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六十章 拈花指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摩诃尊者和高正阳说那么多,并不是想试图说服高正阳,而是要激发自己的斗志。

    帝释的天帝六道刀的执掌生死轮回,金刚明王有金刚不坏之躯,菩提尊者博学多能。三位圣阶强者却都被高正阳击败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一直在讲法台下观战,对战斗有着异常直观而深刻的认识。那就是三位圣阶虽竭尽全力,高正阳却从头到尾都是游刃有余,大气都没喘过一口。

    这也证明了,三位圣阶对高正阳毫无威胁。包括和高正阳缠斗许久的菩提尊者,也只是因为高正阳想从他身上学习佛门秘法。

    力量越强大,就越能明白高正阳的恐怖。摩诃尊者看不透是高正阳有多强,但只是高正阳显露出的这部分力量,就强大的让他绝望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也是鼓足了勇气,才敢走上讲法台。他知道自己注定会失败,而他的努力战斗甚至无法伤到高正阳一根毫毛。这种无力感,压的他都快窒息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包括迦叶尊者在内,佛门最强的一群强者,都已经对高正阳生出了浓浓的恐惧。可作为强者,他们越是恐惧,就越要主动去打破恐惧,才能克服由此而来的心灵阴影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通过对话,来激发自己心底的怒气和信念。高正阳再强大,也不能跑到总坛来为所欲为!作为一个佛门弟子,宁可死,也要用尽一切力量去阻拦这个恶魔!

    从心底深处爆发出的力量,也让摩诃尊者斗志昂扬,信念前所未有的坚凝。虽然对面的高正阳几乎不可战胜,他却勇敢无畏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精神层面上的变化,也让他如同换了个人一般,从内而外都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摩诃无量!”

    摩诃尊者口中低颂法咒,双手结成摩诃印,对着高正阳遥遥印了下去。

    摩诃本意就是无穷无尽的广阔宏大,既是指智慧也是指力量。这是一个玄妙而难以用言语解释的意象。

    以这种意象为本,摩诃印的强大力量,从元气到神魂等多个层面去释放。换做普通的圣阶强者,就算能挡住摩诃印元气变化,心神也会被摩诃印所冲击。若是应对不得法,很容易就被轰灭意识,从而被摩诃印禁制了心灵。

    高正阳深知摩诃印的威力。天妖境的七妖圣所以会被他控制,就是因为神魂和心灵都被种入摩诃印,永远也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不过,他成就心圣,领悟摩诃印后更是内外如一,圆满无隙。别说是摩诃尊者,就算是佛祖亲自出手,也无法控制他的心灵和神魂。

    高正阳可以和菩提尊者打很久,却没兴趣和摩诃尊者浪费时间。论起摩诃印来,他可比摩诃尊者的层次高明多了。

    他单手结成摩诃印,和摩诃尊者的摩诃印正面交击。

    摩诃印无穷无尽的力量,以摩诃尊者为中心收缩成一点后,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轰然元气巨响中,摩诃尊者瞬间穿透讲法台的元气禁制,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飞的太快了,又连续触动了重重法阵禁制。他所过之处,又在天空上留下了一道道瑰丽奇幻的元气神光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摩诃尊者,败!

    讲法台下的数千僧众都是神色木然,高正阳连续大胜,让他们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众人的心情虽然异常悲痛,却无力改变什么。只能木然的等待奇迹诞生。

    “金莲,你去接摩诃师弟回来,别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对金莲尊者吩咐道。

    金莲尊者有些惊异,她道:“摩诃师兄生命无忧,还是先对付高正阳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高正阳应该肉身成圣,又领悟摩诃印,炼成心圣。现在身心合一,双圣之力融会贯通,圆融无暇。从力量层次上,已经远胜我等。你上去了也消耗不了他的力量,不必浪费精力做无谓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观战这么久,也看到了高正阳的一些力量本质,猜到了他真正的力量核心。

    金莲尊者默然。她相信迦叶的眼光。也只有双圣合一,才能解释高正阳的强大。但要她就这么离场,却又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还算客气,始终没杀人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道:“至少他还是可以沟通的,没有仗着自己强大肆意胡来。你也不用想的太多。先去看看摩诃师弟吧。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却不赞同:“高正阳武功再强,也不该恃强凌弱,更不该到佛门祖庭放肆。还重创我佛门四位圣阶强者。这等嚣张霸道,该杀。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对高正阳没有任何好印象,若有可能,她一定会把高正阳拍成肉泥,绝不容他多喘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惜,她对高正阳无可奈何。只能暗自忿怒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会他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道:“要是我输了,就召唤大威天龙。他若有本事,就只管拿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却不同意,她劝道:“既然高正阳是双圣合一,师兄就不必上去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尽,但意思很明白:反正都不是对手,就没必要上去丢脸了。而且,还有可能被高正阳打死。

    虽然高正阳始终没杀人,但可不是说他不敢杀人。谁知道这个疯子一般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迦叶摇头:“师妹你可以不上台,我主持佛门,却不能不战。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很不解:“必败之战,师兄又是何必呢,平白坠了本门的威风。还有本门数千弟子在这看着,师兄若败,必然大挫他们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你错了,正因为数千弟子在这看着,我才必须上台一战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道:“我辈武者,可以输,可以死,却不能畏惧。我若怯懦避战,才会伤害所有弟子的心。以后遇到困境,他们会想到,迦叶尊者都会退避,我们又何必坚持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我败了,才能让所有弟子牢记这耻辱的一幕,才能激发他们拼搏向上的斗志,才能让他们看到天地广阔,才知道外面世界的残酷!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不由的动容,她的确没想到这么多。她本来对迦叶当大尊者有些不服气。自忖她要不是女子,也可以当这个大尊者。

    今天才知道,她和迦叶是不一样。不论是心胸还是格局器量,都差了一个层次。这一番话说完,她对迦叶竟然生出了几分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还是先去找到摩诃师弟。”

    迦叶尊者道:“魔族早就进入了的人界,我们宗门旁又不知有多少魔族强者窥伺。还是小心微妙。”

    金莲尊者悚然一竟,她的确没想到魔族的问题。急忙对迦叶尊者合十施礼,一摆拂尘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迦叶尊者对其他几个护法明王道:“这里也用不到你们了,下去准备法阵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护法明王都很惭愧,他们作为护法明王,本就专司战斗。现在却要让迦叶亲自上场去战斗,这也是他们的失职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武功绝世,又不是他们所能企及的。现在也只能按照迦叶的吩咐,去主持法阵,准备应变。

    几个护法明王,带上重伤的金刚明王和菩提尊者,一起离开了。帝释自忖还能行动,拒绝离开。

    万一迦叶出了问题,他留在这里还能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把琐事都安排好后,迦叶大尊者登上了讲法台。

    “就让老僧来领教高宗主神功。”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对高正阳合十施礼,神色淡然,完全看不出一丝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点点头,不说修为,只是迦叶尊者的城府器量,就不愧是佛门主持。他也合十还礼,微笑道:“久闻大尊者的拈花指,今天还情大尊者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拈花指……”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微微摇头道:“不过是外人不懂,以讹传讹。佛祖拈花,重在正法眼藏,以心传心。这点高宗主不会不懂吧?”

    高正阳失笑,迦叶这是想和他论法的节奏啊。可惜,佛门经文何止千万,就算是佛祖亲临,也不可能通过论法说服所有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也没有论法的闲情逸致,大家还是比比谁的拳头大,来的更简单直接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能一句不答。好歹也是挂着心佛宗宗主的牌子,连论法都不敢说一句,那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拈花指是术,正法眼藏是法,以心传心是道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悠然道:“无术何以传法,无法何以成道。术法道,表里互用,岂能说个拈花指就没用呢。”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点点头:“高宗主颇有见地,可惜,却坠了小乘魔道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呵呵一笑,打断了迦叶大尊者道:“若是论法有用,我辈又何必辛辛苦苦修炼武功呢。大尊者,唯有力量真实不虚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就催发了龙皇无相,手结如来现在印。

    这一门秘法正是如来十印,也就是所谓的如来神掌。高正阳才从菩提尊者那学来的。他对此领悟的虽不精深,可他力量浑厚无匹又纯正浩然。

    心佛一动,自然就模拟了出了如来十印的奥义。若论火候之精纯,还远在菩提尊者之上。

    心动则身动、气动。高正阳结成如来现在印,他身后就浮现出了如来的丈六金身。盘膝而坐的如来法相,手结现在印,周身金光湛然明净,不染一尘。

    但和平常所见悲悯世人如来不同,这尊如来金身法相上神色肃穆,纯金双眸中有着降服外道镇压一切邪祟的赫赫神威。

    汹涌波荡的元气,也让讲法台上的法阵承受了巨大压力。一重重元气屏障从虚空中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但在如来法相压迫下,重重元气屏障不断扭曲变形,并发出不堪重负的元气哀鸣。

    讲法台下观战的数千僧众,都不由露出惊色,本能的向后退开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力量太过强大,这些僧众虽大都是天阶修为,却远远不够资格观看圣阶强者的战斗。

    一旦讲法台上的法阵崩溃,圣阶强者的力量散逸开来,数千僧众只要被波及,肯定会化作飞灰。众人对此都心知肚明,哪怕心里再如何不甘,面对圣阶强者爆发的无上神威,也终究心存敬畏,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帝释转过身看着众多僧众,苍白如纸的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。他道:“大尊者还在上面战斗,你们却连观战的勇气都没有了么?”

    数千僧众都是面红耳赤,惭愧不已。的确,他们还只是在旁边观战,就已经胆怯畏惧,实在是太丢人了!

    帝释又转过身去看着讲法台,他道:“审时度势趋吉避凶并不是耻辱,反而是一种明智。但是,在这个时候,我不希望你们那么聪明。这个时候,勇气,尊严,斗志,比聪明更重要!”

    数千僧众都是佛门的天才,他们都听懂了帝释的话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人站出来说道:“帝释大人,我们错了。从现在起,我们宁死也不会后退一步!”

    其他僧众也纷纷出言附和。一时间,群情激昂,每个僧人眼里都焕发出强烈的光彩。一直被高正阳绝世武功压迫的心意精神,终于在压到谷底时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紧那罗和乾达婆都微微皱眉,帝释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。利用了现在恶劣的处境,反而激发了僧众的强大斗志。

    但是,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个举动绝对不聪明。

    站在讲法台上的可是高正阳,这个举手就灭掉数亿妖狼族的屠夫。以她们两个人对高正阳的了解,他可做事不会有任何顾忌,更不会在意别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前面几个圣阶强者重创没死,固然是高正阳没斩尽杀绝,更多的却还是几个圣阶强者足够强韧,挺住了没死而已。

    群情激奋的僧众们,都是佛门精心培养的新生天才,也是佛门的未来。如果他们都死在这里,对佛门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说,这批天才不容有任何损失。紧那罗和乾达婆,都觉得帝释太草率了。

    但帝释是她们的首领,紧那罗和乾达婆再有意见,也不好多说。何况,已经被激发起强烈斗志的天才们,也不会再听任何劝解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紧那罗和乾达婆只希望战斗早点结束。或者说迦叶快点认输。

    讲法台上的迦叶可不这么想。他作为佛门大尊者,怎么能轻易认输。

    面对似乎能降服一切的如来法相,迦叶三指捏拢,在他手指间有一株娇艳的优昙花慢慢绽放,层层展开的花瓣,有种说不出的生动明艳。短暂的花开,似乎承载了天地万物的所有生气。

    拈花的迦叶却没笑,他神色淡然,隐隐间似乎透出几分看透生死的无情淡漠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优昙花,在层层花瓣尽情盛开后,又迅速的衰败凋零。花瓣一片片的掉落。透出的死亡寂灭气息,让高正阳心里也是一冷。

    迦叶的拈花指,已经超出了佛祖拈花微笑的意境,更加入对死亡寂灭的理解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生命的两种最根本强大力量生、死,就尽数包含在拈花指中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像迦叶手中那朵优昙花一样,绚烂的盛开绽放,又迅速凋零灭亡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的心就经历了生和死,最终坠入永恒的寂灭。

    高正阳觉得自己就像坠入了无尽深渊,没有光,也没有声音,没有味道,只有无尽黑暗和冰冷。所有的情绪,都似乎被黑暗湮灭,被冰冷冻结。

    以高正阳的强横,也不禁生出了一个恍惚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迦叶的拈花指已经轻轻点到了高正阳眉心前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佛界中心佛突然一震,散发纯净的金光。所有的被剥离的情绪和意识,包括元气、力量、感知等等一切,尽数回归。

    在拈花指刺落之际,高正阳也在不可能退后了一步,他的拈花指同时迎上去。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一招失手,顿时察觉不妙,可不等他退避,高正阳的拈花指已经点在他指尖上。

    高正阳仓促反击,要说拈花微笑是没有的,更没有拈花指正法眼藏的神妙。只有绵绵无尽的生死轮转指力,如海般汹涌贯入迦叶体内。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的手指无声崩碎,然后是手腕、手肘,最终遍及全身。

    佛门大尊者就像一个燃烧的爆竹一般,节节崩碎,瞬间爆成了一团血光。

    讲法台下观战的众人,都是无比震骇。堂堂佛门大尊者,难道就这样死了!

    紧那罗和乾达婆两人更紧张,两只手都死死的握着对方,想要从对方身上汲取力量。

    要死迦叶真的死了,必然会爆发大战。佛门不可能放过高正阳。而高正阳也不可能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后果,就一定是毁灭。也许佛门能倾尽全力杀掉高正阳。但佛门也一定完了。

    这个后果,也是谁都无法承受的。但到了这一步,又是谁都无法改变的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希望大迦叶尊者没有死,这才有着缓和余地。

    讲法台上,光影一转,漫天爆发的血光如气泡般无声消散。光影转化中,迦叶大尊者重新现身出来。他神色淡然,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    高正阳神色奇妙的叹道:“还真有你的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