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四十三章 血气冲霄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七狼主是九阶强者,狼妖族天生的凶悍坚忍更让他战力远超普通九阶。配合六位战狼卫组成的战狼大阵,不但能把七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,还可以把受到的攻击分成七份。

    战狼大阵并不复杂,威力却异常强大。这也是狼妖族称霸摩诃山的根基。

    但在高正阳拳下,组成战狼大阵的七个高手却如同土鸡瓦狗,一击既破!

    三狼主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,进而怀疑起狼生。

    到是灵罗、灵鱼两人对战狼大阵不是很了解。又知道高正阳很可能是圣阶,远不如三狼主他们震惊。

    七个狼妖族的鲜血在天空上成片挥洒开,空中血腥气也一下散发开来。几个狼妖族最弱都是七阶,气血精炼浓烈,血腥味中还带着股隐隐清香。

    高正阳抽了下鼻子道:“也没什么特殊的,和狼族没区别啊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嫌弃,觉得狼妖族名不符实。明明带个妖字,却和狼族一样,亏他还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灵罗有些想笑,她对狼妖族也是异常厌恶。高正阳的武功固然强大的可怕,但一拳一个轰杀狼妖族,真是让她觉得异常痛快。

    她低声解释道:“妖族其实就是蛮族。只是东西说法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个纪元是人族和蛮族共分天下。只是佛门占领了西佛州,蛮族就被蔑称为妖。久而久之,蛮族自己也自称妖族了。但从血脉根源上讲,妖族就是蛮族。

    东西两座大州蛮族数量比较少,处于弱势地位。但在北冰洲,却是蛮族的天下。从人界来看,蛮族数量少了许多,但战力却和人族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人族聪慧灵巧,万年来不断进步,文明层次远远高于蛮族。种族的差异,文明的巨大差异,决定了人族和蛮族有着巨大矛盾。万年下来,双方的裂痕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纪元巨变,人族和蛮族早晚会彻底决裂,打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灵罗是天龙八部众之一,武功在佛门排不上到前列,却是总坛是重要人物,对西佛州的秘闻了如指掌。而其地位也决定了她异于常人的开阔眼界见识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喜欢狼妖族,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和狼妖族发生剧烈冲突。所以,隐晦的提醒了高正阳一句。

    人族和蛮族毕竟是盟友。高正阳是佛门绝顶人物,不可能不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只是,灵罗还是不了解高正阳。她是人生阅历和武功修为,也注定了她无法理解高正阳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原来就是狼族披了个小马甲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恍然,对三狼主道:“那就更没必要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些发懵的三狼主悚然一惊,高正阳淡然的话语却有着无尽的冷酷绝情。他急忙对八狼主道:“上,一起杀了他!”

    八狼主犹豫了下,眼中闪过一抹狠色,带动大阵就向高正阳冲过去。在他统御下,其他六个战狼卫和他元气汇合到一起,化作一只巨大的苍狼。

    数丈高的苍狼仰首嚎叫,苍凉凄厉的嚎叫声直冲云天,在空中激荡起水波状涟漪。

    “叫的好难听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不耐,这元气化形的苍狼太磨叽,都化形了还不立即动手,偏偏在那乱叫。这种叫声都是花架子,厉害的敌人不会在意。不厉害的敌人,又何必浪费元气就乱吼。

    他本想看看妖狼族都有什么绝学,元气化成的苍狼却很粗糙。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里面有妖狼族的图腾之力。所以,苍狼才有着独特神韵气息,宛如活物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变化,其力量层次都限制在九阶。就算高正阳没晋级圣阶,要杀这群人也不难。何况是现在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拳轰过去,雄浑无匹拳力直接把巨大苍狼捣碎,拳力顺势直入,从八狼主体内贯入,又接连贯穿其他六个战狼卫。

    轰然激荡的拳风轰鸣中,八狼主和其他六个战狼卫同时分崩碎裂,炸成一团团血雾。

    高正阳全力实在太过刚猛酷烈,就像用铁锤砸虫子,一拳下去身体血肉尽成齑粉。此外,再不会有第二种结局。

    当然,高正阳也大半是刻意如此。否则留了一地的尸体,很不卫生啊。

    就在八狼主动手的时候,三狼主一个飞遁,人已经破空远去不知踪影。只在云天中留下一道长长元气波痕。

    高正阳并没急着追三狼主,他催发出血神旗,长长血旗飞扬,把死去妖狼族的所有气血神魂都收起来。

    血神旗绕着高正阳肩膀缠绕了两圈,在他身后留下长长一段飘飞在空中。那样子有些像佛门高僧的袈裟,却比袈裟浓烈华美,绚烂的炫目刺眼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来气度高华,超然出尘。缠上血神旗后,陡然多了几分妖异飘忽,让人再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铁象车队原本还有不少人暗骂高正阳多事,哪怕高正阳连续击杀妖狼族高手,却更让他们不满。

    这群人对妖狼族可以卑躬屈膝,但对上同族,就底气异常的足。他们刚才都想喝止高正阳了,只是高正阳出手太快,让他们根本没有出声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到一群妖狼族高手伏诛,他们又忍不住想哭诉。他们觉得这些事情都是高正阳惹出来,不管如何,至少要保证他们安全才行。

    可等血神旗一出,凝结亿万人血气神魂的远古神器,散发出了无尽的煞气。只要看一眼,神魂似乎都会被那片如火飞扬的披风所吸引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如何粗陋无知,再如何刁蛮无赖,也能感觉到血神旗的赫赫威势。对高正阳心怀恶意不满的众人,心中怨气恶意越重,对血神旗感应就越强。

    血神旗森然无尽杀意,就像最残酷的无间地狱,摧毁着人的神魂、意识、胆魄。

    这的神意上的微妙联系,全由本心而发。血神旗就像一团烈焰,拱卫着高正阳。对高正阳心怀恶意,其恶意自然就会落在血神旗中,进而引发血神旗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对高正阳心怀敬畏,自然会收敛心神,不会和血神旗接触到。

    高正阳成就圣阶后,对血神旗也更有掌控力。这才能如意操控血神旗,自发御敌。至于阻隔恶意杀气,只是血神旗最简单的一种威能。

    铁象车队的一些人,不知深浅,偏偏又对高正阳满腹恶意。立即就引火烧身,自尝恶果。

    血神旗一出,不知有多少人屎尿横流,又有许多人惊声尖叫神智混乱。最严重的一批人,则为自己恶意引发了血神旗杀意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灵鱼和灵罗都注意到了这一点,两人都是脸色大变。她们也是第一次见血神旗,怎么也想不到,高正阳居然有这样杀意绝伦的杀器。其中杀意深沉如海,浓烈如火。也不知杀了多少生命,才铸此神威。

    所以,神器只凭神意上微妙联系,就能让人当场毙命。这等威势,哪怕是迦叶大尊者似乎也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一想到血神旗杀死的亿万众生,灵鱼和灵罗都是骇然。她们阅历丰富,走遍西佛州,也见过众多妖族强者还有一些魔门巨擎。

    可要论起狠辣来,没人能和这个高正阳相比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铁象车队上的异变毫不在意,不论生死,都是咎由自取。他对灵鱼和灵罗道:“你们先去摩罗城,我去见识见识血月狼王。”

    灵罗心里一个激灵,不知怎么的,她突然为血月狼王担心起来。高正阳此去,只怕会把狼妖族变成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她强抑住心中惊惧,说道:“高先生,何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反问道:“什么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灵罗目光掠过高正阳身后飘扬的血神旗,只觉那妖异血色无比刺眼,要不是强行运转秘法压抑心里寒意,这会早就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道:“妖狼族虽然凶蛮,却也是蛮族一支,是人族的朋友。魔族破界入侵,才是我们人族的大敌。”

    “妖狼族拿你们当玩物和食物,你们把他们当朋友。这个朋友可有点凶残啊!”

    高正阳顿了下又道:“就算他们是人族朋友,却不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灵罗还想再劝,高正阳一拂血神旗,长笑道:“妖狼族能血祭此旗,也是他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不待灵罗再说,高正阳驾驭血神旗,化作一道血光飘然飞掠而去。天空中飞舞的那一抹血光,飘逸妖艳,成为长空中最鲜艳的一抹亮色。

    灵罗凝望着那抹血色,明眸中都怜悯和无助。高正阳展露真正的面目后,那种强大和绝情,让她感到了异常惊惧,又异常的无力。

    她有种预感,这次不但血月狼王会死,妖狼族也危险了。

    灵鱼也忍不住叹气:“他太强了!”

    灵罗点点头,强者见多了,却从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让人绝望的强悍。似乎神通无尽的迦叶大尊者,相比之下似乎也显得很软弱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直觉,并没有任何道理。却让人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灵罗道:“把他引过来,只怕不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灵鱼无奈的道:“现在改主意也晚了。你没发现么,高正阳早就看出我们的底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灵罗有些迟疑,她自觉伪装的很好,一直也没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而且,高正阳要是看穿她们的身份,哪会如此的客气。肯定随手就灭了她们两个!

    灵鱼苦笑道:“血神旗一出,绝世杀意就笼罩八方。我们的强大神魂,在血神旗下无所遁形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还说在摩罗城等他?”灵罗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看出来么,这人何等自信狂妄。天下众生,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。各方强者,对他来说就是好玩的游戏。我们的筹谋计划,他哪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灵鱼有些灰心的道:“他可能还巴不得我们计划周密一些,来的人厉害一些!”

    灵罗有些不满的哼了声:“他再强也是一个人。何况,天下强者众多,他难道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高正阳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灵鱼叹气:“他未必是天下无敌,但肯定是我见过的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被他吓住了,他不过是依仗神器之力。”

    灵罗不以为然的道:“神器终究是外物。还没人能仗着神器称霸天下所向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灵鱼望着高正阳远去的方向,突然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好想跟上去看看。血月狼王坐拥数百万妖狼族战士,又有妖狼族万年积累,就算还没成就圣阶,也绝不好斗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狼妖族的祖神图腾就在血月那里,高正阳大话说的满,却未必斗得过血月!”

    灵罗说着明眸一亮,又道:“左右我们都暴露身份了,就跟上去看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灵鱼虽然好奇,但她性子可比灵罗沉稳多了。犹豫着道:“狼妖族的祖神图腾深不可测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强者的战斗,可不会局限在某个区域。高正阳真要去找血月大战,不论在哪观战都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不是牛哄哄的,有他顶在前面,谁有功夫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灵罗却心动了,妖狼族的祖神,高正阳的血神旗,这都是世间最顶级的力量。双方生死拼杀,这种战斗太罕见了。她已经打定主意,就算灵鱼不去她也要自己去观战。

    她看灵鱼还在犹豫,又劝道:“我们可不是简单的看热闹,而是为了一窥双方的虚实。高正阳,血月狼王,都是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件事意义重大。”

    灵鱼这会也冷静下来,她之前抗拒着不想留去,主要是对高正阳心有畏惧。那面血神旗给她留下的冲击太强了。但这个时候,她可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就赶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灵鱼十指轻弹,一股股奇妙幽香迅速扩散四方,把铁象车队所有人都笼罩住。

    铁象车队的人都是一阵恍惚,等他们清醒过来,却都忘记了灵鱼和灵罗两个人。但他们还清楚记得高正阳连杀了众多妖狼族强者。车队中还有不少人被吓傻、吓死。

    众人哪敢再多留,匆匆把吓死的人收敛到一起。剩下的人急忙赶着铁象,继续前进。他们只希望尽快远离这片凶地。

    灵鱼和灵罗目送车队出发,灵罗这才拿出的一片碧绿菩提灵叶,口诵法咒一指,灵叶伸张变化,变成了一叶轻舟。

    菩提灵舟,号称能渡苦海。这话自然是有些夸张,但灵舟速度奇快,更为神妙的能隐匿踪迹。哪怕九阶强者,也未必能感应到灵舟的踪迹。

    灵鱼亲自驾驭灵舟,载着两个人一直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“快点吧,去晚了看不到了!”灵罗坐在小舟前面,总觉得灵舟飞的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,高正阳飞的并不太快。他情绪也很放松,就像是郊游踏青……”

    灵鱼在高正阳身上留下了数百种香气,复杂的香气甚至透到了高正阳体内。没有特殊的手法,很难在短时间内清除这些香气。所以,她能准确把握高正阳的位置,甚至能隐约感应到高正阳的情绪。

    灵鱼只能庆幸,她和高正阳接触的时间足够长,这才能留下稳固的香气印记。

    但灵鱼不知道,她能感应高正阳的情绪的同时,高正阳也能感应到她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懂香气变化,但他的龙皇不灭圣体,却能把握体内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。香气再神妙,也躲不开他的洞察。

    而且,任何的联系都是双向的。高正阳的心圣之法,也能感应到灵鱼的微妙情绪。甚至更深入到更高层次,直指她的神魂本源。

    灵鱼的情绪复杂,让人琢磨不透。但她心底深处的情绪,却无可掩饰。高正阳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强烈畏惧和羡慕、尊敬等情绪。

    很显然,灵鱼身为九阶强者,对力量有着本能的尊敬。也渴望着获得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在前方仓惶逃窜的三狼主,这会的情绪其实也和灵鱼差不多。只是更多了几分焦急惊惶。

    高正阳慢悠悠的跟在三狼主身后,有这么一个领路的可以省去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摩诃山深处的风景也不错。到处都是没有开发的原始丛林,高大树木连绵成片,随着山势起伏,恍如一片无尽的绿海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,在丛林中游荡出没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里到处都充满了危险。哪怕是一只普通的小虫子,也可能带着剧毒。一朵娇艳的花朵,也可能会咬人。

    对高正阳来说,这里却是生机勃勃,到处都充满了生命气息,展现着天地自然最本来的面貌。

    三狼主亡命狂奔,速度比去的时候快了四五倍。不到一个时辰,三狼主就感到了血月大寨。

    天色将黑,血月大寨上空漂浮着缕缕炊烟。下方的土城则点燃了灯火。从天上看下去,万家灯火闪耀,一片安详和睦。

    三狼主没空去看的夜色中的风景,他笔直闯入了狼王大殿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大事不妙,那个高正阳把老七、老八都杀了!”

    三狼主哀嚎道:“他就跟在我后面,很快就到了!”

    坐在黄金宝座上的血月狼王猛然睁开眼睛,他如血月般的眼眸上下打量了一番三狼主,才怒道:“没用的废物,不战而逃,真是耻辱!”

    血月狼王还没骂完,就感到一股强大气息从远方飞驰而来,脸色不禁又是一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