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二十七章 剑道宗师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楚国,玄水州正源府。

    公主车驾经过二十几天跋涉,到了和云国交接玄水州府。下一步就要离开国境,车队在正源府休息三天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驾临,州府官员都小心翼翼,拿出十二分精神接驾。为了让公主休息好,特意征用了本地第一豪宅的青家大院。

    大院分前后两部分,前面是五进正宅,后面则个占地巨大的后花园。轻翎公主被安排在后花园的青叶楼。

    高不过三层的木楼,布置的清新雅致,周围树木花草环绕,更见清幽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打量一圈,对青叶楼的环境颇为满意,她对跟在身后的高正阳道:“这些天高道长日夜保护本宫,辛苦了。这座院子外有重兵把守,高道长也可以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转又对女官左薇道:“去给高道长安排清静的精舍,道长喜欢安静,不要让人打扰的到他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高正阳一直跟在身边,轻翎公主觉得各种不方便,但为了安全也只能忍了。今天终于有机会把这家伙请走,只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左薇急忙应道:“是,殿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地处闹市,环境复杂,这里才最危险。我身负重任,岂能远离殿下。”

    左薇有些不悦的道:“外面有重重保护,道长也无需太过小心。殿下既然安排了,您就好好休息吧。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若是遇刺,你能担待的起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反问道。

    左薇正想说话,被高正阳森然幽深眼神一扫,不知怎么的,脑子就是一片空白,再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本来也有些不悦,但被高正阳气势所迫,也是一阵心虚。再没勇气拒绝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殿下早些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耐再多说,转身大步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他真是太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等高正阳离开,左薇忍不住抱怨道:“他只是名随从,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!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左薇和张公公一直轻翎公主耳边说高正阳的坏话。他们都很注意分寸,但坏话积累多了,肯定会改变轻翎公主对高正阳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却突然笑起来:“真是个有趣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左薇满脸愕然,她完全不明白轻翎公主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淡然道:“此人虽然桀骜,也是忠于职守。又何必和他为难,随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窗前,十月的花园,花草衰败,树叶泛黄,秋意萧瑟。她禁不住叹口气,和她必须当做和亲工具的命运相比,高正阳小小的桀骜又算什么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时候也会很生气,有时候会很沮丧,但终究还是理智压倒一切。高正阳,无疑是皇帝确保和亲顺利又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和高正阳较劲,没有什么意义。只会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左薇猜不到轻翎公主的想法,又不敢表现的太过积极,只能喏喏应是,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左薇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张公公。两人眼神一对,一起悄然进了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外面传来消息,今天三更动手。”张公公凑到左薇耳边,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左薇有些惊讶的道:“在州府动手?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公公冷然道:“这就和我们没关系了。到时候你负责指引方位,别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高正阳怎么办?”左薇担心的道。和高正阳接触的时间越长,她就越怕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张公公慎重的道:“到时候我会先一步引走他。上面已经专门安排了人。”

    左薇点头,有人对付高正阳就好。她又和张公公商量了一些细节后,才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重重乌云遮盖下,天地显得愈发幽暗。

    高正阳坐在阳台上,闭着眼睛,安心修炼吐纳。心神宁静的状态下,听觉等其他感觉反而愈发敏锐。

    隔壁的轻翎公主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时幽幽低叹。通过衣衫摩擦和呼吸声,高正阳甚至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轻翎公主现在的表情身姿。

    “这个少女,也不像看上去那么坚强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脑子本能的转过这个念头,却动摇不了他冷锐如剑的心神。

    幽深夜色中,前院的灯光隐隐透过来一丝光亮,还有丝竹乐声、喧闹人声等等混杂动声音。

    前院应该是在招待内阁张大学士,也是这次联姻的正使。高正阳对于张大学士没什么印象,双方也无需打交道。他只是隐隐闻到了夜空中弥漫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身经百战的剑客直觉,也是他通明剑心对于外界的微妙感应。

    一个脚步声闯入高正阳的感应范围,并在他的门口停下。然后,门被轻轻扣响。

    “高道长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声音压的很低,却掩盖不住尖细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高正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张大学士有请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刻意恭敬的声音,在幽暗房间中显得有些阴森飘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沉吟一下,无声起身走过去拉开门,对张公公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很意外,高正阳一向不会远离轻翎公主。他为了骗走高正阳,还准备了许多说辞。没想到高正阳就这么轻易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他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惊讶,对高正阳伸手示意了一下,然后弓着腰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张公公是习惯的走路无声,让他惊异的是,身材高大轩昂的高正阳,脚下居然也没有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他甚至以为高正阳没动,还回头确认了一下,才发现高正阳就如同鬼影般跟在身后三尺处。

    张公公心里一冷,再不敢多看。他手里提着灯笼,引着高正阳一直向前院走过去。

    青家大院真的很大,尤其是后花园,占地十余亩,还有一大片桃花林。

    十月的时候,桃花早就败了,到是桃子已经的成熟了。这里栽种的是很珍贵的品种,桃子都个头极大颜色鲜亮。

    幽暗夜色中,到处都是果香弥漫。

    张公公提着灯笼在前面缓缓而行,才进入桃林,高正阳在张公公身后喝道:“停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低沉冰冷,有种不容违背的强势。张公公心里本就有鬼,闻言吓了一跳,手里的灯笼差点扔出去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:“高道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闻到没有,空中有种特别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冰冷淡漠的声音在张公公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张公公急忙道:“这是东海传过来的异种灵桃,据说有多种妙用,颇为罕见。果香气也异常浓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果香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是血腥气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愕然,他强笑了一下道:“高道长,张大学士在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浓郁的血腥气,你没闻到?”高正阳的话语里带着几分讥讽:“放心,你很快就闻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正要说话,却觉得心口一阵剧痛,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他低头看了眼,发现一截雪亮剑刃自他心口直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公公这才猛然醒悟,原来他心口被人刺了一剑,他这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对于死亡的恐怖,让他几乎忘记了心口的剧痛。

    “闻到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公公耳畔传来高正阳幽冷声音,他不由的抽动下鼻子,果然,一股血腥气直透鼻端。他突然觉得一切都很荒谬,所有的谋划都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“我有预感,这个夜晚会被流很多的血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又说了一句,人才无声无息贴着一颗桃树没入黑暗。

    天色本就幽暗,桃林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张公公手里的灯笼,也成为桃林中唯一的光芒。

    藏在桃林深处的风雷剑宗一众剑客,都死死盯着那个灯笼。这一次他们肩负重任,一定要先解决高正阳,再把轻翎公主抓到手。

    但那灯笼突然不动了,让众多剑客都生出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作为天下四大剑宗之一,风雷剑宗的剑客名震天下。哪怕是普通的弟子,在外游历也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这一次为了伏击轻翎公主,全宗上下也是精锐尽出。能站在这里的人,都是身经百战的剑客。

    负责主持行动的随风剑徐明浩,更是威震天下的剑道宗师。

    天下用剑者何止亿万,上到八十老翁,下到三岁幼子,都能舞两下剑。但各国对于剑者却有统一的划分标准。

    剑士,在考核中能做到十中选一,才有资格被称为剑士。得到国家的认可,颁发铜牌,拥有佩剑的资格。

    剑客,以剑为主,以剑为生。一百名剑士中,也未必能选出一名剑客。

    剑道宗师,则是万千剑客中公认强者,有着赫赫战绩,对剑道有着极高的贡献,才有资格称之为宗师。

    徐明浩十一岁成名,十七岁已经游历八方,剑斩群魔。二十七岁的时候,就成为风雷剑宗第一剑客。三十七岁在三国论剑中力败群雄,夺得第一。

    今年他不过四十七岁,却已经是天下公认的剑道宗师。

    随风剑徐明浩亲自出手,也代表着风雷剑宗对此次行动的重视。

    徐明浩也不是迂腐拘泥的人,他做事就像他手中剑,随风而变,斩人无痕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只要能达到目的,手段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堂堂宗师埋伏一个小小剑客,固然有失身份。但只要能顺利完成任务就值得。

    至于外人,他们只能看到胜利的辉煌,谁会在意这里面有多少曲折黑暗。

    “对方发现了,发信号,动手。”

    徐明浩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灯笼,知道不可能再无声无息的解决对方了。他冷静的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一只穿云而起火箭,在数十丈高空轰然爆成一团炽烈光焰。

    光焰照亮下的桃林,徐明浩按剑而行,所过之处,周围桃树枝叶无声掉落。

    霜刃未拔,剑气已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