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二十章 都是套路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凤轻翎眉眼如画,身上的鳞甲精致性感,肩、胸、腿等多处都露出雪嫩肌肤,裙甲上还挂着几根飘舞的金红尾翎,头戴金色飞凤冠。看上去端庄又高贵,好像是参加盛宴的公主。

    刚才的激战让她鬓发有些散乱,额头上也浮起一层细汗,姿态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发现高正阳后,凤轻翎更是一脸的警惕,刚才那副居高临下的傲然和高贵都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挺喜欢凤轻翎现在的狼狈样子,很真实,也很有活力。

    凤轻翎被看的有些发虚,脸色不禁沉下来:“你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热情的道:“我就是想帮忙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凤轻翎说话,高正阳又摆手道:“都是朋友,帮忙的是应该的。你也不用谢,没必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有些无奈,这男人脸皮还真有点厚。云岩似乎都远远不及。但对方高深莫测,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举动,她也不好翻脸。

    她淡然道:“多谢阁下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爽朗的道:“都说了不用谢,太见外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翎可不想和高正阳有什么瓜葛,对方自来熟的黏过来,更让她厌恶。她道:“我要去和同伴会合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剑宫法则禁制很厉害,凤小姐能联系到同伴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满脸诚恳的道:“这里又妖兽横行,危机四伏。还是结伴同行,我才能照应你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双眉微蹙:“谢谢,我真的不需要别人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怕我居心不良吧?”高正阳有些不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是不放心高正阳,却不可能当面直说。她推脱道:“我只是不喜欢和别人同行。尤其不怎么熟悉的人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老气横秋的教训道:“你到底是年纪小,没有冒险的经验。在这种危险的地方,一定要有人互相照应才行。不能太自信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无语,她年纪再小也活了几千年,高正阳的寿命连她的零头都不到,还好意思大刺刺教训她。

    她不想和高正阳纠缠,果断而强硬道:“抱歉,我不想和你结伴。请不要再靠近我,以免生出误会。”

    面对凤轻翎冷硬而坚决的拒绝,高正阳反而笑起来:“凤小姐,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也不想和高正阳结仇,脸色稍缓道:“也许是我太紧张了,也请阁下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怪。”高正阳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凤轻翎琢磨不透高正阳,也不想再和他勾心斗角浪费时间。她对高正阳摆摆手道:“那我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催发灵凰飞翎甲,人轻飘飘飞天而起。几根长长的尾翎拖在后面,冒出点点金红焰光,在空中生灭不定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得不承认,凤轻翎的确挺漂亮,这身盔甲应该是十一阶的神器,的确有傲气的资本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高正阳越有兴趣。他一拂披风,不紧不慢的跟在凤轻翎后面。

    凤轻翎飞出了几十里,高正阳还跟在后面,她也有些头疼。她知道高正阳脸皮厚,又口才了得,说什么只怕也没用。

    她索性全力催发灵凰飞翎甲,瞬间就飞遁远去,只留下两道长长的金红焰光飘带,在虚空迤逦飘扬。

    凤轻翎强顶着虚空剑意的禁制,一口气疾飞出数百里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明月剑意化作的月光,如同重重叠叠的轻纱,飞的越快,承受的压力就越大。凤轻翎飞了这么远,也快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为了摆脱高正阳的纠缠,凤轻翎也是拼了。极速飞行可比和两只妖兽战斗更累。

    不过,能把高正阳甩开也值了。

    凤轻翎刚松了口气,突然心生警兆,回头看过去,发现高正阳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身后不远处。

    明亮如银的月光下,高正阳的暗金盔甲闪着幽深的金辉,堂皇而深邃,华美而冷酷。长长的血神旗在他身后猎猎飞扬,就如血染的战旗。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自然,那样子似乎在路上偶遇了熟人,平和中又带着几分近亲。

    可凤轻翎却浑身发冷,心一直向下沉。青鸾强调过高正阳的可怕,但她也就是听听。亲身体会到对方深不可测的力量,她真的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何况,这里空旷无人。高正阳真想干什么,凤轻翎可没信心能从他手里逃走。她越想越惊,越想越怕,眼神也愈发警惕冷厉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似乎有些不解,说道:“再有几百里就能离开这片竹林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正要说话,高正阳突然喝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四道绿色身影,从竹林中飞天而起。四人手里长剑,从四面齐斩凤轻翎。

    碧色如水的长剑,剑势狠厉迅疾。看似粗糙一斩,却封死了凤轻翎所有的方位。

    圆月之下,剑气纵横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高正阳喊,凤轻翎也感应到了危险。她心中暗恨,要不是被高正阳分了神,怎么会被四个剑客围住。

    这会再想退避也晚了,无奈之下,屈指结印,一片赤色火光瞬间大盛,把凤轻翎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四柄碧色长剑交错斩过火焰,却没能伤到化实为虚的凤轻翎。剑锋上反而沾染上了纯阳真火。

    碧色长剑迅速弯曲熔化,转眼之间就化作一团烈焰。

    几个剑客也吓了一跳,都急忙扔掉了手中长剑。但他们手一张,碧光闪耀中又多了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凤轻翎才看清几个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几个剑客身体都用一节节竹节串成的,包括脑袋也是一阶竹节。眼睛是两个黑洞,嘴巴上划了一条圆弧。站在空中,就像是小孩子随便做的人偶,粗糙而简单。

    但几个竹偶剑客的修为却都是九阶,手中长剑是剑气所化,剑锋足有丈许长。修长的剑锋,显得无比锋锐。

    四个看起呆滞粗陋的竹偶剑客,剑势却个个森严周密。

    火焰慢慢消散,露出其中的凤轻翎。她手不知何时也多了一对金红双剑,正是她本命神剑:纯阳剑。

    凤轻翎从小就在剑法上展现出绝世天赋,最终凭借剑法上的领悟,成就剑圣。

    之前她只是习惯掩饰自身实力,都用法术应敌。

    被四个强大剑客一围,再想隐藏实力就危险了。还有高正阳在一旁,凤轻翎只能拿出自己最强绝学。

    双剑在手的凤轻翎,气势也为之一变。双眉间剑意凌云,眼中也再没有任何畏惧迟疑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啧啧称叹,转又用力鼓掌:“加油,凤小姐,我看好你!”

    凤轻翎双剑在手,剑心通明,根本不理会高正阳。她低叱一声,双剑直刺正前方的剑客。

    对方长剑平刺,剑锋就先刺到凤轻翎胸前。另三个剑客也同时出剑,或刺后脑,或斩小腿,或刺肋下,四人出剑宛如一人,剑阵配合的无比默契。

    凤轻翎并没有硬抗,左剑一格,人就贴着疾刺胸口长剑冲过去。她瞬间加速,格的又异常精妙。一个闪身,人就到了那剑客面前,右剑斜斩,就把竹节串联身体切开。

    一剑得手,凤轻翎又横着挪移,到了另一位剑客身边。

    她双剑连斩,纵横往来,轻若飞羽,灵如流光。翩然飞舞之际,已经把其他三名剑客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被斩杀的四名剑客,身躯在化作乌黑焦炭破漫天挥洒,尸骨全无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剑鸣,凤轻翎双剑插到背后剑鞘中。在危机四伏的明月剑宫,她更喜欢背着本命双剑。

    凤轻翎冷冷盯着高正阳道:“你追着我还不算,看到我有危险也不帮忙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帮忙。可你都说了不用照应,又不要我靠近免得误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叹着气,那意思我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凤轻翎被气的要死,又不好发作。只能强忍怒气质问道:“你这么听话,为什么还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无辜,指着前方高耸入云的宫殿道:“我不是跟着你,我也要去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下又道:“你要怕和我同路,就去别的方向好了。包准再遇不到我!”

    凤轻翎当然不可能换方向,太极剑宫的秘藏不可能藏在竹林里。只有宫殿里才有可能找到秘籍、剑器、异宝。

    她皱眉道:“那你先走吧,我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:“也好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下又道:“我还是要奉劝一句,你最好跟我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很坚决的摇头: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别管我没提醒你。那些绿竹子剑客正在向这面聚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满脸倾佩道:“你这种勇于挑战的勇气,我真的很佩服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正阳摆摆手,一拂血神旗向前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凤轻翎冷笑了声,她可不怕高正阳吓唬。但她转即就发觉不对,竹林中冲出一个又一个绿色身影。

    一眼扫过去,至少有几十个绿竹剑客。

    凤轻翎哪敢再待,急忙催发灵凰飞翎甲向前飞驰。几个呼吸的功夫,她就追上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唉,你不是要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么快就休息好了?”

    凤轻翎被气的说不出话。她只想提升速度甩开高正阳。可她拼了老命,也只能堪堪和高正阳并行。想要甩开对方却是做梦。

    高正阳装模作样的叹气:“我们还是有缘啊,我先走一步都能碰到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下又道:“我不急的,你要急你可以先走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气的要喷血了,她甩不开高正阳,也不可能放慢速度,就只能冷着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并肩飞行,一路上都是高正阳絮絮叨叨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直飞到高耸宫殿外面,高正阳才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远看这座宫殿巍然高耸,堂皇富丽。

    但等到近处才能发现,这座金色宫殿宫满是灰,多处崩塌,异常的残破荒凉。

    高正阳估计,这座高耸如山的大殿至少有几万丈高,不知有几千几万层。每一层又分成无数房间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明月剑宫千万宫殿中的一座。由此可见,当初的明月剑宫何等辉煌强盛。

    可惜,到如今只留下废墟般的残破宫殿,死寂荒凉,不见人迹。只有妖兽、怪物横行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睹此景,也不禁感叹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瞄了眼高正阳,她没想到这粗鄙无耻的家伙还会作诗。这首诗意境高远,说出万古苍凉,别有一番滋味。到还真不是胡诌乱写。

    但一首诗无法改变凤轻翎对高正阳的看法。她道:“这所宫殿有千万宫室,我们还是分头搜索。我上你下,或者我下你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羞涩的一笑:“我什么姿势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翎活了几千岁,可骨子里还是的少女,和老司机可没法比。不知不觉就上了老司机的车,还有点懵。

    她多聪明,想了一下就大概明白了高正阳的意思。她又羞又恼,恨不能一剑劈了这货。

    凤轻翎脸颊微红,禁不住恨恨白了眼高正阳。

    那薄怒微嗔的样子,到让她多了几分娇媚风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逗弄了凤轻翎半天,也只是好玩。这会却突然觉得,这小娘皮其实也挺美,睡睡也蛮好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面,你不要跟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到被高正阳看的有点慌,生怕他兽性大发,甩下一句,匆匆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送凤轻翎身影消失,才嘿嘿笑起来:“还挺腹黑!”

    他也没急着追凤轻翎。妞随时能泡,宝物却不是什么时候都有。

    来到明月剑宫,还是宝物更重要。

    凤轻翎的提议其实还算合理,这么大的宫殿,就应该分开搜索。不过,以宫殿的规格而言,强者肯定住在最上层。

    凤轻翎好歹也是圣阶强者,哪有那么容易脸红。不过是施展美人计,给高正阳灌一碗迷魂汤。

    都是套路,奈何遇到了老司机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和凤轻翎抢,是因为他知道上面很难搞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明月剑宫,按照等阶来划分,明月剑主至少也是十三阶。真要有什么好东西,也不是一个圣阶轻易搞定的。

    何况,明月剑宫虽然没有了主人,却有诸多妖兽、怪物横行,危机四伏。

    像刚才那些绿竹剑客,分明是受有灵性的绿竹受到剑意日夜浸润,最终变异成那种怪物。类似的妖兽、怪物还不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凤轻翎神识被明月剑意压制,感应不到宫殿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不一样,他的心灵感应和神识不同,也无需借助元气,就能感应到有情众生的心神意识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应中,这座宏伟宫殿内部有许多强大有情生灵。这也意味着,这些生灵都智慧不凡,才能滋生出自身情绪。

    这里面还有几个强大坚定的心灵,高正阳都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凤轻翎想要打头阵,由得她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急着跟上去,反而在底层的大殿里随意乱转,到处打量。

    最底层的大殿也极其开阔,最中心正殿高足有几百丈,金色穹顶上刻着龙凤麒麟等诸多神兽,最中心是一位头上悬着一轮明月的白衣剑仙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位肯定是明月剑主。

    大殿穹顶其实已经被时光侵蚀的斑驳不堪,最中心明月剑主也面貌模糊,但那股浩然无尽的清冷剑意却依然不散。也让那明月剑主有了股夺人的神意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到偏殿的其他房间转了转,里面大多数物品早就粉碎成灰,只有墙壁房梁在法阵加持下,才没有坍塌腐朽。

    几十万年的时间,实在是太过悠久了。只有能自行吞吐元气的法阵,在整座空间强大法则统御下,才勉强维持了大殿的完整。

    纪元轮转,所有空间都受到了巨大影响。用不了几千年,别说这些建筑,这座空间都会彻底崩塌。

    高正阳转了一圈,又回到了大殿。穹顶刻着的明月剑主,让他隐隐感应到了一丝剑意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这道剑意是明月剑主留下来的。以他的地位,也不可能随便在外面留下传承。

    按照高正阳的猜测,最下方的第一层大殿,应该是用了接待朝拜剑主的各方使者、宾客的场所。

    所以,建造的如此宏大。穹顶上这一道剑意,更多的应该是为了威慑来客。

    经过数十万年的时光长河洗练,这一道剑意也只剩下最纯粹最核心的神髓。

    也唯有如此纯粹的剑意,才能在时光长河中不朽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剑道上天赋不算很强,甚至还不如敖贞。

    别看敖贞是法师,但她思行如一,其骨子里却是剑客的思维。所以,敖贞才会对太极剑宫特别感兴趣。

    敖贞也需要一个蜕变升华的契机,把自己内外力量真正统一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性不太符合剑道,但他武功高,见识广,在武道上领悟力也超凡绝伦。

    飞仙剑和无极剑典,他可不是白练的。只是在纯粹方面差一点,当不了真正的剑客。

    要说领悟剑法,他可不差。

    正当高正阳有所领悟之极,大殿中突然走进来两个人。

    为首看到高正阳就怪笑起来:“你在这啊!嘎嘎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