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七十五章 攘外必先安内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那来个爱的抱抱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张开怀抱,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鹤飞羽犹豫了下。天狮山脉的几年血战,让她迅速成熟起来。但在男女感情上,她还是比较简单。

    熟悉的人都知道她是高正阳的师妹,慑于高正阳的凶名,也没人敢骚扰她。甚至会有一些高层专门盯着她,防止有些不懂事的人惹到了她。

    最熟悉的师涵,性格淡漠高冷,对鹤飞羽虽然很好,却从不和她谈什么心事。至于白心猿,也像亲哥哥一样。关系虽然亲近,却没有男女之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鹤飞羽自己也很迷茫,不知道她对高正阳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。有依赖也有喜欢,还有同出一门的那种亲昵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高正阳的女人其实很多。月轻雪姐妹,红日,师涵,还有什么玉清公主等等,都是出身高贵手握大权,自身武功高明至极。可以说都是人族最漂亮最强大的女性。

    鹤飞羽也不知道她和高正阳到底是什么关系。只是师兄妹?这让她很失落。和高正阳说笑了几句,虽然让她又找到了熟悉感觉,但心里还是很纠结。

    高正阳上前一把用力抱住鹤飞羽,笑道:“师姐,我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高正阳强壮有力的怀抱中,鹤飞羽突然觉很安心,那些纠结的烦恼似乎都不翼而飞。心中想着:“只要在他身边就好,只要跟着他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放下心事,鹤飞羽小脸上有露出欢悦笑容,蜷着脑袋在高正阳怀里蹭啊蹭。高正阳有些好笑,几年没见,鹤飞羽好像变成了猫族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亲昵的时候,蛇轻语已经带着蛇族高手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看到鹤飞羽和人大模大样的拥抱亲热,似乎都忘了身处战场。蛇轻语等蛇族也有些奇怪。以鹤飞羽之前表现出的机警善战,不应该这般大意啊。

    事情反常,也让蛇轻语心里多了几分谨慎。她给自己加持了破虚法眼。这个法术能看到元气虚实变化,可以破解各种幻术或个迷惑心神的法术。也能看到人的元气波动,估测元气等阶。

    破虚法眼也是蛇族传承的法术,蛇轻语凭着这门秘法,总能避强击弱,创造了颇为辉煌的战绩。

    蛇轻语竖立眼眸渡上了一层七色光环,数十丈外的相拥的两个人族,在她眼眸中变成了一层层颜色不同的元气形状。

    天阶女弓手的七阶元气波动绵长坚韧,显示出了深厚根基。兴奋喜悦的情绪,也让她元气波动更为活跃,从而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。抱着弓手的那个男人,元气波动却只有五阶?

    蛇轻语不太敢肯定,因为那男人元气波动晦涩低沉,看起来层次极低。对她而言,这种层次的力量就必要多研究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蛇轻语环顾一周,再没发现任何异常元气波动,心里也放松下来。她对蛇眼做了个安抚的手势:“你在后面盯着接应我们。有不对就射杀那女人。但不要轻举妄动,这女人地位不低,又长的漂亮,尽量生擒活捉。”

    蛇眼用力点点头:“是、大人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了蛇眼,蛇轻语带着几个手下快速突进,很快围住了鹤飞羽和高正阳。

    过程很顺利,这也让蛇轻语有些意外。她甚至有空先布下了三个法阵。自忖胜券在握,她才扬声道:“你们两个亲热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高正阳放开了鹤飞羽,看了眼蛇轻语。蛇族女人虽然脸上都长着细碎鳞片,但丰胸蛇腰肥臀,在鳞片的包裹下身段颇为诱人。他觉得挺新奇:“你是蛇族?”

    蛇轻语有些迷惑,对方的反应太古怪了。看到自己被包围,既不惊慌也不着急,甚至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思。简单点说,对方似乎完全没把她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出于谨慎,蛇轻语并没有生气,反而客气的询问着对方名字。

    高正阳哑然失笑:“你居然不认识我,我还以为自己的很出名呢!”

    鹤飞羽也笑起来:“你是名气太大,她想都不敢去想。怎么会猜到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鹤飞羽很喜欢这种状态。有高正阳在身旁,所有穷凶极恶的敌人似乎都成了小丑。这种心理上的转换,外人是怎么也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有些太嚣张了,围在一旁的两个蛇族天阶高手不高兴了。他们也有些不耐,就等蛇轻语下令动手了。

    蛇轻语却惊疑不定,她总觉得眼前这男人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在哪见过。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更让她不安。

    鹤飞羽的一句话,却猛然提醒了她。不敢想的人?这人的眼神,眉宇间那股霸道张扬,是、高正阳!

    蛇轻语当然见过高正阳的样子,并在水镜上反复看过几十几百次,在脑海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不过,她所看的水镜大都是高正阳着甲执戟的样子。高正阳不穿龙皇甲,形象上就差了太多了。而且,高正阳在西佛州历练几年,此时气度俨然,却又和以前那种咄咄逼人样子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再者,蛇轻语怎么也想不到,失踪了几年的高正阳会突然出现在天狮山脉,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蛇轻语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个名字,然后,心就一下沉到底,脑子里也一片空白。一时间,人就傻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听了太多高正阳的凶残传说,也深深知道,作为东神州天榜第一的高正阳有多强大。别说他们几个七阶,就算是大军统帅带着一群九阶在这,对上高正阳也没多少胜算。

    蛇轻语甚至不敢逃走,她只希望高正阳看不上她这样的小人物,能随手放过她。可想到高正阳嗜杀的传说,又觉得逃生的机会太过渺茫。

    按照魔族上层的命令,发现高正阳后最重要就是传讯报告。

    但蛇轻语却没那个胆子,她觉得自己老老实实装可怜,还有那么一丝活命的可能。传讯报告就是自寻死路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注意到蛇轻语的异常反应,他笑道:“你好像认出我了?”

    蛇轻语鼓起勇气道:“是。”话一出口,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异常干涩嘶哑,显然是太过紧张了。

    但没有任何办法,不论心志多坚毅,面对生死都不太可能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蛇轻语的反常,他们都露出惊疑之色。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是谁,居然把心高气傲的蛇轻语吓成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局势不明,几个蛇族高手更不敢妄动。他们互相传递着眼神,暗自商量着对策。

    蛇轻语怕手下们不知死活,惹怒了高正阳,又急忙屈膝跪拜道:“阁下,请原谅我们的无意冒犯。您是无敌强者,想必也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道:“你错了,我最喜欢就是仗着武功高,专门碾压弱渣。这个简直是太爽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蛇轻语吓的浑身轻抖,也不敢再说话,只是连连叩首磕头。

    她那副狼狈的样子,也让其他几个蛇族高手大为不解。大不了一死,何必如此卑微求生。

    一个蛇族天阶高手忍不住了,拔刀就向高正阳斩过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动,鹤飞羽忍不住催发出天刑刀,迎着对方刀势疾斩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蛇族高手刀法很高明,劈斩的长长弯刀弧线诡异飘忽,让人琢磨不定。看到鹤飞羽出刀,蛇族高手心里暗喜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高深莫测,显然不好惹。女人却是弓手,刀虽然不错,又能有多少本事。只要擒下这女人,总能安然脱身。

    蛇族高手想着生擒活捉,弯刀故意留了一丝破绽。鹤飞羽要对着破绽出刀,是能斩他一刀。可是,却不可能破开他的火犀甲。他却能趁机化解鹤飞羽刀势,把她擒下来。

    飘忽弯刀如轮转动,在空中幻化出如彩云般的奇异刀光。逆势出刀的鹤飞羽,却并不理会对方刀法上破绽,拔刀斩攸地加速,冷冽刀光突然分化出十字状,斩破对方重重彩云,把对方劈成了四片。

    蛇族的天阶高手,一个照面就被鹤飞羽斩杀。而且异常干脆利索。这也让其他围观的蛇族高手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鹤飞羽能做到这一步,固然是刀器锋锐无匹,其拔刀斩的刀法也凌厉凶绝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道:“刀法还算沉稳,可惜,多余的变化太多了。拔刀斩,最重要就是心刀如一。握着刀的时候,心里就只有刀。更不能想着变化,拔刀就只有一斩。一刀分化成两刀,看看漂亮了,却消耗了斩的威力。这样的敌人,只需要一刀斩下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从鹤飞羽手里拿过天刑刀:“我来给你演示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蛇族高手大骇,哪还有动手的勇气。都是转身疾驰。背对敌人逃跑,无疑是找死。但这里还有四个高手,大家都拼下运气,总有人能逃的性命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追赶,横刀一斩,刀光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满光弧。

    等到刀光落下,四个狂奔的蛇族高手都是人头飞起,同时毙命。包括数十丈外的弓箭手蛇眼,冷冽刀光也斩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蛇眼距离高正阳足有几十丈,刀气虽快,可这么长的距离也足够他做出反应。他毫不犹豫开弓射箭,想要射破刀光。

    可刀光无声切开箭矢后散逸炸裂,崩碎的刀光如雨般贯入蛇眼身体,在他身上留下了数十个大洞。最细微的一抹刀气,则贯入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蛇眼死的极其郁闷,他甚至不知自己怎么会死。

    高正阳收刀,递给了鹤飞羽:“其实以你现在的修为和刀法,杀他们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鹤飞羽嘟着嘴:“你用的力量虽不强,可对元气洞察入微,才能一刀杀了五个。我可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杂念太多了。拔刀斩就在一个纯字上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不需要对元气洞察入微,你只要培养自己刀意、刀心。拔刀一斩,当者立毙。杀九阶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说的轻巧。”

    鹤飞羽被高正阳说的颇为心动,却没自信做到他那一步。更没信心杀九阶强者。

    “九阶,也不过是在元气运用上更为复杂。究其实质,终究是元气奴隶。天刑刀可是十阶神器,更有强横刀魂,只要你能纯化刀意,领悟刀心,这些并不难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站在圣阶巅峰上,已经完全掌握了九阶力量的变化。九阶力量虽强,终究和七阶区别不大。以鹤飞羽的资质加上天刑刀,斩杀九阶绝非妄想。

    当然,这需要纯净刀意,以及无可动摇的绝对自信。如果自己的不相信,怎么可能以弱克强。

    鹤飞羽到底也不是那种绝世天资,想要到那一步还需要时间磨砺。他只能指出最快最直接的大道,具体怎么样还要靠鹤飞羽自己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他也可以想些办法,强行提升把鹤飞羽提升到九阶。就算是圣阶,也并非不能作弊。

    但这样强行提升的力量,没有相应的意识和心灵,是无法驾驭的。这其中的武道道理太过深奥,偏偏又不能直接说明白。帮助鹤飞羽省略的领悟的过程,只会让她走入邪道。

    鹤飞羽嘴上不客气,心里却对高正阳十足信任。趁着高正阳刚才施展刀意还没消散,她接过天刑刀,慢慢演练领悟其中奥妙。很快就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沉浸心神练刀的鹤飞羽,高正阳颇为欣慰。几年不见,鹤飞羽进步还是很大。

    鹤飞羽旁若无人的在那舞刀,蛇轻语却还是老老实实跪在那,头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好笑,这蛇族女人到是很能隐忍,要是换做其他强者,自矜身份也许就放过她了。可惜,他可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他走到蛇轻语身前道:“天狮山脉的统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土玄灵。”蛇轻语老老实实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沙虫族?”高正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沙虫族的圣阶长老。”蛇轻语答道。这些都并不算是秘闻,人族高层对此都知道的很清楚。只是没有对外宣传出去。在这种事情上,蛇轻语自然不敢有任何含糊。

    “东荒群山那一部又是谁带领的?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自己老家其实并不如何在意,但想到绝灭苦守着出口三十年,还是知道那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东荒群山是紫心莲阁下为大统帅。”蛇轻语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魔族军队现在有多少人,一共分成多少支军队,现在占领了多少地方,都详细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蛇轻语看着地位还不算低,高正阳也想知道一些现在魔族的情况。

    蛇轻语也不敢隐瞒,尽量详细的给高正阳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三年前魔族就开始正式进入人界,经过一年多的时间,至少运送了一百亿低阶魔族到人界。

    这些低阶魔族分散在数十个地方,其中大半都在人族七国的境内。也有少半落在蛮族境内。还有几支魔族,很幸运的进入了荒芜人烟的区域。

    两年的血战下来,低阶魔族几乎被扫荡一空。惨烈的战争就像沙中淘金,保留下了一批精锐。

    天狮山脉就是最大的战场之一。死伤十多亿低阶魔族后,现在剩下的近亿魔族大军都称得上强兵了。

    从整体上说,魔族还是处于缺少补给的状态。数量虽多,却难以形成强大战力。上层统帅也是通过不断消耗,整合魔族队伍,一方面也是消耗狮族的战争潜力。

    而且,对于魔族上层来说,这两年不过是佯攻试探。魔族有的是人口,潜力无尽。他们并不太着急解决人族。

    蛇轻语的等阶到底不高,不知道魔族真正的战略大计。但她是个聪明人,这两年在战场上不断磨砺,到也大概猜到了魔族高层的想法。

    对魔族高层来说,低阶魔族只会消耗自己一方的资源。这种炮灰必须尽快消耗掉。另一方面,也借着血战磨砺自己一方精兵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魔族从始至终就没把人族当做对手。

    蛇轻语说完了自己分析,高正阳也没有任何声息。她也猜不到高正阳的想法,只能低着头在那等待发落。

    “魔族还真有底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高正阳才笑着说了一句。他也的确有些气闷,魔族的优势是太大了,无怪不把人族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种优势也不简单的是数量优势,魔族上层想必还有更高层的力量。什么魔神之类的家伙!

    高正阳自忖,他现在可以去踏平土玄灵的中军大帐,解决魔族高层。就算是紫心莲,也不难杀。

    但魔族潜力无尽,却不是杀几个圣阶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人族的高层也都是聪明人,当然都看到了这一点。所以,投降派才那么多。本来就没有胜算,还有大半人在拖后腿。这场战斗哪有什么胜算。

    攘外必先安内啊!

    高正阳想到这又笑起来,这策略说起来可不太好听,他还是个光头,啧啧……

    高正阳心念一动,跪地的蛇轻语顿时无声崩碎成一片血浆。

    “师姐,走,我们去狮驼山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把鹤飞羽,带着她腾空而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