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天帝六道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灵山主峰高三千三百丈,围千里。

    大雷音寺就位于灵山之上,依山而建,殿宇楼阁法堂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从天空上看下去,所有建筑都是黄澄澄的金瓦覆顶,白玉为砖,外围红墙。间或有翠竹青松,奇花异草,紫芝玉兰,灵石流泉。各种五彩灵禽,丹顶白鹤,青鸾玉蝶,翩然往来,悠闲自得。

    峰顶的正殿雷音殿,灵光通天彻地,笼罩灵山上下,流转不绝。纯正浩然佛光,千里外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高正阳从虚空通道中走出来的瞬间,神识就观遍灵山,把佛门西方总坛的大雷音寺从内到外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从格局上来看,正觉寺和大雷音寺极其相似。当初东神州佛门建造祖庭,应该就是按照大雷音的格局建造的。

    但大雷音寺规模无疑更为宏大,气象上也更为堂皇正大。更有着历史沉淀的古老沧桑气息。相比之下,正觉寺就显得过于精致,气势是就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高正阳暗自比较了一下东西佛门总坛的差异,也不得不承认,西方总坛万年传承,的确远胜东传的佛门。

    但这也很正常,西方佛门是西佛州的主人,统御整座大州,几乎所有人族都是佛门信徒。这一点就是道门也远远不及。能有这种唯我独尊的圣地气象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打量了一圈大雷音寺,高正阳的目光才落在几个佛门强者身上。

    从一群人站的位置来看,站在最中心也是最前位置的胖和尚,无疑就是八大尊者之首迦叶。

    迦叶穿着黄色僧衣,胖乎乎的脸上虽然挂着微笑,却并不显得轻浮圆滑,反倒是颇有气度,让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除了迦叶之外,如同帝皇一般打扮的帝释,也引起了高正阳的注意。到不是帝释的打扮奇异,而是他那副傲然又充满敌意的样子,在一众人中最为显眼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奇怪,虽说西方总坛的强者都对他充满敌意,可其他人至少保持了强者风范,并没有人那么直接表露出来。这个帝释却是毫不掩饰,就好像媳妇被他抢走了一样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正阳突然心中一动,瞄了眼他身旁的紧那罗。应该就是这个女人惹的祸!

    紧那罗也注意到了帝释审视的目光,她其实很不喜帝释那股傲气样子。高正阳也张扬霸道,说起来可比帝释要狂妄多了。但高正阳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恣肆张扬,帝释却让她觉得很做作。

    紧那罗虽不是圣阶,对人心意情绪却有着近乎通灵的感应。按照佛门的说法,就是他心通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的到,帝释对她完全是一种占有的心思。高正阳就完全不同了,他虽然也有男女情欲,却更简单纯净,也并不把她当做附庸或是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这两年一直待在摩诃城金刚寺,也是因为紧那罗不想看见帝释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到大雷音寺,就遇到了帝释。关键是为了避免在虚空中迷失,她还牵着高正阳的手。

    紧那罗也发现有些不妥,就想放开高正阳的手。可她手还没松开,高正阳却一发力把她手反握住。

    高正阳还得意洋洋的对帝释笑了笑。帝释神色阴沉,眼眸中依次闪过龙、修罗、乾达婆等八部众的幻影,最后化作一个金色天帝光影,自眼眸中投射到高正阳眼中。

    帝释作为八部众之首,他还有种特殊能力,可以从其他七部众那获得一门神通。

    八部众神通汇合,就是《天帝六道经》。天帝是统御六道的帝皇,负责为佛门掌管世俗众生。

    天帝六道经一成,帝释就有了统御众生的天帝之威。通过目击之法,帝释把天帝号令众生的威势直接释放出去。

    身为天帝,自然不会随意的亲自下场动手。这等目击之法,本就是天帝最强的神通之一。帝释存心要给高正阳一个深刻的教训,一上来就毫不留情的把天帝六道经威能尽数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就动手,作为东道主来说不免有些太失礼了。作为圣阶强者来说,也有些无赖。

    但帝释却不在乎这个,他人虽骄傲,做事却不太在乎手段,他更看重能否达到目的。在他看来,高正阳本来就是敌人,也没必要装什么客气。高正阳又主动挑衅!就是被他杀了,也是他自己找死!

    佛门的其他强者,虽都未必赞同帝释的手段,却没人会阻止他。他们也都想看看,在摩诃山灭掉天狼全族的高正阳,到底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紧那罗也注意到了帝释的动作,她本能的提醒了高正阳一声:“小心,是《天帝六道经》。”

    她的神识传音很快,但也没有帝释的目击之法快。

    帝释的天帝投影已经透入高正阳的识海。

    金冠龙袍的天帝投影,周身神光四溢,面目更是笼罩在神光之中,一片模糊。进入高正阳的识海后,天帝投影打开了元气通道,引动无量元气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天帝指着高正阳的龙皇圣魂喝道:“外门孽障,身负无穷罪孽,还不是跪下受死。”

    这一缕天帝投影看似简单,却是帝释最强大神通之一,有着言出法随号令六道众生的赫赫威势。

    天帝投影一发话,高正阳广阔无尽的识海就响起惊天动地的轰鸣,整座识海都剧烈震荡起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龙皇圣魂,也被无尽元气重重束缚。他的心里生出强烈的悔恨难过,似乎只有按照天帝投影的话去死掉,才能让洗清自己罪孽。

    这些复杂的情绪,在高正阳的心灵上蔓延滋生。但是,高正阳的圣心通明如镜厚重如山。天帝投影外力所带来的影响,就像清风浮云,根本动摇不了他的本心。

    反倒趁着这个神意交接的机会,高正阳却以心圣之法看到天帝六道经的变化,以及帝释的心灵。

    十方心佛印,本就是佛祖嫡传无上秘法。高正阳所学的虽是残缺秘法,却参悟了摩诃印,成就了无上心佛。

    帝释催发的天帝投影,其中本就蕴含着心神的变化。在高正阳面前主动使用这门秘法,说是班门弄斧一点也不夸张。

    当然,天帝投影别有奥妙,和摩诃印却又完全不同。其中的精微变化,也让高正阳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高正阳体会着天帝六道经的变化,圣魂也也如木偶般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天帝投影言出法随,何等威力。可落在高正阳的圣魂上,却如泥牛入海,没有任何声息。这种反常的行为,让帝释很不解也很不安。

    正疑惑之际,高正阳的龙皇圣魂突然睁开眼睛。天帝投影在圣魂的目光中,无声粉碎。

    帝释神魂牵引下收到剧烈冲击,双眸一震,血就不受控的流了出来。更可怕的是,帝释识海中却出现了高正阳圣魂的影子。

    威严堂皇的金甲,飘拂如火的长长血色披风,高正阳的圣魂释放出赫赫威势,如烈阳当空。

    帝释的圣魂看过去,竟然觉得异常刺眼。圣魂并没有真正的眼睛,都是以神识感应万物。这种奇异的刺眼感觉,完全是被高正阳影响了心神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识海内,却被高正阳的圣魂占据了绝对优势。更可怕的是,高正阳这种圣魂投影方式,完全是模仿他的天帝六道经。

    不论是投影的方式,还是元气神识运转变化,都一模一样。而且,各个层面变化都协调自如,不见一丝棱角。就好像高正阳修炼了天地六道经几百年一样。

    “罪人,见了本帝还不跪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圣魂站在识海上空,低声喝道,似乎有无尽的威严。帝释本能的就想服从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可帝释心里清楚,这是高正阳的强大心神正在影响他的本心,控制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帝释也不知用这招控制过多少敌人,没想到他自己会亲自尝试这一招的威力。让让惊慌的是,高正阳施展的威力似乎比他要强盛十倍百倍。

    帝释的圣魂不受控制的慢慢屈膝下跪,他脸上都是痛苦挣扎之色,却怎么也抵御不住上方压下的如山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能屈服……”

    帝释面容扭曲的疯狂大吼,他圣魂旁边闪过修罗、乾达婆等七部众的身影。每一道身影都代表着一种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高踞上空的高正阳圣魂无声的笑了笑,帝释还真有些本事。至少从力量上不逊于七妖圣。其心灵意志之坚韧严密,更是超过了七妖圣。

    可惜,不论的力量还是心神修为,帝释都而和他有着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高正阳神识一动,飘扬的血神旗上神光骤然大盛,帝释的无尽识海都被镀上一层炽烈血色。

    帝释圣魂如坠熔炉,内外如焚,甚至失去了意识。就在帝释以为自己要被焚烧成灰的时候,一声宏大佛号在他识海中回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。”

    如九天正音的佛号,让帝释心神一震,从迷茫中清醒过来。似乎能焚尽一切的火焰,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帝释大大松了口气,神识一动就看到了摩诃尊者的身影。他点点头道:“谢谢师兄。”

    摩诃尊者叹口气,安慰道:“你也不要在意一时成败。”

    帝释呆了下,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屈膝跪下。他心中无比愤怒,高正阳真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高正阳在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帝释的反应。

    在高正阳的目光注视下,愤怒欲狂的帝释反倒冷静下来。面对高正阳这种强敌,吃一次亏已经够了。他一定要冷静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太过大意,他也不会这般轻易的被高正阳压服!

    帝释对高正阳道:“刚才是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一定很不服气吧?”

    “输就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帝释正色道:“我又不是输不起。不过,我想再和阁下请教一下刀法。”

    通过刚才的交手,帝释也意识到了高正阳十方心佛印的可怕。这种心神交锋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还是比他最擅长的刀法,才有取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帝释已经把高正阳当做前所未有的强敌来看待,再不敢有任何轻视。

    高正阳长眉一挑,颇有兴趣的道:“好啊,我今天过来,就是想见识一下佛门的绝学。”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等佛门强者也都脸色有些不好看,帝释抢先出手,明显吃了个大亏。高正阳这人却更可恶,赢就赢了,还如此的嚣张。他真以为赢了帝释一招,就能横扫总坛了!

    “高宗主真是盖世豪雄,佩服。”

    迦叶大尊者道:“既然要比刀,那就去讲法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点头应是。这里是大日如来殿,都是万年的古迹,绝不是动武的地方。

    紧那罗怕高正阳不清楚情况,和高正阳解释道:“讲法台在山腰,也是总坛讲法比武的地方。设置的法阵,足以容纳圣阶强者战斗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他到是能理解西方总坛这群人的想法。本来是想仗着人多势众直接压服他。结果却失手了,再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毕竟,没人喜欢在自己家里大打出手。万年古迹,打碎了什么东西都心疼。

    一群强者穿越虚空通道,瞬间就到了山腰处的讲法台上。

    讲法台高数丈,长宽各十丈,青石所造。前方是广阔的广场。

    此时天才蒙蒙亮,广场上只有数十个小沙弥在扫地。

    讲法台上突然来了一大群人,也引起了广场上小沙弥的注意。

    佛门有着森严的秩序,从衣着上就能轻易分成一个人身份。这些小沙弥都是最底层的小和尚,根本没见过几位尊者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认识黄色僧衣,在总坛中只有大尊者才有资格穿的颜色。眼看一群尊者还有帝释、护法明王站在讲法台上,沙弥们都异常震惊。他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,傻傻的看着讲法台上众人。

    讲法台上,却没人在意周围的小沙弥。众多佛门强者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高正阳身上。

    帝释这会已经催发出了幽深如墨的六道刀,他刀势一摆道:“请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佛门强者都自发退到讲法台下,摩诃尊者更是主动催发了法阵。四道白色光墙升天而起,把讲法台上从四方围住。

    帝释等了一会,也不见高正阳催发武器,有些奇怪的道:“你不用武器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笑道:“现在还没必要用。”

    帝释又是一怒,他又强行压住怒气,如墨般六道刀一指高正阳,轻刺过去。

    六道是直天人、修罗、人等六道,实质上是泛指众生。六道刀就包含了生死、轮回、寂灭等六种刀意。

    刀法变化简单,六种刀意却互相演化生生无尽。

    高正阳既然装逼不用武器,帝释也不客气,把六道刀尽情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以一刀演尽众生六道之变,这是何等神妙。帝释虽然还没到那一步,六道轮转的刀意却浑然一体,隐隐间已经演化出六道变化。

    墨色刀光层层展开,就像是宏大六道在运转。生死、寂灭、轮回六种刀意,逐一演化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像坠入了六道之中,从无污的天人,堕落成修罗,又转生成了人,又堕入畜生道。如此种种轮转不停,其寂灭刀意也悄然沉寂入骨。

    下方观战的佛门强者,也纷纷点头。帝释前面输了一招,这会却刀演六道,把圣阶强者的真正气象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只以刀法来说,帝释是当之无愧的佛门第一。

    不过,众多强者也都有些奇怪,高正阳身在其中,如堕六道,却始终也不反击。又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摩诃尊者突然道:“高正阳好像在学习六道刀?”

    金刚明王忍不住道:“佛门无上秘法,要是看一遍就能学会,那才是笑话!”

    其他强者也都点头,他们都觉得摩诃尊者太过夸张了。要说高正阳避其锋锐,寻找时机却还说的通。

    在场的佛门强者中,只有紧那罗觉得摩诃尊者猜测有道理。因为她看过高正阳动手,端的是发若雷霆,动如天崩。这般客客气气的游斗,可不是高正阳的风格。

    不过,紧那罗却不打算说什么。在场的人中,她地位最低。犯不上出这个风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真打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乾达婆从虚空中走出来,看到讲法台上的战斗后就是眼睛一亮。她搂着紧那罗的手臂道:“这两个男人是在为你打架吧!”

    紧那罗没好气甩开她的手,道:“别乱说,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乾达婆不以为意,笑着道:“这个高正阳胆子真大,居然敢跑来总坛撒野。他是真的不想回去了!”

    紧那罗也是摇头,她也无法理解高正阳的想法。进入总坛容易,没人会拦着。可想要离开,却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已经有许多人听到消息,纷纷从各方赶过来。

    人越聚越多,但迦叶等尊者站在前面,也没人敢放肆。广场上安静无声。

    可在私底下,佛门众多高手却忍不住纷纷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高正阳啊,也没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“被帝释大人杀的四方逃窜,这种本事也敢来总坛丢人!”

    “本来还很期待,看来也不过平平无奇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私底下议论的正高兴,讲法台上高正阳突然竖掌如刀,横着拍在六道刀上。

    生死、轮回、寂灭六种刀意流转,瞬间传递到帝释身上。他手中六道刀一沉,失手落地,人连退了六步,口中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端正威严的眼眸中,露出寂灭之意。

    全场骇然大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