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大威天龙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拈花指以眼传法,以心传心。其根本却是正觉印。

    究其实质,拈花指也是心圣的无上法门。一个眼神,就可以把力量传递出去。甚至一个心念变化,能能击杀敌人。

    佛经记载,佛祖在灵山传道,拈花而笑。无人能解。只有迦叶面露微笑,领悟了佛祖所传正法。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的名字,就是从此而来。每一代都有最杰出的强者,担任迦叶大尊者。拈花指,只有迦叶大尊者才有资格修习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待迦叶不通心圣之道,拈花指空有其形,却没能练成正觉印,没有以心传心的无上威能。虽说如此,拈花指的威力却远胜其他几名佛门强者的绝学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成就心圣,甚者领悟了摩诃印。他能看的出来,拈花指的根本是正觉印。可迦叶自己都没练成,他不过是模仿其法,更不可能在瞬间就学会领悟正觉印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的拈花指也是异常霸道凌厉。一指就把迦叶轰碎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迦叶身体破碎之际,他身体却由实转虚,只留下一个元气凝成的空壳,形成血肉崩飞的幻象。

    由实化虚,说起来容易。可在高正阳绝世无匹的力量下,却只有神阶的神通才有这般威能。让高正阳也为元气幻化所遮蔽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肯定没有这般神通,一定是佛门强者所留下的神器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不奇怪,就是金刚明王刀都藏着神阶刀意。何况是佛门第一人的迦叶。有两件神阶神器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佛门万年底蕴,可不是说笑的!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天地元气法则限制,高正阳相信,几个佛门圣阶强者都能拿得出神阶神器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好奇的道:“尊者这门神通端的神妙,不知是何来历?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叹了口气,他虽逃过一死,却是依赖外物之力。说出来可不怎么光彩。高正阳的实力,也比他想象的更强大。这也让他熄灭了想要一争高下的念头。

    虽然有佛祖亲传神器在手,在现在的天地法则约束下,却还是无力和高正阳争锋。

    放下了胜负执着,迦叶大尊者的心情也平静下来。他对高正阳道:“也没什么,全赖佛祖所传的法珠护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迦叶对高正阳展示了一下左手手腕上的紫金念珠。

    这串念珠,共有二十颗浑圆晶莹的紫金珠子。晶莹的珠子里面都刻着字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眼扫过去,就把里面的字看的清清楚楚: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

    《金刚经》中最著名佛偈,每个僧人都背诵过。就算的普通人,也大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在亿万众生中,能领悟其中精义的却寥寥无几。包括高正阳在内,他武功绝世,但于佛法上造诣却也只能说一般。对这首佛偈也只是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但看到迦叶手腕的那串念珠后,他心却猛然一动,似乎触动了不可名状的灵光,对这首佛偈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可惜,这灵光一闪即灭。其中奥妙又和高正阳的路子有极大差异,环境也不对。

    这世上神功秘法层出不尽,念珠上的神通虽妙,可路子不对,也不值得浪费太多的时间。还是先办正事要紧

    高正阳收敛心神,对迦叶道:“刚才胜负未分,我们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迦叶竖起双掌,苦笑道:“阁下神功绝世,老僧远远不及,愿意认输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讲法台下观战僧众又是一片哗然。许多心高气傲的天才高手,都感到异常屈辱、痛苦。还有不少僧人泪流满面,无比的悲痛。

    帝释也是脸色灰败,神情萧瑟。迦叶认输,也意味着西方总坛被高正阳一人击败。若是这次不能杀死高正阳,日后自会有人记载:东土佛门心佛宗宗主高正阳只身西来,横扫西方总坛,所向无敌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帝释的心就像火烧刀割一般。但力不如人,他再如何愤怒痛苦也无法争回面子。

    只能等待机会,用法阵轰杀高正阳。才能抹掉这个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帝释怕泄露了心中杀意,垂眸低头,不敢再看高正阳。

    乾达婆跟着帝释一百多年,对他可谓异常了解。帝释的反常姿态,让她意识到了不妙。她脸色凝重,忍不住和紧那罗说道:“情况不妙,帝释要下杀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紧那罗有些惊讶,事到如今,总坛的圣阶强者都已经被高正阳击败。哪还有什么办法对付高正阳?

    但她也是聪明人,立即就明白了帝释的打算。事实上,能杀高正阳这样强者的办法本来就很少。在总坛内部,当然是一百零八重降魔大阵最好用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重降魔大阵,可是佛门降妖伏魔最强利器。每一重法阵,都相当于数位圣阶之力。几百位圣阶强者合力,就算是神阶强者也别想活着出去。

    紧那罗心里对此很不屑,打不过就用法阵,太无耻了。但是,高正阳终究是佛门强敌。跑过来强夺大威天龙,也绝对说不上是什么好人。他还在摩诃山大开杀戒,手上也不知杀死过多少生命。

    妖异炽烈的血神旗,完全是他用无数生命鲜血涂红的。

    紧那罗是有些欣赏高正阳,欣赏他的霸道张扬,欣赏他的独来独往纵横无忌。但是,在高正阳和宗门之间,她必然毫不迟疑的选择佛门。

    所以,她虽然觉得帝释他们太阴险卑鄙,却不想和高正阳通风报信。但是就这么眼看高正阳在这里丧命,她又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纪元轮转,天地巨变。人族即将面临最残酷的考验。高正阳这样的强者,是人族的中流砥柱。折损一个,都是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。

    紧那罗很纠结,不知该不该给高正阳一个警告。

    乾达婆注意到紧那罗的纠结,她心思何等敏锐,立即猜到了紧那罗的心思。她摇头道:“你好真是天真,高正阳何等人物,他敢来总坛放肆胡为,又岂能想不到这些。你啊!”

    紧那罗被说的有些羞涩,她又有些不信:“一百零八降魔大阵威力何等强横,高正阳要是知道,他怎么敢跑进来?”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……看不透啊!”

    乾达婆看着讲法台上的高正阳,无奈的感叹道。她自忖能看透人心,可跟着高正阳一段时间,对这个男人却一点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讲法台上,高正阳也注意到了乾达婆和紧那罗奇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没有在意,迦叶突然认输,很是出乎他的意料。迦叶武功虽然不太强,可他有念珠护身。上面佛祖亲书的二十个字,至少能保护他二十次。没必要急着认输啊。

    他想了下道:“尊者胸怀宽广,不萦于成败,让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他又道:“不过,雷龙的事情又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认输可以,但雷龙的事情却必须给个答复。否则,这事情可不算完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明白高正阳的意思,淡然道:“老僧虽然没同意赌约,但我等尽败在阁下之手,也无颜多说。大威天龙就在后山的天龙池,老僧引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帝释和紧那罗、乾达婆等人都是一惊。迦叶尊者居然真的要把大威天龙交出来?

    帝释忍不住就想反对,可话还没出口,迦叶尊者淡然的眼神已经落在他身上。那眼神威严而强硬,帝释心中一凛,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帝释、乾达婆、紧那罗,你们三个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又对讲法台下僧众道:“时间已晚,所有人都回去作晚课,非得召唤,不得出行。”

    数千僧众都合十鞠躬,齐声应是。不管他们如何不甘如何愤怒,都不能违背迦叶的话。

    迦叶处理完琐事,对高正阳点点头,当先飞天而起。高正阳随后跟上。帝释和乾达婆、紧那罗三人在后面尾随。

    灵山的阳坡都是各种楼阁殿宇,在灵山阴坡,建筑就少多了。山坡上大多种满了松竹等树木,郁郁苍苍。茂密的枝叶中,偶而会露出一片围墙,一块金顶。

    此时新月初上,淡然如水的月华下,灵山的背面大多隐藏在阴影中。更见静谧幽深。

    但在天上看下去,山腰中心却有一片湛然如镜的水光。也是灵山背面唯一的亮色。

    等到了水光上方,就能看到这是一个巨大水池。或者说湖更为恰当。因为水池的面积足有数十里。青蓝的湖水,在月光下恍如一面镜子般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龙池……”

    迦叶指着湖水道:“原本叫的净心池。但在七千年前,大威天龙入驻其中,就改称为天龙池。”

    迦叶又道:“大威天龙脾气暴躁,不喜欢有人打扰。老僧也只是在接任尊者之位后,前来拜见一次。阁下想找大威天龙,只管自去。恕老僧无法奉陪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深深的看了眼迦叶尊者,才道:“尊者,东西佛门同出一源,虽有分歧,却不会影响大局。这也是我留手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高宗主宅心仁厚,手下留情。老僧心中极是感激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郑重其事的合十致敬,表达谢意。

    后面的紧那罗和乾达婆都觉得很荒谬,高正阳这个杀生无数的屠夫,居然称为宅心仁厚,简直的最大讥讽。

    而且,高正阳闯入总坛,重伤了四位圣阶强者。何等的狂妄无礼!

    也就是迦叶尊者脸皮够厚,才能说的出感谢的话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是大模大样的坦然受礼,并没有一丝惭愧不安。他是很欺负人,但绝对是手下留情了。这一点,迦叶也是心知肚明。受他一礼,也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等迦叶施礼过后,高正阳才又道:“你们所谓大威天龙,原名敖雷。我找他有些私事。和你们无关,也和佛门恩怨无关。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一点,不要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圆脸上浮起笑容,正想解释,高正阳又开口打断了他:“尊者,你也不必解释。总坛的一百零八重降魔大阵,我也是久闻大名。但是,我没兴趣尝试降魔大阵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不禁沉默起来,到了这一步,自然不能容高正阳就这么潇洒离开。他堂堂一派宗主,说几句客套话到没什么,却不能当面说假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开口挑明的这件事,迦叶尊者也不能否认。更不会给出高正阳保证什么!

    高正阳当然知道迦叶尊者他们的想法,他敢闯进来,自然有他的底气。但他不想和总坛硬拼,不论输赢都没有意义。只会消耗人族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尊者,一百零八重降魔大阵未必留的下我。要是让我破阵而出,他日我必回来血洗总坛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话语中浓烈到恐怖血腥味道,让迦叶尊者也是呼吸一滞,眼神都变了。帝释、乾达婆、紧那罗三人,更是如坠无间地狱,都感觉到了毁灭一切的杀意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迦叶尊者道:“是敌是友,尊者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高正阳一拂长长血神旗,独自飞到了天龙池中心。停了一下,分水而入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等人目送高正阳潜入天龙池后,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凝重。刚才高正阳说的很清楚,只要佛门敢发动法阵,双方立成死敌。

    若是杀了高正阳,当然是万事皆休。可要是杀不死高正阳,那事情就麻烦了。以高正阳的身份武功,他必然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那句杀意浓烈的话,就算是狂傲如帝释,也不敢轻易开口说话。的确,一个不好,就可能让西方总坛灰飞烟灭。这样沉重的压力,圣阶强者也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几个强者沉默了一会,帝释才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大尊者,我佛门传承万年,无数神佛庇佑,根基何等深厚,岂是高正阳能够动摇的。”

    帝释的话没说完,但他的意思很明白,就是让迦叶不用怕高正阳的威胁。如果被人一威胁就不敢动手,那佛门总坛干脆解散算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九天之上,佛祖等神佛都在关注着佛门。帝释不相信,佛祖会让他的人界传承被灭!

    不过,最近这几千年来,佛祖再没有降下过任何法旨。他们甚至联系不到任何一位佛祖。所谓佛祖保佑,可不怎么可靠!

    迦叶尊者沉吟了下问道:“帝释,我们为什么非要杀高正阳?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欺人太甚,想强夺我们护法神龙,还肆意羞辱我等。绝对不能容忍……”

    帝释很奇怪,杀高正阳的理由明摆在那,还用说么!

    迦叶尊者叹了口气:“护法神龙的事,毕竟还没结果,也不能就因此给高正阳定罪。我们要杀他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都输了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帝释也沉默了,的确,这才是他们执意要杀高正阳的最根本理由。

    “但这个理由,已经足够了,不是么?”帝释反问道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不禁笑起来,是啊,这个理由其实已经再充分不过。哪还需要其他的理由。高正阳只身西来,把佛门总坛所有强者都踩在脚下。只是这一点,就该死啊!

    迦叶尊者摇头道:“事关重大,我也不能独断。你们大家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手捏法印,神识覆盖八方,把摩诃尊者、金莲尊者、金刚明王等佛门强者尽数笼罩,并通过神识幻化成法堂,把所有强者神识聚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能炼成心圣,但以正觉印之妙,做到这一点还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把高正阳刚才说的话,给众人重复了一遍。又说了他的分析。让众人能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这事情太重大了,众多强者虽然都恨不能灭掉高正阳,却没人敢随意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伤的最重,他的神识投影也虚幻不真,不时还如烟气般荡漾,似乎随时都可能消散一般。

    他自知精力不济,当先道:“高正阳炼成心圣,实力深不可测。我觉得还是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金刚明王不干了,他反驳道:“要是让高正阳活着离开,我佛门尊严何在。传扬出去,又让几千亿信徒如何再相信我们!”

    摩诃尊者道:“佛门万年积累,才有数千亿虔诚信徒。我们何德何能,失败了一次的就让信徒们信念动摇!”

    不等别人说话,摩诃尊者又道:“最关键的一点,高正阳既然炼成心圣,我们所见这个身体,很可能是他心佛投影!”

    其他强者本来都有些不悦,觉得摩诃尊者胆子太小了。听到这句话,却都是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高正阳真的只是心佛投影,那就太可怕了!心佛投影,至多也就有本体的七八成力量。他们连个投影都打不过,那双方的差距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一个心佛投影,纵然是杀了,也对高正阳造不出多少伤害。却会彻底的激怒此人!

    想到由此引发的恐怖后果,众多强者更是心里发沉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帝释站出来反驳道:“一个心佛投影,怎么可能有如此神威!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金刚明王也道:“他的金刚不坏体强韧无比,不可能是心佛投影!”

    摩诃尊者也不反驳,他并没有多少把握,也分不清虚实。更不想为此和其他人吵架。

    “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道:“我们先不要急。大威天龙脾气不好,他会动手替我们检验虚实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