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二十九章 风俗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背负双剑的高正阳,迎着火光大步向前方走去。他姿态从容,但很自然就显露出无所畏惧的强大斗志。

    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大汉,眼看着高正阳一个人向他们走过来,都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剑客再强,也是血肉之躯。军队战斗讲的配合,十几个普通士兵从四面八方一起攻击,根本没有剑客施展剑技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且军队士兵数量众多,又身披盔甲,对上无甲的剑客有着巨大优势。哪怕是剑道宗师,遇到数百人的成建制军队,也要退避绕行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都没穿统一服色的军装,却都穿着盔甲,弓、盾、枪诸般武器俱全。任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绝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军队。和普通的马匪、山贼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负责指挥这次突袭的田弘毅,也非常的意外。他本以为会遇到风雷剑宗的徐明浩等人。没想到,迎接他的却是一个陌生剑客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样子,应该就是情报中反复提及的玄天宗第一剑客高正阳。

    田弘毅有些不解,徐明浩等人都去哪了?按照计划,双方里应外合,把轻翎公主劫掠走。

    但他们杀进来了,徐明浩等人却没了动静。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见势不妙,逃走了?

    田弘毅不觉得徐明浩敢这样做!风雷剑宗固然名震天下,其根基却在齐国。惹怒了皇帝,一声令下,就能把风雷剑宗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一个宗门,若不能为朝廷所用,就没有任何价值!

    徐明浩又老练圆滑,就算事情没做成,也必然要给他个交代。不可能一声不吭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看着高正阳负剑而行的沉毅身姿,田弘毅心里不由冒出一个惊人的想法:也许,徐明浩他们都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情况而言,这无疑是最合理的解释!

    田弘毅也是果决之士,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迟疑。他沉声喝道:“弓箭手准备,射杀此人。”

    二十几名弓箭手大步上前,一字排开,同时张弓瞄准那背负双剑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人喝道:“射!”

    众多弓箭手都是精锐,虽说不上百步穿杨,但距离不过几十步,却绝对不会射偏。而且,众人也有合力射杀剑客的经验。两侧的弓箭手会刻意射偏一些,封死两侧方向。

    还有几名神射手,引弓不发,等着补射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真正的强弓,数十步内可透重甲。弓弦才松开,三棱长箭就已经到了高正阳身前。

    高正阳双剑同时出鞘连斩九剑,把激射而至的长箭尽数斩飞后,突然发力向前冲过去。

    强大内力支撑,让高正阳瞬间化作一道虚影,快如疾风。

    几名引弓的神箭手急忙开弓射箭,高正阳身法再快,也快不过箭。

    但他手中双剑,却比箭更快几分。雪色剑光在幽暗中连续闪耀,几只精准瞄准高正阳要害的长箭就被斩飞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长箭破空的尖啸才在空中荡漾传开。

    眼见高正阳剑法如此精准迅疾,众多弓箭手也都色变。不等任何人吩咐,他们都连续开弓射箭,试图把高正阳射杀在外面。

    但第二波箭才射出去,高正阳就已经突进到了战阵前方。

    早就准备好的刀盾手举着圆盾,一起冲上去,把弓箭手当做后面。

    一旦拉近距离,弓箭手就再没有多少威胁。一个合格的弓箭手极其难以培养,除非万不得已,否则弓箭手不会参与近战。

    刀盾手举着的都是十几斤的藤盾。浸油的特殊藤条柔韧之极,刀剑难破。外面又裹着一层铁皮以防火箭。虽然不重,却能挡住强弩硬弓。

    圆盾以举,就能挡住大半身体。剑客被围在里面,剑技再如何变化,只要稍微挪下盾就足以保护好自己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还有长枪手,拿枪从缝隙乱捅。任凭剑客有通天的剑法,被大军围住也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所以,剑客只能在武林争锋。没有任何一家宗门,能和朝廷大军对抗。

    一面面圆盾连在一起,就像一面墙般推进过来。有股让人窒息的坚固厚重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剑客来说,这都是噩梦一般的敌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毫不在意,一剑横斩,厚韧坚实的圆盾就连着那人手臂一起断裂,那人还来不及发出惨叫,高正阳左手剑一撩,剑刃就切断了那人脖颈。也把他惨叫完全封住。

    踉跄退后到底的大汉,也让盾阵出现一个明显空隙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闪身,就从空隙切进去。不等后的刀盾兵出手,他已经举起双剑冲进去。

    盾牌也好,重甲也好,兵器也好,在无坚不摧的天刑剑下就如同纸糊的一般。剑锋过处,无物不断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剑法也异常简洁,就是斩、斩、斩!

    他每出一剑,敌人盾必破,器必断,人必死。

    高正阳推进的不是很快,却一步不停,在汹涌人潮中逆势而行。所过之处,留下满地的血腥和残破武器。

    一人双剑,眼看着就要把数百精锐甲士组成的战阵杀穿了。

    田弘毅在后方也是满脸骇然,剑客他见多了,却从没见过这等凶猛强悍的强者。

    而且高正阳目标很明确,就是直奔他而来。他急忙高声大叫道:“敢退后一步者,斩。杀死此人赏金百两,官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田弘毅已经没心思掩饰他们来历。再不杀死高正阳,只怕他就要死在这了。

    众多士兵被高正阳杀的有些胆寒,田弘毅的一句话,却激发了众人斗志。左右是个死,还不如一拼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发疯了一般红着眼睛,向高正阳冲过去,嘴里大声呼喝,发出震天杀声。

    突袭的一方,立即气势大盛。

    高正阳丝毫不为所动,双剑连环斩击,如大海波浪,一波连着一波。其变化虽简单,剑势却汹涌连绵,后力绵长无尽。

    迎着疾刺过来的七八柄长枪,高正阳一剑横斩,就有三根长枪无声断裂。他侧身贴着无头枪杆顺进去,剑锋一转,那人的人头就带着一脸惊恐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剑锋过处,一切都平滑顺畅,没有任何阻碍。那种痛快的斩切快感,可比快刀砍瓜更爽快。

    高正阳斩杀那人后,很从容的呼了一口气,调整身体筋肉和内力。然后一步前进丈许,双剑左右一分,密集人墙就被剑锋撕裂出两道血色裂痕。

    中剑没死的士兵,发出惨烈之极的嚎叫。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挺刺出一柄长枪,直刺高正阳的咽喉。这一枪中正平直,没有任何花俏,却准狠快。

    眼看着高正阳要突破重围,跟随田弘毅的高手终于出手了。这人在枪法上的造诣极其精深,内力也浑厚老辣。

    一枪刺出来,声未响,刃以至。可以说,练枪强者一辈子的修为,尽数都凝缩在一枪中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觉得咽喉处一冷,枪刃那股杀气已经先一步刺透皮肉。

    “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,这人虽然不及徐明浩的剑气外放,却也差不了太多。尤其是这种军中枪法,在战阵中更把威力完全施展出来。以他之能,也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对方用的是纯钢长枪,枪身足有个核桃粗细。高正阳手中天刑剑虽快,也很难一剑斩断。何况,对方又是第一等高手,也不会给他从容发力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在没人的时候,高正阳到有兴趣见识见识对方枪法。但在战阵中一旦被缠住,那就太危险了。必须尽快解决对方。

    高正阳运转内力,把筋骨皮肉之力尽数催发,内外合一,一剑猛斩在对方长枪上。

    天刑剑也有三十多斤,在高正阳全力催发下,瞬间爆发的力量也极其恐怖。

    剑枪交击,电光火花四射,发出低沉却有力的金属碰击声。

    对方蕴藏千钧之力的长枪,就被高正阳硬生生崩飞。用枪的高手只觉如被雷击,双手酥麻完全失去感觉,体内气血沸腾乱滚,全身都软的用不出力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不妙,急忙运功调整,两道雪色剑光却一下涌入他的双眸。

    用枪高手大骇,可全身软的如同面条,哪里能避得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双剑交错一绞,就把用枪高手绞成两段。他整个人就从那用枪高手身体中间冲过去。

    迎接高正阳是一片密集如雨的弩箭。高正阳来不及躲避,双剑连斩,雪色剑光在夜空中如同一面光幕,把攒射而至的弩箭尽数斩断。

    弩箭破空声很快停下,站在原地的高正阳毫发未损,只是呼吸多了两分急促。

    斩杀强敌,又遇到弩箭伏击,他也是用出了全力。

    虽然看到发号施令的田弘毅,却要先调整自身呼吸。

    田弘毅觉得高正阳应该到了极限,他眼中露出狠厉之色,拔剑一指高正阳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说着,当先向前冲过去。田弘毅身边的亲卫自然不能让主人冲在前面,他们一起拔刀,数十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森冷的刀光,近乎绝望的凶厉呐喊,让这群冲锋的亲卫显得异常凶狠。

    高正阳轻吐了口气,举剑相迎。

    锋锐无匹的雪色剑光,渐渐压住了所有的呐喊、反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高正阳收剑而立,在他面前的田弘毅嘴巴张了下,最终没能吐出任何声音,人就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远方火光照耀过来,战场上到处都是残尸断刃,只有高正阳一人握剑而立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慢慢走到高正阳身边,目光扫过血腥战场,娇美玉容上神色复杂。似乎是惊叹又似乎是倾佩,又似乎有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一人双剑,尽斩千军。如果以前有人这么说,轻翎公主一定会觉得荒谬绝伦。今天却亲眼见识了双剑破军的神威。

    这才明白,世上原来真有这般绝世无双的剑客!

    她沉默了下深深鞠躬施礼道:“今夜多亏道长大展神威,轻翎才能保全此身。道长大恩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轻翎公主道:“按照风俗,武士舍命救了公主,公主都会以身相许。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风俗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