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二十九章 天地如炉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秋水般的明净剑锋,就像受惊飞起的飞燕,翩然飞舞的姿态优雅轻盈,又有种飘忽摇曳难以测度的玄妙韵味。

    以肇斑的眼光,也不得不暗赞,这一式剑法近得飞燕剑的神髓。就算是燕十三,也未必能有如此绝妙剑法。出现在燕飞虹身上,自然是更让人惊艳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肇斑感觉自己似乎被这惊鸿一剑刺穿了眉心。但无数血战的经验让他立即清醒过来,这一切都是错觉。

    肇斑不假思索双掌一合,在冷锐剑锋贯入他的眉心前把剑锋死死夹住。以他内外合一的九阶巅峰力量,别说对面拿剑的是燕飞虹,哪怕换做任何一名绝顶剑客,他都有把握夹住剑锋。

    白虎战体的强横力量下,剑锋也变得柔软如纸。肇斑这会也顾不得暴露,掌力催发,就要轰杀燕飞虹。

    但被他夹在掌心的剑锋一动,就让一缕清风般脱出了双掌的夹击。

    肇斑心中惊愕,这怎么可能!他双掌合击就像两座山压落,什么剑意剑招都会被锁死压住。燕飞虹怎么可能把剑抽出去。

    正惊疑之际,冷锐剑锋神妙无匹的一折,就从肇斑双掌间的空隙抹进来,在他脖子上轻灵的划了过去。

    坚韧无比的白虎战体,在剑锋下如薄纸般,被轻易破开,皮肉、喉骨、颈椎,就在这一剑下纷纷破裂、折断。

    肇斑元气激发下,热血从脖子上深深剑痕猛然喷薄出数丈高,紫金色的血一下铺满了大厅。

    肇斑修为何等深厚,虽然受了重创,心里却还很冷静。现在的高正阳太妖异了,他绝不是对手。必须现在就走。藏在武魂深处的天魔秘咒立即被激发,强烈无匹元气燃烧着精血,把强横身体炸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惨烈血腥的一幕,也让准备继续出手的燕飞虹微微一滞。肇斑四分五裂的躯体碎片却不停留,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如箭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五片血光就化作飞虹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持剑的燕飞虹满脸茫然,直到现在,她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旁观的朱景宏却看的很清楚,刚才又一个不知名的九阶强者差点被燕飞虹杀了。最后关头施展了魔门秘法,好在是天魔解体术,这才侥幸逃生。

    燕飞虹刚才的惊燕、燕返两式,剑上如有神灵,朱景宏在旁边看的都满手冷汗。换做是他,也绝挡不住这两剑。

    哪怕看过一遍,他还是没把握能挡住这两剑!

    燕飞虹表现的越强大,朱景宏就越敬畏高正阳。他不知高正阳怎么做到的,但他知道就是高正阳做的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燕飞虹也慢慢清醒了,她犹豫了下对高正阳道:“多谢高宗主指点剑法。”

    能在这个年纪成就天阶,还在琴、舞、诗词上有极高造诣,燕飞虹当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。她连杀两位九阶强者,如何还不知道这是高正阳借她在御剑出手。

    虽然被当做了提线木偶,但亲身感悟飞燕剑的绝妙剑意,这种体验太珍贵了。她甚至有种感觉,只要感悟其中两分剑意,成就九阶也不是太难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还是你辛苦,代我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笑道:“你先坐下休息,还有一位恶客,就只有我动手才行了。”

    朱景宏和燕飞虹都很奇怪,火天真已死,跟着火天真来的那人也受伤远遁,房间里就剩下两个火天真的侍卫。再就个一众侍女侍者。高正阳所说的恶客,又是指的哪位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迷茫中又有些惊慌。尤其是剩下的那两名侍卫,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中都吓的要哭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手又拿起一坛酒,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,才不紧不慢的道:“你们布置的有些太简单了,肇斑摆在那做诱饵,你就藏在他屁股下面跟着出手?”

    还是没人回应高正阳,大厅中安静的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以为意,继续道:“我也是久闻幽冥影龙之名,怎么,幽冥影龙只能躲在阴影里,大庭广众下就不敢见人了?”

    听到幽冥影龙的名字,朱景宏顿时毛骨悚然。自从月国皇帝月长空被幽冥影龙刺杀后,幽冥影龙也成了各国强者最忌惮的刺客。

    没想到幽冥影龙就藏在这里,众人更是心中惶恐。

    幽冥影龙肯定没兴趣杀他们,可高正阳要是动起手来,他们这群人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众人这会就更警惕了,谁也不敢靠近别人。彼此打量的目光,都多了几分拒绝和冷漠。这会可没不是谈交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高正阳喝光了坛子了的酒,轻轻吐了口酒气,大步走到燕飞虹身前,大笑道:“看你还往哪藏!”

    燕飞虹一脸惊惶,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柔怯。她想解释,可看高正阳信心十足的样子又不知该怎么取信对方。而且看样子高正阳是认定她了,再说什么只怕也没用。

    燕飞虹相貌虽不是绝美,可风姿动人,此时欲语还休又惊怯不安的样子,更是楚楚可怜,让人不由的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气势汹汹,没有任何人敢劝说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解释,迎面就是一拳轰过去,燕飞虹就觉得一座神山迎面压落,拳力充溢四面八方,想躲都无处可躲。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燕飞虹在拳力轰击下,人就像炮弹般飞射出去,接连穿透数层墙壁,也不知飞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朱景宏有些意外,以高正阳的浑厚力量,想杀燕飞虹只怕是一个眼神就够了,哪需要这般大张旗鼓。而且,看这个样子燕飞虹明显没死。

    这一拳总觉得有些不对啊!朱景宏心思一转,突然发现燕飞虹人消失了,可她的影子还增地下没动。

    大厅中吊着数十盏灯光,把大厅照耀的极其明亮。交错的灯光也在地上留下了许多影子。

    燕飞虹所在的位置,就有七八条方向不同形状各异的样子。但燕飞虹既然消失了,影子怎么可能还在!

    朱景恒也异常警觉,发现不妙后急忙拉着徐友通向后退开。他可不能指望着高正阳救他!

   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废物,高正阳哪有兴趣理会。就算是想被别人利用,首先也要有利用的价值才行。

    朱景宏退的干脆利索,身影一闪,人就带着徐友通飞遁到了熔日湖上空。

    新月落在湖面上,留下一弯新月在波光中粼粼波动。水月相映,新月越远,湖水越清。

    万春阁中的歌舞喧闹声,反倒让水月愈发清幽静谧。

    朱景宏却无心理会周围的美景,他死死盯着青鹤居的方向,等待着那里爆发的大战,心情异常紧张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号称天下第一,又展露了神妙无比的借人御剑。但他能否敌得过幽冥影龙的圣阶刺客也很难说。而且,很难说这次宴会还有没有别的势力插手。

    就像火国皇族,各个对高正阳恨之入骨。如果有机会怎么可能不出手。包括魔门的势力,还有道门。大宗门大势力只有利益,没有对错善恶。

    对待高正阳的问题上,他们虽然各有立场,却肯定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朱景宏越想越惊,他这次赴宴却是有些太草率了。但反过来说,高正阳的邀请他是没资格拒绝的。

    在这场战斗中,他不过是一个小卒子。不论是高正阳也好,还是魔族、火国皇族,对他都不会太在意。双方应该都不会介意随手杀掉他。

    “主上,情况不妙啊!”

    徐友通这会脑子也清醒了许多,想通了许多关节,他提议道:“我们在这多留无益,还是回中军大帐准备应变。”

    “火国要完了……”朱景宏深深叹气,想了下道:“不管如何,我们也要尽力保卫家园。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景宏催发身上佩戴的虎符,瞬间就和赤焰军的中军大阵建立了联系。赤色飞虎才虎符中咆哮而出,一口吞下了朱景宏和徐友通。

    青鹤居中,高正阳的面前已经多了一道幽幽黑影。那影子就像一张黑色薄纸,薄薄的一片。也没有五官,只能勉强看清楚头颅和四肢。

    从影子的状态来说,柳肩细腰臀圆,好像还是燕飞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你就永远这副鬼样子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同情的道:“武功再高也没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间一切的欢愉,都不及掌握生死的快意。”

    黑影悠悠的说道。她的声音也有些像燕飞虹,只是声调略有些单薄,听起来颇为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杀了我便宜岳父月长空吧?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好奇的道:“你有名字么?”

    “紫幽影。”黑影到是不隐瞒,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魔族的皇族都姓紫?我到是认识个紫心莲,上次算她命大,逃了一命。你认识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就像遇到老朋友一般,很有兴致的聊起天。

    紫幽影缓缓转了想头,似乎是在打量周围的侍者等人,她突然道:“这些人好碍眼。”说着一挥手,房间中的所有人就无声无息的一起倒下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青鹤居中就只剩下高正阳一个活人。当然,还有紫幽影。但如同半透明黑色纸片的紫幽影,没有呼吸,也没有血肉筋骨,怎么都不能算做是活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了无声死去的满地尸体,他摇头道:“你们魔族最讨厌的地方就是总是无意义的残暴。这其实是源于野兽的兽性本能。这样的本能让你们凶狠好战,但也制约了你们的社会体系发展。从这个层面来说,你们虽然有智慧,说到底也还是一群无法摆脱本能控制的凶兽。”

    紫幽影静静听完后,竟然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魔族都只是一群残忍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开心:“没想到你能有这种见识,我到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感觉。说真的,你这样有趣的家伙很少见了,我都有些舍不得杀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紫幽影发出意味古怪的笑声,也不知是在嘲笑还是在表示高兴。她说道:“可战斗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,魔族的愚蠢好战,会让我们无比强大。聪明的人族,就会各有算计。在魔族大军下,更多的人都会选择跪地投降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反驳,反而双掌一拍,无比赞同的道:“对,人族就是因为太喜欢耍小聪明,所以总是给自己挖坑。魔族大军一来,肯定有人许多人直接投降。”

    不等紫幽影说话,高正阳又道:“但是,你说错了一件事,人族不会输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高正阳说的斩钉截铁,坚定无比。

    紫幽影似乎也被高正阳强大气势所慑,沉默了一下才反驳道:“你信心再强大,也改变不了事实。这个世界比的是谁力量更强,信念这种东西的没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族不会输,这不是什么信念!”

    高正阳意气飞扬的道:“而是因为人族有我,我站在哪一方,哪一方就是赢家。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你理解伐?”

    紫幽影还真没见过这么狂妄自大的生命,一时竟是无语。良久,她才说道:“你真让我大开眼界。我甚至有点佩服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佩服我的人多了,你还排不上号。”高正阳摆摆手有些有些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紫幽影自从修炼幽冥影龙剑以来,七情六欲都近乎消失,心里只有对杀戮的渴望。高正阳的话,却让她罕有的生出几分怒意。这个人族狂妄的已经突破了天际,让她都有些难以容忍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等待外面大阵配合,她现在就想动手了。不过,高正阳也不是傻子,他大模大样的在这和她胡扯,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紫幽影有些不解,但大阵已经开始运转。不论高正阳有什么图谋,他身在大阵中,都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火国皇宫,数十位皇族聚集在朱雀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中心有一个玉石堆砌的巨大池子。池子里面装的是水,而个千万块火行元石。这池子下方的通道足有数十万丈深,连接着地心的毒火。

    通过大阵的转化,最终毒火之力转化为纯粹的真火,为火行元石所吸收。一柄五尺长的朱雀刀,就埋在千万元石中间。

    在法阵催发下,藏在中间的朱雀刀逐渐渡上了一层烈焰。千百火行元石也熔化成一团团烈焰,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主持法阵的火天辛紧紧皱着长眉,对身前诸多皇族道:“今天,是我们皇族存亡的关键时刻。只有诛杀了高正阳,皇族才能传承下去。为此,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是仓促被聚集到一起,但对于高正阳都是恨之入骨,闻言都的满脸振奋,纷纷出声应和。

    “对,势灭此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与此贼子共存!”

    “请老祖宗示下,我们一定全力以赴……”

    火天辛至少有四百岁了,此前一直封闭气息藏在卧龙棺中。火国时局危急,众人不得已下开启封印,唤醒了火天辛。

    但这是火国皇族的绝密,只有三五个人知道。火天辛的存在,也瞒过了六国所有人。但火天辛开启封印后,生命迅速流逝。这一年来也是用尽各种办法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好在今天高正阳突然出现了,火天辛终于有了发挥力量的机会。

    众多皇族本也不认识火天辛,但简单介绍几句后,大家就都明白了情况。对火天辛的出现都感到很兴奋。

    火天辛也对众多皇族的表态很满意,他正色道:“朱雀刀至阳至烈,其气息也烙印在每个皇族血脉中。要想激发朱雀刀的全部威力,就要大家的身体和是神魂去祭祀。”

    众多皇族一听,脸色都是大变。他们养尊处优,哪有奉上生命祭祀神刀的勇气。

    火天辛可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,长袖一挥,站在前面皇族就身不由的坠入养刀池中。

    烈焰一卷,那人当即的化作飞灰。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火天辛摇头,这人修为太弱,神魂力量更弱。好在这里还有数十个纯血皇族,积少成多,怎么也能激发朱雀刀的无上神威。

    其他皇族眼见火天辛真的狠辣无情,都吓坏了。几个心思活的都开始偷偷的向外溜出去。

    火天辛脸色一沉,探手抓起烈焰中的朱雀刀。神刀炽烈无比的烈焰,把火天辛干枯的手掌都烧焦了。他恍若没有任何感觉,横刀一斩。

    一道火焰化作巨大弧线横扫过大殿,数十名皇族同时应刀而断。

    纯阳真火的刀气席卷下,惨嚎呼叫的众多皇族如同焚烧的纸片一般,化作片片飞灰。

    吸收了众多纯血皇族的生命和神魂,朱雀刀上的烈焰一敛,刀身变得晶莹通透,纯阳真火的狂霸刀意内敛而深沉,再没有一丝火气。

    火天辛点点头,血祭之后,朱雀刀的威力足以发挥三四成。就是神祇也能当场斩杀。区区一个高正阳,还不乖乖的受死!

    他提刀一指,养刀池中火焰就化作一面赤红巨镜,镜子上赫然是高正阳和紫幽影。

    火天辛可不管紫幽影是谁,他默默运转法阵,举起朱雀刀向着高正阳刺落。

    万春阁上空,一柄千余丈长的赤红巨刃从天而落,直刺入青鹤居。

    瞬间,天地就成了巨大火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