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龙八部众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欢喜宗,明王殿。

    空色看着香案上破灭的紫铜心灯,方正紫黑大脸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。周围几位长老都眼眸低垂,没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白象这个废物死就死了,还把宗门至宝明王降魔杵弄丢了!”

    空色扫了眼众位长老,对众人装聋作哑的样子很是厌恶,沉声道:“诸位长老,你们就没话说么?”

    “白象行事还是有分寸的,他带着明王降魔杵出去,也是为了替弟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一个和白象交好的长老,忍不住替白象说了两句。宗主一点也不关心白象死活,只在乎明王降魔杵,这让他心里也有些不满。他顿了下道:“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找到杀害白象的凶手。明王降魔杵肯定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长老推测道:“西佛州没法敢和我们作对。总坛不是有消息说,东土来了一个佛门高手。也许就是那个外来的高手杀了白象,抢走了明王降魔杵。”

    空色点点头,这话说的还有点道理。佛门十宗在西佛州势力何等强大。在本宗的境内,居然有人敢杀白象,这简直不可想象!

    有这个实力的强者,绝不会随意杀死白象。而且,白象也不傻,不可能招惹他惹不起的强敌。只有外来的强者,才不会在意这些。但白象手持明王降魔杵,遇上圣阶也能自保。可想而知,动手这人的实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空色的确是不在意白象死活,如果有可能,他不想和一个圣阶强者死战。个但明王降魔杵却是宗门至宝,绝不能落在外人手里。这件事他不可能退让的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看空色不说话,在那自顾议论起来。有的主张现在就启动明妃令,强行召唤明王降魔杵。就算无法召唤回来,也能确定对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的主张老成持重,先要做好各种准备。最好再请一些高手助拳压阵。有十足把握再动手。也有长老认为应该先联系总坛,请迦叶大尊者下令围剿此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先出去调查那人的情况。”空色有些不耐,把众位长老一起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明王大殿中一片清静,空色跪在明王法像前默诵了十遍《欢喜无色咒》,烦乱的心才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众人说的都有些道理。空色权衡了一番,还是决定先去拜见迦叶大尊者。

    西佛州总坛共有八大尊者,八人组成长老团一起管理佛门事务。迦叶大尊者是长老团团长,地位最尊,权力也最大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长老团不会干涉十宗的内部事务。但是,一旦长老团形成决议,十大宗门就必须遵行决议,不得有任何违背。

    欢喜宗在十宗中排名最后,这几百年来也没出过什么天才,宗门势力日渐衰落。在总坛的地位也就越来越低。无奈之下,空色早早就抱上了迦叶大尊者的大腿。

    牵扯到东土来人,事关重大,空色也不敢独断。必须和迦叶大尊者请示才行。

    空色点燃天犀香,一缕灵香袅袅而起,直透虚空,和遥远的大雷音寺香炉勾连在一起。空色运转法力,借助明王法像的信念之力,直接遁入虚空。

    在一缕灵香的牵引下,空色从虚空中找到大雷音寺的位置,再次激发法力,穿透虚空来到了大雷音寺内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件宽敞干净的禅房,窗明几净,陈设简单,靠墙的位置只摆着一尊世尊法像。迦叶大尊者面对世尊静坐,他身材矮胖,头圆肤白,只是背影就会让人觉得是位宽厚长者。

    空色却知道迦叶的厉害,这个整天笑嘻嘻有些像弥勒佛的老和尚,心思深沉之极。是八大尊者中第一位的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否则,也轮不到他来当长老团的团长。要知道总坛内斗的更厉害,如果只会与人为善,早被人吞掉了,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。

    迦叶明显是在做功课,空色虽然心急,天犀香极其珍贵,他必须尽快回去。但他再着急也不敢打扰迦叶。只能安静的垂手站在一旁,微微低头,姿态十分谦恭。

    等了足有一个多时辰,等到远方传来阵阵钟声,迦叶才长吐了口气,缓缓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等久了吧,来,坐。”迦叶笑眯眯指着草席,示意空色坐下说话。

    空色合十致敬后,才恭谨的坐下:“尊者,白象为人所杀,明王降魔杵都被抢走。贫僧怀疑是东土来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迦叶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宗有明王令可以锁定了明王降魔杵,只是,此事关系重大。”

    空色一脸诚恳的道:“贫僧不敢擅自决定。还请尊者示下。”

    迦叶白胖的脸上露出微笑,他堆积三层的下巴又让这个笑容极有亲和力。可空色却被迦叶笑的心里发虚。他跟着迦叶很久了,每次看到迦叶这个笑容,都会有人倒霉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不错。这种大事,不能只考虑自己,更要通观大局。悟空这个人,颇有些来历。”

    迦叶道:“这件事你们先不要急着动手,等我有了决定,就会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空色有些失望,他大老远颠颠跑过来,迦叶就这样一句话打发了他,这有点过分了。但他也不敢表露出来,只能恳求道:“白象被杀,明王降魔杵被夺,宗门上下人心惶惶,贫僧也要对他们有个交代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迦叶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眼空色,空色心里一凛,急忙俯首垂眸,以示尊敬。迦叶心里也是叹气,这个空色一点担当没有,做不了大事啊。但他怎么说也是欢喜宗宗主,地位还颇为重要,到也不能太过强硬。

    他微笑安抚道:“明王降魔杵我一定帮你拿回来。其他的,你就不要管了。”

    空色无奈,只能点头应是,施礼后匆匆运转法力离开了禅房。

    迦叶沉吟了一会,扬声道:“去传天夜叉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外面自然有弟子去传令,没过多久,一个浑身漆黑面目凶恶的光头大汉,走进了禅房。他身躯异常高大,站在禅房里面,脑袋都快顶到棚顶了。

    “尊者。”天夜叉双手合十,郑重施礼。他虽面目凶恶狰狞,看上去异常凶猛好战。但合十行礼的时候,却透出一股宁静平和。如同修道许久的佛门高僧。

    迦叶颇为嘉许的点点头:“这段时间你修为又有精进,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尊者的指点。”天夜叉诚恳的致谢道。他不善言辞,感谢的话也很简单,却有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真诚味道。让人一听就不禁相信他。

    迦叶也很欣慰,天龙八部中龙众最强,修罗最好战,夜叉最凶恶。天夜叉能感悟佛法,去掉凶性,已经领悟了佛法真谛,这等修为和智慧真是很了不得。

    但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他转回正题道:“乾达婆那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正和悟空在一起,结伴向摩诃山行进。”

    天夜叉恭敬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白象是怎么回事?”迦叶问道。

    “乾达婆说过此事了。当时悟空杀了欢喜宗一个真传弟子,白象就拿着明王降魔杵杀过来。两人一动手,白象就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天夜叉不敢隐瞒,如实的转述了乾达婆的话:“她说悟空一身修为深不可测,一记剑意就破了明王降魔杵,斩杀白象。这分明是圣阶的修为。不过,悟空所有剑意却霸烈凌厉,却没有一丝佛门武学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圣阶?”

    迦叶沉吟起来,他对这个结果到不意外。对方敢横渡大海只身西来,肯定有他的底气。只是,圣阶也是有高低之分的。

    白象虽然很弱,明王降魔杵却是佛门第一等强大神器。一记剑意就击杀了那种明王降魔杵的白象,对方这修为高的有些可怕啊。

    迦叶自忖就是他亲自出手,也不敢说轻易的就击杀白象。当然,武功涉及到了方方面面,精神,斗志,武功心法,元气力量,周围环境,包括情绪等等。任何强者,都会面临一个力量极限。

    在圣阶这个范围内,站在最巅峰的一群强者,绝不会有多大的差距。更没人敢说自己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在西佛州,迦叶的力量能得到数倍增幅。那个悟空再强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何况,西佛州高手众多,堆也能把对方累死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圣阶,还成不了祸患。

    迦叶只是不想那么快的动手,他对悟空很好奇,好奇他不远万里来西佛州想干什么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迦叶想和这个悟空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东西佛门虽然有着巨大矛盾,却并非不能调和。在纪元轮回之际,魔族入侵,人族的处境无比艰难。这个时候,还是要尽量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然,迦叶所说的团结就是统合东土佛门。区区一个旁支,是没资格和总坛平起平坐的。但是,东土的一些强者不放给予厚待,拉拢过来。

    迦叶的想法很好,但长老团其他人却有不同看法。所以,这件事暂时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既然对方上钩了,就安排摩诃山那群妖族去动手。这群家伙桀骜不驯,悟空又很狂妄自大,让他们先杀个痛快。乾达婆跟住悟空,有情况随时联系。”

    天夜叉有些为难的道:“摩诃山里的妖族这些年力量大增,可能里面还藏着圣阶强者。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战斗这种事情,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。悟空虽然挺厉害,可摩诃山是妖族老窝。妖族又一贯残忍好战,要是把高正阳杀了,那他们就白费功夫了。

    “他好歹也是个圣阶,不会那么无能的。”

    迦叶道:“妖族这些年养精蓄锐,不知在搞什么鬼。正好让悟空去试试。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天夜叉想了下道:“乾达婆一个人也很危险,要不让紧那罗去接应她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迦叶道:“再过一段时间,就是论法大会,这件事要在论法大会之前解决。”

    论法大会是佛门盛典,每六十年举行一次。大会不止是佛门十宗会参加,还会邀请西佛州各方强者与会。

    到时候天下强者齐聚一堂,比武论法,一较高低。

    论法大会一是佛门展示实力,二是试探各方强者深浅。三也是安抚各方势力。每一次大会,都会决定西佛州此后六十年的大势。

    纪元轮回,天地巨变。论法大会也变得异常重要。和论法大会相比,悟空就没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迦叶不想出什么意外,必须赶在论法大会之前抓住悟空。当然,具体如何操作,就需要下面的人去操心安排了。

    天夜叉明白迦叶的意思,施礼后大步离开,去安排相关的各种事宜。

    事实上,把乾达婆放在悟空身边也是靠着几分的运气。但有了乾达婆在,就能掌握悟空的行踪,并做出相应的引导。后面的事情就好做了。

    天夜叉去了乾达婆的天香殿,在精致的香炉里点燃的万里香。他和乾达婆联系,都是通过各种香气。

    乾达婆能通过不同香气组合,完整的传递各种消息,也能进行各种沟通。甚至能通过香气施展法术、武功等等。香气在她手里,变幻万千,神妙无比。

    就算是佛门的强者,也极少有人知道乾达婆的这种神通。悟空一个外来人,更不可能看透乾达婆的秘密。

    天夜叉点燃万里香后,很快的和远方的乾达婆建立了联系。又把迦叶的安排说了一遍。两人又对计划细节做了一些沟通,这才断绝双方的联系。

    乾达婆以香气远距离沟通,又要瞒着高正阳,也是心神疲惫。面纱后的栗色眼眸,也不禁多了两分疲惫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累啊?”高正阳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乾达婆和高正阳深幽眼神一对,心里就是一紧。但她不敢回避,强笑道:“正午的阳光有些太足了,所以有些疲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太弱了,要注意休息才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似笑非笑的道:“而且,你的心事太重了。想的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乾达婆勉强的笑了下,她也知道高正阳有些怀疑她。但高正阳自恃身份,不会向她动手逼问。她故作为难的道:“大师,我的确是有些事情瞒你。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不想说就不用说。按照佛门说法,相逢就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乾达婆双手合十道:“还是要谢谢大师搭救,又不远万里送我。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我左右无事,陪着你也可不耽误游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你也不用叫我大师,我其实不是和尚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乾达婆瞪大明眸,这次她真的有些惊奇了。高正阳的确不像和尚,他没有任何禁忌,也不会遵守任何一种佛门戒律,更不做各种功课。

    佛门最终要的戒、定两个字,他身上看不到一点影子。但他穿的是僧衣,脚下芒鞋,名字也是佛门法号。要说不是和尚却又说不通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是个假和尚,当然,我师傅是真和尚。只是我嫌弃佛门的规矩太多,就没当和尚。不过,师父这个名头我却是要继承的,所以有了个法号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有点荒谬,乾达婆却觉得悟空没说假话。

    高正阳道:“我名字叫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“高先生。”乾达婆再次合十,柔柔弱弱叫了一声。她声音绵柔,又有几分异域的音调,听起来颇为舒服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:“这么听起来舒服多了。”他有些抱怨的道:“每天被人叫做大师,总觉得收拳头发痒想打人。”

    乾达婆也不知该怎么搭话,她沉默了一会道:“高先生,我还要先去接我姐姐,我们可以先去一趟白塔城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想去哪我都可以送你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道:“不瞒你说,我对你特别有兴趣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乾达婆微微垂首,明眸中露出一抹羞涩。她这副风情,到是更多了几分魅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斜睨着这个女人,心里对她更感兴趣了。对方居然又弄出一个姐姐来,他真的挺好奇,这伙人到底安排的什么剧本啊?难道是姐妹共侍一夫?

    想到香艳之处,他笑容中也多了两分暧昧和荡漾。其实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对方身份,他虽不是真和尚,可好歹也是心佛宗宗主,怎么可能不知道佛门很出名天龙八部众。

    灵台山一战,他先杀了迦楼罗,夺了的金翅剑翼。又在修罗界击杀修罗罗睺。

    后来想想,这两位分明就是天龙八部众之中的阿修罗和迦楼罗。两个人连名号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三圣之力,所以心态无比放松。别人喜欢玩游戏,他就陪着一起玩。反正最后哭的肯定不是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骑马走了四天,第五天的时候终于到了白塔城。

    白塔城顾名思义,里面有数十座高大白塔。远远看过去,白塔如林,颇有气势。白塔城中的其他建筑,也的粉刷出白色。显得异常整洁干净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乾达婆进城的时候,还交了两个铜钱。特意有人给他们打扫灰尘,擦了鞋。才让他们进城。

    才进城门,就有一个背琴女人迎上来,大叫着抱住了乾达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