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七百七十二章 意见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风纪虽然只是一个侍卫,作为直属于皇帝管辖云雷卫中的天阶高手,他地位很高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行动太过重要,堂堂天阶高手才会跑来看门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直以来都和风国关系恶劣,风国的高手都把他当做最强的强敌看待。

    云雷卫有个最重要的责任,就是收集高正阳一切情报消息。并有专门的智者团负责分析这些情报消息。

    风纪虽没见过高正阳,却在水镜中看过他的样子千百次。对他简直是熟悉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看到高正阳的第一眼,风纪就认出了他的身份。所以,风纪立即就懵了!

    烈阳楼的七楼,实际上就是云雷卫通过关系买通了徐友通的儿子,承包下来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皇帝风行看中烈阳楼的位置,喜欢这个能俯览大光明寺的感觉。就把这里当做秘密据点。

    前几天还请了阳国皇帝阳乾平和魔族皇子紫罗,就在这里一起密会。

    风行做为风国皇帝,一举一动都影响重大。他自然不可能长期待在烈阳楼。

    但武安王风厉,却一直住在这里,主持各种私下的密会,并负责局中调节掌控整个秘密计划。

    烈阳楼的七层,就相当于反对高正阳的大本营。高正阳却突然闯进来,风纪怎么能不惊!

    高正阳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风纪,对方呈现出的强烈惊恐畏惧,让他觉得很好玩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一群无胆匪类。就像是阴沟里的老鼠,就只能躲在鬼鬼祟祟的躲在暗处。一旦见了光,就惊慌失措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没说话,径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风纪脑子一片空白,本能的拉开门,弓着腰把高正阳让进来。等高正阳和月轻雪姐妹进去后,他才恍然醒悟不对。

    武安王风厉正在里面密会江国皇子江东流,要是被高正阳看到,就坏了!

    风纪本应该想尽办法拦住高正阳,但他根本没有胆子行动。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壮着胆子给武安王风厉发了警报。

    在最里间密室的武安王风厉,正全力游说江东流。虽然对方比他小了一辈,在江国的位置却并不比他低。对于江国皇帝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风厉骨子虽然有些看不起江东流,觉得对方资历太浅,修为又弱,心志也不够坚毅。这会却要竭尽全力的去说服对方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狼子野心,他组织的中央最高安全委员会,就是要剥夺七国皇权!”

    风厉沉声道:“这一步要是他走成了,就能从大义上掌控七国。七国传承万年的皇权,他一句话就能剥夺!”

    江东流看着手中的青瓷茶杯,似乎对上面的青花有了浓厚兴趣,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风厉见过了这种沉默的姿态,事实上,绝大多数的皇族听到要联合反抗高正阳,都是这副姿态。

    皇族们都对高正阳恨之入骨,又敬畏入骨。他们希望高正阳立即死掉,却没有勇气反抗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希望有人去反抗高正阳。却不想冒险去参加。

    风厉看不起这种家伙,可阳国如此,江国也是如此。至于石国、明国、月国都是高正阳的死忠。

    只余下一个林国,也是态度暧昧。反抗高正阳的计划才开始实施,就面临着种种困境。这让风厉很失望,也很愤怒。

    高正阳崛起不过才十几年,却已经威临天下,打破了七国皇族的胆。

    一旦中央最高安全委员会组成,那高正阳就真的能明正言顺的掌控七国,再没任何力量能与之对抗。

    看着无动于衷的江东流,风厉恨不能一拳打爆他的脸。

    正愤怒之际,风厉怀中的通讯玉牌震动起来。这个七阶的通讯法器,只有一种作用,就是用来示警。

    风厉很奇怪,究竟发生了什么,外面才会传来最高级的警报。他稍一犹豫,房间里那扇厚重的实木房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房门自然挡不住高手,但烈阳楼的第七层,都设立了强大防护法阵。破开法阵之前,这扇房门只能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但看到高正阳后,风厉反倒不奇怪了。再强大的法阵,也不可能拦住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这个男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难道他们的密谋暴露了!”

    以风厉的镇定,这会也是心里发慌。他强作镇定的站起来,拱手道:“高宗主大驾光临,没能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江东流也不敢再装深沉了,也急忙站起来合十施礼,恭恭敬敬的道:“东流拜见高宗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两人一笑,似乎很随意的道:“你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江东流额头上的汗刷的就下来了,当着高正阳的面,他可没有撒谎的勇气。可说实话更是找死。只能看了眼风厉,这个时候,就该风厉出来顶缸了。

    风厉强笑着道:“烈阳楼风景极佳,我又喜欢这里的热闹,这几天就在此常住。恰好东流在这里,就约上来一起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扫了眼风厉,又把目光放在江东流身上。

    十多年没见,江东流也成熟了许多。还留了一撮修剪精致的小胡子,看着颇有威仪。

    但在他的目光逼视下,江东弓着腰站在那,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回答,一脸的狼狈。

    几个跟在高正阳身后涌进房间的江国高手,都是满脸尴尬。堂堂江国九殿下,被寄予厚望的江国继承人,在高正阳面前却一句话都不敢说,这也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风厉也觉得很狼狈,他随口说个慌,江东流只要配合一下就能糊弄过去。他现在这样,简直就是摆明了告诉高正阳他们问题。

    “东流,风厉说的是真的么?”高正阳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江东流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想配合着说两句玩笑糊弄过去,可和高正阳渊深眼神一碰,脊椎骨都凉透了,一个字也没敢乱说。

    气氛陡然间陷入诡异的沉默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东流身上。

    江东流也感觉到了凝重的气氛,他答个‘是’字很容易,但对高正阳撒谎的后果太严重了,他可没勇气拿着自己生命去冒险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出卖风厉,却太不讲义气了。而且很可能把自己都搭进去。

    想的越多,江东流就越犹豫越不安。他如同冠玉的脸上,已经是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高正阳长眉慢慢扬起,江东流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,他没兴趣再等了。

    江东流也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,他终于承受不住,摇头道:“并不是偶遇,而是武安王请我过来密会。他对中央最高委员会意见很大!要要联合我们一起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武安王风厉气的要喷血了,知道江东流没什么骨气,但一句话就被高正阳吓尿了,怂成这个样子也是让他无语。

    “对中央最高安全委员会不满?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武安王风厉,微笑道:“你有什么意见,说来我听听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