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七十七章 战书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狮驼山巅峰,古老的狮王庙在冰雪中巍然屹立。峰顶森然冰冷的寒气,也把盛夏的炙热暑气涤荡一空。

    但在法阵的调控下,狮王庙内部四季如春,不冷不热,异常舒适。

    狮王庙的长老们,一般情况下都穿着轻薄而精致的白色绸缎长袍,仪态潇洒从容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所有长老都端坐在长桌两旁,一脸严肃郑重。偌大的房间里,不但没人说话,连喘气声都听不到。大家都是眼观鼻鼻观口,如同石雕木塑一样。房间里静寂的让人压抑。

    往来的侍女,小心翼翼的奉上水果、茶水后,就匆匆退开。正常来说,越是有事长老们吵的就越厉害。她们还从没见过狮族长老们如此严肃而安静,一个个提心吊胆,生怕出了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几个侍女回到自己房间后,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的脸拉的那么长,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其他长老也都是那副样子,就是最好色的师长青都老老实实,眼睛都不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大事啊,看着他们样子心里就发慌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难道是前线失利了?”一个侍女有些担心,天狮山脉胶着的战斗,让狮族战士死伤惨重。她们虽然在最安全的狮王庙,却都时刻惦记着前面的战事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圆脸侍女摇头道:“我看族长都坐在下手位置,他们似乎在等人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天武城的代表?或者是熊霸盟主?”有的侍女猜测道。

    蛮族早在两年前就成立了抗魔联盟,盟主正是成就了圣阶的熊霸。在蛮族中,也只有熊霸能让族长师逊坐在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熊盟主来干什么……”其他侍女更疑惑了,众多长老的严肃样子,意味着绝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在背后随便议论,一个个是不是皮都痒了!”

    师卿卿从门外经过,听到房间里众人议论,很是不悦,直接推门而入严词训斥了众人。

    众多侍女看到师卿卿,都是脸色微变。师卿卿今年进入九阶后,提升为长老。别的长老都是男人,对她们都颇为宽厚。只有师卿卿,对她特别严厉。

    侍女们都吓坏了,一个个急忙低头认错:“长老我们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长老饶过我们这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,这群侍女嘴太碎,一个个都没有保密的意识。听到什么消息就向外传。她早就想找机会治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都没长脑子么,听到什么就向外传,魔族的奸细到处都是!你们这样随便传播秘密,知道会让多少人为此付出生命!”

    师卿卿声色俱厉,正想责罚之际,却突然生出感应,转头看过去,就看到师涵陪着高正阳走过来。

    三年没见高正阳,他几乎没变。黑色长衣,赤足麻鞋。头上青森森的短发茬显得很剽悍。浓黑长眉也还那么霸道张扬。但他眼神却多了几分深沉内敛,少了几分锋芒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师卿卿却觉得眼前的高正阳变得更可怕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多看,目光一转就收了回来。远远的就对高正阳低头拱手施礼:“卿卿见过师叔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了下头,微笑道:“进入九阶了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都个姑姑对我的教导。”师卿卿急忙谦虚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师涵淡然道:“和我无关,是你够努力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招呼道:“一起去开会吧。”

    师卿卿不敢多说话,用力点点头。小心的跟在了师涵身后。乖巧的就像个随从侍女。

    众多侍女见状,都是一脸的惊奇。师卿卿虽然才晋级长老,却一直极其高傲。普通长老都是不假辞色,就算面对族长也都表现的很强硬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男人是谁,能让师卿卿这般的乖巧听话,简直就像小猫咪一样。等高正阳他们一行人进了开会的大厅,一群侍女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是谁啊?看她那副乖巧讨好的样子……”漂亮的圆脸侍女讥讽的问道。刚才要不是那男人过来,师卿卿指不定要怎么责罚她们呢。这会说话当然也多了几分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侍女比划了禁声的手势,等众人安静下来,才把声音压到最低:“那是霸皇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没发声,完全是有嘴型在表达意思。

    但其他侍女却都立即明白她说的内容,有两个侍女激动的失声叫出来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又很快意识到不对,急忙用力捂住自己的嘴。其他侍女也都是满脸激动震惊,彼此交流着目光,却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消失了三年,但他的名字却是如日中天,无人可比。不论是蛮族还人族,高正阳都是公认的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他的行事霸道无情,毁誉参半。但魔族入侵,则让他声势大涨,大多数人的认为他能代表人族和蛮族的最强力量。

    进入乱世后,人族和蛮族都变得更加尊者力量和强者。高正阳的强大,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精神需要。而这种需要,又不断的神话高正阳。让他的声威日盛。

    几个狮族侍女,都知道高正阳和狮族有着密切关系。也知道高正阳曾抢走了狮族神器天狮爪。对于高正阳,众人是又畏惧又崇拜。今天终于亲眼看到这个传奇强者,心情当然无比激荡。

    但想到高正阳在传说中有通天彻地之能,众多侍女又不敢乱说话。只能激动的互相传递着眼神,表达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们虽然没说话,可那个侍女说出高正阳名字的时候,就已经惊动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成就心圣后,高正阳对于有关于自己的一切都无比敏感。别说几个侍女近在咫尺,哪怕有人在亿万里之外,甚至其他世界说他的名字,他都会隐隐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神一动,就知道几个侍女只是八卦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他也就没兴趣再关注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成就心圣,心灵的力量也有着极限。高正阳也不能时刻去关注那些无足轻重的琐事。也不可能轻易的洞悉别人内心。

    威力越是强大,所消耗的力量就越强大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    狮族的一群长老们虽都是弱渣,但各个心思复杂,要想把他们整治好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迈入大厅后,高正阳收敛心神,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他只是一个客人。不论如何都不应该坐在主位主持会议。但高正阳坐在这里,却有着理所当然的从容大方。狮族众多长老也都没有任何异议,他们似乎也觉得这样才合理。

    等高正阳坐下后,族长师逊等长老都站起来,一起向高正阳鞠躬问好,态度恭敬之极。

    高正阳上次来狮驼山,杀了狮族两大长老,强夺天狮爪,可是给所有狮族人心里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记。

    不论狮族上下如何厌恶痛恨高正阳,他们都必须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。这个男人越来越强大,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伸手示意众人坐下:“都是自己人,不用拘礼,都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师逊等狮族长老这才齐刷刷坐下。坐在最末尾位置的师长青,心情更是复杂。想当初他们在魔界的时候,隐隐还比高正阳强上一些。至少也还能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也正是受到了高正阳的刺激,这十几年来,他奋发努力终于成就了九阶,却连仰望高正阳的资格都没有。这会虽然同坐在一个屋子里,却只能低垂着头,看都不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影一闪,师卿卿坐在了师长青旁边。师长青瞥了她一眼,和她对下眼色。

    师卿卿至少是绝灭的亲孙女,高正阳一定章对她另眼相看。看到师卿卿眼神轻松,师长青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驾临的狮驼山,真的让上下都极其不安。谁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。看师卿卿的样子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师长青却是理解错了。师卿卿是因为和高正阳说了两句话,得到了勉励,心情才这么好。

    师卿卿其实一直都不喜欢高正阳。天狮爪被他抢走后,对高正阳更是极其痛恨。但几年的血战下来,却让师卿卿意识到,有绝世强者的支持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从厌恶对象,变成了可以依靠的强大靠山。这种心态的转变很现实,却也很成熟。

    师卿卿明白,她是狮族长老,担负着巨大责任。不能因为个人的喜恶就排斥高正阳。

    相反,她要尽量依靠双方的关系,为自己和狮族争取利益。

    有着这样的认识,师卿卿对高正阳的态度自然不一样了。没有了抵触的心思,她也发现了高正阳的超凡魅力。一种绝世强者独有的无双魅力。

    这种细腻的心思,当然不能和任何人说。包括最为亲近的师涵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这两天天狮山脉转了一圈,魔族实力强大,气势逼人。但狮族的抵抗战斗顽强而英勇,在天狮山脉展开大规模的游击战斗,更是极其高明的战术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充满磁性而有力的声音,让师卿卿迅速集中注意力。其他狮族长老也都是如此。借着这个机会,所有人终于敢直视高正阳了。

    师逊等几个长老的脸色也明显轻松了许多。这分明的表扬啊,也是高正阳对他们的认可。

    高正阳顿了下又道:“诸位,我们和魔族的战争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。我们要竭尽一一切力量,用尽所有手段去战斗,去抵抗。在这个过程中,必然有人会软弱,会畏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高正阳目光冷峻的环顾一周。众多狮族长老都挺胸抬头,一脸的坚定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不论是谁都不敢露出一点迟疑。火国的例子摆在那,没人会怀疑,高正阳的手段有多酷烈强硬!

    高正阳对众人的态度还算满意,点点头道:“魔族有几万亿之众,数量几十倍于我们。这的确是让人绝望的庞大数字。但是,我们也要看到,魔族缺少组织,也没有足够的资源,不可能把所有魔族都输送到人界。只是这一点来说,我们在数量上并没有多少劣势……”

    众多狮族长老都不说话,这种战略上的分析,各族高层早就做过千百次了。的确,魔族不可能把所有魔族都运过来。但是,哪怕只运送过来十分之一,魔族就赢定了。

    人族在数量上可能不会差太多。但有个问题,魔族和人族蛮族完全不是同一个种族。所有的魔族都好战好杀。哪怕最低阶的魔族,生存能力也都远超人族和蛮族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魔族就像一群野兽。哪怕没有食物没有衣物,把他们扔在荒野中,他们也能繁衍生息。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生存能力。而且,所有的魔族都有着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人族和蛮族则差的太多了。万年的文明不断建设发展,人族和蛮族都变得软弱了。只有成年人才有战斗力,妇女、老人、儿童,都成了必须关照的弱者。不但没有战斗力,还要有人专门照顾。

    这样的文明形态,遇到野兽般的魔族,就太吃亏了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推演,蛮族和人族的胜利机会都不超过一成。当然,这种推演毕竟有着各种限制。也不可能计算到所有层面。譬如神祇的想法,譬如各种意外等等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是觉得没有胜利的希望,也不能立即就投降。必须死战证明自己的价值,投降后才能得到尊重。

    狮族众多长老大部分都是倾向于投降。但他们也都明白这个道理。投降前一定要证明自己足够强硬。

    这种微妙的心思,自然不可能和下面的人说。几个狮族长老互相间虽有默契,却也不可能挑明了说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来了,就更没人敢说什么了。他们现在就想着把高正阳先哄好,不要让他挑出毛病。

    实际上,高正阳对此也是心知肚明。他也不需要用心圣之法去窥探长老们的想法。只从最简单的情理来推断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是,高正阳不能容忍这种想法。只要心存侥幸,在如此残酷的战争中,必然会被碾成齑粉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大家的也许觉得,我们没有任何胜算,抵抗也不过是垂死挣扎。面对无法力敌的强敌,软弱卑微的求生是智慧生命本能。但是,你们要清楚一点,上阶魔族眼中,所有其他种族都是低劣生命。什么绿魔人之流,就是苦力和粮食。外族投降过去,还想活下来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无比肯定的道:“毫无疑问,所有投降的种族都会变成农夫,变成牲畜,为他们耕种劳役,最终变成他们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众多狮族长老脸色都有些难看。他们不是看不到这一点,却不敢去多想。按照魔族的德性来说,他们肯定会这样对待投降者。

    “要么屈辱的死,要么鼓起血勇死战还有一丝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正色道:“以诸位的才智,肯定能明白这个最简单的道理。而且,魔族野蛮凶残,这是他们的优势,也是他们的劣势。人族和蛮族万年文明积累,组织体系严密,文明积累的潜力庞大,时间拖延的越久,我们的力量就越强大。最后,胜利必将属于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多长老面面相觑,高正阳这番话的确有道理,也很有蛊惑力。但想要就这样说服他们死战不降,未免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族长师逊犹豫了下道:“高宗主高瞻远瞩,我等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恭维话不必说了。前面说的大家也许听不进去。我说点大家喜欢听的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打断了师逊道:“我绝对不能容忍任何投降的行为。这种事你们想想也就算了。真要投降,我就灭他全族。”

    他淡然的话语中,带着无尽的森然杀气。众多长老都是如坠冰窟。再镇定的人,也是禁不住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血战还有一条生路,投降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悠悠的道:“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危言耸听。我杀不尽魔族,五千万狮族却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师逊满脸苦色,高正阳就是这么蛮横不讲理,比魔族还可恨。他求助的看了眼师涵,希望她能说两句话,缓和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师涵对师逊摇摇头,示意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高正阳轻轻敲了下桌面,微笑道:“为了给大家一点信心,今天晚上我去拔了魔族在天狮山脉的大营,灭了土玄灵。”

    众多长老更惊讶了,顾不得失礼,都齐刷刷的看向高正阳,猜测他是不是在说笑,或者是用什么诡计?

    高正阳看出众人的疑虑,他道:“我知道有些人和土玄灵有联系,嗯,不妨去告诉他,今晚洗净人头,我踏月去取。”

    众多长老又急忙低头,开玩笑,这会谁敢去和那面通信,那不是活腻了么!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失望:“看来是没人会传信了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落在师长青身上:“不宣而战,太没有气度。长青,就麻烦你送个战书吧……”

    师长青的脸一下就青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