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七百五十九章 看看颜色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火国,火焰岛,大光明寺。

    大雄宝殿中,烟气缭绕。

    红日法王一身大红法衣,端坐上首,口中低颂《金刚经》。

    一旁鹤飞羽也穿着法衣,手里轻轻敲着木鱼。

    诵经声和单调的木鱼汇合在一起,韵味悠长,有着清心定神的妙用。

    坐在下首的天妖六圣,一个个眼观鼻,鼻观心,都是听经入定的高僧架势。

    只是六天妖大都相貌丑陋,又身有异象,不是高大强壮,就是妖魅诡异。哪怕穿着僧袍,也不像是佛门高僧。

    到是他们头顶带着的莲花金冠,外形古朴庄重,颇有几分神圣气象。连带着几个天妖,也看着顺眼许多。

    六天妖头上这顶莲花金冠,正是高正阳以摩诃印炼成的紧箍咒。此咒深植到六天妖神魂本源,任凭他们有通天的本事,也无法祛除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高正阳失踪快一年了,六天妖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里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红日法王其实也很累,她控制不了六天妖,也没实力能压制他们。只能仗着高正阳的威风,强行约束六天妖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对待桀骜不驯的六位妖圣,越是客气软弱,对方就会越嚣张。她强势主动,对方反而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红日也相信,六妖圣只要见识过高正阳的手段,暂时就没胆子敢胡来。他们真要不怕死,也不会给高正阳当徒弟。

    所以,红日就天天带着六妖圣诵经,亲自盯着他们。这一年来,到是把六妖圣看的牢牢的,没有惹出任何事端。

    红日也不是怕事,而是怕六妖圣暴露行踪,引起魔族强者的警惕。

    去年三月初三,预计举行宗门大典。结果高正阳突然失踪,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。

    按照师涵的说法,高正阳是去见敖贞了。她们几个女人也隐隐知道,敖贞在神武空间的某处建立了强大势力。

    可是,谁也不知道敖贞到底在哪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龙族公主,红日也好,月轻雪等其他女人也好,都有着深深的忌惮。更没人愿意和她建立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紧要时候,她们就是想联系也联系不上了。

    好在红日能隐隐感应到高正阳的气息,知道他还活着。这也让她很有底气。

    魔族虽然咄咄逼人,但一年前高正阳单身闯入中军战堡,斩魔族统帅土玄灵与戟下,重挫了魔族声势。

    自此,魔族再不复之前横扫四方的气势。魔族大军,都放缓了进攻脚步。转而筑营建城,试图尽快消化他们打下的地盘。

    人族一直处于弱势,得到了喘息机会,也没人愿意主动进攻。各国联合,围着魔族几座大阵建立了巨大包围圈。

    魔族大营所在的方圆千万里范围内,被化为作战区,所有平民都被迁移出去。原本的城池都被改建成坚固的战堡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的时间,在作战区,人族和魔族每天都在进行着小规模激烈战斗。但就大局上来说,人族和魔族都进入了休战阶段。

    双方各自积蓄着力量,为下一场大战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红日认为,魔族就是在等高正阳。高正阳虽然一年没出现过,却是当之无愧的人族最强者。他也是抵抗魔族的一面王旗。

    魔族只要击杀高正阳,斩杀这面抗魔王旗。七国不说望风而降,斗志士气也会大受影响。到时候在一鼓而下,攻破任何一座皇都。

    其他六国,哪还敢抵抗!

    但高正阳迟迟不现身,魔族等的不耐,肯定会做出试探。高正阳身边的人,无疑是最好的目标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意外,红日把高正阳身边女人都集中到了大光明寺。

    鹤飞羽,师涵,胡菲菲,现在都和她住在一起。月轻雪姐妹,就不可能过来了。但她们有镇国神器,六耳妖圣也在那面暗中保护,到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玉清公主石诗盈,和高正阳也是有一些暧昧。但那是石国长公主,镇国神器掌控者,也不可能抛下石国跑过来。

    何况,石诗盈也只是对高正阳有那么点意思,并不是有实际的关系。红日更不会去替高正阳操这个心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有个小奴隶鱼轻尾,躲在南海深处。但应该没人在意她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高正阳的性格,真有人被抓了,他也不会受任何威胁,只会千百倍的去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魔族应该也清楚,想杀高正阳机会并不多。他们肯定要计划周密,环环相扣。

    红日不敢有任何大意。大雄宝殿周围的数十座建筑,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做了彻底搜查,确保这块中心区域的绝对安全。

    外有朱景宏掌控镇国神器,内有七圣护住根基。大光明寺,可以说是人界最为安全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,六妖圣中金刚猿王脾气越来越暴躁。再这样继续下去,只怕他要忍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红日有些担心,一旦压不住的金刚猿王,其他妖圣也会跟风而动。那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红日的注视,低头的金刚猿王突然抬头,黄晶晶的凶厉眼眸直直盯着红日:“师娘,每天诵经,淡出个鸟来。俺要出去活动活动筋骨。”

    红日玉容微沉:“你心性未定,正应该参悟佛法妙义。什么时候领悟了般若菩提,再出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般若菩提!”

    金刚猿王不屑的道:“都是光头拿来骗人的。我是妖怪,更学不懂这个。”

    对于红日,金刚猿王一直是不服气的。只是慑于高正阳的强横,他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但他天性就蛮横好斗,憋在这座寺院念了一年的经文,对他来说是地狱一般。忍到现在,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然,金刚猿王也知道红日和高正阳的关系。他真不敢对红日怎么样,只是想借机撒泼,先闹一通,然后借机溜出去。

    红日明白金刚猿王的小心思,却也没太好的办法。真要动手,她虽未必会输,却绝没赢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约束不了金刚猿王,就管不了其他妖圣。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。

    红日肃然道:“你们被摩诃印锁住神魂,唯有修炼佛法,才能解开枷锁。你师父知道你性子急躁,走之前还特意交代,一定要让我带着你们磨砺心性,不得有任何懈怠。你现在如此烦躁,就是心猿难降……”

    她加重了几分语气又道:“千万不要辜负你师父对你的期望!否则,等你师父回来,你固然要受责罚,我也难以交代。”

    金刚猿王眼中凶光闪耀,头上脸上的毛发无风自动,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红日这番话硬中带软,又扯着高正阳当大旗,摆出一副为他好的架势。金刚猿王到不好就这样翻脸。可他又实在不想忍下去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动,在其他妖圣身上转了一圈。让他失望的是,牛妖王、毒蜂王都老老实实低着头,装作看不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他妖圣看热闹,却让他冒头去生事,这让金刚猿王心里很不爽。在想到高正阳的可怕,他长长呼了口气,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到是我鲁莽了,没理会师父师娘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屁股坐下。闷着头再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红日心里也松了口气,她正想说话,突然心生感应,抬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眼眸中立即映上一团炽烈血色。不知何时,高正阳已经站在了大殿门口。他脸上似笑非笑,似乎从出门打了个酱油回来,一派轻松闲适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红日虽是圣阶,突然看到高正阳,也不禁异常惊喜的站起来,语气也多了两分藏不住的欣喜激动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……哈哈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笑着走上前去,轻轻抱住红日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下首的胡菲菲反应最快,嗖的就跳过来,抱着高正阳一只臂膀,用胸口蹭啊蹭,亲昵撒娇:“你可回来了,再不回来天都塌了!”

    高正阳放开红日,对胡菲菲笑道:“你好像又长大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胡菲菲魅蓝眼睛眼波流转,压低声道:“不但大了,屁股也圆了,不信你摸摸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的更开心了,这个小狐狸还是太小了,勾引人都是这么直接。但只凭她的明艳和妩媚,用什么手段到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鹤飞羽在旁边低低叫了一声,碧绿明眸眼神复杂,欢喜中还带着几分委屈。。

    上次她和胡菲菲争宠斗气,高正阳虽没训斥她们,却一甩袖子就走了。这次她就不敢再争宠了,就只敢乖乖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也长大了不少,更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没有厚此薄彼,也夸了鹤飞羽一句,又揉了揉她红发:“别那副委屈样子,有什么不高兴的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得到关心,鹤飞羽的委屈立即不翼而飞。小脸上笑意满溢,整个人都灿烂起来。

    师涵在旁边神色淡然看着,高正阳回来她也挺高兴,但她不会像胡菲菲那样卖弄风情,也不会像鹤飞羽那样乖巧卖萌。

    她自有她的骄傲,跟着高正阳更多也是佩服他武功绝世。男女之情,到没有多少。至少她自己觉得是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无欲则刚,所以能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没忘了师涵,对她一笑:“你们都在这,人还挺齐的。嗯,可以打麻将了……”

    师涵没理会这个无聊笑话,淡然道:“你再不会来,天就要变了!”

    “我辈英雄,就要天翻地覆,才能见得本色。天若不变,这世间该是何等无趣!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着,目光扫过六妖圣,被他目光一扫,几个妖圣急忙起身鞠躬问好。

    他对六妖圣轻笑道:“这天要不变,我也要捅开个窟窿看看颜色!”

    六妖圣都觉得高正阳气虚力弱,好像受了重伤。可高正阳这番话里的凌厉霸道,却让他们心摇神荡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最为桀骜的金刚猿王,这会也深深低着头,老老实实的如同个乖巧小学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