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八百一十九章 明月剑主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一轮硕大满月,斜挂中天。水银般明亮月光流泻八方,目光所及,都是一片通明,恍如白昼。

    远方殿宇楼阁,或风格高妙华美,或庄严冷肃,或堂皇富丽,重重叠叠宫殿铺展开来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镀上一层柔和银色月光后,重重宫殿更显得宏伟瑰丽。

    银色月光就像无数剑芒一般,清冷锋锐,极大的限制了神识感应。高正阳目力虽强,也看不到宫殿的尽头。

    高正阳周游诸天,见识过各种风格的建筑。但太极剑宫的宏伟广阔,却胜过他所见的一切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大都满脸震撼。虽知道太极剑宫不同凡响,但亲身感受太极剑宫的宏伟,还是让他们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,越天鹏当仁不让的站在最前方,他指着下方宫殿群介绍道:“按照太极剑元录记载,太极剑宫共分七十二宫,每一宫独占一界。这座宫殿,实际上应该称作明月剑宫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扬声问道:“据传当初太极剑宫中有位明月剑主,这里就是他的行宫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又一指天上硕大圆月道:“这轮圆月就是明月剑主的剑意所化。明月剑主虽然陨落,但这道剑意却流传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发出一阵惊叹声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最差都是圣阶强者,自然明白这轮明月所代表的意义。

    剑意化虚为实,对圣阶强者并不算难。但要以剑意化做明月,照耀整个世界,神阶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更别说剑主身死神灭,却留下剑意万古流传,甚至把照耀诸天万界的日月光芒都掩盖下去。

    剑意修炼到这种层次,堪比天地造化。如此无上神威,让所有人都不禁悠然神往。

    高正阳这么张扬的人,都禁不住感叹:“这位真牛逼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看着广阔无尽的宫殿群,淡然道:“我本来还觉得越天鹏想耍什么花招,但看到明月剑宫,突然明白了他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明月剑宫如此广阔,又到处都是明月剑意。圣阶以下的高手,在这里无法吸纳到外界元气。只有圣阶强者,圣核自成天地,才能不受明月剑意侵袭。

    七剑山只有九位圣阶强者,又各有重任。不可能长时间探索太极剑宫。

    何况,还要考虑到太极剑宫潜藏巨大危险。

    越天鹏也算有魄力,直接请了这么多强者过来帮忙探索。每人获得收益只要一成。

    说起来收益提成很低,这却比他自己探索要省事太多了。风险也完全均摊出去。

    对于众多强者来说,付出一成收益获得进入太极剑宫的资格,也是划算的买卖。还有一些特殊收益,是不用和七剑山分享的。

    譬如,领悟了某种剑意,或者吃了某种提升修为的神丹。这些无法明确分割的收益,就无需和七剑山分享。

    而且,双方签订的契约里面也有许多空子。只要利益足够大,肯定会有人钻空子的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,契约对双方的约束并不是很严格。到底如何执行契约,还有许多弹性。

    越天鹏只是圣阶,面对神阶强者肯定要吃点亏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越天鹏这个人很厉害,也不能小看他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和敖贞的看法不一样,太极天虽大,能入他眼也就那么两三人。炼成烛龙眼的越天鹏,让他都觉得很危险。

    前方的越天鹏又说道:“明月剑宫内的法阵虽然破损严重,但中枢的明月剑意还在,有许多地方依然极其危险。诸位深入的时候,还请量力而行。几十万年下来,明月剑宫内也孕育出了许多奇异强大生灵,有许多还有高阶智慧,也是非常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幽冥剑君不耐的道:“废话少说,赶快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越天鹏也不生气,微笑道:“传送剑阵预计在六个月后开启,诸位,如果想一起返回太极天的就不要错过时间。”

    六个月的时间,用来探索太极剑宫有些太仓促了。但越天鹏说的清楚,不想一起回去的他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强者,肯定都要和越天鹏一起返回。太极剑宫的空间奇异,谁也没把握说自己一定能穿越虚空,准确找到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越天鹏最后道:“该说的说了,祝大家好运。”

    说着伸手示意,请众人先行。

    幽冥剑君最不客气,当先向前飞过去。他身影飞了没多远,虚空中银色月光猛然荡漾了下,幽冥剑君身影就立即消失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脚步都是一缓。

    越天鹏解释道:“这是太极剑宫的保护法阵。进入后会被法阵随意传送到任意位置。诸位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众人安心,越天鹏带着柔云剑圣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银色月光荡漾中,两个人再次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这一次众人看的很清楚,越天鹏和柔云剑圣被法阵力量强行分开,分别投往了太极剑宫的某处。

    一些结伴而来的强者,都皱起眉头。看着法阵的样子,似乎会把所有人强行分隔开。

    敖贞想了下对高正阳道:“我们要是分开,你自己要小心一些,别仗着身体强横就乱闯。太极剑宫号称杀伐第一。可不是圣体就能抵挡的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知道高正阳的本事,到不担心他遇到敌人,就怕他恃强乱闯太极剑宫。

    “我像那么没脑子的人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瞥了眼敖贞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像。”

    敖贞回答也是简单干脆。

    越天鹏进去后,其他强者也纷纷跟着进入。最后只剩下寥寥几个强者,还在观望。

    反正时间充足,先观察一下情况也来得及。但进去了一百多人,从外面看却看不到任何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同样待在外面观察情况的凤轻翎,轻轻叹气道:“不用看了,我们所见都是法阵幻象。只有深入其中才能看到太极剑宫的真面目……”

    云岩远远的瞥了眼敖贞,笑道:“我们就跟在他们后面好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翎到乐得看敖贞笑话,微笑不语,默许了云岩去找麻烦。

    青鸾抿着嘴,她已经失去劝说的兴趣。

    高正阳注意到了云岩的恶意眼神,他对云岩道:“别乱看,小心你的狗眼。”

    云岩英俊脸上怒气一闪,转又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云家在南极天实力雄厚,极为出名。这么煊赫的家世,自然造就了他有些骄纵的性格。但他能成就圣阶,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面对高正阳的无礼,他到是能压下怒气,反而露出从容微笑。心里打定主意,等进了明月剑宫再给高正阳个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也是个傻子,被我骂了还咧嘴笑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指着云岩哈哈大笑,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敖贞也不禁莞尔,高正阳嘴巴又贱又毒,和他斗嘴肯定要被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云岩脸上强作笑容,满口牙却都要咬碎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是凤轻翎都禁不住笑了。青鸾不想得罪云岩,可明眸中也抑制不住的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敖贞无意和云岩他们斗气。说穿了都是意气之争,没必要真的结仇。

    高正阳无可无不可。跟着敖贞手牵手一起先前飞过去。

    漫天银色月光突然扭曲,如同漩涡一般带着高正阳猛然飞舞旋转。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运力挣扎,他已经到了另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青翠绿竹,一根根迎风摇摆,组成广阔竹林。

    银色月光从枝叶缝隙透进来,散碎的月光把竹林内空间分割成千百块。清风徐来,枝叶摇摆,光影变换无定。竹林反倒显得愈发清幽秀逸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急着行动,他站在远处四周打量,到处都是竹子,此外再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明月剑宫内法则强大,虚空中各种凌厉剑意纵横往来,就像的锋利无匹的剑网。

    想要在这里催发强大力量,就必然会触动笼罩八方的无形剑网。力量越强,剑网的反击就越强。

    高正阳试了一下,力量在七阶以下就不会触动无形剑网。以他的现在能力,和无形剑网硬钢也能挺一阵子。

    但没有必要的情况下,和明月剑主留下禁制较劲,就太没脑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催发元气,轻轻跃起十余丈,就感应到了层层无形剑网的压制。

    果然,禁制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这片竹林很大,延绵如海。在竹林的边缘,隐隐能看到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殿。但距离太远,又有禁制,高正阳也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犹豫,直接催发元气,如箭般向前飞射。长长的血神旗,在他身后如波浪般起伏摇摆。

    虽然元气被限制,高正阳飞的还是很快。但他飞了没多远,就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竹林下方突然窜出了一群碧绿蜻蜓。至少看上去像蜻蜓,只是个头都足有四尺多长,透明的两对羽翼足有丈许长。

    蜻蜓们发现高正阳后,毫不迟疑向他飞过来。

    高速震荡的羽翼,在空中发出嗡嗡的低沉震鸣。无形的元气,也在羽翼震荡中多了几分焦躁气息。

    蜻蜓们飞的很快,而且它们似乎不受无形剑网禁制。高正阳虽然能轻松甩开蜻蜓,可他提速就要面对强大剑网禁制。

    权衡了一下,高正阳决定还是收拾这群蜻蜓。

    看着挺唬人,但他最不怕就是有形体的生命。

    高正阳手指如剑,指着迎头包围过来的蜻蜓们催发元气,一丝深蓝电光自他指尖吞吐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高正阳自创的太阴雷剑。

    龙皇甲升阶后,如何运转太阴源力就成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是潜心研究,综合他所学会诸多秘法,最终创造出几门专门驾驭太阴源力的秘法。

    太阴雷剑,是以龙王御雷变为根基,抽取太阴之力凝化成太阴雷光,再结合剑意,转化成了太阴雷剑。

    太阴雷剑是典型的法术、武功结合体。也只有高正阳,元气、身体、心灵、神魂四门都成就圣阶,才能把阳神、元气、身体力量完美组合起来。

    天下万法,雷法最上。众多武功,剑意最锐。

    最强大的雷法和最锋锐的剑意组合,把太阴雷剑的威力推升到极致。

    一缕深蓝电光才闪耀而出,就已经落在数百丈外到蜻蜓身上。

    那只蜻蜓浑身电光游走,两对羽翼抽搐,顿了一下,就受不住毁灭太阴雷霆之力,轰然爆成一团绿色浆液。

    一缕深蓝电光迅速分化,一分为十,十分为百,瞬间化作一张巨大电网,把数百只蜻蜓都笼罩在电网中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爆发的雷光,不断引爆蜻蜓的身体。也有一些强大的蜻蜓,没有被雷光炸碎躯体。但也受不住雷霆力量,被电的浑身抽搐,从空中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击得手,对太阴雷剑的威力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毕竟是受禁制限制,太阴雷剑只有七阶的威能。能有这样的成果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从空中飞落下来,落到蜻蜓身边。

    这些蜻蜓虽然还没死透,但其生机都被太阴雷霆摧毁,已经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随便折了一根透明羽翼,高正阳发现这羽翼锋锐如刃,就像是一柄长剑。偏偏又轻若无物,通体透明。

    轻轻一挥,五尺多长的羽翼就轻易切断了两根竹子。断裂处无比平滑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,透明的羽翼上还有无数细密符文。

    按照等阶来算,羽翼差不多能达到八阶剑器的层次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禁咋舌。刚才足有数百只蜻蜓,一只蜻蜓有两对羽翼。这就是几千把八阶剑器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当然不算什么。可要拿会人界,却是一笔巨大财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正阳不禁有些后悔,刚才下手有点太狠了。

    现在,地上就只剩下十多只蜻蜓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着蚊子腿也是肉的精神,把剩下的透明羽翼都收起来。反正他有血神旗、心佛界,多少东西都放得下。

    血神旗一卷,所有蜻蜓都被血光融化吸收,留下的羽翼收入血神旗内空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起身,就听到远方传来的低喝。

    空中元气猛然炽烈起来,然后,就听到元气爆鸣的巨大响声。

    高正阳飞身而起,就看到大概数十里外,一团炽烈焰光正在徐徐消散。

    “那个凤族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眼睛多毒,一眼就看出那火焰中蕴含着的纯正凤族力量。

    诸天万界,凤族无疑是最会玩火最能玩火的神兽。

    龙族到是水火风雷都能驾驭,和凤族相比,就不够纯粹。

    当然,凤族也有许多变种。青鸾,雪凤等等,也能驾驭水火冰雪等各种力量。但一般来说,凤族只会精通一种力量。

    纯血的凤族由火中而生,是当之无愧的火焰之主。

    刚才那团火焰,分明只有七阶层次。瞬间爆发的高温和爆炸力量,却已经达到了九阶。

    不过,汹涌爆发的元气也吸引了更多的强大生灵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看到一只黑色巨熊,咆哮着从天落下,直扑向战场。

    “热闹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本来就看凤轻翎有些不顺眼,敖贞又说过这件事,他就更上心了。

    眼见凤轻翎陷入了麻烦,他更开心了。急忙驾驭血神旗,颠颠就凑上去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的狂飙下,几乎的转眼就跨越数十里的路程,到达了战场。

    凤轻翎正在和两只妖兽激战,也没感应到高正阳的到来。

    这也和高正阳的龙皇甲有关。太阴之力最是隐晦幽深,极难察觉。凤轻翎又被黑熊和紫豹两种妖兽围攻,左支右绌,有些狼狈,也无力去关注周围情况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漂浮在半空,饶有兴致的看着战斗,没有急着插手。

    从局势上看,凤轻翎正落在下风。这不是她力量弱,而是她有些不适应此界禁制。偏偏对面的两只妖兽又很厉害。

    黑熊力量狂暴凶猛,皮糙肉厚。双掌一拍,地面就被砸出个大坑。方圆数十丈内的竹子,都被轰成漫天碎屑。

    紫豹则快若闪电,每次出击,必然在凤轻翎身上狠狠的抓一把。

    凤轻翎身上的金红鳞甲很华美,也很给力。虽然被抓的焰光四射,却丝毫不损。

    双方缠战了一会,凤轻翎反倒愈发冷静了。她发现对方也奈何不了她,对于空间禁制的力量也慢慢熟悉。

    每次出手,就愈发有威胁了。

    黑熊再次飞跃而起,巨大熊掌猛然拍落。凤轻翎却不躲了,她双手迅速结印,一道火网凭空而出,拦住了黑熊。

    黑熊双掌虽然凶猛,却没能破开火网,反而被火网赤焰烧伤了身体。它痛苦大叫起来。但不论它如何挣扎,都破不开火网。

    一旁伺机的紫豹果断出击,如同一道紫色光影直扑凤轻翎。

    看到凤轻翎没有躲避,紫豹飞扑的身影突然化作一道奇异扭曲流光,如剑般直接贯入凤轻翎胸口。

    凤轻翎身影一虚,在奇异紫色剑光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被火网困住的黑熊,却代替了凤轻翎的位置,被那紫色剑光贯穿了胸口。

    受到重创的黑熊,本能双掌一拍紫色剑光,把剑光拍碎。

    光影消散,紫豹大半身体都没入黑熊胸口,它的后半身则被黑熊拍碎。

    凤轻翎不但避开致命一击,还让黑熊和紫豹自相残杀。这般法术运用,可谓神妙。

    凤轻翎不敢大意,抓住机会再次释放凤翎剑,飘逸翎毛的赤红剑光无声贯穿黑熊和紫豹,把两个妖兽化作一团金红焰光。

    眼见两个强大妖兽被击杀,凤轻翎也不禁松了口气。她也是连用了两门秘法,才解决了战斗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绝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上方突然传来鼓掌声音,一个人赞道:“干的不错,姑娘!”

    凤轻翎一抬头,就看到上方笑嘻嘻的高正阳,她心不由一沉:“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?他想干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