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三十章 主角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些迷惑,也有些无措。她不知道高正阳是什么开玩笑?还是在求婚?抑或是一种威胁?

    她目光在血腥战场上环顾一周,最后落到高正阳脸上。

    远方明暗不定的火光照耀下,高正阳的脸上光影闪动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亲眼见识了高正阳千军劈易的绝世神威,轻翎公主深深明白这种力量有多可怕。对待高正阳的态度也变得异常慎重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话不管多荒谬无礼,她都必须谨慎回答。就算不能让高正阳满意,也绝对不能得罪他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沉吟了一会才慢慢道:“道长剑法无双,绝世英雄,我深深敬佩也深深仰慕……只是此生已经注定嫁入云国,无缘追随道长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他本来是随口调戏轻翎,对方偏要认真的解释,反倒激发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抚摸轻翎小脸蛋,深沉的道:“我可以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轻翎眼神一凝,整个人一下僵硬的呆在那一动不敢动,身体却又控制不住的在颤栗。高正阳居然想带着她私奔,这个念头让她异常恐惧。

    作为公主,享受锦衣玉食的同时,也要为国家做出奉献。轻翎早就有这种觉悟,明白她的婚姻和她无关,只能服从皇帝的安排。

    她在深宫长大,也接触不到男子,更没有想过要爱上哪个男人。对她而言,男人都是庸俗无聊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的父皇,从骨子里来说也不过是嗜权如命的庸俗男人。

    任何跪在皇权下的人,在她而言都是狗。今天以前,高正阳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个很勇猛却不太听话的恶犬而已。

    轻翎的高傲,可以说是与生俱来。她长了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抚摸。还是她的下属,一个护卫。

    她本能的想要叱喝,但面对高正阳深沉双眸,她又没有那个勇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轻翎才发现,高正阳并不是恶犬,而是一头不受限制的猛虎。

    她一方面为高正阳的无礼而愤怒,对方的无礼同样又打破了世俗种种规矩,打破了皇权的威严,让她觉得异常刺激。

    所有外在的东西似乎都褪去了,在这里只有生和死,男和女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气血激荡,娇嫩柔滑的脸颊很快就一片酡红,如醉酒一般。她眼神也多了几分迷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这是什么感觉,但毫无疑问,高正阳用这种霸道方式硬闯进她心里,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   高正阳慢慢抬起轻翎下巴,用拇指轻轻摩挲她的柔润红唇。也许是因为恐惧,轻翎的嘴唇有些微凉。漂亮的明眸中也透着几许慌乱。

    那副柔弱却偏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更能激发人的征服欲。

    “按照霸道总裁的路子,我应该撕破你的衣服,在这里强上了你。然后,你就会死心塌地的爱上我,此生永不背叛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脸邪魅笑意,手指也顺着轻翎优雅的脖子不断下滑,一直到她剑衣交领的领口。他力气不大,但领口也被向下拉开,连里面束胸内衣都被扯掉一些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真的怕了,她横臂挡住高正阳的手指,竭力冷静的低声道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直视着轻翎公主眼眸,轻翎公主也鼓足了勇气瞪着对方,她很清楚,这时候不能有任何软弱。而且,不知为什么,她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:宁死不辱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会,轻翎公主心里越来越虚,刚才鼓起的勇气慢慢都被高正阳幽深双眸吞噬。她几乎忍不住想说软话的时候,骨子里天生的傲气却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但她的变幻不定的眼神,却早就把她内心忐忑不安完全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轻翎公主现在就像个鸡蛋,只要轻轻敲开一层薄壳,就可以尽情享用了。他脸上那股笑意也愈发邪魅妖异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心中一沉,她明白自己被看穿了,不论对方想干什么,她都无力抵抗。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死相拼了。

    可在高正阳手下,只怕想死都很难。

    正当轻翎公主绝望之际,高正阳却放下手,看着深沉的远方淡然道:“被记忆禁锢本性的奴隶,执假为真。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听不懂高正阳的话,只觉得松了口气,悬着的心也落地了。整个人仿佛又活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里血腥气重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交代了一句,也不管轻翎公主怎么想,他当先向青叶楼走去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犹豫了一下,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才到青叶楼大门口,前院就呼啦啦冲过来了大批人马。

    当先那人一身黑甲,神色阴沉。看到轻翎公主安然无恙,他紧锁双眉一松,快步赶过来单膝跪地道:“属下冯金才救驾来迟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冯金才是玄水府总督,手握军政大权,当之无愧玄水府第一人。轻翎公主虽然身份高贵,可也管不到他头上。更无须大礼参拜。

    但这次事情出的太大了,居然有大批人马攻击公主凤架。真要出了事情,冯金才就是封疆大吏,也绝对扛不住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他听闻讯息,就急匆匆带着兵马赶过来。万幸的是轻翎公主安然无恙,虽然脾气很大,事情却好歹还有周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冷然道:“本宫累了,不希望再有任何打扰。”

    等轻翎公主上楼,冯金才拦住高正阳,客气的问道:“高道长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眼冯金才,没说话。

    冯金才被看的毛骨悚然,急忙把手拿开。高正阳一言不发,大步走进青叶楼。

    眼见高正阳如此嚣张无礼,冯金才的众多亲卫都脸露不忿,一起伸手握住刀柄。只等冯金才一声令下,就把高正阳拿下。

    冯金才犹豫了一下,慢慢摆手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才出了大事,再和高正阳纠缠不清,只会更加惹怒轻翎公主。这件事他还需要轻翎公主说好话,可不能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冯金才名字虽然粗鄙,却是从底层爬起来,其心机手腕都是第一等的,自然拎得清轻重。

    这口恶气,他必须咽下去。只是在心里给高正阳和玄天宗狠狠记了一笔账。只等有了机会,一定把这笔账收回来。

    冯金才发号施令,先派重兵保护青叶楼。然后又亲自带着人去检查战场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,战场上各种统计也完成了。

    这一战共死了一千一百多护卫军,敌人也留下了一千多具尸体。最可怕的是,其中有大概八百具尸体,都是死于剑下。

    桃林中还找到了风雷剑宗一群剑客尸体。共计十七人,每个人都是赫赫有名剑客。其中,随风剑徐明浩更是剑道宗师。

    冯金才看到统计,也吓了一跳。齐国这是疯了,直接撕破脸,带着大军冲进来府城大战。在玄水府能组织起千人大军,想想就让他后怕。

    而且,对方的计划很周密。要是让他们成功抓走轻翎公主,也不用干什么,压个十天半月再送回来,云国也不可能再要了。

    楚国的脸也都丢光了,那好意思再联姻。

    这手法粗暴简单,却特别狠毒。

    只差那么一点,对方就成功了。冯金才看过战场后,也很奇怪,对方怎么失败了?

    八百精锐战士已经冲破保护,杀到了青叶楼前。却被剑客所阻!

    问题是,哪来的那么多剑客能挡住八百精锐?

    冯金才是领兵的统帅,深知军队的厉害。就算有几百个剑客,面对训练有素的八百精锐战士,也未必能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何况,战场上并没有发现其他剑客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难道都是一个剑客所为?”

    冯金才觉得很不可思议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谋士分析道:“玄天宗剑客众多,这一次玄天宗也是精锐尽出。数十名顶级剑客合力,杀死数百战士到也并非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冯金才却突然想到高正阳那森冷无情眼眸,心里咯噔一下,虽然理智上觉得谋士说的对,却有种直觉,这一切都是高正阳做的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哪怕是冯金才下了封口令,也挡不住悠悠众口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轻翎公主凤驾遇袭的事情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楚国皇帝大怒,下旨痛斥了冯金才。并命令冯金才担任副使,亲自带兵把轻翎公主送到云国国都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凤架在玄水府停了半个月后,才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这一次保护轻翎公主的大军扩充到了三千人。冯金才亲自统领。

    车队一路平安穿过边境,进入了云国境内。

    云国上下对此也很重视,沿途一路重兵护送。还征集了一批高明剑客,组成护卫剑营,日夜守护在轻翎公主凤架周围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车队进入英都的时候,举城张灯结彩,大道两旁站满的欢迎的人群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透过薄纱看着外面千万百姓,也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她目光扫过众多护卫,最终落在一名年轻的白衣剑客身上。不知为什么,她觉得这人很眼熟,而且有种亲切感。

    “这人叫云岩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高正阳突然睁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神色不动,淡然道:“他是谁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按照故事来说,这个云岩应该是主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轻翎公主一脸茫然,完全不懂高正阳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一,他是无名小卒。二,他还长一副英俊小受样子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扳着手指道:“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、他的女人要被我睡了。他不是主角谁是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高正阳禁不住开心哈哈大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