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四十五章 坦诚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天狼峰被摧毁,方圆数百里变成一个深深的巨大掌印。掌印所覆盖的范围内,几乎所有存在都被沛然无尽掌力压成齑粉。

    唯有掌印最中心处,有一根十余丈高的黑色图腾柱,散发出一团黑红光芒,把天狼和血月狼王层层罩住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着图腾柱的保护,天狼和血月狼王才幸存下来,成为掌印范围内的存活下来唯二生命。

    但血神旗所化掌力太过凌厉,天狼为了护住自己和血月狼王,把妖狼族万年祭祀的图腾柱力量尽数抽取出来。正面和血神旗交锋,也让图腾柱内部禁制被破坏,万年积蓄的图腾灵光差点消散。

    天狼是图腾柱之灵,命运和图腾柱锁定一起。所以,挺过了高正阳破山裂地的一掌,它也没办法趁机逃离。

    血月狼王身受重创,全靠天狼支撑才能活着,更没有力气逃走。

    看到血色披风飘扬落下,血月狼王和天狼都感到了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两个手下败将没什么兴趣,他盯着图腾柱认真的打量起来。当初他在铁林部的时候,就曾斩倒过一根狼族图腾柱,还获得了狼族秘术加持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他武功越来越强,这种外力强行加持的巫术,早就被精纯无匹力量压的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图腾柱,表面刻满了天狼的图像,一层层暗红色血污覆盖在上面。从内而外的散发出远古沧桑的气息。只就力量层次而言,却比当初那根狼族的图腾强大万倍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一转,落在了血月狼王身上。他胸口的大窟窿长上了一层薄薄血肉,但随着元气波荡那层皮肉就如纸般抖动,看着就像个弱不禁风的纸人。那诡异的血色新月双眸,也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刚才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血月狼王,现在却仓惶犹如丧家之犬。前后的鲜明对比,也让高正阳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?”对方能接他一拳不死,高正阳态度上客气几分,并没有上来就动手,给了对方说遗言的机会。

    血月狼王也明白高正阳的意思,若有可能,他愿意屈膝投降。但他也知道,双方结下这么大的仇,绝没有共存的可能。此刻他心里只有无尽的后悔,为什么会惹到高正阳!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意外,狼妖族传承万年的祖地就被灭了,近千万狼妖族被杀!

    狼妖族虽然有几亿之众,可血月大寨聚集的都狼妖族中的精英,是最为强大的一批战士,也是狼妖族的中坚力量。血月大寨被摧毁,图腾柱眼看也要不保,也意味着狼妖族损失了最重要的根基。

    没有了图腾柱,狼妖族再无力和其他圣阶对抗。而精锐力量被灭,意味着最有潜力的一批狼妖族被扼杀。这种巨大的损失,是没有任何办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狼妖族就退出了摩诃山强族行列,彻底沦为了二流。而在纪元轮回天地巨变的时候遭受这样的损失,狼妖族只怕很快就会被其他妖族吞并,进而彻底消失在时间长河中。

    狼妖族的灭亡,就是因为招惹了高正阳。而这其实是个小小的意外。血月狼王越想越悲凉。

    “阁下,是我做错了事,我死不足惜。但请阁下放过其他狼妖族……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认真考虑了一下,提出了最后的请求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了笑:“人死万事皆空。你到是个很好的头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我们人族有一句话,叫斩草除根。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风格。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睚眦欲裂,死死瞪着高正阳道:“我们狼妖族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,你杀了我这么多族人还不够,还要灭我族血脉?”

    “你激动什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以为意的道:“灭人满族的事情你做的多了,所谓出来混的总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道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疯狂大笑道:“今天你灭我全族,明天就有强者灭你人族全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头道:“所以,不能指着强者发慈悲啊,要拼尽一切力量去奋斗,掌握更强的力量,掌握自己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一时语塞,高正阳的道理是那么简单,却又那么的现实残酷。他也不知该如何反驳。犹豫了下才道:“你杀死那么生灵,不怕堕入无间地狱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是被佛门秃头忽悠傻了。天地无情,任凭万族挣扎求存,这世间就是无间地狱!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,没资格在世间活着。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呆如木鸡,他以为自己够狠毒绝情,被高正阳一说,才发现他的狠毒绝情不过是逞强斗狠,是野兽般的本能。说起来吓人,但在高正阳这样强者面前,就软弱的如同婴孩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说了这么多,也给了你很多时间,还有什么绝招就快点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丑陋的老脸上露出几分惨然,他对天狼道:“虽然必败无疑,但我还是要一战!”

    天狼点点头,一声历啸,投入血月身体之中。天狼力量贯注下,血月身体迅速弯曲,身体表面长出浓重坚韧银白长毛,四肢伏地,看上去就像一匹白狼。

    黑色的图腾柱上光芒流转,散发出一道道银色流光都落在血月狼王身上。他就像充气一般,身体迅速变大。图腾柱却在急速缩小,很快就化作一层层飞灰,无声崩溃飘散。

    吸收了图腾柱全部力量后,血月狼王身躯足有丈许高,血色双眸中神光强盛,周身银白长毛晶亮如银丝一般。看上去隐隐有股神圣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这是变身成天狼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有兴趣的打量着。血月狼王虽然身体变成巨狼,但神智却很清醒,元气变化也有种宛如天成的自然高妙。其真实力量,却比刚才和天狼合体要强盛许多。而且没有了力量之间不融洽的裂层。

    按照高正阳的判断,应该是天狼吸收了血月狼王的意识智慧。从这个层面来看,血月狼王已经彻底死亡。站在他面前的实际上是图腾之灵天狼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什么,接招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右拳一举,下一刻拳锋已经盖到了银白天狼面前。

    天狼大嘴一张,一个巨大黑洞就把高正阳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在这种极限爆发的状态下,天狼终于能施展出完整的天狼吞月拳。月亮都能吞的下,何况是区区一个人族。

    天狼并不是真正狼,吞下去的高正阳也不会掉到它的肚子里。而是通过强大拳法贯通空间,打开一个无尽深渊把高正阳扔进去。

    天狼吞月拳,本就改变空间的神级拳法!直到此刻,天狼才勉强施展出一两分拳法精义。

    当然,天狼能轻易吞下高正阳,也是因为高正阳太自大了。不管不顾的一拳轰过来,明明察觉到了不对也不避让。

    天狼觉得,以高正阳恐怖的武道修为,只要他稍微小心一些,就不可能被天狼吞月拳所制。

    一招得手,也让天狼有些兴奋。这一式拳法虽然杀不死高正阳,却能把他送到异界深渊。任凭他武功通神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回来。一个不好,还有可能死在深渊里面。

    毕竟,深渊中藏着数不尽的恶魔、魔神。别说一个圣阶,就是神级强者掉到里面,也未必能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天狼正高兴的时候,突然心中生出警兆。但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。一道道锐利无匹血光就从它体内冒出来。

    天狼仰天发出一声不敢哀嚎后,巨大身体就在炽烈血光中分解、融化,最后完全溶入妖异浓郁的血光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血光一收重新化作血色披风,高正阳也从虚空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天狼吞月拳改变空间的变化诚然神妙,却瞒不过高正阳的感应。他就是想体验一下天狼吞月拳的神妙之处,才一头扎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差一点掉进深渊,但高正阳敢以身试险,也是因为他心圣之法在天狼身上留下了印记。只要印记在,他就不可能在迷失。就算天狼不在了,灵鱼、灵罗两个九阶强者也都有他心灵印记。

    在深渊入口转了一圈,高正阳也必须承认,他武功虽强,但现在也就是能在人界称王称霸。在广阔无垠的诸天万界中,他还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就像他一掌轰灭天狼峰,看着是威风之极。可对摩诃山来说,天狼峰不过是千万山峰中不起眼的一座。对西佛州而言,摩诃山不过是旮旯。对人界而言,西佛州也只是一小块而已。

    更别说诸天万界,几乎哪一个世界都比人界要广阔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掌破山,就像在沙滩上碾碎一粒沙子。对于真正有眼界的人来说,完全不值一提。对此,他有着很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杀了近千万狼妖族,血神旗可谓吃了一顿大餐。尤其是杀了天狼,吸收了图腾柱万年血祭的力量。对血神旗来说更是大补。

    这种和鲜血、神魂、愿力有关的力量,也正是血神旗最喜欢最容易吸收的力量。

    经此一战,血神旗虽然距离提升等阶还差的很远很远,力量却更淳厚了两分。假以时日,也下也能诞生器灵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是对此不太在意,有器灵未必是好事,当然,也不能说是坏事。不论器灵的本质如何,只要他力量足够强就可以驾驭。力量不够,就算器灵不背叛,血神旗也会被别人夺走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血神旗只能作为辅助。自身力量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高正阳飞天而起,远远的看了眼数百里外的灵鱼和灵罗两个女人。对他而言,数百里就是近在咫尺。只要愿意,他甚至能看清两个女人汗毛和毛孔。

    这不是神识感应,就是龙皇不灭圣体的特殊力量。他身体的六感感应,已经有了超乎限制的力量。和佛门所谓神通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灵鱼和灵罗不愧是九阶强者,高正阳的目光一投过来,立即激发了两个人的警觉。这也让两个发呆的人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高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灵鱼沉吟了下道:“我想,我们应该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灵罗一惊,看了眼灵鱼不知她是什么意思。灵鱼对灵罗用了个眼神,示意她不要多说。在高正阳面前,任何神识传音都很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们就谈谈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向前走了一步,下一步人就到了菩提灵舟上。

    “天足通?”灵罗有些惊奇的道。

    佛门最出名的就是六神通,既不是武功也不是法术。而是由无上智慧觉悟生出的六种神通。天足通能自由往来诸天万界,念至人至,无有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步跨越数百里,既没有经过虚空通道,又不是飞遁而来。甚至没有什么元气反应。怎么看都是佛门的天足通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所谓的天足通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笑道:“我不是和尚,佛门武功练的也不太好,更没有觉悟智慧,哪能练成天足通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灵罗很好奇,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忌讳,她觉得高正阳这人气概不凡,做事豪气。哪怕不愿意说,也不会因此生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了下道:“就是身体的力量。譬如你是婴儿的时候,一步只能挪个一寸。等你长大了,一步可以走数尺。等你武功有成,一个发力一步能跨越十丈。等你到了我这种层次,自然就能一步迈出数百里。并没有任何奥妙。”

    灵罗半信半疑,高正阳说的轻松,可一步跨越数百里还是有些神奇。而且没有任何元气波动,完全说不通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再解释,肉身成圣后,空间对他来说就像一层层气泡,已经显得极其脆弱。所以他能依靠力量,强行破开空间,一步跨越数百里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天狼吞月拳的神妙变化激发了他的灵感,让他看到了空间变化的另一个层面。这才发现,强大圣体可以从多种层面运用力量。而不是总傻乎乎的用拳头去砸敌人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高正阳才真正开窍了,明白了肉身成圣的真正强悍之处。以前他对于肉身力量运用方式太粗糙了,粗糙的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能怪他,人界也好,敖贞也好,并没有肉身成圣后圣体修炼秘法。他也没能真正洞悉自身的潜力。

    有师父领路和自己去感悟,这差距就太大了。好在经此一战,感悟颇多。以后几千几百里路途,就不用飞了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觉得飞起来感觉更爽,也更轻松。这种一步一步强行穿破空间,实质上是很费力的。只是逼格很高,没事的时候到是可以拿来装逼。

    这里面涉及的层面太多,力量变化也异常复杂。高正阳也不想和灵罗解释的太多。灵罗也是聪明人,并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趁着两人沉默的机会,灵鱼摘下了自己面纱,对高正阳嫣然微笑道:“高先生,重新认识一下,我真名叫做乾达婆,是佛门天龙八部众之一。之前隐瞒身份,实在多有得罪,还请您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灵鱼,也就是乾达婆,说着对高正阳合十鞠躬,姿态极其恭敬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高正阳灭了血月大寨,千万狼妖族因此被杀。乾达婆对高正阳也生出了深深的敬畏。

    高正阳强大又深不可测的威能,更让乾达婆心里发虚。她觉得再和高正阳耍小把戏,简直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前面做错了没什么,要是执迷不悟就太愚蠢了。血月狼王已经做出了最好的示范。

    所以,灵鱼抓住机会很坦诚的承认了自己身份,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灵鱼见高正阳似笑非笑,心里又是一阵羞赧。她调整了下情绪,又指着灵罗道:“她是紧那罗,也是天龙八部众之一,是佛门的音乐宗师。”

    紧那罗到是很大方,对高正阳灿然一笑:“这次多有得罪。下次我为高先生抚琴谢罪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头道:“好啊,有机会一定要欣赏一下你的琴艺。说起来,我有个朋友也是古琴圣手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朋友也是女的吧?”紧那罗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明亮纯净,充满了探索一切的活力。让人不忍拒绝她的问题。但她并不是鲁莽无知,相反她有着极高的智慧,却并不乱用聪明,这也是她身上最为迷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高正阳很欣赏紧那罗的美丽,他喜欢这种有着强烈个人特质的生命。他道:“她个美丽女子,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您的情人吧?”紧那罗看出高正阳脸上一抹怀念,觉得他和那女人一定有着更特别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情人,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起来,他和柳青歌关系可是很复杂,说有情又似无情,说无情又似有情。这种体验很奇妙,这种关系也很有趣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来说,他并不需要两厢厮守,也不需要和娇妻美妾成群。生命更重要是经历种种新鲜体验,去品尝不同的感觉。

    爱情,这种东西终究是太肤浅了,只是人生命旅程中的一种体验。爱情无法跨越生死,更不可能跨越时间长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