的眼眸中没有任何感情。她修炼的龙鳞剑,最重心神修养。

    讲的是心若冰镜,剑若游龙。

    距离高正阳还有七步的时候,敖贞突然拔剑。银色的龙鳞剑发出铮铮剑鸣,化作一道银光闪电般直刺高正阳心口。

    剑法不外乎刺、斩、洗、格四法。所有剑技,都是从四种最基础的剑技中衍生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,威力最大无疑就是刺法。敖贞虽然不专攻快剑,但这一式惊龙刺却是千锤百炼,最是凌厉快疾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剑完全摆脱之前的节奏,突然进步强攻,直指高正阳心口要害。

    龙鳞剑闪耀的剑锋刺入高正阳心口前,高正阳左手已经拔出天刑剑,格住龙鳞剑。双剑交击,沉重凶猛的天刑剑一下就把龙鳞剑震偏。

    敖贞甚至来不及多想,只凭着神意本能换位转剑,绕着高正阳连环斩刺。

    午后西斜的阳光下,敖贞人剑合一,化作一道道闪耀不定剑光,围着高正阳不断进击纵横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动,只凭左手剑格挡,守的密不透风。任凭龙鳞剑攻势如潮,也绝对伤不到他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两人剑招变化快疾,十几个呼吸剑,敖贞已经放手狂攻数百剑。却总也破不开高正阳防御,心里不免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敖贞正犹豫着要不要施展最强的剑技时,突然手中龙鳞剑一震,一股股雄浑内力从剑锋上传导而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内力远不及高正阳,急忙一抖,鱼鳞纹的龙鳞剑迅速抖动,一波波化解冲击而来的内力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一个滞涩,让敖贞迅疾连环攻击出现了空隙。

    冷厉剑光横空闪耀,笔直印入敖贞眼眸。

    敖贞大骇,不假思索闪身横剑,却已经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高正阳右手天刑剑疾刺的时机恰到好处,根本不容敖贞躲避。沉重天刑剑轻易崩开龙鳞剑,没入敖贞胸口。

    冷锐的天刑剑锋,在敖贞背后透出尺许。

    敖贞的所有动作,也都被这一剑终结。她死死盯着高正阳,眼神中惊骇恐惧浓郁的无法隐藏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,败者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敖贞的眼睛,冷漠无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敖贞也感觉到了死亡的黑暗,只觉身心不断向着无底深渊坠落,所有的执着执念,所有爱恨悲欢,都如泡影般破碎。

    只留下了死亡无尽的黑暗,一重重包围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有些不甘心,但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结局。

    意识坠入黑暗的最后时刻,她突然看开了,所有一切都是虚幻。那些记忆,那些经历,那些情感,都似乎是去了意义。唯有死亡真实不虚。

    然后,敖贞就进入了绝对黑暗和冰冷。她觉得这大概就是生命彻底的归宿。

    没有身体,没有感觉,没有意识,一片绝对的虚无。

    敖贞很快反应过来,如果没有意识,她怎么能思考。这个问题很奇怪。

    惊疑之际,敖贞突然感应到了黑暗闪过一缕电光。

    那电光在虚空中穿梭勾勒,很快就化作一只神龙。电光组成的巨龙,仰首嘶吼一声,猛然向她扑过来。

    敖贞没有惊慌,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。亲切。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跟着长啸一声,然后迎着那电光巨龙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意识似乎都被电光巨龙撞散了,敖贞脑子里突然涌进无数的意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敖贞彻底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敖贞才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幽蓝的夜空上,一轮明月正在挥洒银芒。她感到了拂面夜风的清冷,听到了远方树枝上的鸟鸣。

    这些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一切,让敖贞无比欢喜。

    经历了死亡,才知道生的可贵。

    敖贞平稳了一下心神,伸手慢慢摸了下胸口,那里光滑细腻,没有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她禁不住叹了口气坐起身,就看到高正阳坐在旁边,正笑吟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笑容中,多少带着几分揶揄。这让敖贞有些羞恼。她瞪了眼高正阳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剑出无情,你想死就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脸冷傲的念了一句后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敖贞又是一阵羞涩,这句话正是她刚才对高正阳说的,现在想起来,真是很幼稚丢人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搞什么鬼!”敖贞不想多说这个,急忙转移话题道:“你那一剑差点杀了我!”

    高正阳还是忍不住笑,他边笑边道:“就是幻术了。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敖贞有些不信:“什么幻术那么厉害,在剑界里也能施展?”

    “心灵秘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解释道:“你和我比剑开始,你的心就被我控制了。我那一剑虽快,却没真伤到你。只是让你感觉自己中剑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心圣。”

    敖贞也不傻,立即醒悟过来,只有心圣才能有这等手段。也只有心圣,才能挣脱剑界控制,恢复自我。

    高正阳无辜的道:“我可才没掩饰,只是没主动说过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你这人心机深沉!”

    敖贞觉醒记忆后,总觉得自己行为有些太丢脸了,对高正阳也多了几分尖酸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不客气,也让敖贞多了几分女人味道。更接人气,也更多些可爱。

    高正阳明白敖贞的心思,他也不解释什么,转而道:“看来恢复记忆是没用的,还需要通过剑界的考验才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剑界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敖贞想到自己被修改了记忆,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要不是被高正阳唤醒,她很可能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剑界强大威能,让她越想越怕。

    敖贞想了下道:“难道剑界的考验就是夺得剑主?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看样子应该和天剑令有关系。因为所有人都被安排参加剑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剑法,夺冠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敖贞说着面露喜色:“到时候我们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!”

    她的圣阶力量在这里被严重压制,那种强烈的束缚压抑感,就像浑身都缠着铁索,然后又用巨石死死压住。

    没觉醒记忆还没什么,恢复记忆的敖贞,一刻也不想停留,就想着立即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:“没那么容易,我总觉得剑界有问题,尤其是凤轻翎、昊阳神君等人。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敖贞突然想起了什么,有些不悦的道:“你还真爱上凤轻翎了!”

    她虽然没看到高正阳和凤轻翎亲热,却看到两人手牵手,尤其是凤轻翎那种依偎信任的亲密姿态,让她不由的心生嫉妒。

    这在以前是从得没有过的事情。敖贞自诩大度宽容,更知道男人绝对不会专情守一。对于高正阳和其他女人的亲密关系,都是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或者说,敖贞一直都把高正阳当做好朋友,当做同伴。而没有真正把他当做伴侣。

    在剑界被唤醒记忆,敖贞却突然醒悟过来,她并没有那么大度,对于高正阳,她还是很在乎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是爱不爱,这个问题太复杂了。只有青年男女才会执着这些。

    他一把搂过敖贞:“放心,不管如何,你都是高家大主妇。”

    敖贞没好气的想挣脱高正阳:“我才不、”

    没等敖贞拒绝的话说完,高正阳的嘴就凑过来,把敖贞后面的话都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不服输的主,口舌相争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男的天生就占便宜,动口不行,还能动手。没用多久,敖贞就面红耳赤,肉麻体酥,软成一团。

    眉眼之间的英气,也都化作绵绵柔媚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是第一次见到敖贞这种样子,不得不承认,敖贞现在可比胡菲菲更娇媚魅惑。恨不能立即提枪上马,和敖贞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敖贞也注意到了高正阳激昂情绪,她其实也是情欲勃发,快要控制不住了。但在剑界里,她可不想这么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谁知道剑界之上,有没有什么强者正在观察他们!

    “别发情了!”敖贞白了高正阳一眼提醒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无奈:“我这不是配合你么!”

    敖贞冷笑道:“说起来还有点恶心,你才亲过凤轻翎的舌头,就来亲我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嘿嘿一笑,邪魅的有舌头舔舔嘴唇:“我舌头滋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本性流露啊。”

    敖贞没想到高正阳脸皮这么厚,又没有圣阶拿捏气血的本事,脸羞的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母龙,在剑界里还想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言不惭的道:“今天哥就要做龙骑士。”

    敖贞真有些怕高正阳来真的,急忙道:“别闹了,我们先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和合,雌雄交配,这才是天地的至理,生命之源!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着就要把敖贞扑倒。

    敖贞无法挣扎,也不太想挣扎,只能无力的道:“小羊,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这样的求饶姿势可不行啊。”高正阳邪恶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敖贞无奈,只能放低姿态,软软的低声恳求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开心,敖贞一直姿态比较高傲,双方虽然关系亲密,却始终少了几分男女间那种缠绵喜爱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经历,让他们之间一些屏障彻底被打破了。这种心理上的贴近,其实比身体上亲近更重要,也更舒服。

    “乖乖,这才对么……”

    男女间的情话,从来不怕肉麻,只怕不够甜蜜亲近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还好,经验丰富。敖贞却是初尝爱情滋味,对高正阳的态度也是陡然巨变。

    两个人腻歪亲密着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剑界的情况。

    剑界的层次太高了,敖贞和高正阳也分析不出来什么。但毫无疑问,天剑令绝对是关键。

    凤轻翎就有点问题。以她的身份,不太可能针对高正阳搞什么阴谋。高正阳觉得,背后应该还有人搞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敖贞商量了许久,定下了各种应变之法,这才在黎明晨光中,回到了国宾馆。

    凤轻翎一夜没睡,一直为高正阳担心,生怕他出什么意外。直到看到高正阳回来,她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对于凤轻翎的痴情,高正阳高兴的同时,心里更加警惕了。

    他和敖贞之间是早有深厚的感情,只是彼此还没找好合适的定位。打破了那层窗户纸后,两人相处的模式自然就变得亲密和谐。

    凤轻翎和他却没有感情基础。突然变成这样,实在不符合她凤族本性。

    高正阳抱着凤轻翎,把她哄睡着后,就出手锁住了凤轻翎心神。然后,解开她衣衫,开始由外而内检查。

    剑界法则强大,限制所有超凡的力量。不论对方如何高明,只要动手脚就会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作为圣体强者,高正阳对于人的身体再了解不过。凤轻翎不论本体是什么,只要她保持着人身,就要遵循相应的规则。

    对于凤族如何变成人身,高正阳也是很有兴趣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凤轻翎是不是愿意,高正阳到没考虑。

    以凤轻翎现在的状态,肯定愿意。而且,这件事涉及到自身安全,凤轻翎愿意不愿意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,这对凤轻翎也有巨大益处。

    高正阳做的理直气壮,绝不会因此瞻前顾后,想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高正阳埋头研究人体,和凤轻翎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也通过国宾馆的护卫、侍女,飞快的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云国楚国联姻,又举办剑会,各国使者,八方剑客,都云集在云国国都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和高正阳勾搭成奸的秘闻,也就不受控制的传播到各方人士耳中。

    两国联姻,公主和绝代剑客的护卫恋爱私通,幽王无奈被戴绿帽。

    这个传闻中既有政治,又有暴力,还有黄、绿两种颜色。天然就具有传播的各种要素。

    然后,只用三天的时间。全国都的人就都知道了,绿眼睛的幽王脑袋都变绿了。

    幽王都快气炸了,他其实不在乎凤轻翎偷人,却不能容忍对方如此的肆无忌惮。不管是真是假,这个流言传出来,他这辈子都会戴着那顶帽子,永远也无法洗刷耻辱。

    为此,幽王只能找到云国至尊,他的父皇哭诉。

    “父皇,轻翎如此淫荡无耻,娶进门只会丢我们皇族的脸。”

    幽王哭诉道:“还请父皇下旨,取消联姻。”

    端坐在宝座上的皇帝脸一沉:“胡闹,此事岂是儿戏。轻翎就是死了,你也要娶进门!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安慰道:“不过,高正阳让你受辱,你就要亲手洗刷耻辱。”

    幽王愕然:“儿臣、只怕不是他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自知之明,他的剑法虽强却没有和敌人生死搏杀的经验。面对高正阳这等绝世剑客,就算剑技比对方高明,也绝对挡不住对方三招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皇帝叱喝了一句,又道:“赐你玄武剑,亲手斩杀高正阳!”

    玄武剑是镇国神剑,也是当初开国太祖佩剑。拥有神妙无匹剑意。也是历代皇帝护身剑器。

    幽王没想到皇帝会赐他玄武剑,惊喜交集,急忙跪地道:“父皇,儿臣定能斩杀高正阳,洗刷耻辱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