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六百一十二章 难逃此劫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神龙殿共有三位殿主,五位总监,八位巡查使,十大堂主。等阶分明,组织结构完整。

    除了三位巡察使带队在外巡查,神龙殿其他高层悉数到场。组织内来了一位强大圣阶,这可是大事。

    神龙殿建立只有三年的时间,敖贞很少插手各种琐事。绝大部分权力都被花非花和剑凌云手里。两人各立山头,收拢着一群嫡系手下,互相斗来斗去。不断摩擦中好不容易达到了某种平衡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出现,无疑破坏了这种平衡。所以,哪怕他是强大的圣阶,众人也是不怎么欢迎他。大家都不想破坏现在的平衡局面。

    当然,也会有人想着要抱大腿。但首席客卿这个职位,并没有明确职权划分,略有些尴尬。似乎什么都能干,又似乎什么都不能干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的小心思,敖贞也是洞若观火。她让高正阳当首席客卿,其实也是有这个考虑,不想突然打破平衡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战力强横,做事又霸道。打架是厉害的很,可怎么看都没什么管理能力。不说别的,就是他身为宗主,又横扫人界几乎没有敌手,可宗门内只有小猫小狗两三只。出去打群架,全靠几个女人撑场面,简直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等神龙殿的高层和高正阳见过后,敖贞道:“这次人到的很齐,我们正好可以开会讨论一下四海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起四海盟,众人都收敛了笑容一脸的严肃。最近这几个月来,四海盟多次和他们发生冲突,死伤数万人。神龙殿一方,明显吃了很大的亏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扼制四海盟向陆地扩张的态势,等四海盟在陆地上站稳脚跟,那必将成为神龙殿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南道总监秋恨水站起来说道:“四海盟在铁柳州建立了据点,大肆招兵买马,现在已经聚集了数十万妖族。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继续先前挺近,入侵云湖平原……”

    秋恨水长的很漂亮,贴身的水蓝剑服精致又英气,眉宇间的气质也很干练。她挽起的发髻上交错插着五只水蓝剑刃,闪耀间透出的凌厉锋芒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秋恨水的印象挺深,不止是因为她漂亮,更因为她是身怀龙族血脉,修为臻于九阶巅峰,距离圣阶也只差一步。

    秋恨水负责的就是神龙殿南方,刚好接壤四海盟。这段时间四海盟不断挑衅生事,也让她焦头烂额。说起四海盟更是神色凝重,眼中都是杀气。

    敖贞注意到高正阳的关注,悄悄通过神识对高正阳道:“恨水很有趣的,本体是一只蓝鳞巨蛇。她和我一样,选择了蜕变成人族,抛弃了以前强大的肉身。你要是喜欢,我可以帮你介绍,反正她还是单身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“美女我都喜欢。介绍就不必了。我想泡妹子都是自己来,不用帮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再说,她再漂亮也没有姐你好看啊。我更喜欢姐姐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武功厉害了,胆子也更大了,连姐也敢调戏了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脸上笑盈盈的,似乎并不生气,还和高正阳说笑调侃。

    “我胆子一直很大。”高正阳嬉皮笑脸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敖贞不置可否,只是大笑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人族所谓婚姻夫妻都不值一提。她很欣赏也很喜欢高正阳,至于这是爱情还是友情,其实不怎么重要。

    只有人族渺小短暂的生命,才会把感情划分的那么细致。对龙族而言,在漫长的时光长河中洗练,所有情感最终都会呈现出纯粹的本质。

    感情可以欺骗别人,甚至欺骗自己,却没有任何感情能欺骗时光长河。

    认识高正阳这几年,对龙族而言就如同喘口气的功夫。谁会在喘口气的时间里,就决定爱或不爱?至少龙族不会,敖贞更不会。

    敖贞不会和高正阳解释这些,也不会和其他任何人解释。如果连她的心思都不明白,却要和人族男女那样,缠缠绵绵爱爱恨恨,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不同的生命层次,决定了思维的不同高度。

    高正阳原本的确是没想那么多,甚至他做龙骑士也只是一种本能。但看到敖贞洒脱大笑,他立即就明白了,敖贞的确和他是同一种人。他们都不会去简单的执着爱恨。他们的生命,有着更多更高的追求。

    这种追求,却是其他人所难以理解的。不论是月轻雪还是红日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情绪上的共鸣,就如同在漫长夜路上突然发现了同行者,有一种难说的惊喜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禁跟着哈哈大笑,笑的异常畅快开心。

    正在分析局势的秋恨水愣住了,甚至有些窘迫。她不知道自己讲的有什么问题,让敖贞和高正阳笑的那么开心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有些发懵,包括花非花和剑凌云。他们俩也不知是什么情况,只能猜到是高正阳和敖贞私下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自认是敖贞至交好友,敖贞私下和高正阳交流却不带他们,也让他们心里有点不舒服。尤其是剑凌云,看高正阳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大家聚集在一起郑重其事的开会,老大却当众大笑,换做其他人多少也会有些尴尬。敖贞却不以为意,轻轻敲了下厚厚紫木长桌:“散会吧,恨水和木恩留下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脸莫名其妙,可敖贞威势极重,在组织内都是独断专行,也没人敢多说一句。众人很快就都离开。

    等下面人都走了,花非花不满的哼道:“我们俩也要走么?”

    敖贞知道她性子别扭,武功虽高却和小孩差不多。安抚道:“你们当然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剑凌云也有些不满,“殿主,四海盟是心腹大患,绝不能轻忽。我们应该和下面的人说清楚,统一想法,不要让他们有任何幻想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盟的问题,很快就不是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敖贞微笑道:“我们的首席客卿大人已经承诺,四海盟的问题他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早听高正阳吹过了,到是能泰然处之。剑凌云却眼睛都瞪大了,他当然可以压制自己情绪,可在这个时候他绝不会故作深沉。

    四海盟两位圣阶何等强横,更占据两片广阔海域,手下各种海族、妖族无穷无尽,资源更是雄厚。虽然在太极天的组织排名中只是中游,其实力却远远胜过神龙殿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要不是给龙族面子,四海盟双圣足以把神龙殿扫灭了。现在双方都自动约束高端战力,只看各自统兵的手段。

    高正阳新晋的圣阶,如何能和两位活了几万年的圣阶相比。彼此间的差距不知有多大!

    敖贞这样安排,到底是想让高正阳去送死,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,也让剑凌云很迷惑。

    剑凌云心思转动,终究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殿主,高兄新晋圣阶,对太极天情况完全不熟悉,此事还是不能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在旁边讥讽道:“你这是以己度人,你怕两个老乌龟,客卿大人可不怕!等他把两个老乌龟清炖了,四海盟剩下的那群货色就不值一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兄豪气冲天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剑凌云也有些生气了,高正阳还没说什么,花非花在那冷嘲热讽,实在是讨厌。不过,花非花也把高正阳架起来了,他又何必客气,顺势也捧了高正阳一把。

    秋恨水和木恩坐在旁边,都是眼观鼻鼻观心,如同木偶石像。只是心里都在叫苦,神龙殿这几个圣阶毫不掩饰的内斗,这样真的好么!

    太极天广阔无尽,各种帮会组织多如牛毛。以前大家还能互相忍让,相安无事。可纪元轮回,天地都要崩溃了,所有组织都在竭力去掠夺资源,增加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已经有大批小帮会小国家被消灭。看这个样子,神龙殿似乎也维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木恩和秋恨水两人心里都很失望,神龙殿的组织还算完善,做事情也很有计划条理。对下面的更是极其大方,敖贞又舍得放权。两位副殿主虽然斗的厉害,却维持着权力平衡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还想跟着神龙殿一起发展壮大,现在却只能先去找好退路,别把自己埋到里边。

    “我初来乍到,就当了首席客卿,总要做一点贡献才对得起我姐的信任,才对得起大家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坐在敖贞旁边的高正阳,一脸谦逊的说道。其他几个人却都觉得异常刺耳。这家伙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!

    剑凌云不想再听,他站起身道:“我还有事要处理,就不开会了。”又对高正阳道:“祝高兄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微微点头,“剑兄只管去忙,这点小事我来处理就好。”

    剑凌云一口气闷在胸口,差点没憋的吐血。他也不在说什么,径自转身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花非花也笑嘻嘻的道:“那我也先走了。”她对高正阳摆手道:“等你的好消息哦!”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搭话,她一闪身人就不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好笑,剑凌云和花非花都怕这事扯上他们,走的一个比一个快。

    敖贞对秋恨水和木恩道:“高首席不熟悉情况,你们两个就跟着他,听他的安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下又对高正阳道:“你要是搞不定就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自信满满的道:“两只老乌龟,有什么搞不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事情就交给你了。”敖贞一拂袖,人也直接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偌大议事大厅内,就剩下高正阳和秋恨水、木恩三个人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两人一笑:“你们去准备一下,尽快出发去铁柳州。”

    木恩迟疑了下道:“阁下还有别的吩咐么?”

    木恩身材敦实矮壮,脸色枯黄,双眼无神,表情木讷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木墩子刻成的人像。说话也瓮声瓮气,语速很慢。

    他很担心高正阳不知深浅,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他,尽量多做些准备。而不是这么仓促的就赶过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摆手,大气的道:“没有了,我们尽快出发。早点解决问题,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木恩和秋恨水无奈,大声领命。

    出了议事大厅,木恩和秋恨水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满满的无奈。但事已至此,他们也没别的办法。没看两位副殿主都是跑的飞快,生怕沾边。

    秋恨水和木恩很快调集人手,安排好了一艘大型飞舰。下午的时候,就带着高正阳起飞,赶赴铁柳州。

    黑色的飞舰扬起高高云帆,很快就消失在云海间。

    首席客卿高正阳要去解决四海盟的消息,早就散播开来。众多神龙殿高层,目瞪口呆之余,也都在心里祈祷,千万别和这事沾上边。等到飞舰离开,众多高层也彻底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花非花则带着三千花灵,在天霸舰内忙乎起来。巨大战舰内几乎都是空的,要改造里面可是个项大工程。

    测量,画图,做出设计,收集各种需要的材料,最后才是施工。

    花非花亲自带领下,三千花灵效率很高。不到一天的功夫,已经改造出了两间漂亮的卧室。

    敖贞才神雷池中出来,就看到一间花里胡哨色彩鲜艳的精致卧室。她有些无奈的道:“你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真厉害,不费吹灰之力,就拿到了这艘战舰!”

    花非花对敖贞表示的万分崇拜,又讨好的道:“反正飞舰都成了你的。我就和你搭个伴,装了一间卧室,又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敖贞忍不住在花非花脑门上狠狠敲了一记:“你想的太多了!”

    花非花满脸疑惑的道:“难道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不信,她想了下又道:“难道高正阳有什么来头,他一亮出身份,两个老乌龟就要乖乖的缩头?”

    她摇着头道:“不应该啊,两个老乌龟连你们龙族都不怕。明显是要发疯了,哪还会怕别人!”

    敖贞摇头,一把推开花非花道:“我要休息了,你自个去想吧。别烦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敖贞自顾进了卧室,一把关闭房门。

    花非花却不肯走,站在卧室门口嘀咕道:“现在高正阳要对四海盟动手的消息已经传开了,我们的人里面肯定有四海盟的奸细。他们一定会先下手为强。或者是设计了阴谋在等着高正阳,你真的不管啊!”

    敖贞一声不吭,似乎根本的在没听到。花非花又在那嘀嘀咕咕半天,始终也没得到回应,她也来了劲头,就是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服了你了,你要是好奇就跟过去吧,别在这烦人。”

    敖贞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,对花非花是一百一千个不耐。

    花非花想了下道:“我要是跟去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天天跟着敖贞,主要也是怕有人趁着敖贞受伤来行刺。

    “你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。我可不敢劳你的大驾。”

    敖贞道:“天霸舰可比你有用多了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一想也是,躲在天霸舰内,空间自成一体。没破开天霸舰前,没人能伤到敖贞。这也是圣灵空间最强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可走了。”花非花哼哼道:“譬别人怕麻烦,我可不怕。我到要看看,这个高正阳长了多少个脑袋,敢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花非花一捏法印,激发神武令,和远方的某微妙气息建立了联系,瞬间锁定了位置。她纤纤玉手一握刀把,无形刀气斩破层层空间屏障,在虚空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她迈步走进通道,下一步人就到了飞舰的中枢驾驶舱。

    正在驾驶飞舰的秋恨水感应到气息变化,一回头就看到花非花。

    “副殿主……”她有些惊讶,花非花开会的时候跑的飞快,这会怎么又主动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水……”

    花非花伸手摸了把秋恨水的滑嫩脸颊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秋恨水就是花非花带过来的,和她也是朋友,深知花非花的脾气爱好,知道她是借机占便宜。

    但这会实在没心情和花非花凑趣,淡然道:“能有什么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花非花嘿笑了一声:“高首席可是个好色的家伙,眼光贼兮兮的最喜欢看女人胸口和大腿,你要小心点别被他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秋恨水摇头:“这位大人虽然说话有些不着边际,但人还不错。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沮丧,高正阳敢去挑事肯定有他的手段。绝不会真的去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花非花看秋恨水情绪不好,抓着对方手掌轻轻抚摸安慰起来。只是她比秋恨水矮了一头还多,面容又娇嫩,看着就像小女孩牵着她妈妈的手。那种故作老成的样子,更显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堂堂圣阶,想死也不容易。”秋恨水现在可笑不出来,她低沉的叹气,“云湖平原经营了数年,已经聚拢了两千余万各族生灵。高正阳此去生事,只怕会激怒对方,不论如何,云湖平原两千万生灵都难逃此劫。就算是我们,也难有一个好下场!”

    秋恨水是南道总监,一直是神龙殿南方发展的总负责人。眼见自己心血要毁于一旦,自然是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管如何,我会保护你的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