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取头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魔族的中军大营就设在天狮山脉中心,也是魔族和人界通道的上方。为了驻扎大军,魔族也费尽力气,把附近的山峰全部夷为平地,硬生生在群山中开辟出一大块平原。

    平原中心建起了一座厚重石城,十多丈高的城墙,足有六七丈宽。石城内都是简易而坚固的石屋。只是这座石城内,就有一百多万精锐大军驻扎。

    周围数十座山峰,都从中间挖空,建成一座座战堡。容纳了两千万魔族大军。

    众多的魔族驻军,每天消耗着海量食物。魔族又不擅长耕种。虽然有肥沃的黑河平原支持。也无法蛮族天狮山脉的庞大魔族驻军部队。

    坐镇中军大城的土玄灵,每天最头疼的就是食物配给。经过几年的消耗,炮灰都死光了。剩下的都是合格战士,甚至称得上是精锐了。

    可因为食物的问题,每天都会有大量非战斗减员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天狮山脉物产富饶,满山都是飞禽走兽。

    各支军队轮番出去狩猎。又有低阶的魔族源源不竭的进入人界,消耗的同时也提供了食物。大军到是勉强能够维持。

    但经过三年的血战,大军上下都极其疲惫。人界的生活,并不像战士们想象的那么美好。人界和魔界的环境差异,也让大部分战士现在还不适应。严苛的高压下,战士们还是流露出了厌战情绪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紫心莲的铁壁城就好多了。那里由皇族强力支持,后勤补给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土玄灵想到这个,也不禁叹气。皇族自诩圣族,在皇族眼中,哪怕是其上阶种族也不算什么。至于低阶种族,那连东西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沙虫族数量虽多,却是低阶魔族。土玄灵这个圣阶,在皇族眼中也只是个有用的奴才。他能担任天狮山驻军总统帅,也是因为沙虫族太多了,黑河平原都在沙虫族在管理。

    土玄灵其实不太喜欢这个位置。前锋大军统帅也不是什么好差事。攻坚克强,摧城拔寨,都是需要拼命的。

    带领大军数量几十倍于敌人,胜利是应该的。输了就是罪过。

    这几天高正阳又来了,这人行事肆无忌惮又难以测度,他必须打起精神,别被对方抓住空子。

    但中军石城有百万精锐,和外围数十个战堡组成庞大战阵。几年来积累的血煞之气更是浓厚无比。

    战阵笼罩的方圆数万里范围内,外来的力量都会受到强有力的禁制。哪怕是圣阶,在战阵范围内也别想嚣张。在中军石城内,天阶以上的元气都被禁制。圣阶就算闯进来,也只能发挥出六阶巅峰的力量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有九阶金刚不破体,也别想在中军石城放肆。

    土玄灵知道高正阳心思诡诈难测,什么肇斑、紫心莲都在他手上吃过大亏。他打定主意,这段时间绝不离开中军石城。高正阳要有本事,就把外面驻扎所有大军都灭掉!

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土玄灵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。圣阶强者对自身祸福极其敏感,总能提前感应到一些预兆。

    土玄灵凝神静心,想要找到感应的根源,却如坠迷雾,反而什么都感应不到了。正惊疑之际,门外有亲卫轻轻敲门:“大帅,狮族有使者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土玄灵很奇怪,狮族这时候派使者来干什么。要是高正阳没来,到有可能是递降书的。但高正阳在这里,给狮族高层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投降的事。

    门外亲卫常年跟随土玄灵,明白他的意思,急忙又道:“使者自称是来送战书的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差点笑出来,这肯定是高正阳搞的花样。他又不是小孩子,可没时间和高正阳玩游戏。

    亲卫又轻声提醒了一句:“使者是师长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让他进来吧。”土玄灵改变了主意,决定见一见师长青。

    师长青是狮族中的投降派,和他们早就有联系。高正阳到达狮驼山的消息,也是从他那传过来的。这人虽然地位不是很高,却是狮驼山后起之秀,极有潜力。既然是师长青来送信,当然要见一见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师长青就跟着亲卫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土玄灵虽是圣阶,沙虫族的习俗却难以改变。他喜欢黑暗,喜欢干燥的沙土。他的房间里自然堆满了干燥黄沙,光线也异常昏暗。

    师长青觉得极其不自在,他的元气力量在这里被压制到了六阶,五感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。就好像浑身被重重捆绑住,从身体到心神都觉得异常沉重压抑。

    昏暗之中,他只能勉强看清对面有个模糊的暗黄身影躺卧在黄沙中,散发着强大而幽深的气息。

    师长青不敢多看,鞠躬拱手道:“晚辈长青拜见土帅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不屑咧了下嘴,他和师长青哪有什么关系,自称晚辈,这家伙脸皮到也够厚。但这人还有用,还要客气一二。

    他道:“你年纪轻轻就成就九阶,天资不凡,果然不愧为狮族天才。”

    能得到土玄灵的称赞,师长青受宠若惊,急忙再次鞠躬:“土帅谬赞了,晚辈惭愧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道:“你见识不凡,狮族就应该要你这样的俊杰英才带领,才能愈发繁荣兴盛。其他的狮族长老老朽愚蠢,偏要和圣族作对。若不悔改,必将拖累狮族全族一起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土帅所言极是,其他长老不识时务,不懂大局,昏庸固执,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师长青急忙表忠心:“等我执掌狮族,立即就带着全族归顺圣族大军,为圣族效力也是我们狮族的荣幸……”

    土玄灵点点头,师长青的阿谀之态让他很满意。也许有几分装模作样,但他只要能分清轻重,对他们心怀敬畏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高正阳让你来送的战书?”

    土玄灵不想和师长青说的太多,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师长青点头道:“土帅神机妙算,正是不知死活的高正阳,他强行指定我来送战书。我也只能虚与委蛇……”

    土玄灵没兴趣听师长青胡扯,摆手道:“他战书上说什么,念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天地间秘法无数,防不胜防。土玄灵怕战书上有什么问题,看都不看,直接让师长青念出来。

    师长青也没看过战书,闻言从怀中取出封着的战书,打开信封拿出来一看,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念吧……”土玄灵也注意到了师长青的脸色变化,更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师长青满脸尴尬的道:“高正阳言辞嚣张无礼,还请土帅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你写的……”

    土玄灵摆摆手道:“没事的,念吧。”

    师长青咽了口吐沫,尽力压下紧张的情绪,慢慢念道:“我有长戟,你有头颅,割头赏月,不亦快哉……”

    土玄灵楞了下才放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师长青被笑的心里发麻,不知土玄灵什么意思,生怕被迁怒,站在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亲卫却都是大怒,各自按着兵刃,只等土玄灵一句话,就把师长青切成千百碎片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说高正阳目无余子,狂妄无比。今天才知道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摇头称叹,高正阳这封战书还真是大出他的意料。居然想来中军石城耀武扬威,这个高正阳难道疯了不成?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土玄灵问道:“长青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土玄灵问的很随意,师长青却不敢随意回答。他考虑了一下才道:“高正阳这人一向狂妄嚣张,视天下英雄如无物。不过他这人却一向的说到做到。他既然公开下战书,土帅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晚上一定会来中军石城?”土玄灵正色问道。

    师长青看不到土玄灵的神色,却能听出他语气中的郑重。他不敢迟疑,用力的点点头:“高正阳说到做到,在七国中是很有名的。开始大家也不太信,但他说要杀尽火国皇族,就真的杀光。从那以后,再没人敢怀疑高正阳的话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沉吟不语,这段故事他当然知道。事实上,魔族对高正阳极其重视,关于他的资料极其丰富。对于他性格、力量也有着很详细的分析评估。

    几个前锋统帅,都有一份高正阳的绝密资料。

    土玄灵自然也认真研究过,甚至自己做过一些推演。从高正阳表现的战力来说,两人要是正面相遇,没有其他力量干扰,他必死无疑。连一成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强大是让人很费解的,是超乎情理的。他从天岳都扬名立万后,参加的每一场公开战斗都留下了记录。但直到现在,也没人能说清楚高正阳的力量上限。

    在人界中,高正阳这个名字就代表一个意思:无敌。

    像陆九渊、云九天、无相,这些强大的前辈,在高正阳的光芒下,都显得黯然无光。当高正阳升为天榜第一后,就再没人敢质疑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有对高正阳的非议,都集中在他性格和酷烈绝情手段上。

    土玄灵也曾潜伏在火焰岛,准备和紫幽影一起联手诛杀高正阳。但等到火国皇族催发镇国神器朱雀刀,他就不想冒险了。

    那一战,紫幽影和肇斑被杀,朱雀大阵被破,火国皇族高手被杀光。结果证明,他躲起来是极其明智的。

    时隔数年,这次高正阳又想故技重施,来个孤身破阵?

    土玄灵又是愤怒,又是警惕。换做其他人,他只会举起手来欢迎。但对方是高正阳,他就要认真对待了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高正阳,觉得他现在武功达到了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土玄灵对师长青问道。

    师长青很惭愧的摇头道:“我看不出来。只是从感觉上说,他气度更深邃广阔了。武功上应该有所进步。”

    以师长青的武功,看不透高正阳再正常不过。土玄灵也只是随口问问,到也不指望他能给出什么答案。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高正阳失踪了几年,你知道是去哪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他到是说了。”

    师长青忙道:“他说自己去了西佛州,和西方总坛的人结成了联盟。双方守护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土玄灵冷笑了一声,西佛州那面通道也很快就会打通了。西方的和尚们自顾不暇,还守望相助,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是心佛宗出身,他去了西佛州,也许真的拿到了什么秘法,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土玄灵想到之前他感应的不祥预兆,愈发的不放心了。他盘问了师长青许久,才把他打发走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都快黑了,再用不了多久月亮就会升起来了。高正阳装逼说什么踏月来取,虽然没确定时间,但想来应该也快了。

    土玄灵心中还是有些不信,高正阳有本事杀进来!

    这座中军石城内藏重重战阵,高正阳就是神阶,也要杀穿一重重战阵才能站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以人界的元气法则而言,神阶也不会比圣阶强多少,只是在力量运用上更加的精微。重重战阵也一样会限制神阶的战力。

    土玄灵怎么想都觉得他不可能输,但还是心里没底。但要和紫心莲求援,也有些太丢人了。坐镇中军大帐,还怕敌人杀上来!这怎么都说不过去……

    但考虑再三,土玄灵还是说服了自己:高正阳是人界最强者,事关重要。紫心莲那还准备斩日计划呢,这事不通知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,土玄灵再次打开法阵,联系了东荒群山的紫心莲。

    水镜上神光闪耀,显现出紫心莲的精致明艳的面容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但脸上都是疑问。通信法阵异常昂贵,消耗巨大,她不知道土玄灵这么晚找她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殿下,高正阳给我下战书了,他说晚上要过来杀我!”

    土玄灵也不废话,把战书拿出来给紫心莲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紫心莲漂亮的紫色明眸一下瞪得老大,眼眸深处的紫色莲花不断旋转,死死的盯着那封战书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紫心莲才长吐了口气:“这几个字如长戟大刀,杀气腾腾又张扬跋扈,是高正阳的字。”

    战书上的字很少,但紫心莲通过秘法,却能感应到其中的神意气息。她和高正阳战斗过,对他的气息很熟悉。很快就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殿下,高正阳这是想干什么?”土玄灵客气的请教道。

    紫心莲也有些茫然:“看战书上的强烈气势,高正阳可不是开玩笑。但他真想杀入中军石城?”

    她不禁摇头,就算有十个二十个圣阶一起动手,在力量被压制的中军大营里也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当然,中军大阵也并非坚不可摧。但前提是先斩杀过半的士兵,然后再摧毁地脉深处的法阵,才能彻底破解战阵。

    高正阳既然说晚上就来,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破坏战阵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声东击西……”

    紫心莲心思转动,却想不到有什么目标值得高正阳动手。就算有,也没必要玩这个花样。

    土玄灵道:“殿下,何不在这里布下大阵,静等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想法很简单,与其大费周章的准备斩日计划,还不如在他中军大阵摆下法阵,请魔神驾临击杀高正阳。

    紫心莲摇头:“魔神驾临前需要做很多准备,现在已经来不及了。何况,这也许就是高正阳的花招,想试探我们的虚实。这次是他掌握着主动,我们不能跟着他的脚步走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心里有些不悦,但紫心莲说的未尝没有道理。他也不好强求。

    他想了下道:“那不如请几位圣阶过来坐镇?”

    紫心莲看了眼旁边的三眼乌鸦,才道:“这也不妥。远距离传送的法阵很容易受到干扰。也许高正阳就在旁边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魔族几支前锋大军彼此距离都很远,短时间内难以到达。何况,紫心莲觉得这样赶过去也许正中高正阳计算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土玄灵心中大骂,有中军战阵保护,传送法阵哪会那么容易被干扰。紫心莲这女人,分明是不把他当回事,也不在意他的死活。

    紫心莲也注意到了土玄灵的沉默,她想了下道:“高正阳奸猾狠毒,不得不防。不过,他要真来了,你可以给我传信,我会带人过去支援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土玄灵这才露出一丝笑意,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紫心莲关闭了水镜,走到窗口前看着西方,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正在天空挥洒,但那光芒已经黯然昏沉,群山已经笼罩上一层晦暗暮色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也像天色一样昏沉晦暗,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真的会去么?”

    三眼乌鸦拍打翅膀飞到紫心莲身旁:“他应该会去,但他行事诡异难测,我们不能指望着在中军大帐里面埋伏他。”

    紫心莲叹气道:“可惜时间太短了,否则只要宣传出去,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战书,高正阳就不敢不来,也不敢再耍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不可能给我们这种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肇斑有些无奈的道:“他要是真那么蠢,早就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紫心莲越想越气,发狠道:“去把圣阶们都召集过来。高正阳要是敢去,我们就灭了他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