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五百二十一章 刀光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巨大明亮的水镜,把阴若虚嚣张淫邪的笑容放的极大。

    这是肇斑故意刺激高正阳,调整了水镜,才有这种特殊的效果。

    让肇斑有些意外的是,高正阳神色冷静,似乎对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深沉的高正阳,很不正常。像他这个年纪,本不应该这么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根据以为的情报分析,高正阳的性格刚烈勇猛,为人自负张扬,行事强硬霸道。

    受到一点刺激,这个人就会爆发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怕紫心莲?”

    肇斑暗自揣测,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高正阳性格中强硬霸道,又从没吃过亏。对于圣阶就算有些心虚,也不会怕的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肇斑摸不清高正阳深浅,忍不住出言试探道:“高宗主,这礼物你还满意吧?”

    “不到四十五岁就成了八阶巅峰,这个阴若虚,还真个少见的人才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颇为诚恳的称赞道。

    肇斑更奇怪了,高正阳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四十五岁的八阶巅峰,虽然无法和高正阳相比,但阴若虚的确是魔门这一代最出色的天才之一。对于魔门来说,这是极其珍贵的种子。

    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,就能成长为魔道巨擎,成为魔门强有力的支柱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高正阳,阴若虚也不可能亲自去对付几个小人物。

    “高宗主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为你们魔门感到可惜,一个天才,就这么挂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嘴里说着可惜,笑的却特别开心。

    肇斑心生不安,目光落在水镜上。

    阴若虚几个人完全占据绝对优势,鹤飞羽又被包勇劫持,就凭白心猿几个人,怎么可能翻盘。

    水镜中众人,自然听不到高正阳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包勇伸手捏住鹤飞羽修长后颈,滑腻软嫩的触感,让他心火更盛。

    手指一扣,就封住了鹤飞羽后颈脊椎穴窍。

    只要没入天阶,脊椎就是最重要的中枢。控制住这里,鹤飞羽不可能再有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包勇淫笑道:“让我先来尝尝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短剑入鞘,大手向着鹤飞羽大腿摸过去。

    为了刺激白心猿,包勇的手故意伸的很慢。这个白心猿剑法可怕,必须第一个除掉。

    果然,白心猿眼睛都红了,不假思索拔出天河双剑。

    他心情激动,剑意更为强盛,却失之圆满,立即被阴若虚抓到空隙。

    阴若虚天机扇一展,一股阴冷刺骨寒气直透出来。首当其冲的白心猿气血一凝,爆发的剑意就迟了半分。

    趁着白心猿双剑空隙,阴若虚的天机扇直指他眉心。

    合起来的天机扇上,刺出一道长长青色光刃,破空而至,显得异常锋锐。

    白心猿再如何愤怒,也只能放弃包勇,双剑一转,横架天机扇。

    阴若虚眼眸中露出几分讥讽,他比白心猿足足高了一大等阶,对方还中了阴阳破神伞,气血虚弱,武魂受限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态还敢硬拼,已经不能说的是勇气,只能称之为愚蠢。

    阴若虚没空和白心猿多耗,他知道肇斑正在远方看着他。

    所以,出手就是最强绝学天机十二变。

    疾刺的天机扇无声展开,一道青色光刃分化为十二道。

    青色光刃之间,又有着不同的变化,牢牢锁定白心猿。

    不论他如何变化,都逃不出这一击的范围。

    白心猿也是无奈,经过高正阳指点,他剑法已经炉火纯青,足以和阴若虚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可多重的限制,让他无法发挥剑法优势。面对阴若虚全力一击,也只能勉力应付,再无力破局。

    天河双剑化作层层剑光,把十二道青色光刃包裹、削弱,最终化为无形。

    等到剑光消散,白心猿身上已经多数十道的伤痕,满身的血迹。他额头上也大汗淋漓,鬓发散乱,极其狼狈。

    但他握剑的手还稳如磐石,眼神也明亮尖锐,斗志高昂。

    阴若虚暗暗有些惊讶,对方实力明明差他一大截,却硬接了天机十二变没死,完全凭借精妙的剑法和敏锐无比的武魂直觉。

    这个猿族年纪不大,天资却还在他之上。更让阴若虚嫉妒。

    “困兽犹斗,这个疯猴子还有些不好斗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阴若虚出言讥讽道。

    跟着他来几个女子也配合着道,“主人,这个猴子还挺好玩的!”

    “主人,让奴家和他玩玩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猴子,奴家想生猴子!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言语放浪,姿态****,但各个武功极高,配合阴若虚一起围住白心猿,让他压力暴增。

    阴若虚也不急着动手了,几个人不断催发元气,仗着人多势众,强行碾压白心猿。

    白心猿修为本来就低,被一群人不要脸的围着,如山般的重重元气挤压下的,喘气都困难,根本没余力反击。

    旁边的鹤飞琼眼光闪耀,一直在犹豫。她想出手帮忙,可又有些不敢。

    最后一咬牙银牙,要是落在阴若虚手里,还不如死了干脆。她拔出短弓,就像出手。

    包勇看势不妙,急忙再次大喝道:“鹤飞琼,你敢动手我就捏死这个贱货!”

    包勇为了表示威胁,还故意的捏着鹤飞羽向上提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鹤飞琼不禁又犹豫起来,被包勇捏着是鹤飞羽气息不通,小脸憋得的通红,眼看就要捏死了。

    “包勇,你疯了么,惹怒了高正阳,你们全族都要倒霉!”

    鹤飞琼劝道:“他们大人物之间的战斗,不是我们能掺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算个屁,他就是在这,老子也照样弄这小****!”

    包勇越说戾气越大,伸手就要去撕鹤飞羽的衣服。

    清冷的刀光一闪,包勇伸出的手臂应刀而断,包括抓着鹤飞羽后颈的手,也同时被刀切断。

    突然的惊变,把包勇都吓呆了。

    阴若虚也吓了一跳,仔细看才发现出手的鹤飞羽,她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笔直的四尺黑鞘长刀。

    修长明锐的刀锋,似乎有种斩魂切魄的魔力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,就让人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握刀的鹤飞羽,小脸神色深沉冷漠,眉宇间散发的强横绝伦刀意,威慑全场。

    阴若虚等人,都如坠冰窟,从内到外的都凉透了。

    “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鹤飞羽冷然说了一句,刀光再闪。

    凌厉无匹的刀光,笔直印在巨大水镜上,似乎连水镜都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水镜上透出的决绝霸烈刀意,让肇斑心不由一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