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三十五章 异域美女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一尊佛像,头戴五佛冠。全身璎珞珠宝严饰,华丽高贵。两手结智拳印,面对大海结跏趺坐。

    高正阳远在数百里外,就看到了海平线上这尊大日如来的佛像。等到了近前,才发现这尊巨佛足有数千丈高,通体紫铜铸造,法相庄严。

    这尊巨佛独立海面之上,似乎在镇压着滔滔无尽的西海。中午的阳光下,紫铜佛像通体闪着铜质特有的柔润光泽,更多了几分难言的神圣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禁咋舌,如果这尊巨佛全身内外都是用铜铸造的,那不知需要多少铜。都说西佛州全部信仰佛门,这等豪奢手笔还是让高正阳惊叹。

    巨佛后方,就是看不到尽头的巨大陆地。山川,江河,平原,沿着视线一直铺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松了口气,在海上飞行的这一个月,无聊之极。海天一片空旷,看久了就会让人的觉得异常渺小,似乎身无所依,心情也会异常的寂寞。

    以小红的速度,用不上十天就足以横渡西海。可她每天只肯跑四个时辰,然后就一定要求休息。高正阳又不赶时间,也只能随她高兴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小红还一个劲的喊累。距离大陆还有数万里的时候,就把高正阳扔下自己跑了。并说要好好休个长假,让高正阳短期内不要再找她了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匹懒惰又文青的天马,高正阳也只能认了。他现在有点后悔,当初小红求他帮忙的时候答应的太痛快了。早知道这懒货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铜佛前方落了下来,铜佛太过巨大了,任何人站在巨佛前面,都会显得异常渺小。对普通人来说,大佛盘坐的膝盖就像一座高山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高正阳似模似样的合十低颂了一声佛号,算是见礼。

    所谓礼佛有三,一敬觉悟者智慧慈悲,二敬正道,三敬自身。

    真正的觉悟者,不会崇拜神佛,更不会去虔诚和神佛的铜像祈求什么。高正阳不信佛也不信神,他只信自己。但他懂得尊敬,也懂得敬畏。

    只有无知的人,才会藐视一切。

    巨大铜佛体内,藏着无穷无尽的磅礴力量。其元气充足,绝对是一件强大的神器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好奇,这尊铜佛要是运转起来,又该是何等的威力。不过,任凭铜佛多牛逼,如此庞大的身躯运转起来不知要消耗多少元气,更不可能灵活运转。而且,庞大身躯也不可太强硬。不论如何,终究不能和他的龙皇不灭体相比。

    “我佛慈悲,这位法师,你是从哪而来?”

    一个灰衣和尚飘然飞到高正阳身前,喧了声佛号,正色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东土、而来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差点顺嘴就说是东土大唐来的。他也不觉得自己是和尚,所以也不会谦称贫僧。

    灰衣和尚一脸疑惑,东土是什么地方?难道是指的东神州。可西佛州和东神州距离何等遥远,就是最顶级的飞舰,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横渡大海到达东神州。

    高正阳只身一人,又怎么到达西佛州?

    但听高正阳说话的口音,的确和西佛州各地口音不同。他黑色僧衣的样式,也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事关重大,灰衣僧人不得不再问一次:“法师,可是从东神州而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叫悟空,和尚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灰衣和尚年纪大概四五十岁,一脸风霜之色,显得颇为健壮朴实。论年纪是肯定比高正阳大许多,可他纵横神州所向无敌,气势已成,可不会和一个和尚客气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高正阳也并非是无礼嚣张。对方本就是个和尚。在佛门而言,和尚也是个敬称。可不是所有佛门弟子都有资格被叫做和尚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有种天生的豪雄气魄,直爽的做派反而有种难言的魅力。

    灰衣和尚很客气合十道:“贫僧圆相见过悟空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高正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佛原。”灰衣和尚圆相想到高正阳可能真是东神州来高僧,语气更多了几分热诚,“大师,前面就是天佛寺,您远路而来,一定累了,还请到寺院内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却不想去天佛寺,西方总坛去东神州的人都被灭了,现在西方总坛对东神州的人恨之入骨。他主动送上门去,那不是没事找事么!

    高正阳当然不怕什么,可初来西佛州,他还不想每天都和西方总坛的高手打打杀杀。趁着这个机会,在西佛州转转,体验一下这里的风俗人情,各种风景,这才是人生乐事。

    等他拿到定雷针,再去解决西方总坛的事情不迟。

    “天佛原,不知雷音寺在哪个方向?”高正问道。

    “雷音寺分大小雷音寺,如果想去总坛就是大雷音寺,位于西佛州中心的小须弥山上。须弥山共有七峰,环立成圆,山高万丈,中心就是大雷音寺圣地。”

    圆相满脸感叹的道:“那里是佛门祖庭,世尊如来讲法之地,我辈不论如何都要去圣地祭拜。才不虚此生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好奇的道:“你一定去过了,不知大雷音寺到底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圆相长长叹气:“天佛寺距离大雷音寺过于遥远,贫僧曾许下大愿,若能成就天阶就守护天佛三十年,绝不离开寸步。只能再等二十年才能去大雷音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圆相根基浅薄,能成就天阶果然是依仗了天佛之力。他发现大誓愿,也是投入精气神意以期得到天佛共鸣。许下誓愿不还,可不止是失信,更容易否定自己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不打扰了。”高正阳一拂长袖,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、”

    圆相还想阻拦,可话才出口,高正阳人就无影无踪。他也不禁骇然!

    呆了一会,才猛然醒悟过来,急忙忙御气飞空,向着天佛寺飞过去。东神州来了一个佛门高手,这可是大事,他必须立即禀告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会功夫的耽搁,等天佛寺的强者蜂拥而出,却再找不到高正阳的踪迹了。

    天佛寺不敢隐瞒,急忙是上报到了西方总坛大雷音寺。知道有东神州的佛门高手过来,大雷音寺也是颇为惊喜。

    几年前罗睺带队前往东神州参加佛诞盛典,却在那里全军覆没。双方距离太远,虽有圣阶强者感知到了巨变,却始终不知道事情的根由始末。

    这几年魔族踪迹频繁出现,西方总坛忙着做各种应变,短时间内也无力再派出大批强者远征东神州。这个时候发现东神州来人了,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大雷音寺很快发出雷音令,命令各地寺院全力搜索悟空的踪迹。可惜的是,圆相没能留下悟空的水镜图像,只是口头简单的描述,却很难知道悟空的相貌特征。

    雷音令是佛门最高法令,等闲人连听都没听过。更不可能知道雷音令的内容。因此,只有佛门内顶级强者,才知道有悟空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普通人对此一无所知。甚至是普通的佛门弟子,都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知道圆相必然会把他说出去,必然会引来西方总坛的注意。但西佛州如此广阔,他要是不愿意,西方总坛是不可能找到他的。何况,就是找到他了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讲道理,不讲道理的话他更不怕了。

    心态放松的高正阳,就像一个随风乱飘的蒲公英,他自己都不知道会落在什么地方。当然,他这么乱逛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:他不知道定雷针在哪?

    敖贞只是定雷针在西佛州,她也不知具体在哪,更搞不懂为什么把定雷针放在西佛州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自忖有龙皇戟在手,觉得只要一到西佛州就能感应到定雷针的位置。事实却让他失望了,在西佛州广阔大陆上乱飘了几天,他什么气息都没有感应到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一个成语: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西佛州这片大陆论起面积,可不比西海小多少。高正阳东游西逛了几天,知道这件事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,心到也安稳下来。只要能在三五年的时间内解决,就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到平原上有一座小城,看起来颇有特色,心思一动就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城不大,城墙不高,堆砌的土砖也风化出一道道凹痕,看着颇为的破败。

    城门也没人守卫,高正阳随着人流进了小城。这里天气炎热,男人、女人都穿的很清凉。男人大都坦胸漏背,女人都露着胳膊和大腿。常年的日晒,也让这里人肤色黝黑。但女人一般脸上都裹着轻纱,颇有些神秘的意味。

    僧人们大都穿着土黄色僧衣,袒露右臂,赤足和穿着草鞋。从穿着上看,高正阳和其他僧人略有不同。但这里僧侣流派极多,普通人也难以发现高正阳的异常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大摇大摆走在人群中,还是吸引力了不少的关注目光。这里的人大多身材瘦小,像高正阳这般修长高大的就很少见了。

    他走在人群中,真是鹤立鸡群。想看不到他都很难。而且他眉宇间气度不凡。普通人虽然看不出深浅,却都本能的觉得这个和尚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长街上转了几圈,街道上到处都是卖各种水果的,而且异常便宜。再就是卖各种佛像、祭祀用品的摊位,也特别的多。

    高正阳转了两圈,他发现这里用的是一种铜钱,购买力很强。一个铜钱就能买大串香蕉。不过,这里水果树也特别多。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子里,都种着香蕉、芒果等果树。也无怪水果不值钱。

    小城很落后,也很简单。但充满了异域风情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急着离开,索性找到一家旅店休息。

    旅店老板也个矮瘦的汉子,他光着膀子赤着双脚,看起来就像是个种地的农民,而不像是做生意的商人。但他小眼睛打量人时,却会露出狡狯的光芒。显然,他可不像看起来那么淳朴。

    “大师是要住店么?”老板有些好奇的问道。正常来说,僧人肯定要去寺庙挂单,或者去信徒家里休息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住店的僧人。

    当然,最大的可能是这不是个真正僧人。西佛州虽然都信佛,可只有拿到度牒才算真正的僧人。否则,就只能是个普通信徒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高正阳问道:“我要在这休息几天,但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老板脸色一变,随即叫苦道:“大师,我的店太小了,旁边就是求法寺,要不您去那?”

    “没钱这个不行么。”高正阳随手拿出一颗明珠,扔给了老板。

    老板急忙双手捧住,小心的捏起珍珠对着太阳看了几眼,只觉珍珠饱满圆润,乳白的光泽异常漂亮。他眼睛立即就亮了,连连点头:“行行行,您快请里面走……”

    小店不大,只有三层小木楼。客房就在三楼,异常简陋,床上只有一个还算干净的草席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要求,当天就住在了这里。晚饭还尝了尝这里的拌饭,一种奇异的辣椒搅拌了芒果汁,味道很奇特。

    说不上好吃,但也不能说难吃。只是怎么都会觉得很古怪。绝不符合高正阳对美食的认知。他只是简单的尝了一口,就没在多吃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躺在竹席上,房间里依然显得很闷热潮湿。还有各种蚊虫肆无忌惮的在房间里乱转。

    墙角点燃的熏香,散发着有些刺鼻的香气。

    从环境来说,这里非常糟糕。甚至不如躺在海水里舒服。不过,这里到处都充满了人间的气息,这种气息繁杂而混乱,甚至很污秽。但这些都是来自同类,高正阳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佛祖体验世间疾苦、繁华,才有了觉悟,才生出正等正觉的无上智慧。

    《金刚经》也好,《十方心佛印》也好,究其根本,都要深入世间去感受一切,然后才能谈解脱、觉悟。

    晦明为什么三十年如一日的待在天马寺,那是他在感悟人间生死悲欢。他虽然没能成就圣阶,却积蓄了足够的力量。若不是身体受过重创,也许已经成就圣阶。

    高正阳来之前和无相谈过,关于十方心佛印,无相也知道的不多。但他指出了一条路,就是去体会感觉人世间一切,去理解人心。

    一切至法,都从最简单处而来。无相觉得,高正阳终归是年纪太小,对世间一切理解还不够,缺少积淀,也就自然难以有所觉悟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此也深以为然,他虽有两世经验,意志无比强大,心志无比坚定。但终究是戾气太盛,行事如刀,固然是凌厉霸道,却少了那种曲折微妙。

    躺在异国的破木板床上,高正阳深刻感受到了那种人间的气息。不同于东神州那些司空见惯的一切,这里所见所闻都有那么一点点特别,也给能激发他探索的兴趣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神龙城就过于光怪陆离,没有纯正的人间味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房间里躺了两天,开始的时候还在神游四方,到了最后,就变成了真正的休息。

    像个普通人那样,闭上眼睛睡觉,不去感应任何东西,也不会去运转元气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房间里的空气多了几分清晨的清新,高正阳坐在床上,只觉精神还有些恍惚,但一个多月来的疲倦却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醒悟到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,圣阶虽然强大,可还没有脱离人的范畴。还需要吃饭、睡觉。这些都是修炼所无法取代的。

    无相吃那些斋饭,其根本道理也是源于此处。

    高正阳按照普通人的习惯,用清水洗脸后,漫步走出了旅店。

    长街上薄雾还没散,却看不到几个人。小城的生活很安逸,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还没起来。

    远方的寺院中传来悠悠钟声,让安静的长街更多了几分祥和气息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一株芒果树下停住脚步,树上挂着一串串的金黄芒果显得极其诱人。他甚至有摘一个尝尝的冲动。

    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突然从街角冲出来,快步走到高正阳身旁合十施礼:“大师,求求您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虽然蒙着脸,可声音温婉柔和,身体上露出的肌肤恍如象牙,微微泛黄又细腻如玉。却和周围女人的黝黑粗糙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何等敏锐,一眼就看穿面纱,看到女人的真面目。这女子柳眉弯细,明眸皓齿,竟然是少见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什么事?”高正阳来了点兴趣。

    “大师,他们要掳我为奴,可我只是路过此地的旅者,还请大师帮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有些惊慌抓着高正阳的袖子恳求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好笑,他才一出门就遇到美女求救,巧合的让他难以接受。他心里嘀咕:一点前戏都没有,直接就来太粗暴了。

    嘴上却安慰女子道:“别慌,我会帮你的。但你不能骗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用力连连点头:“我怎么敢骗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!”

    一群拿着皮鞭木棍的凶恶男人,呼啦啦冲过来把高正阳围住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指着高正阳厉喝道:“这是从我们老爷家逃走的女奴,和你没关系,立即离开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