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三十四 牵手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启禀殿下,幽王来访。”

    一个侍女恭恭敬敬的弯腰低头禀报着,她声音不高不低,吐字清晰,恭敬的姿态却很优雅曼妙。一看就是久经训练。

    青叶楼一战,轻翎公主的贴身女官被杀,总理外务的太监张公公也死了。几个贴身侍女也都被药物毒死。这个侍女虽是楚国人,和轻翎公主的关系却很生疏。做事也多了几分拘谨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也觉得不顺手,但身在异国,也没有太多的挑选余地。她不由的想起被杀的女官左薇和太监张公公,虽然对方是奸细,但做事贴心稳妥。要是有他们两个在,她什么事情都不用心烦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轻翎公主不由的看了眼一旁的高正阳。他瞑目端坐,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就如同一尊冷漠无情的雕像。

    张公公和左薇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。所有人都会觉得,高正阳是个冷漠无情的剑客。轻翎公主却很清楚,高正阳绝不像他外表那么简单。这个人,很复杂难测!

    两人朝夕相处这么多天,轻翎公主却始终看不透高正阳这个人,甚至猜不到他到底想要什么。

    每次午夜梦回,轻翎公主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青叶楼那一幕,高正阳修长的手指,顺着她脖颈曲线一直向下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有些微凉,却似乎蕴藏着炽烈火焰,手指划过处留下了一片颤栗和燥热。

    那记忆是如此深刻,仿佛烙印在了轻翎公主心底深处。她每一次想起,都是又惊怕又兴奋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还清晰记得,高正阳对她说了一段很奇怪的话。要么这是高正阳随口乱说,要么的确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她觉得高正阳不是那么无聊的人。就算调戏她,也不会说些乱七八糟的废话。但她揣摩许久,也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很想找高正阳问问,但又怕像上次那样被高正阳调戏。有时候她甚至希望高正阳能主动找她。

    这样,她才有机会询问答案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总觉得被蒙在鼓里,做什么都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但从那以后,高正阳就恢复了冷漠无情的样子。似乎发生的一切,都不过是她的幻觉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沉思的太久了,侍女迟迟没有得到答复,有些不安的抬头看了眼的轻翎公主,看她似乎在出神,不得已只能低声提醒道:“殿下,幽王在外面等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醒过神,淡然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幽王是她联姻的对象,按照民间的传统,结婚前两人本不应该见面。但幽王都来了,轻翎公主也想看看这位幽王到底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资料上记载幽王雅量高致,气度不凡,颇有皇者之风。但这终究只是文字记载,传到她手上的肯定都是溢美之词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侍女就引着一行人到了凉亭边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人碧眼黑脸,又高又瘦,看着就像一个竹竿挂上衣服。虽然衣饰华贵,却极其丑陋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看到那人样貌后,不禁神色微变。虽然对幽王没有什么期待,但对方这副鬼样子还是让她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云国皇帝她也见过,五官端正相貌堂堂,怎么生出这么一个儿子,还拿来联姻。就不能弄个好看点的来,至少也安排个有人样的!

    轻翎公主一阵气苦,无比委屈。要不是还有自制力真就哭出来了。她瞄了眼高正阳,突然发现这家伙竟然器宇轩昂,一派豪雄气概。却是远胜她见过的所有男子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后悔,早知如此,那会还不如答应高正阳,和他私奔好了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终究也就是想想,哪怕再重来十次,她依然要来云国,完成她的联姻使命。至于幽王什么样子,其实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“久闻殿下美貌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,不负楚国第一之称。”

    幽王走进凉亭后,大刺刺的对轻翎公主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王爷,当面对另外一国的公主品头论足,无疑是极其失礼。但轻翎公主是他未婚妻,到也勉强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心中却更是不悦,幽王长的丑就算了,说话还如此粗陋肤浅,完全不像是皇室出身。更像是乡下土财主的儿子!

    “幽王殿下远来,没能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幽王可以的无礼放肆,轻翎公主却不会失礼。她站起来优雅万福,言辞客气。

    “无妨,以后就是一家人,不用这么客套。”

    幽王大模大样在轻翎公主对面坐下,一副豪气大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闻言也慢慢坐下,淡然道:“幽王大驾至此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按照常理,没有什么大事,幽王就不应该过来见她。既然来了,就肯定是有事了。

    幽王大笑了两声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听闻你艳绝当世,忍耐不住就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了的眼一直端坐不动如同木塑的高正阳:“这位就是传说中双剑破千军的高正阳吧!”

    高正阳如若不闻,一声不吭,甚至眼睛都没睁。

    幽王堂堂天潢贵胄,何曾受过这种无礼对待,黑沉如炭的脸上就变色了。他本就容貌丑陋,横肉扭曲之际,更显得凶厉。

    跟在幽王身后的雷横见状低喝了声:“无礼,王爷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雷横声音不高,却运足了内力。声音尖锐如剑般直刺高正阳耳膜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是一动不动,似乎对外界失去了一切感应。

    雷横全力而发,却如石沉大海,又惊又怕,心道这人果然力量深沉难测。正想着要不要再试探的时候,轻翎公主却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她沉着脸对雷横道:“你是何人,在这里大呼小叫,好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雷横自然不怕轻翎公主,他可是堂堂禁卫统领,皇帝心腹。就是几位重要的皇子都对他极为尊重。区区一个联姻的外国公主,算的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从容一笑道:“殿下,您和王爷见面,其他人哪有资格坐着。何况,高正阳不过是个护卫。这样坐在这里太失礼了太没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当面说高正阳没规矩,无疑也是指责轻翎公主没教好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双眉一扬,训斥道:“主子们坐在这,哪里轮的到你说话了!”

    她出身高贵,又天生的气质不凡。这会板着脸训斥,当真有股不可违逆的堂皇气势。

    雷横也被轻翎公主气势所迫,心里虽怒,却没敢发作。这时候再说话反驳,就是不给幽王面子了。

    雷横不怕幽王,却不愿意平白得罪他。这种事情,还是让幽王说话的好。他求助的看了眼幽王。

    果然,幽王忍不住出头了,他道:“雷统领说的没错,殿下的这个护卫,在本王面前也端坐不动,太过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真君是世外高人,是本宫的剑术老师,坐在这里有什么不对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看不惯幽王等人做派,她心思灵动,随口就给高正阳编造了剑术老师的身份。尊师重道,这是全天下都认可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拿住这一点来说,高正阳就怎么都算不上失礼。

    幽王碧绿如鬼火般的目光闪耀,并不相信轻翎公主的话。剑术老师和护卫可是两回事。皇族要拜师,肯定会举行正规仪式。

    何况,轻翎公主是妙龄女子,怎么能拜一个正当盛年的男人当老师。就算轻翎公主愿意,楚国皇族也不能同意啊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很难说的清楚,幽王明知道轻翎公主只是托词,却没什么证据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道:“近来八方剑客云集国都,为了防止有人铤而走险,这里的还要加强防护才行。”

    不等轻翎公主拒绝,幽王又道:“本王这里有几位一流剑客,就留在你身边好了。”

    幽王对雷横使了个眼色,雷横心领神会,转头吩咐道:“云岩,你们几个过来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站在后面的云岩等几名剑客大步走到轻翎公主面前,整齐单膝跪地问礼道:“殿下万安。”

    云岩为首的这几名剑客,都是年轻英俊,挺拔帅气。尤其是云岩,剑眉星眸,猿臂蜂腰,穿着天蓝剑衣,站在那里真是玉树临风,潇洒不凡。

    幽王不用说了,像个恶鬼一般,看着就让人生厌。雷横虽然气度沉雄,却太过威严,年纪也大。高正阳则不够俊美,又过于冷漠阴沉,让人不喜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本想立即拒绝,但看到云岩后也微微一愣。只说俊美潇洒,还真没人能比的上云岩。更重要的是,云岩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犹豫起来,她从心里不太想拒绝了。

    雷横自得一笑,云岩剑法还算上多好,可这卖相太好了。天下间的女人,有几个是不看脸的!

    轻翎公主身份再高贵,骨子里也终究还是个女人。只有把云岩安插到她身边,用不了几天,就能把高正阳排挤出去。

    到时候,没有了轻翎公主这张护身牌,看高正阳还怎么嚣张?

    雷横只是有些可惜,云岩这次没能见到贞女剑。否则,云岩一定也能把贞女剑拉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年轻男子不能待在殿下身边。”

    正当幽王和雷横已经事情定了时候,高正阳突然睁开眼睛,开口反对道。

    幽王、雷横、云岩等人都满脸愕然,高正阳说的什么狗屁话,难道他不是年轻男子!

    轻翎公主也有些意外,但经过那一晚的遭遇后,她和高正阳就不再是简单的主客上下关系,而是变得极其复杂。

    有些像情人,也有些像师徒,还有些像主人和奴隶。简而言之,轻翎公主不敢也不能拒绝高正阳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说话后,她就默不作声了。这种默认的支持态度,也让幽王、雷横等人很受打击。

    幽王怒道:“你又算什么?宫闱之中,岂容你这样男子存身!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理会幽王的质问,他慢悠悠起身牵住轻翎公主的手,对一旁侍女道:“殿下要练剑了,送客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这么牵着轻翎公主的手,慢慢远去。

    幽王死死盯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,眼中绿火都喷出来了,满脸扭曲的咬牙骂道:“贱人!”

    他有无数女人,到也不在意轻翎公主一个。可轻翎这样当众和高正阳牵手离开,简直是当众宣告两人的奸情。

    一记大耳光,直接搧的幽王头晕脑胀。一向都是他抢别人老婆玩,没想到他也会遇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雷横等人也都是满脸怒色,他们看向幽王的目光也多了两分同情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幽王原本眼睛是绿的,这下就是头的绿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