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四十章 人族之耻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妖族一向蛮横粗鲁,在摩诃山横行霸道。人族虽然在这里建了几座大城,论势力却远不及妖族。

    岩狼虽然只是七阶高手,却代表着摩诃山深处狼妖族。在人族地界他还会夹着尾巴。可这里已经是摩诃山的地面,他自然也就没了顾忌。

    对岩狼而言,弱小的人族就个玩物,甚至是食物。灵鱼和灵罗明媚动人,他早就看上了。等到了晚上,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极品美女,在妖族也是很值钱的。尤其是灵罗还是七阶修为,就更值钱了。几位妖王都喜欢武功强大的人族美女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妖族和人族接触了几千年,许多习惯都已经被人族同化。尤其是在审美的层面,妖族也都更趋向于喜欢人族的美女。越是高阶的妖族,其行为举止就越接近人。

    人族在摩诃山的势力不强,可人族是西佛州当之无愧的霸主。相比之下,摩诃山不过是穷山恶水的不毛之地。妖族也有自知之明,对人族的强势和文化,心里也是异常羡慕。

    所以,才有了岩狼这样的人妖混血。而且,这种混血越来越多。摩诃山的大部分妖族,都多多少少为人族文化所同化。只有躲在摩诃山最深处的一些小的妖族部落,还保持着茹毛饮血的野蛮。

    但再如何同化的妖族,骨子里终究是野蛮粗暴的。譬如岩狼这种混血,也是如此。见到猎物,就显露出了最本能最粗暴的面目。

    铁象车队的一群护卫,也都知道岩狼的背景来历,极为忌惮。在摩诃山里,他们还真不敢招惹岩狼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强大的妖族,都极其的记仇。杀岩狼不太难,可事情泄露,铁象车队以后就别想再来摩诃山了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放任岩狼胡作非为,几个护卫又有些不甘心。主要是灵罗姐妹太漂亮了,他们都本能的想要尽力帮一把。

    被岩狼一骂,几个护卫更是愤怒,没人离开。可看到高正阳坐在那不出声,几个护卫眼神也多了几分鄙视。

    这和尚看着器宇不凡,却没点英雄气魄。都被骂了,还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到是灵鱼怕高正阳现在动手,打乱他们的计划,急忙劝道:“高先生不要生气,妖族都是这等粗鲁野蛮的狂徒。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灵鱼对着灵罗使了个眼色:“姐姐,把他们都打发走吧。看着好烦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灵罗口中应着,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古琴。她的琴直顶七弦,底部犹如半梨,看着很像是琵琶琴。只是琴弦多三根,弹起来音色也更为丰富。

    看到灵罗似乎要动手,岩狼反倒冷笑起来。他到是巴不得灵罗动手,等出了事情他的道理就更足了。

    铁象车队到底也有些实力,能占住道理自然最好。所以,岩狼一直没急着动手,而是以言语刺激众人。

    灵鱼她们忍耐也不怕,再走几天就到狼妖族境内,那时候直接强行掳走,谁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铮铮铮……”

    灵罗请拨琴弦,清冽的琴音就如刀剑铿锵争鸣,冷冽而锋锐有力。听的众人都是身体一震。

    岩狼团一伙人更是像耳朵被刺了一剑,剧痛似乎贯穿了他们的脑子,让他们瞬间都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岩狼武功最高,早就凝炼了武魂。琴音一起,他就自发封闭耳窍。但琴音锋锐的力量,却如无形的锐剑一般,直透他的胸口、眉心等要害。

    琴音是没能破开岩狼护体罡气,可奇妙的琴音共振,却激发了岩狼体内元气的共鸣。几处穴窍元气逆转,让他体内气血激荡逆涌。要不是死死闭着嘴,差点喷出血来。

    岩狼满是黑色绒毛的脸猛然一白,他惨绿的眼眸中也露出了几分慎重和阴森。他看出灵罗是七阶,可灵罗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还是个难啃的骨头!

    岩狼目光扫过灵罗手中的七弦古琴,这古琴也是件了不得的神兵。他又看了几个车队的护卫,阴沉的想了一会,才一言不发的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岩狼一走,众多护卫明显松了口气。为首的护卫统领对灵罗道:“这人背后有狼妖族撑腰,他们狼妖族又一向贪婪残暴。你们还是自己小心吧。”

    护卫统领说着长叹一声,再不敢多留,带着几个护卫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灵鱼一脸歉意的道:“高先生,今天让您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无所谓的道:“只是小事。”他到不是改脾气了,主要是几个废渣太弱了,言语上的小小挑衅已经不能引动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灵鱼到有些意外,她可是亲眼看到高正阳杀死欢喜宗的白象。这人显然没有兴趣和别人讲道理,更不会忌讳杀人。她跟着高正阳时间越长,就愈发看不透这个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就像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,每天也不修炼,做事情更没有目标,对什么都不怎么在意。可他远渡重洋跑到西佛州,不可能就是为了跑这来散心游玩!

    高正阳越是淡然,灵鱼就越怀疑他有什么大阴谋。做事也就愈发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到是灵罗没那么多心思,和高正阳相处起来到简单一些。她插话道:“那几个人只怕不会死心,几个商队护卫也暗示了不会多管闲事。不如晚上我去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灵鱼故作犹豫的道:“不过是口角之争,不用杀人吧?”

    灵罗哼了声:“这群家伙做惯了坏事,看人的眼神都带着血腥气。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!”

    “高先生,您说该怎么办?”灵鱼目光一转,恭谨的问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灵鱼,对灵罗一笑道:“你的琴不错啊,也没听你弹过。”

    灵罗虽然整天的背着这具古琴,却从来不弹。刚才是她第一次弹奏古琴。音色清亮,听起来音域也足够宽广。弹起来肯定很有表现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月琴,是我师父留下的宝物。等闲我是不会弹的。”

    灵罗轻拂着月琴,神色中自然的带着几分傲然。她虽是琴师,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听她的弹琴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很好奇,暗自思忖要是用月琴当吉他弹应该没问题。他还会几首摇滚,弹起来一定很带感。可惜,看灵罗那副宝贝的样子,是不太可能借他玩了。

    灵鱼见高正阳不理她,只能对灵罗道:“铁象车队很有背景,那个岩狼不敢放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个车队有问题,主事的肯定和妖族有勾结,到时候也许就把我们卖了。”

    灵罗不屑的说道。刚才那几个护卫的姿态,其实已经很说明问题了。这家背靠法相宗的车队,绝对不可靠。

    灵鱼也有些头痛,她现在要是亮出身份,摩诃山的妖族只有没疯,就绝不敢生事。可她偏偏不能摆明身份。若是这么纠缠下去,只怕会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可高正阳就在身旁,天香传讯的限制又大。她就是着急,也没什么好办法。只能希望挺过这几天,等到了妖龙峰事情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岩狼却带着一群人找到了车队总管事。

    总管事名叫铁木宇,是一位快二百岁的天阶。他已经无望晋级,剩余的时间就发挥余热,给车队坐镇。到了他的地位,大部分的杂事都不需要插手。只有一些大事才会请他定夺。

    岩狼不算什么,但岩狼身后的狼妖族却势力庞大,铁象车队只要还想在摩诃山做声音,就招惹不起对方。

    所以,铁木宇亲自接待了气势汹汹的岩狼。

    “岩狼团长,不知有什么指教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光头无发,胡子很稀少,满脸都是黑色老人斑,但说话中气十足,坐在那到也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岩狼实力和铁木宇差了一阶,气势虽猛,但在铁木宇面前自然就矮了一头。他调整了元气,才沉声道:“车队有两个女人欺辱我太甚,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露出为难之色:“她们虽是车队的乘客,却不归我管。这件事书我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岩狼冷冷一笑:“别说没用的,这两个女人我要定了。而且,这是为血月狼王殿下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女人可是真言宗的人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铁木宇把灵罗她们背后势力说了出来。岩狼搬出血月狼王,不管对方是不是虚张声势,他都不想多管闲事。只能把这个消息说出来,让对方自己掂量。

    “真言宗算个屁。”

    岩狼狂妄的道:“在摩诃山内,我们才是王。就算是迦叶来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暗自冷笑,这话你祖宗血月狼王也不敢说,你到是不怕闪着舌头。但狼妖族在摩诃山足有数亿人口,是数量最庞大的妖族之一。他是不论如何都不会招惹对方。何况,又是素不相识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摩诃山本就是个危险的地方,她们两个女人不知死活的跑进了,出了事情也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铁木宇心思转动已经有了主意,他道:“请你放心,这件事我们不会管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这两个女人有点扎手。这两天你们要帮我看紧了!”

    岩狼狰狞的一笑:“我已经上报给了狼王殿下,要是到时候人没了,你就自己去和狼王解释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岩狼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铁木宇目光冰冷,他很厌恶岩狼的嚣张样子。但作为商人,他却早就习惯了这种交易。车队要做生意,就要付出代价。这两个女人,不过是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事实上,铁象车队还经常向妖族贩卖刀枪箭矢等武器。这也是被佛门严令禁止的。可正因为禁止,这种买卖的利润才异常丰厚。包括人族的美女、药物等等,这些都是他们最喜欢贩卖的稀缺资源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铁木宇喊来了护卫统领铁峰:“你去看紧了那两个女人,别让她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铁峰是个高大壮汉,神色沉毅,看着颇有几分英雄气概。刚才就是拦住了岩狼。听到大总管的吩咐,他有些不悦的扬眉道:“小小一个岩狼,我们为什么听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看上了那两个女人了吧?”铁木宇冷冷瞥了眼铁峰,老眼中都是审视之色。

    铁峰急忙鞠躬拱手道:“大总管,那两个女人姿色不凡,而且各有天赋,都是世间第一等的美人。我们可以留着自己用。实在不行,我们主动送给血月狼王,也算是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血月性子嗜血嗜杀,不好结交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沉吟了下道:“算了,这个便宜就让给岩狼。他要是不知趣,下次跟着车队出去就做了他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想了下又道:“对了,好好查一下那两个女人来历。别惹了什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铁峰道:“是真言宗的一个真传弟子,不过,她师父早就死了。在宗门内也不受重视。也不会有人多问的。”

    知道车队有两个美女,铁峰也早就动了心思。灵罗的来历很清楚,一查就查到了。至于灵鱼,武功那么低微,根本没有注意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和她们在一起还有个男人,看着颇有点气度。也不知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铁峰迟疑了下道:“但听那个女人称呼他为‘高先生’,却不像是佛门的人?”

    西佛州虽是佛门的天下,可也有许多其他宗派流传。譬如道门、法门等等。这些宗派人数极少,只在一个极小区域内有影响力。当然,其中也不乏高手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佛门的强者,管他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铁木宇一摆手:“你去盯紧点,不要出了什么意外。血月那个家伙,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铁峰凛然应是。

    第二天,高正阳所在的大车旁边就多了几个护卫。这些护卫颇为尽职,就在大车左右跟着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灵罗觉得有些不舒服,问了一句,对方理直气壮的说是在保护他们。对于灵罗的推辞,也好像听不到一样。这让灵罗很不悦,可对方摆出一片好意的样子,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“这群人就像追着肉骨头的野狗,怎么看都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灵罗对高正阳和灵鱼抱怨道。

    灵鱼安慰道:“车队也是为了保护我们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灵鱼和灵罗都敏锐感觉到对方的那种监视意味。这可不像是简单的保护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也感觉很无奈,要不是高正阳在旁边,怎么可能出这种狗屎一般的意外。她们原本以为一个天阶足以威慑敌人。现在看来,有些低估摩诃山这群家伙的无耻了。

    岩狼带着他的人,不远不近的跟在高正阳他们身后。不时还吹口哨挑衅。

    灵罗几次都起了杀心,却被灵鱼压住了。现在还轮不到她们动手,反正有高正阳在。真出事了也有他顶在前面。对她们来说,能拖一天算一天。

    道路开始变得崎岖难行。好在拉车的铁象力量强大,脚步沉稳。不论什么样难走的路,都能轻易拉车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第四天,山路突然变得开阔平坦。车队走了没多久,就看到一大群妖族手提刀枪,站在大路两边,气势汹汹如同劫匪一般。

    这群妖族都是长着狼头人身,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衣物,看起来花花绿绿如同一群叫花子。不过,这些妖族形象狰狞,怎么看都让人心里发虚。哪怕穿的很可笑,也没人能笑的出来。

    岩狼看到这群狼妖族,脸上露出喜色,率领手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的见过狼主。”岩狼远远下马单膝跪拜施礼,极其恭谨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狼主摆摆手:“起来吧。”他身材高大魁梧,穿着半身铁甲,手里拿着黑铁巨棍,站在那气势沉稳如山。只是说话声音嘶哑,发音也有些不准。带着一股浓重的异族味道。

    铁木宇也下了车,远远拱手施礼问好。等到了近前。他才笑道:“狼主,这次货物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不待吩咐,就把准备好货物卸下来。车队的立即清空了三分之一的货物。

    几个狼妖上前随便打开两个箱子,拿出里面刀枪检查了一下,发现在是上等精钢所铸,也都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最后面个灵罗看到兵刃的寒光,脸色也冷下来:“他们居然真的敢贩卖武器。”

    灵鱼叹气,这种事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。不过,法相宗最近有些过分了,总坛这次也是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    暂时来说,她们先不用管这些。眼下的问题是先把这一关挺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车旁几个护卫说道:“两位,请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灵罗一脸怒色:“我们去的摩罗城,还没到地方下什么车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不要让我们为难啊。”

    铁峰凑过来,一脸难色的道:“这里是狼妖族的地盘,你们是血月狼王指定要的人。我们也护不住。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月狼王,呵,那你们就要把我们交出去是么?”

    灵罗冷笑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为了车队的安全,也为了其他人的安全。就只能委屈你们两位了。”

    铁峰道:“还请两位配合,不要让我们难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车队这事做的可挺漂亮。”高正阳在旁边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这句怎么听都别扭,铁峰冷然道:“你别不识好歹,要不把你也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东西,真是人族之耻看着就烦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真是看不起这种货色,懒得多说,随手一指点过去,正在握刀作势的铁峰就猛然炸成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突来的巨变,也让周围人都震惊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