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二十章 两仪无相剑域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白衣剑客突然的挑战,让气氛一下尴尬而冷硬。带头的丑陋大胖子虽然还在努力微笑,但在高正阳和敖贞森冷的眼神注视下,笑容也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大胖子心里有些后悔,这么得罪人的差事就不应该露头啊。敖贞和高正阳的强势也让他颇为意外。两人只是眉宇间细微神色变化,就给了他无比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不论是高正阳还是敖贞,两人身上流露的赫赫威势,已经不逊于此界几位最顶级的强者。

    到是黑白两位剑客毫不在意,四目如同四柄神剑般落在高正阳身上。似乎要把他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让人心血冻凝的沉默持续了一会,大胖子实在受不住压力,强笑道:“忘记给两位大人介绍,这位是白墨剑圣……”

    白墨剑圣是太极天著名剑圣,最喜欢就是挑战各方强者。数千年来,白墨剑圣都极其活跃。每过一段时间,就会传出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敖贞虽然没见过白墨,却早知道他的来历。这人是双子星人,一出生就有两个身体,却只有一个神魂。所以,对方看着是一黑一白两个人,实质上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白墨修炼的两仪无相剑也异常出名。他两个身体,一个修炼阳极剑,一个修炼阴极剑。两个身体都有圣阶之力,又能双剑合璧,白墨的厉害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可在神武擂台上,他就算是一个人,这便宜就占大了。当然,白墨的双子星体质也有严重的限制,就是他们身体分化,几乎没可能进入神级。而且一个人的神魂力量有限,终究不可能把两个身体力量完全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从这个层面来说,白墨算一个人也算合理。

    “欧山,我敬你是万妖阁的总执事,才同意见面。你却带着人来生事,什么意思?真当我好欺负!”

    敖贞不理会白墨,直接对欧山叱喝道。

    万妖阁总执事是大总管,欧山虽然不是圣阶,却位高权重。不论去哪都会受到尊重。但今天这事他做的不漂亮,敖贞不给面子当面大骂,他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只能是满脸赔笑:“敖殿主,别生气、别生气,白墨大人也只是听说高大人力克寒冰双圣,极为倾佩,这才想找高大人讨教切磋。并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哂笑,这种解释也就是骗鬼吧。早就知道其他几大势力消停不了,肯定要借机生事。果然,这个白墨就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辈武者,岂能畏惧挑战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但比武切磋那是娘们玩的,男人就该生死相见。唯有用尽全部力量和生命,才能绽放出令人心醉的绝世光辉。你敢么?”

    白墨的四道锐利如剑目光一凝,他过来的目的很简单,消耗高正阳的力量,尽可能的试探他的底细。高正阳一开口就要死战,这真是大大出乎了他们预料。白墨自己也没有这样的准备,一时间也不免犹豫。

    圣阶强者也只有一条命,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随意拼命。更关键的是,就算杀高正阳也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以白墨的决断,这回也难免犹豫。这种心态上的细微变化,也让他气势大跌。

    欧山眼睛一转,打个哈哈道:“高大人,这又是何必,双方无冤无仇,切磋一下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圣阶对战,你把嘴闭上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对这个丑陋的绿皮大胖子很厌恶,明明就是个大癞蛤蟆成精,却要坐在这装什么八面玲珑。长的这么丑就乖乖蹲在窝里别出来!

    欧山凹凸不平的绿皮大脸一僵,大脖子上两根青筋都崩起来,腆着的大肚子膨胀了好几圈。他堂堂万妖阁总执事,谁不让他三分。就算是敖贞,刚才大骂的时候也没这么不客气。

    一个才露头的圣阶,就敢如此狂妄当面侮辱他。真是差点把他气爆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一番好意……”欧山强压着怒火,对敖贞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总执事,面子都是自己赚的。你带着人跑我这砸场子,真当我不敢抽你啊!”

    敖贞冷冷瞥了眼欧山:“你还是把嘴闭上。”

    欧山勃然大怒,他瞪着敖贞大口喘了两口气,想要说什么狠话,但在敖贞冰冷无情的眼神中终究还是没敢放肆。他心里的怒气也在迅速消失,取而代之是满心疑虑,敖贞和高正阳如此猖狂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开口道:“白墨,你要是不敢死战就立即有多远滚多远,再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白墨的两个身体同时握住了剑柄,神色阴沉如冰,却没有立即出声应战。

    又犹豫了一会,白墨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的欧山大为意外,他本来还想看白墨和高正阳死斗的热闹。没想到一直以冷傲无情著称的堂堂白墨剑圣,也会不战而逃。

    欧山心里鄙夷又窝火。他带人上门来打脸,没想到自己的脸却被打肿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,后会有期。”欧山也不想再待,匆匆拱手说了句场面话,就狼狈的离开酒楼。

    长街上行人很多,但白墨剑意迫人,所有人都远远避开,绝不敢靠近。欧山一路疾驰,很快就追上了漫步而行的白墨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了?”欧山有些不悦的质问道。他也是用了一个大人情,才把敖贞和高正阳请出来见面。白墨却半路就怂了,简直是太窝囊了,他简直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白墨穿着白衣的身体侧头看了眼欧山,开口说道:“来之前谁也没想到他敢死战。我锐气以挫,又没有死战的斗志,怎么和他斗?”

    另一个黑衣身体沉声道:“拔剑不悔。但在剑出鞘前,却要想好了是否要出剑。这次是我大意了,输给了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唉,得罪了敖贞,还把脸丢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欧山也不能把白墨怎么样,更不能讥讽他,只能诉苦抱怨。

    对此,白墨没有任何反应。这都是欧山的事情,和他可没有关系。更轮不到他负责。到是高正阳如此果决狠辣,让他震惊。

    这件事必须的重视起来,重新调整对高正阳的策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墨说道:“我有事先走了。”不等欧山挽留,白墨径自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欧山看着白墨的背影,目光逐渐深沉起来。说实话,高正阳的狠辣让他很意外,白墨的隐忍却更让他意外。

    那种情况下,堂堂剑圣居然就那么的忍了。这个白墨的城府深沉,可不像那些傻乎乎剑客,总是说什么‘剑不能屈人不能辱’之类的蠢话。

    剑客拔剑其实很容易,在那个时候不拔剑,却需要更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人其实是七剑山培养的强者。是怎么也不可能拉拢过来。

    欧山暗自叹气,一挥手把周围手下召集过来,一群人浩浩荡荡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神龙城虽有法阵禁制,却还压制不住欧山这群人。他也很清楚,别看敖贞骂的凶,却绝不可能真的动他。哪怕他闯了法阵,敖贞也只能视若不见。

    在敖贞那受了一肚子的气,又撕破了脸皮,欧山也不想再隐忍了。

    到是剑圣白墨,还在老老实实的步行。好在他脚下极快,走了没一会就从东城门出了神龙城。

    白墨随手一划,在虚空划破一条裂缝,迈步走了进去。下一步,他就回到了日夜灵岛上。

    浮空的小岛不大,方圆十余里大小,上面黑白分明的两种色彩,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阴阳双鱼图案。

    这里是白墨的圣灵空间,位于极其隐秘星灵海域中心。

    星灵海域的星力浓郁,扭曲空间,隔绝各种神识探索。在太极天最复杂也最危险的海域。

    太极天的组织势力虽多,也没人敢在星灵海建立驻地。对于圣阶以下的生命来说,这里太危险了。而且进出极其不方便。一个不好,就不知掉到哪个空间裂缝去了。

    但双子星人族,就个星灵海里的一种强大生命种族。这里,是白墨的故乡。

    白墨虽然隶属于七剑山,但为了在表面上划分清楚关系,也为了更方便吸收星力,他还是选择了星灵海定居。

    有了圣灵空间为坐标,白墨也可以不受空间限制,在空间层次异常复杂的星灵海自由进出。

    白墨回到自己的圣灵空间,可不知怎么的,心里却总觉得有些不对。他们这个层次的圣阶强者,对于祸福有着极强的感应。尤其是危及到自己生命的危险,更是有着强大的直觉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直觉也是可以阻挡、压制。

    白墨剑意通灵,又回到自己的圣灵空间,神识更为敏锐。既然能生出细微感应,就证明确实有情况。

    可白墨神识转动,却怎么也找不到不安的源头。对于圣阶强者来说,这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圣阶自照本心,通明如镜,能见纤毫。自身生出的感应,没道理找不到源头。

    正当白墨疑惑之际,心中突然警兆大生。他转身过去,就看到一抹妖异血红如火焰般飘逸飞扬。

    白墨目光一凝,惊疑无比的道:“高正阳!”

    “没得到邀请就擅自过来,阁下不会见怪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身辉煌灿烂金甲的高正阳,从虚空裂缝中走出来,脸上还带着两分歉意。

    白墨两个身体慢慢分开,其中黑衣的身体冷声质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要找我比剑,却半路跑了。我想了一下,还是觉得不能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。所以,就跑过来找你再续前缘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嘻嘻的说着,神色轻松,就像是找老朋友叙旧一样。

    白墨满心不解,这个高正阳疯了么,居然跑到了他的圣灵空间。圣灵空间本就是一种独立的空间领域,和他的圣域相互配合,能让他的实力提升数倍。在这里战斗,高正阳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!完全是在找死!

    整件事太反常了,白墨心思深沉,没搞清楚之前他绝不会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的白衣身体问道:“星灵海星力浓郁混乱,空间复杂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跟着你就行了。”高正阳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墨还是满脸不解,他直接穿越了虚空通道回到这里,高正阳怎么可能在无尽虚空中找到他?

    “胡扯!”白墨的两个身体拔剑出鞘,同时指着高正阳说道:“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。”

    白墨黑白两个身体同时说话,声音有高有低,混合在一起却如同一个声音,让人完全分辨不出这是两个声音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在白墨两个身体上转来转去,好奇的问道:“你修炼的两仪无相剑,一黑一白一正一反一阴一阳,有一个身体应该是女人才对。为什么都是男人?”

    白墨沉默催发剑意,正反阴阳两种剑意汇合,自然的形成了两仪剑域。

    正反阴阳的相反相成的剑意互相推动,剑域就像疾转的圆球转动起来。白墨是唯一不受是剑域转动影响的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剑意推动下,就像掉入漩涡的树叶,绕着白墨不停的疾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剑域还挺好玩的……”高正阳感应着剑域的变化,觉得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他在太极拳上造诣极高,又得了太极阴阳剑印,还学会了无极剑典。对于太极阴阳的变化,有着独到而高明的理解。

    白墨的两仪无相剑,也让他大开眼界。以正反阴阳之力推动剑域转圈,这想法还真是有点、特殊。

    剑域越赚越快,高正阳虽然不至于头晕,运转元气的时候却有些滞涩。强大的旋转力量,不也让空间不断错位交叠。

    占据最中心位置的白墨两个身体,看着距离不远,彼此间却隔了重重空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得不承认,白墨的转圈剑域很简单,可也很厉害。还真不能太过小看。

    再这么转下去,真的要被白墨转晕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伸手催发出龙皇戟,直刺而出:“破!”

    龙皇戟散发出的明锐神光,穿透重重空间阻碍,一举把剑域贯穿。

    如果说两仪无相剑域是一个疾转的球,那龙皇戟一击就穿透了这个球,并把球死死定住。

    旋转剑域被狂暴力量定住,疾转的元气当即支撑不住,爆了。

    散逸的元气如同一股股狂潮,从四面八方冲击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一柄漆黑长剑,无声无息的从后面直刺高正阳后脑。他没带头盔,这也是龙皇甲唯一保护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穿着白衣的白墨,也同时出现在高正阳身前。他手中雪白剑锋,直刺高正阳的眉心。

    白墨的两个身体一前一后,双剑都锁定了高正阳的头部。两个身体施展的剑招简单,但前后呼应,剑意一正一反,在虚空激荡中剑气威力不断提升。

    雪白剑锋上剑气轰鸣激荡,如雷霆降临。黑色剑锋却化作虚影,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声厉喝,若龙吟九天。刺到他眉心前的雪白剑锋,被重重龙吟声所缠住,嗡嗡震颤,无法再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从后面刺过来的虚幻黑剑,也在龙吟声中重新浮现出来,遁入虚空的黑衣身体也被迫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墨虽有两个身体,却只有一个神魂。被直指神魂的天龙吟攻击,他的阴阳变化当即被破。

    “的确有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白墨夸了一句,再次挥剑攻上来。这次他放弃了一切花俏变化,就是老老实实把两仪无相剑施展出来。两个身体组成剑阵,把高正阳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高正阳仗着龙皇戟沉重凶厉,招式大开大合,力量至刚至猛。虽然是被白墨两个身体围攻,在场面上却是他占据优势,逼迫着白墨只能不断游走,依靠精妙剑技应对。

    白墨也不着急,一阴一阳双剑如春蚕吐丝,一丝丝剑意不断钩织,就像是一面面无形巨网,把高正阳慢慢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两人激战了几千招后,高正阳纵横霸道龙皇戟慢慢沉重起来,刚猛霸道的力量经过层层衰减,对白墨已经没多少威胁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意识到情况不妙,急忙再次怒喝,天龙吟唱中,龙皇戟化作明锐无匹神光连环九击。

    九道如龙电光飞射激扬,白墨费尽心机构建的无形剑域轰然破裂,小岛也在暴烈无匹力量轰击下,地裂山崩,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痕横贯了整座小岛,并在不断渗透深入。

    白墨心中有点作痛,高正阳连环九击太狂暴了,他也没有任何办法。只能用圣灵空间来承受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无形剑域却保留下来。高正阳这次死定了!

    龙皇九击才落下,白墨就御剑而至,一黑一白两个身体猛的融合在一起,化成一个身体。

    半黑半白的白墨,双剑交错一转,把刚猛之极的龙皇戟带飞。高正阳警觉不妙,趁势扔了龙皇戟,双拳同时轰在迎面刺来黑白双剑上。

    暴烈无匹拳力直透白墨的身体神魂,他的黑白双剑和身体同时崩溃粉碎。

    高正阳迟疑了一下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就这么轻易获胜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从虚空中刺出两柄长剑,同一左一右同时刺入高正阳的耳门。

    阴阳剑气汇聚,遍及高正阳的全身。噗,高正阳肉身立即化作一股股血沫四处喷溅。

    半黑半白的白墨在数百丈外缓缓浮现出来,一脸的得意。高正阳又如何,还不是为他所杀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