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三十五章 七欲剑印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正值深秋,满树凋零,遍地红叶。走在稀疏的树林中,萧瑟秋意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被高正阳牵着手,脑子里直到现在还迷迷糊糊。她不知道高正阳想干什么,也不知自己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浑身有些燥热,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特别快。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,她畏惧的同时又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的念头太多了,左一个右一个,不停的往出冒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高正阳牵着轻翎公主,踩着满地红叶一直走到水池边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正对着轻翎公主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看起来有些热?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脸颊早就红透了,连脖子都红了。紧张和窘迫,让她连话都说不出来,甚至不敢直视高正阳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很有趣,记忆的改变,让傲娇凤族公主凤轻翎变得柔弱许多。这种变化不是性格上,而是源于本质的力量层次差别。

    凤轻翎以前是凤族圣阶,天生神通强大,就是敖贞这样的混血龙族都不放在眼里。支持她骄傲的是凤族纯血所代表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到了剑界,凤轻翎还是那个凤轻翎。但没有了圣阶自成天地的无尽力量支持,她的骄傲就成了气泡,一戳既破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很合理,也很能见人本性。

    说到底,凤轻翎不过还是个小女孩,当拥有强大力量的时候,自然信心十足智慧果决。没有了相应的力量,本性上简单稚嫩就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被高正阳看的越来越慌,她终于忍不住抬头问道:“你、唔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等轻翎公主说话,就低头吻上去。

    凤轻翎纯真处子,哪有这种经验。脑子一下就懵了,只是本能的紧紧抱着高正阳手臂,任凭高正阳舌吐莲花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凤轻翎才从刚才的冲击中慢慢恢复过来。她整理了一下衣衫,想到刚才两人的亲热样子,又忍不住一阵羞涩。

    男女痴缠的滋味,的确是很特殊。和她过往所有的经验都不一样。她困惑的同时,也有些迷恋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坐在石凳上待了很久,才勉强整理好思绪,今天她好像犯了个很大的错误,当着未婚夫的面和高正阳手牵手走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示威,而是赤裸裸打脸了。那个幽王想必也要气炸了。还有什么雷横,云岩小白脸,都是一副懵比样子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现在想起来,也觉得很痛快。这群人跑过品头论足耀武扬威,活该被打脸。

    至于幽王怎么想,轻翎公主也不太在意了。她不能因为幽王丑陋就换人,同理,作为联姻的对象,幽王也没资格挑选更换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婚姻,只是两个国家联系的手段。他们两个人的私人关系怎么样,没人关心,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想到这里又是一阵悲凉,她可以和高正阳苟且,却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对高正阳问道:“你爱我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哑然失笑,他摇了摇头没说话,径自转过身走到水池边坐下。

    一条条五色锦鱼无忧无虑的水池中游逛,似乎永远的那么悠哉自在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追随着一条活泼的锦鱼,慢慢的道:“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?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才和高正阳亲热过,心里正一团火热,高正阳却避而不答她的问题,这让她极其失望。她微嗔道:“那我该问谁?”

    “男女情事,第一应该问的是自己,我爱他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悠悠道:“你爱不爱别人,是你的事。别人爱不爱你,是别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若有所思,她隐隐明白了高正阳的意思。这种思考方式,的确也和正常人不一样。但又有着高正阳的风格:自我、霸道。

    “譬如我爱你,那我就是爱你。你爱不爱我,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抬起头,目光看向远方,有些寂寥的道:“记住了,世上一切恩爱情仇、憎恨喜怒,悉由心生。明见本心,就不会迷惑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觉得高正阳的话太过颠覆,很没有道理。她走到高正阳身边大声道:“骗人。我爱你,你若不爱我,我怎么会喜悦!所有难过痛苦,都由你而来!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些激动,她觉得高正阳是在为自己找借口。刚才亲热过了,对方转头就想甩了她。想到这些,她委屈的眼泪都禁不住冒出来。

    晶莹的眼泪,顺着她柔滑脸颊滑落,一直掉到她的胸口,很快就把胸口打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高正阳收回远望的目光,慢慢起身,轻轻擦拭轻翎公主眼泪,柔声安慰道: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,但高正阳的一吻却让她打开心门,对于高正阳生出了强烈的依赖,也让她变得异常软弱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又问道:“你爱我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发现轻翎公主很认真,到不好随意敷衍她了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男女间的喜欢爱恋,都是生命过程中一种感觉,一种风景,一种享受,一种经历。

    但爱情绝对不是他的目的,更不会为了爱情放弃追求。

    亲吻凤轻翎,更多也是一种对美女的喜欢、征服。另外,也是想刺激一下凤轻翎,看看能否激发她的觉醒。

    为此,高正阳还使用了心灵秘法,在凤轻翎内心留下深刻烙印。让他失望的是,凤轻翎似乎完全忘记了以前,巨大强烈的刺激下,反而死心塌地的爱上他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敢作敢当,到不怕直说。但趁着凤轻翎失去记忆,占了便宜就跑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下道:“我爱你,但我还有很多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果断的道:“我愿意和她们共享你的爱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意外,这是什么状况,傲娇凤族公主不是应该痛斥渣男,然后愤而分手!剧情不对啊……

    “呃,你要认真考虑好了。”高正阳认真的劝道。

    凤轻翎瞪着大眼睛,用力点头:“我考虑好了,非你莫嫁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这下有些头痛了,这凤族公主不是想碰瓷吧!才亲了一下,就要誓死相随……他可不觉得自己那么有魅力,难道是心灵秘法出了差错。

    “好吧,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!”

    “拉钩,生生世世都在一起,永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露出笑容,伸出修长的小手指做出拉钩的架势。

    高正阳无可无不可的配合伸出小手指,凤轻翎拉了钩。

    “谁反悔了谁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谁反悔了谁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到是很容易满足,拉钩之后更是喜笑颜开,小脸容光焕发,明**人。

    凤轻翎长的很美,气度雍容高雅,不用说话就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气场。她纵情欢笑的时候,却异常真诚可亲,再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喜欢人端着,凤轻翎这种自然真诚的样子,更让他喜欢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的虽然超乎他预料,但结果也并不很坏。作为男人,高正阳如果再抱怨就有些太矫情了。

    凤轻翎拉着高正阳的手就不撒开了,她依偎着高正阳的肩膀道:“小的时候,我就希望有个人能让我依靠依偎,和我相伴相依。这个梦想终于成真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尴尬,凤轻翎居然有这种小女孩的甜蜜幻想,真是不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记忆可以被改变,强者的本性却不会变。凤轻翎这番话应该的出自她的本心。高正阳在想,等凤轻翎清醒过来,她回想起这些会不会羞恼的一头撞死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着该怎么应付小女孩状的凤轻翎,突然心生警觉,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青衣剑士,踏着满地红叶飘然而至。对方五官如画,剑眉入鬓,青衣佩剑,俊美又英气勃发。赫然正是敖贞。

    敖贞看了眼依偎高正阳肩膀的凤轻翎后,才对高正阳不屑的道:“听闻玄天宗秘剑堂首座双剑无敌,现在看来,却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还没说话,凤轻翎已经不干了,她脸色一沉道:“你是何人,敢擅闯国宾馆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间只有我不想去的,没有我不敢去的!”

    敖贞剑眉一扬,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点好笑,被修改记忆的敖贞,也露出了中二气质。这和以往从容大气的敖贞可差的有点远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护卫,却和公主私通,真是剑客的耻辱!”

    满头白发的卢川,从树林的另一侧走了出来,他脸上都是浓浓的讥笑,眼中杀气如电光般闪耀,气势极盛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敖贞有些不悦,她很厌恶高正阳和凤轻翎亲热,却不知为什么会如此。正想多问几句,却冒出个外人,这让她很恼火。

    卢川对敖贞到是很客气,点头道:“老夫风雷剑宗卢川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阁下必定是天下闻名的贞女剑吧!”

    敖贞也点点头,卢川名震天下数十年,她当然听说过。

    卢川听到敖贞对高正阳的评价,心里已经默认她和自己一个阵营。开口道:“高正阳寡廉鲜耻,剑客的声誉都被他丢光了。老夫今天要替天下剑客正名,诛杀高正阳这卑鄙之徒。还请贞女剑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敖贞一愣,她是看不惯高正阳和轻翎亲热,但听到卢川要对付高正阳,心里却本能的生出强烈敌意。

    “卢宗主,不要鲁莽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身白衣的越天鹏已经横掠数丈,翩然落到卢川身边。

    越天鹏白衣飘扬,飞掠如燕,落地时却点尘不惊。

    能在剑界里施展出如此高妙轻功,越天鹏的天赋神通真是玄妙。就是高正阳,自忖在轻功方面也远远不及对方。

    看到熟悉的人,以各种不同的面目登场,高正阳更觉得好玩。对于卢川的挑衅,反倒不怎么在意了。

    卢川恨恨看着高正阳,他觉得现在是动手的好机会,不想就这么退走。

    越天鹏也不好强下命令,只能劝解道:“卢宗主,再过两天就是论剑会了。有什么恩怨,都可以在剑台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卢川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敖贞,他本以为敖贞会站在他这边,可敖贞却对他有明显的敌意,显然没有和他联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至于越天鹏,则摆明了不会动手。这种循规蹈矩,也让卢川很看不起。剑客争胜,本就该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风雷宗十几名剑客,还有几百精锐,都是高正阳所杀。这种剑客何等可怕。联手斩杀才是上策。何必和对方公平比剑!

    但越天鹏和敖贞都没有联手的意思,卢川也不想冒险出手。他冷哼了一声,提剑离去。

    越天鹏优雅的对凤轻翎一笑,歉然道:“冒然闯入,还请殿下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没说话,只是摆摆手。她其实心里很恼火,正和高正阳亲密火热,却突然冒出这么一大批人来搅局。

    什么气氛都被破坏了,什么心情也都没了。

    越天鹏笑着离开后,敖贞也觉得不是滋味,转身施展轻功飞掠远去。

    “别乱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放心敖贞,和凤轻翎交代了一句,也施展轻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身体强横,在轻功方面却不占多少优势。至少远不及越天鹏。也不比敖贞强多少。

    起步慢了一步,就只能看到敖贞青色背影一闪既逝。这里地形复杂,高正阳生怕追丢了,急忙催发内力迅速追上去。

    热热闹闹的水池边,转眼就剩下了凤轻翎一个人。她有些不解的看着高正阳远去身影,不明白他为什么去追敖贞。

    “难道看上了那女人?”

    凤轻翎觉得不太可能。高正阳性格冷酷深沉,绝不会看到漂亮女人就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但不管什么原因,高正阳把她扔在这里不管,还是让凤轻翎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再算账!”凤轻翎恨恨的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让她没想到的是,旁边却突然有人接话道:“看来公主殿下所托非是良人!”

    凤轻翎更生气了,她这里是成了菜市场了,怎么一个个都随便进出,真当她不存在啊。

    她怒冲冲四方环顾道:“什么人鬼鬼祟祟的!”

    凤轻翎却没有看到任何人,但刚才那声音却就在耳边,绝对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们应该好好聊聊。”那声音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凤轻翎这次听的更清楚了,那声音的确在身边,近在咫尺。可她却没发现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晴空朗朗,艳阳高照。凤轻翎却感觉到了一丝阴森鬼气。

    她握住腰间宝剑剑柄,冷声道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脚下。”那声音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凤轻翎低头看下去,脚下的铺地青石板上只有嫣红落叶和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,她的影子扭曲着慢慢站起来,就像是一片纸被竖立起来一般。那薄薄黑影在微风中不住的抖动,那样子颇为好笑。

    凤轻翎却怎么都笑不出来,她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。不假思索拔剑连斩,瞬间连环七剑,在黑影上斩出几道长长剑痕。

    黑影在风中抖动的更加厉害,似乎随时都可能溃散,却偏偏不散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上来就动手,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。”

    黑影中剑后也不生气,还有心思调侃凤轻翎。

    凤轻翎也冷静下来,既然剑器无用,就无需急着动手了。她道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非人非鬼。”黑影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凤轻翎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黑影模糊成一团的脸蠕动了一下,似乎做了个笑容的样子。可那副样子却更让凤轻翎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退后了几步,突然冒出个这么诡异的东西,她要多傻才会相信对方。只是暂时奈何不了对方,高正阳又没在,只能先敷衍着:“哦,你能帮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殿下抓住命运,成为真正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黑影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,谢谢。”凤轻翎直接回绝了,这种大话小孩子都不会信,她更没兴趣和对方胡扯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可以帮你牢牢抓住高正阳的心。”

    黑影似乎露出了个奇异的诡笑:“这样有兴趣了吧?”

    凤轻翎摇头:“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又退后了几步,高声喝道:“来人,有刺客!”

    周围的侍卫听到凤轻翎的声音,都急忙冲了过来。公主要是出了事情,那可就坏了。尤其是隔壁还住着齐国的人,谁知道会出什么事情!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明白,为什么会把齐国皇子和轻翎公主都安排到国宾馆,这不是没事找事么。

    大群侍卫大呼小叫的冲了进来,花园里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黑影轻轻叹口气,身形慢慢虚化,最终化作一缕淡淡烟气消散无形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生死同心剑印,印在高正阳身上,他就能和你同生共死心灵相通,永远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黑影虽然消失了,凤轻翎手心里却多了一个奇异双剑交叉黑色印记。

    她看着掌心印记,露出沉思之色。不知为什么,她觉得黑影说的是真的。这让她颇为心动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她又隐隐有些不安。今天她所做的一切,似乎哪里都不对!

    在众多举剑侍卫注视下,凤轻翎叹气道:“总觉得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云国皇宫深处,敖玄轻笑:“痴情剑,欢爱剑,迷恋剑,相思剑,七欲剑印种在你身上,还想抵抗……高正阳,这次你还不死么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