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二十六章 剑不轻出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楚国国都融城,皇宫。

    楚国崇拜火,以凤凰为镇国神禽,皇宫以赤黄两色为主。

    高正阳跟着师兄正丰,在宏伟皇宫中走了许久,才到了五德楼。

    楼高五层,最上层是开阔天台,居高临下,东有松竹,南有碧湖,西有百花。

    黄昏之际,夕阳正红,赤霞正艳。清爽晚风迎面而来,白天喧嚣燥热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一个少女站在栏杆前眺望晚霞,她一身华美赤红宫装,站在那里却比晚霞更媚更艳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向不近女色,越的漂亮美艳的女人,他就越小心。对于他来说,人不分男女老幼,只分强弱。

    但这个少女不一样,高正阳在她明眸中看到了迷茫和困惑,一如他现在的状态。这让他颇有共鸣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站在少女身边的女官和一位公公,都觉得高正阳有些失礼,看向高正阳的目光都多几分严厉,甚至带着几分斥责和警告意味。

    但在这里,轻翎公主不说话,他们两个是不好开口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漠然的扫过那女官和公公,心里简单下了个评价:弱小但心思阴毒,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正丰真君注意到气氛有点紧张,脸上却不动声色,微笑着一摆拂尘稽首道:“贫道正丰,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慢慢转过身,淡然道:“真君是父皇信任的有道之士,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正丰真君和皇帝关系亲厚,又是玄天宗主,说起来也是一代宗师,身份极其超然。轻翎公主身份虽然重要,他也无需太过恭敬。

    当下笑道:“殿下,这位是贫道师弟高正阳,他负责保护您此行安全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好奇的打量了下高正阳,见他神色漠然眼神幽冷,站在不言不动犹如泥塑木偶,如同死物一般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我听闻玄天七剑名闻天下,却没听过高道长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正丰真君忙解释道:“正阳是秘剑堂首座,负责维持宗门法规,并不在外闯荡,所以没有名声。但他剑法是玄天第一,无人可及!”

    正丰真君知道,高正阳武功虽强却没有名声。这是他的弱点。因为只说名字,没办法压服别人。为了避免轻翎公主误会,他肯定要好好解释。

    “玄天第一?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些怀疑的道:“那比真君还要厉害么?”

    “正阳剑法酷烈狠绝,比剑争锋贫道是远远不及。天下虽大,想来也没有几人能和正阳在剑法上一较高低!”

    为了捧高正阳,正丰真君也不惜用自己名声去托。他以金丹之道名震天下,剑法自认不如倒也无损他的宗师之名。

    正丰真君的话激起了轻翎公主浓厚兴趣,她道:“这样说来,高道长是天下第一剑客了?”

    正丰有点尴尬,天下剑客何其多,谁能当得起天下第一这个名号。高正阳虽强,要说天下第一也很勉强。

    何况,他要是承认了这话,等过后传出去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天下用剑的高手,只怕会排着队来玄天宗挑战。从此,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正丰真君正色解释道:“剑法到了绝顶境界,相差也许只在毫厘之间。剑法路子也有生克之变。不能说谁一定比谁强……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想了下道:“皇宫中也有高手,高道长剑法如此了得,何不演示一番。”

    正丰真君脸色微变,他有些后悔把话说的太大了。换做是皇帝,也就一笑而过,不会太当真。轻翎公主却是少女心性,非想要试试高正阳的剑法。

    换做玄天宗的其他剑客,自然巴不得在轻翎公主面前展示剑法,扬名天下。就算是正丰真君自己,如果实在需要,他也可以挽袖子下场比划比划。

    唯有高正阳不行。他从不跟人比剑。准确说,他只会战斗,不会切磋。和他比剑,要么死要么重伤。再没有第三种结局。

    正丰真君有些为难的道:“正阳是一名真正的剑客,而且剑法凶残酷烈,剑出必要见血。皇宫重地,更不适合比剑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有些不高兴,正丰真君硬要安排一个人过来保护他,却连展示一下武功都不愿意。这也未免太狂傲了!

    轻翎公主也相信,正丰真君安排的高正阳肯定是高手。但她堂堂皇族贵胄,更看重的不是能力,而是态度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有能力的人多了。要想进入皇家,更需要是忠诚和卑微。而不是自以为是的剑客傲骨。

    剑客再强,能破城灭国么?个人的武力再强大,也终究有着极限。所谓五步之内,人可敌国。那也要你有机会走到五步之内再说!

    轻翎公主虽然不满意,却不能不给正丰真君面子。

    这位真君雄心勃勃,和他父皇气味相投,有着极大的影响力。何况,正丰真君也是一片好意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意兴索然的道:“本宫也倦了,真君和高道长也回去休息,明天再来汇合不迟。”

    正丰真君也稽首施礼后,在侍卫带领下离开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站在天台上,还能看到正丰真君和高正阳远去的身影,她想到高正阳木然冷漠的样子,到禁不住笑起来,自语道:“这人一副冷酷剑客的样子,到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女官左薇低声道:“这人桀骜,锋芒太锐,又不识礼数,还需要调、教才行。”

    太监张公公也尖着嗓子道:“殿下,虽说用人之际,但此辈江湖剑豪,却要拿捏分寸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。但注意分寸,不要折了正丰真君的面子,也不要折了他的锐气。”

    轻翎公主点点头,身边这两位嘴碎了些,对她还算忠心,又服侍她多年,必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高正阳的事情终究只是小事。真正让她难过的是,突然被送出去嫁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联姻,很可能打破三国鼎立之势。不就是楚国和云国,也不知有多少人强烈反对此事。

    她这一去,不知要面对多少明枪暗箭。只是想想,她就觉得心乱。

    更让轻翎公主的迷惑的是,为什么她突然对周围一切都生出一种疏离,似乎所有人和事,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轻翎公主只觉心烦气躁,对于一切都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太监张公公和左薇都看出公主情绪不对,两人很自觉告退。

    到了下一层,两人目光对了一下,眼神中都露出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突然冒出个高正阳,会不会打乱计划?”

    左薇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公公摇头道:“此人桀骜,公主对他并不看重。”

    想了下又道:“但事情有变,我要出宫去通知一声。也好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左薇点点头,高正阳虽默默无闻,但毕竟是玄天宗主的师弟,来头极大,还是要给予重视。

    张公公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做完这件事我们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左薇点点头,转又长长叹气:“在楚国待了三十年,都记不起故乡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也叹气道:“此次事成,我们就能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两人眼中却都露出几分犹豫。在楚国皇宫中待的太久了,他们奋斗的大半生的权势富贵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离开楚国,回到故国又得从头开始。可他们的身家性命都在上面人手里攥着,真要不听话,对方只要一张纸条递过来,就能让他们满门尽灭。

    这一夜间,玄天宗高正阳到来的消息就悄然传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此并不知情,他按照往日习惯,第二天一早就早起练了一个时辰剑,又采纳东来紫气淬炼内力三十六大周天,这才洗漱换装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收拾行装,佩戴好各种装备,安心等待。直到快接近中午,正丰真君才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几名弟子,策马疾驰,在南门外和轻翎公主送亲队伍会合。

    送亲队伍的规格很高,配了一千步兵,五百骑兵。车夫杂役数百。

    数百辆大车组成的车队,在士兵簇拥下在长迤逦而行,在长路上扬起道道尘烟。

    车队走的很慢,出城不过十余里,就停下驻营。

    公主的凤撵,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。最中心的区域,都是宫女太监。没有外人可以接近。

    在这片区域中,高正阳是唯一的真正男人。他所居住的帐篷,就挨着轻翎公主大帐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坐在帐篷入口处,看着宫女们穿梭进出大帐。必须要说,宫女们长的都是相貌端庄,各个都称得上美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服侍人,那姿态也婀娜优雅,极为养眼。但被高正阳这么看着,有几个年纪小的宫女就明显羞涩了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知怎么的,就忍不住想吹口哨。但他抑制住了这个莫名的冲动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有宫女给高正阳端过来四菜一汤,都是大厨烹制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高正阳只是闻闻,就知道这菜味道很好。但他却没有动筷子。

    直到菜完全凉了,他也没吃一口。

    张公公得到回报,过来一看,以为高正阳有什么意见。他自然不会公开得罪高正阳,笑着问道:“高道长是不习惯这种口味吧。这样,高道长喜欢吃什么可以和杂家说,只要不是太偏的口味,都可以吩咐厨房去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不用了,江湖险恶,我从不吃外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张公公愕然,他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,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道:“那高道长吃什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有辟谷丹可以充饥,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公公匆匆离去,心里对高正阳更提高了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心道:“这种坚忍的家伙,真的很可怕!必须要通知外面,尽快铲除掉此人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