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一十三章 这世界是为我而存在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云帆乘风鼓荡,推动着飞舰向前疾驰,在长空留下一道淡淡云气波纹。

    飞舰最上方有一块天台,上面摆放了四座沉重粗大的舰炮。这些钢铁铸造的舰炮上镌刻着复杂法阵,可以通过巨大元气弹,威力极其凶猛。

    木恩带着高正阳,给他介绍着这些舰炮:“铁矿石是从云湖湖底挖掘出来的,在云湖城经过提炼,再由手艺高超的铁匠大师铸造成型。舰炮主体完成后,还要交由法师镌刻法阵。还要配备铁柳木打造好的架子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木恩是神工堂的堂主,大到城市的规划、建造,小到法器的制作,都由神工堂负责。作为堂主,木恩无疑是位技术人员。

    他平时木讷少言,可说起专业就滔滔不绝,显示出了超强的专业性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专业人员总是有几分由衷的尊重,他很有自知之明,武力再强也只能破坏。木恩这样的人才能搞建设。

    没有建设,就没有文明。

    “木堂主很厉害……”高正阳由衷的称赞道。

    木恩有些意外,这几天他都和高正阳在一起,他对高正阳已经有了些了解。这位英武霸气的年轻人,哪怕他总是笑吟吟的样子,哪怕他还总会说各种笑话,哪怕他很放荡随性,但他骨子那种冷硬和无情,却是难以隐藏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位首席客卿大人根本不屑的隐藏。从这个层面来说,他和敖贞几乎一模一样。两位副殿主都架子很高,威势极重,又各领着一伙人结党。但和敖贞、高正阳相比,这两位副殿主就显得特别虚。

    木恩是性格木讷,可他心里异常清楚。敖贞也好,高正阳也好,都是有智慧的人。不争权只是不想争,只是因为有着足够的自信。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能得到高正阳的认可,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认可,木恩觉得很惊喜。他犹豫了下又道:“舰炮需要上百次加工,数以万记的工匠、法师配合,历时数年才能成功。这还只是舰炮。又如我们称作的飞舰,所需要的人手更多,材料更复杂,时间更长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了笑:“我这人脑子比较简单,木堂主有话尽管只说,不必绕圈子……”

    木恩被说的有些尴尬,主要是高正阳目光太过锋锐,似乎能直透他肺腑心神。他微微垂下眼眸,沉吟了下道:“三十三天即将迎来巨变,四海盟也是迫于形势,才向陆地上发展。他们也需要资源和人口,需要不断的扩张势力,准备应变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又怎么样?”高正阳反问道。他隐隐有些明白木恩的想法,又觉得有些稀奇,在混乱好战的太极天里,还真有木恩这样的和平人士?他想听听木恩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木恩有点紧张了,他调整了体内元气,压制住紧张情绪,这才慢慢说道:“四海盟都海族和妖族,他们愚蠢而凶残。但四海盟的两位圣阶都智慧极高。我觉得不需要和四海盟正面冲突。如果不行的话,可以和他们谈判,只要我们把云湖城人口都撤出来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哑然失笑。木恩和他解说了这么多技术细节,原来是想说服他注意保护人口资源,尽量不要发生大规模战争。

    不过,木恩也太小看他了。上一世现代化的工业文明,虽然没有这些神奇的力量,其文明层次却要比这里高多了。他完全明白工业的重要,更明白人口的重要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:“你有这份心很好,但世事总是不能尽如人意。我们不想争斗,四海盟偏偏要来掠夺,这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木恩本就不是性格强硬的人,高正阳又给了他巨大压力,当下也不敢再劝,只能无奈的长长叹气。

    无法说服高正阳,木恩也不想继续陪着高正阳了,他告了声罪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负手而立,目光穿透层层云雾看到了数千里外的云湖城。也只有他的强横圣体,才有这么变态的眼神。

    换做其他圣阶,只能以神识去感应千里外的情况。

    云湖城很大,但四门封闭。城墙上的站满了持枪握刀的士兵,弩炮全部高高架起。城内大街上只有士兵一队队来回巡逻,几乎看不到行人。整座城市都是严阵以待,似乎战争很快就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心生感应,侧过头去,就看到花非花领着秋恨水走过来。

    秋恨水神色凝重,上来就拱手施礼:“阁下,昨天四海盟的刀龟族数万大军突袭,他们把距离铁柳州最近的一座小城攻破,城里数十万人尽数被杀……”

    花非花瞥了眼高正阳,娇嫩如少女的小脸上都是冷笑:“四海盟知道你要来,先给你来点颜色看看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直视着花非花:“怪我咯?”

    高正阳的眼神幽深却又异常明亮,那种矛盾又奇异的感觉让花非花心就猛的一跳。她不想示弱,但还是本能的想要避开对方眼神。她扬起下巴,做出傲然不屑的样子:“不怪你怪谁!”

    花非花真的觉得这件事情要怪高正阳,更要怪敖贞。大张旗鼓的跑过来,结果,人还没到呢,四海盟已经准备好了,给了高正阳一记响亮的大耳光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想和花非花争辩,他目光落在秋恨水身上,问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秋恨水也是叹气:“刀龟族据说是两位圣阶的血脉后裔,他们也是个四海盟的精锐战力。数万大军突袭,应该就是针对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杀几十万人,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高正阳摇头,四海盟蠢货们的逻辑还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花非花对高正阳毫不在意的态度很不满,怒道:“要不是因为你跑过来,那数十万人也不会死。你不觉得愧疚么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就算是我杀的,又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这种淡漠无情的态度,让花非花更难以接受。她瞪圆了明眸,斜梳着的马尾辫的都被鼓荡的飞扬起来:“你怎么这么冷酷,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。”高正阳很坦然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花非花要被气炸了,高正阳居然这么无耻,这么凉薄。

    秋恨水比花非花沉稳多了,可也有些抑制不住怒气,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但高正阳终究是上司,又是圣阶强者,不论如何都轮不到她训斥。她怕花非花真的发怒,轻轻拉了下花非花的手,提醒她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花非花深吸口气,压制住了怒气。死几十万人的损失她能承受,但高正阳的冷血和漠然,却让她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是这样冷血的人,真让我失望。敖贞要是知道你这样,也一定会后悔交了你这个朋友!”

    花非花气冲冲的说着,恨不能立即就和高正阳割袍断义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远方斜阳,悠悠的道:“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我而存在,花为我开,云为我白,风为我动,星辰为我闪耀,阳光为我灿烂。美女、强敌,都是为了取悦于我而存在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转过头对花非花道:“你说,我会为了几十万陌生的生命悲伤么?”

    花非花懵在那了,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强者,可如此自恋自大的人,却是听都没听过。这些话也超乎了她的想象极限,对她思想观念的冲击几乎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太过剧烈的冲击,也让花非花脑子一片空白,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用高正阳的话说,就是成了一个大大的懵逼。成熟老练的秋恨水,也和花非花一样,变成了另一个大大懵逼。

    一个娇嫩活泼,一个成熟老练,两个各有风情的美女,就这么傻傻站了半天,才慢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然后,两人一言不发都走了。

    双方虽然都是人形,可心里面装的东西差的太远。花非花觉得没办法和高正阳交流,也没必要交流。

    秋恨水则是被吓着了,这位首席客卿绝对是个疯子!疯子没什么,一个圣阶疯子就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飞舰抵达云湖城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时分。云湖城万家灯光,星星点点,在黑夜中把云湖城的轮廓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这座平平无奇的大城,在夜色中到是多了几分难言的韵味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进城主府休息,他站在南面城墙上,看着远方浩浩荡荡的云湖,静静出神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不远处,木恩很拘谨的陪着。他不知道黄昏时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花非花快要炸了,似乎随时都可能拔刀杀人。秋恨水也直接撒手跑了。

    也不能把首席客卿就扔着不管,木恩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。因为上次谈话太过失败,他也不想再说话。气氛极其冷硬,一如寒冬中被冰封的云湖水,层层冻凝,没有任何生气。

    “长夜无聊,你去把秋总监叫过来,我们一起去那个被破的小城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在云湖城城墙上站了两个时辰后,突然来了兴致,要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木恩急忙通过神武令联系了秋恨水,把高正阳的话传达过去。

    秋恨水正宽慰安抚花非花,接到消息也是一愣。那座小城毗邻铁柳州,对方杀人灭城后早都撤走了。现在去看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但敖贞指定她和木恩帮忙,高正阳有要求她也不好抗命。

    花非花气哼哼的道:“放心,我跟你去。看他敢碰你一根毫毛。我劈了他!”

    “首席还不至于如此……”秋恨水怕花非花去了又生事,要是两个人打起来那就坏了,急忙劝阻,“我去就行了,副殿主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我就跟着你去。到看看这自怜自大的家伙能搞出什么花样来!”

    花非花目光一转,对秋恨水微笑道:“我心里有数,不会让你难做的。下午实在是太生气了,这次绝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秋恨水无奈,只能带着花非花一起到了南面城墙,找到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出发吧,你领路。”高正阳交代道,“不用太快。天亮后赶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云湖城距离铁柳州其实还有数万里,那座小城的传送法阵又被破坏。以秋恨水和木恩的修为,想在天亮时候赶到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秋恨水带领下,几个人一路疾驰,等到太阳高高升起,才到了那座小城。

    小城有个名字,叫云翼城。明媚阳光照耀下,小城四面城墙大半被毁,城里的建筑也几乎都被摧毁,到处都是残砖碎瓦和满地的模糊的血肉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房屋被焚毁,余火未灭,散发一缕缕淡淡的黑烟。

    四个人在云翼城中心落下,长街上堆满了残碎尸体。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,尸体上几乎都有啃咬的痕迹。还有一些尸体明显被烧烤过了。

    焦糊的味道,血肉腐烂的臭气,到处弥漫。成群结队的苍蝇,嗡嗡的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云翼城就如同血腥地狱,到处都是死亡、破坏、毁灭。里面渗透出的凶厉、残忍气息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木恩枯黄的脸上都是恻然,他曾在云翼城待过,整座城市的规划都是他做的。城里还有他一些熟人。因此,他对眼前的毁灭场景分外痛心。

    他来到以前居住的地方,在废墟中找到了一具小女孩的尸体。小女孩被身体被啃掉了大半,小脸上都无尽的惊恐和痛苦。已经失去所有生命灵光的眼眸,大大的睁着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不知何时走过来的高正阳问道。

    木恩心里一阵抽、搐,嘴巴张了张却没能说出话来,只能木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一直叫他叔叔的小女孩,曾经是那么活泼欢快。现在却成了一具可怕的残尸。他悲伤又愤怒,很想怒吼杀人。但他更担心云湖平原其他人的命运。一想到未来,他更是异常忧虑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木恩忍不住道:“我们两方正式开战,这样的惨剧还会一直继续。这不是我们想要的!”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木恩正色道:“你既然很愤怒,就应该去报仇。而不是想着退缩求和。”

    木恩肃然道:“数千万生命都在我们手上,我不能因为一时之快,就把数千万生命置之不顾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花非花走过来,先怜惜的帮着小姑娘闭上眼睛后,又满脸不满的训斥了高正阳。

    秋恨水道:“我会尽快安排人过来,收敛尸体,安排好后事。”

    她又对花非花道:“四海盟一向凶残邪恶,这不能怪任何人。”虽然对高正阳的漠然态度很不满,但她明白,这件事怎么也不能算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处理后事。再和四海盟交涉,尽量避免撕破脸皮。但看高正阳的强硬态度,却似乎没有和谈的打算。这也让她很忧虑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理会花非花的诘难,他对秋恨水问道:“你知道邪恶为什么存在么?”

    秋恨水不知高正阳什么意思,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天生就邪恶,有些生命天生就凶残。这是因为生命需要邪恶,凶残、杀戮保证了种族的活力,刺激着种族去前进。生了病才会有抵抗力。骨头打断重生才能更强壮!”

    高正阳淡然道:“邪恶,是为了让我们更坚强,更无畏。这是邪恶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本想斥责高正阳胡说八道,但作为圣阶,她隐隐明白,高正阳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站在智慧生命的层次来看,邪恶确实是有意义的存在。一切污秽、恶毒、残忍的生命,其根本不过是本能控制下的野兽,按照本能而行。

    “邪恶虽然有意义,但我厌恶它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环顾四周,沉声道:“死去的生命无法复活,但可以用敌人血肉祭奠。”

    秋恨水一听就急了:“大人,别冲动。四海盟有刀龟族数千万。我们绝对找不到动手的凶手。贸然杀过去,只会引发大战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想了下也道:“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,都不能乱来。不能再这样无意义的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四海盟在飞羽海拼命扩展实力,和飞羽会摩擦不断。我们可以联系飞羽会的高层,联手遏制四海盟。”

    “想联手也可以,但我们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一个巴掌大的四色蝶翼小女孩,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认识对方,正是在天机台上邀请他加入飞羽会的梁菲菲。

    “你好,又见面了。”梁菲菲客气的和高正阳招呼着,“神龙殿的情况不妙。阁下,想不想换个地方呢?”

    高正阳也笑了:“谢谢你的好意。暂时我还不会跳槽。”

    梁菲菲一脸惋惜的道:“那太可惜了。不过,我们飞羽会的大门随时对阁下敞开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有些不高兴了:“小蝴蝶,你别太嚣张了。当着我的面挖人,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怕我挖人,你这个副殿主也太没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梁菲菲别看个头小,可比花非花老练太多了,一句话就呛住了花非花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禁摇头,花非花还真不是装嫩,她是真嫩。

    他岔开话题道:“梁会长,你们和四海盟也有冲突?”

    梁菲菲可以逗花非花,对高正阳却不敢小觑。她点点头道:“两只老乌龟不甘寂寞,四处出击,和我们现在经常打架!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看着南方道:“放心,你们的麻烦很快就会解决了。不用谢我,我也只是顺便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