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三十六章 欢喜宗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几个男人矮小又粗鲁、丑陋,看上去就不像好人,让人不由的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蒙面女子求助的看着高正阳,薄薄的面纱挡不住她漂亮的栗色眼眸,那楚楚可怜的水汪汪眼神充满了柔弱和恳求。

    高正阳都为这个漂亮眼神惊艳到了。他对几个男人道:“你们立即离开,这件事情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男人都露出惊疑之色,为首的粗壮男子大声道:“我家巴鲁老爷,是城主大人的弟弟,你个外来的和尚,还是别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摆摆手,示意几个人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粗壮男子脸上露出几分阴狠之色,他大声道:“把你的度牒拿出来,让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随手一指,大声叫嚷的男子眼睛一翻,仰天就倒。突然的变故,也让其他几个男人吓了一大跳。他们满脸惊惶的看着高正阳,嘴里大叫:“杀人了、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蒙面女子点点头,领着她向旅店走过去。

    蒙面女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几个男子,见他们都不敢追过来,这才放心了一些。但抓着高正阳袖子的手,却始终不肯放下。

    高正阳领着女子才走进旅店大门,就碰到了院子里扫地的旅店老板。老板贼溜溜的目光飞快瞥了眼蒙面女子,对高正阳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,招呼道:“大师早……”

    西佛州的僧人不禁婚嫁,和尚娶妻再正常不过。而且和尚的地位比较高,更容易找个漂亮妻子。老板看出蒙面女人很漂亮,到也佩服高正阳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看的很清楚,高正阳既不念经,也不修炼,更不遵守佛门的规矩,明明就是个假和尚。可出去转一圈就能找到美女。他也是颇为的羡慕。

    高正阳本不想搭理猥琐的老板,但想了下还是问道:“巴鲁老爷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老板脸色一变,急忙道:“怎么了,大师您得罪他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高正阳道。

    “坏了坏了!”老板脸色变得更难看了,“巴鲁是城主的弟弟,也是欢喜宗的记名弟子,武功厉害,做事很霸道,尤其喜爱美色。”

    老板也很聪明,他瞄了眼蒙面女人,立即明白了高正阳为什么会惹上巴鲁老爷。他惊惶的道:“大师,你们快出城吧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蒙面女人一听有些着急了,也恳求道:“大师,我们先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若按高正阳以往的性子,自然不可能离开。谁来找他麻烦,只管杀掉就好了。转念一想,为了体验人世悲欢,随便杀人就没趣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从善如流,也让老板和蒙面女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板还热情的指路道:“出门左转,直走几百步再右转,就能出城了。”他想了下又拿出一个水囊递给高正阳:“这水囊就送给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把高正阳打发走,送个水囊不算什么。何况,高正阳给的那颗明珠可是好东西。老板想到这有些可惜,这个假和尚出手阔绰,要是再住几天也许还能多赚许多。

    但巴鲁凶名太盛,沾上一点边都是大麻烦,他可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老板目送高正阳和那女人离开,心里到是生出了几分同情。巴鲁这人可是高手,手下还有一个马队。据说经常出去冒充马匪劫掠,手段残忍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这个女人走不了多远,就会被马队追上。命运一定会很悲惨。可这种事情,他可管不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一会,就有一大群持刀大汉冲进了旅店。老板被吓的满头大汗,磕磕巴巴的道:“巴鲁大爷,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为首大汉一句话不说,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抽在老板脸上。瘦小的老板被抽的原地直打转,一侧的几颗大牙都被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老板当即就被打懵了,眼前一阵发黑,也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凶恶的大汉一把抓住老板脖子,把他提在半空道:“有个黑衣和尚住在你这吧?”

    老板喉咙被捏住,气都喘不过来,哪能说话。只能在那蹬着短腿呃呃惨叫。

    等到老板脸色紫红双眼翻白,凶恶大汉才把老板扔在地上:“快说!”

    老板趴在地上,剧烈咳嗽起来,每咳一声,嘴里就喷出一些血沫,看起来特别凄惨。老板娘听到动静跑出来,看到老板的样子吓了哭起来,急忙跑过去扶起老板。

    老板娘肤色黝黑,却颇有几分姿色,蹲在那里,胸口都露出了大半。凶恶大汉扫了一眼,目光就变得有些异样了。

    跟在大汉身旁的一群男人,也都盯着老板娘胸口,各个神色兴奋。

    老板注意到众人色迷迷的样子,却不敢多看,才顺过来一口气就急忙说道:“咳咳咳,他们从西门出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,给我们带路。”凶恶大汉一把抓起老板,就像提着小鸡一样,走到大门外面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一群人呼喝乱叫,纵马向着西门疾驰而去。这群人声势浩大,长街上的行人都远远避开,甚至没人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众人出了西门,远远就看到前方路上有两个人影。为首大汉一阵狂笑:“看你们能跑到哪去?”

    老板在马鞍上被颠的快要吐血了,他恳求道:“巴鲁大爷,放了小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巴鲁大爷冷笑一声,倒着提起老板,对准路边的一块巨石猛的扔过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,老板撞的脑浆迸裂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旁边众人一阵大笑,虽然就在城门口,可谁也不会在意。到是大汉杀人的手法,让他们颇为赞叹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还是你厉害,转眼就把那老板娘变成了寡妇,玩起来更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瞎了一只眼男人奉承道。

    又有个鼠头獐目的男子凑近道:“老大,那小寡妇玩腻了,也让兄弟们开开心吧!”

    “滚你妈的,以后那就是老子的女人,谁碰弄死谁。”

    巴鲁大爷抽出长刀,用刀脊猛抽在獐头鼠目那男子的脸上,打的他半边脸一下就肿了。那人吃了个大亏,屁也不敢放一个,还要忍着痛赔笑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吃了教训,又是一阵嘲笑。“巴鲁老大的人你也想碰!”

    一群人纵马狂奔,很快就追上了高正阳和蒙面女人。他们散成一圈,把两人围在中间。众多男人目光扫过高正阳后,都落在蒙面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虽然看不到脸,可只看皮肤身材,却比老板娘漂亮多了。不过,老板娘那股骚劲也很勾人。一想到这两个女人都要归巴鲁老大,众人又是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来和尚?”巴鲁大爷却和其他人不一样,他发现高正阳器宇不凡,目光沉稳,显然不是普通的和尚。心里也多了几分慎重。

    旅店老板那种家伙可以随便杀。可不知深浅的外来和尚,却不能随便乱来。西佛州最强大势力就是佛门,最强者也都是和尚。

    万一这和尚有什么来历,杀了他只怕会惹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巴鲁大爷看着粗鲁暴躁,性子中却有几分精细狡猾。否则,也成不了欢喜宗的弟子。当然,他也只是普通的弟子。距离真传还差的太远。但只凭欢喜宗弟子和六阶的修为,他足以在这座小城里横行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巴鲁大爷,他看了眼尸横巨石下的老板,轻叹了口气低颂道:“我佛慈悲。”

    他杀的人多了,被无辜牵连的更不知有多少。只是老板的死,让他突然生出几分生死无常的感叹。

    刚才还个鲜活的一个人,就因为遇到了他,就被人所杀。这等命运的变化,还真是奇妙。

    巴鲁大爷没有得到回应,手中长刀一沉,指着高正阳道:“报上你的来历,否则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蒙面女人吓的瑟瑟发抖,死死抓着高正阳僧衣,躲在他的背后连头都不敢露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凶徒也能当和尚,西佛州的佛门还真是堕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屑摇头。眼前这家伙比真正的匪徒还要凶恶,他到底是怎么学的佛经,真是让他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佛门广阔,自然是良莠不齐。东神州的佛门也是如此。高正阳见过手段更凶残阴毒的和尚。譬如江国法相宗的那群家伙,个个道貌岸然,做的事情却异常阴毒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这个巴鲁手段虽然凶残,却过于幼稚直接。高正阳只是奇怪西佛州的佛门是怎么教育弟子的,居然有这样的凶蛮粗鲁之徒。

    巴鲁被高正阳激怒了,对方既然不给他面子,他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见西天佛祖!”他大喝着挥刀斩落,想要一刀砍下高正阳的人头。

    高正阳长袖一拂,斩落长刀就诡异无比的猛然逆势反斩回去。

    巴鲁大爷吓的大叫起来,可握刀的手臂却像是成了别人的,不论如他如何催发元气,都无控制长刀。他眼睁睁看着长刀逆斩过来,却没有任何办法,巨大凶厉的眼眸中不禁露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刀锋斩落,巴鲁人头飞起,他满头黑色卷发也在风中飘扬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众人都是一脸笑容的看着笑话,可眼见巴鲁大爷惨死,众人脸上都笑容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斩杀巴鲁的长刀却余势不衰,悠然的在空中飞舞出一个不规则的圆圈。围着高正阳的一群骑马匪徒,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脖子就被飞舞长刀斩断。

    一个个人头按照秩序飞舞起来,那一幕诡异而恐怖。

    躲在高正阳背后的女人听到声音不对,一抬头就看到了这一幕,被吓的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喷洒的热血,让高正阳想起了前世城市中常见的喷泉。虽然有点血腥,但从效果上来说却差不多。

    高正阳可不想被喷的一身血,他带着蒙面女人穿过了血色喷泉的包围。

    站在十多丈外,蒙面女人不能置信的一群无头尸体,惊惧的问道:“是你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讨论这个,他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蒙面女人似乎不想说,但在高正阳炯炯目光的逼视下,只能小声的道:“我叫灵鱼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抓起蒙面女人的手,道:“你身上的香气很特别啊……”

    蒙面女人的手修长秀美,指甲晶莹如玉,手型特别漂亮。在她手掌上,还弥漫着一股淡淡香气。

    有些像百合花,又有些像紫鸢花,又有些像玫瑰,再仔细闻,这些或浓烈或淡雅或清幽的香气又若有若无。百变的香气,让高正阳不由想起了一个典故。

    蒙面女人有些畏惧的道:“大师,你抓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着放开蒙面女人,他道:“我有种直觉,你不叫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蒙面女人一脸的茫然,似乎完全听不懂高正阳的话。

    天空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,就像惊雷一般。一个金色的万字印记,从天空中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意外:“来的到挺快!”

    万字印记在天空中慢慢旋转,万道金光闪耀中,一个穿着红色僧衣肥胖和尚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肥胖和尚站在千余丈的高空上,巨大身形似乎足以数百丈高,占据了大半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是你杀了我欢喜宗弟子?”那肥胖和尚巨大眼睛锁定了高正阳,洪声发问道。

    他说话时天地共振,那声音就像惊天巨浪一般,重重叠叠没有休止。蒙面女人被那声音一震,人当场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天上那巨大和尚,反倒是低头看了看昏迷的女人。这女人明明昏过去了,可身上的淡淡幽香再次弥漫,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天上的和尚没有得到高正阳的回应,也是神色一沉,大声道:“你擅杀我宗弟子,罪不可赦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和尚举起巨大手掌,向着高正阳猛然拍落下来。那手掌不断的汇聚元气,越来越大,手掌上金光也愈发明灿。

    原本如雾气凝聚的手掌还有些发虚,但等到高正阳头上的时候,那巨大手掌的掌纹已经清晰可见。甚至能看到肌肤的纹理、毛孔。

    巨大手掌就像一座落下的金山,相比之下高正阳就渺小的如同手掌下一只蝼蚁。天空上的和尚没有感受到高正阳的元气气息,不禁咧嘴冷笑。

    就凭这种力量,也敢招惹欢喜宗!原本应该问一下对方来历,可只看高正阳衣着,就知道不是十大佛宗内的弟子。根本无需理会。

    肥胖和尚心生杀意,就想一掌把高正阳拍成齑粉。

    等到如山巨掌落下,高正阳才不紧不慢的竖起一根食指,轻轻点在金色巨掌上。

    金色巨掌就像被一个气泡般,无声爆碎。无穷无尽元气倒涌,把天上的肥大和尚也炸个粉碎。包括天空上旋转的万字符,也同时被炸碎。

    欢喜宗祖庭执法堂中,手握十方万字符的肥胖和尚突然一声惊叫,整个人在元气冲击下爆成一团血雨。他手中的十方万字符,也跟着崩裂瓦解。

    强烈的元气反应,也引发了欢喜宗强者的注意。一个头戴红色法冠的枯瘦老僧从虚空中走出来,正好看到肥胖和尚身体爆碎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,手捏智慧印当空一指,虚空就出现了一面水镜,把肥胖和尚临死前的一幕再次重演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僧没能看到高正阳,只能看到肥胖和尚神色惊慌中被一道指力轰杀。他越看越惊,对方虽然只是轻描淡写随意一击,其展现的力量却让他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至少是九阶巅峰,甚至可能是圣阶!”

    老僧心里盘算,却怎么也认不出那股力量属于哪个宗门。西佛州虽大,这样强者也不多。而且,任何力量都有其根本。击杀他弟子这一击,连十方万字符都一并轰碎。这等刚猛暴烈的力量,却是他从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老僧心思转动,突然想到了总坛说过,有个东神州强者进入了西佛州。虽然不敢就此确定对方的身份,却有不小的可能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还开出悬赏,只要能抓到东神州来人,就给予般若天莲。这可是重宝,以老僧的身份也颇为心动。加上弟子被杀,这也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老僧心思转动,下定了决心。他低颂法咒,召唤出欢喜佛法相,阴阳两种力量徐徐转动。一面巨大水镜上,曾经发生的一切再次缓缓向前倒退。

    金色手掌拍落之际,黑色僧衣高正阳竖手指反击的一幕,终于在水镜上重现了。

    老僧枯老的面容也多了两分疲惫,他看着高正阳所在的位置,又是一声低喝。

    欢喜宗祖庭中众多佛像齐声共鸣,一道道金光冲天而起。巨大金色万字符浮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老僧眼中神光一盛,身形陡然消失在了万字符金光中。等他再次出现,人已经到了高正阳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,距离高正阳击杀肥胖和尚只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一脸惊奇,他刚才明明把那连接空间法器一并轰碎,这老和尚到底是怎么跑过来的。老和尚脑袋上红毛法冠,看着就像个公鸡冠子,这风格也有些奇特。

    老僧看了眼地上的蒙面女子,眼中露出一丝深思,他沉吟了下才涩声对高正阳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