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四百七十五章 天痕剑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尺许长的明锐戟刃,从虚空中穿透出来,直刺紫君眉心。

    紫君心中虽惊,出于强者的本能,腰下的天痕剑已经出鞘,清冷剑光一转,剑锋正点在戟刃锋锐上。

    此剑全凭天痕剑中的剑意自然反应,浑然天成,神妙绝伦。

    天痕剑是王族镇族的剑器,紫君手里拿的其实只是天痕剑分化出的一缕剑意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缕剑意,也有斩破万物的无匹锋锐,比之十阶剑器也不逊色。

    这缕剑意还会自行吐纳元气,始终维持着剑器形态。只有消耗过大,才会崩溃消散。

    紫君一生养尊处优,武功虽强,战斗经验却不太多。猝然遇袭,紫君是惊骇欲绝,心几乎都吓裂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胆子小,而是高正阳来太突然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数百万魔族大军的中心,也是战阵中枢,是战阵禁制威力最强的地方。

    观兵台上,还战着十多位魔族九阶强者。

    紫君怎么也想不到,高正阳有胆子敢进入中枢动手刺杀他,更想不到他能悄然潜入进来。

    鬼神般莫测的戟刃,凌厉杀意带着毁灭的死气,更是冻结了紫君的神识、武魂。

    幸好还有天痕剑意,感应到死亡的危机,自发做出反应,挡住戟刃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击失手,也无意恋战,抽身就退。这里毕竟是战阵中枢,稍有迟疑,就走不掉了。

    天痕剑意感应到高正阳的退意,剑意萌发,贴着戟刃翩然一转,清冷剑光闪耀,无声没入高正阳心口。

    被天痕剑带着的紫君,大惊后大喜。天痕剑意真是神妙无比,居然能自发感应高正阳武功破绽,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能在百万大军中来去自如,却抵不住他一剑!

    紫君是志得意满,开心的要炸了!

    一惊一喜,让他的情绪上下剧烈起伏,几乎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飘拂的血光,再次印入紫君眼帘。

    那血色妖艳异常,如海渊深,如天广博,隐隐间似有无穷无尽之意。

    紫君神魂一紧,意识就为那血色吞噬。在意识消失的最后时候,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牛宝强看的很清楚,紫君一剑贯穿高正阳的同时,也被飘拂如旗的血色披风抹过,然后人就炸成了一片血浆。

    牛宝强愣了下,才恍然醒悟,狂怒出掌。

    从底层成长起来的牛宝强,战斗意志坚决。作为紫君的护卫,紫君被杀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只有杀了高正阳,才能活命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牛宝强气势凶猛无比,推山掌力也雄浑无比。

    巨大的牛头武魂,也同时在牛宝强身后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武魂加持下,天生神力的牛宝强,力量暴增数倍,雄浑的元气更是如海啸般勃发出来。

    牛宝强周身每个毛孔,都吞吐着元气,身体膨胀一倍有余,几乎和身后的牛头武魂一般高大。

    牛宝强本就高大,膨胀之后身高足有丈五,高正阳还不到他的腰部。巨大手掌伸出去,把高正阳大半身体都盖住了。

    出乎牛宝强意料,杀人后高正阳纹丝不动,没有一丝要逃跑的意思。他举起拳头一拳正面轰过来。

    拳出,风雷俱动,山海崩裂。

    牛宝强推山移海的掌力,就被高正阳一拳轰碎。

    沛然无可抵御的拳力,由手到脚,由外而内,由皮肉到血脉脏腑,最后直至武魂神魄。

    观兵台上众多魔族九阶强者发觉异变,都急忙赶过来救援。

    众多九阶强者人还没到,就发现紫君被杀,牛宝强也被高正阳一拳轰出碎渣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一位魔族王族,一个百战牛魔,就都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魔族强者们都是一阵心寒,都在十余丈外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高正阳连杀两人后,并没急着离开,反而悠然站在那里,看着众多魔族强者,似乎在等着他们出手攻击。

    高正阳目光所及,众多魔族强者都不由低垂目光,无人敢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魔族的强者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鄙夷,一拂血红妖艳披风,飘然向外飞去。

    数百万魔族大军,和众多魔族强者,都是心寒胆碎,就这样目送高正阳离开,竟无一人敢出手拦截。

    高正阳威风无比的离开魔族战阵,给数百万魔族留下了一个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背影,也留下了一个恐怖的传说。

    远离魔族战阵,在黑河平原的黑水深处,高正阳收来血神旗,静坐调息。

    刚才装逼是装的巨爽,但他身上受的伤也不轻。

    天痕剑剑意,就盘桓在心口,无法祛除。

    强大的金刚不破体,就这样被硬生生撕裂开一个伤口,无法愈合。

    如果说金刚不破体是完整如一的整体,那天痕剑剑意就是整体上的裂痕,破坏了金刚不破体的完整。

    这个留在心口的剑痕,不但让金刚不破体多了一个破绽,也阻碍了元气运行,包括身体力量的运转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断运转金刚体,也只能慢慢消磨天痕剑意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速度,没个十年八年不可能痊愈。

    天痕剑意的阴狠,远远超乎了高正阳的意料。

    能吸收各种力量的血神旗,对此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禁皱眉,只是一道剑意就这么难缠。剑器本身,又该有多么强大!

    金刚不破体有成以来,高正阳行事不免多了几分狂放张扬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,连续给了他两次深刻教训。

    神武擂台上,道门的云九天给了他一剑,也是差点当场把他斩成两片。

    这一次又是如此。紫君一剑,也差点杀了他。

    九阶的龙皇甲,几乎成了摆设。强大的金刚不破体,也没能抵挡住攻击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彻底清醒过来,金刚不破体很牛逼,但还没到能无视一切攻击的地步。

    哪怕到了圣阶的金刚不坏体,神阶的金刚不灭体,也不能无视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无数的神兵利器,也有各种神功秘法。金刚体还不足为恃。

    以后不到迫不得已,他绝不会再用身体去硬扛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要不是他故意用身体硬扛,血神旗也没机会出手,更不可能轻易杀了紫君。

    高正阳总结得失,得出了结论:装逼有风险,摆谱需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被高正阳放出来的师涵,敏锐的感应到高正阳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高正阳叹气,“最近运气太差,总个受伤。”

    师涵看了眼高正阳心口,那里清冷光芒凛冽刺骨,让她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魔族的剑很诡异!”

    “不是剑,这是一股剑意。”高正阳颇为惊叹的道:“分化出的剑意尚且如此锋锐,也不知剑器本身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师涵凝眸想了下道:“没猜错的话,你心口上的天痕剑剑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高正阳虽有绝灭做老师,可学艺的时间太短了,积累也不够,见识不免比师涵差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天痕剑,据说是远古神魔大战,打破天空,留下一个巨大伤痕。一位魔神就取下这个天空伤痕,炼制成天痕剑。此剑号称能破万物万法,剑锋所指,天地都会裂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牛逼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神往,这样牛逼剑器要是在他手里,那真是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比龙皇戟可牛逼多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是传说了。”

    师涵道:“天痕剑是魔族神物,就算是王族也没几个亲眼见过此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越是强大的神器,运用起来就越麻烦越费力。”

    师涵强调道:“天痕剑要真是如传说中的一般强大,只怕魔族也难以驾驭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这到也是。就像龙皇戟,是威猛的一塌糊涂。但换做别人来用,也难以发挥出其中威力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的金刚不破体,才能如臂使指的如意驾驭。

    “天痕剑很麻烦,根据记载,中剑的人都必死无疑。从没有例外。”

    师涵虽然冷漠,但说起性命攸关的大事,神色也颇为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天痕剑,只是一股剑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到不太在意,什么中剑必死,这都是废话。他的龙皇戟也能做到。谁要不信,让他戳一下试试。

    师涵却轻松不起来,“此事非同小可,你还是谨慎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死了你就再找个老公。”高正阳哈哈调笑道。

    师涵脸色有些发黑,这时候还说无聊的笑话,高正阳还真是不怕死啊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死了,我自然会找别的男人。这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说这么无情的话,真的好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叹着气,一副伤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操心死后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师涵淡然道:“先把你自己伤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认识个神医,可惜远在南明海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想起了鲁西平,这人的医术真是通神。也许有办法治好他的伤。

    南明海虽然远,但请小红大爷跑一趟,到也不会花费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股天痕剑意,包含着圣阶力量奥秘。鲁西平只怕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心口上的伤势,极其的危险。要是鲁西平有什么歹意,情况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自觉和鲁西平没那么深的交情,对她也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想到了鲁西平,他又不由的想起了柳青歌。

    这个魔女,不知死活的拿他练绝情天书,把自己弄的疯疯癫癫。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下次见面,这娘们要是完全恢复神智,就要让她献身,弥补过错!

    高正阳放松脑子,任凭意识信马由缰的乱跑,情绪反倒是愈发轻松。

    黑河水浑浊冰冷,师涵虽然不怕冷,可待在河水深处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眼看高正阳在那发呆,心里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别人都说她性格奇怪,她现在才发现,高正阳才是真正的怪人。所思所想,让人完全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事关生死的大事,他居然毫不在意。说话也是油腔滑调,让人觉得异常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战场上那个气吞天下纵横无敌的强者,似乎只是一个幻象。

    那种异常矛盾的感觉,让师涵也觉得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说这次是谁在背后计算我?”

    高正阳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师涵微微一呆,这个问题她早就想过,一定是她的族人,才能在狮驼山布下法阵,把高正阳送到魔界。

    而且,那个人还对高正阳颇为熟悉。这样的话,目标就很容易锁定了。

    “师正。”师涵犹豫了下说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点点头,“和我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对师涵道:“你们狮族到底是想投降还是死战,这么首尾两端可没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人就是这样,总想着观望风色,再做决定。仓促做决定,并去坚决的执行,都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师涵说着看了眼高正阳,“像你这样的决断勇猛的人,本就不正常。而且,像你这样的人死的最快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并不生气,想了一下反而赞叹道:“有道理。这世上走极端的人,本就是少数。你们狮族这样才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睿智。”高正阳突然伸手握住师涵的手,很认真的赞扬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如此。”师涵冷然并骄傲的答道。

    高正阳更开心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元气充沛,能轻易排开河水,自然不会被水呛到。

    “我和狮族,你选谁?”高正阳问道:“虽然有些伤感情,可还是问清楚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只会和老公过一辈子。”师涵有些漠然的说道,几乎没什么感情波动。听起来更像是随口敷衍。

    高正阳却很满意,“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催发出血神旗,“趁着心口剧痛,我要做点事。”

    不等师涵回应,血神旗一卷,高正阳催发了阴阳大破空拳。

    血神旗进入十阶后,能施展阴阳大破空拳的变化,让高正阳能进行短暂空间挪移。

    所以,高正阳能悄然折返回去,杀紫君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狮驼山距离魔界不远,魔族数百万大军的战阵,破开空间留下了一个深深痕迹,指明了狮驼山的位置。

    刚才打通的空间通道,也没有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有着这些便利条件,高正阳借助血神旗施展空间挪移,足以带着师涵返回狮驼山。

    狮驼山山腰处的精舍中,元气一阵剧烈波动,高正阳带着师涵,重新出现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此时,精舍中已经是人去楼空。狮族等强者都已经离开。只有几个守卫还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打破空间的剧烈元气波动,却引发了狮驼山法阵的反应。

    狮王庙中的族长师逊,不由的站起身来,拿着狮王杖,凝神看着前方的虚空。

    通过狮王杖,师逊掌握着狮驼山大阵的中枢。

    空间元气的异常波动,立即引发了他的感应。

    狮王杖锁定位置后,师逊双眼透过元气,就看到了两股强大的气息。

    其中一股气息,幽微深沉如深潭。气息收敛的很深。

    另一股气息,元气却蓬勃如朝阳,散发出无尽的熊熊光芒。

    其实,那股元气反应并不是异常强大,实际水准大概也就在九阶下品左右。

    但那股元气的气势磅礴浩大,堂堂正正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师逊看过去,竟然有种刺眼欲盲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!”

    师逊惊疑不定,那股气息分明就是高正阳。除了他之外,再没人有这股霸气。

    师逊并不赞同师正的行为,甚至极为唾弃。可事情已经做了,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他到希望高正阳永远也回不来。至少能避免内斗,避免无数的麻烦。

    但高正阳已经回来了,师逊也不能装作看不见。他必须尽快赶过去,安抚高正阳,避免事态扩大。

    师逊暗自头痛,高正阳霸道凶悍,该如何才能让他息怒,这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和师涵关系颇为亲近,又是绝灭弟子,谅他也不会太过分。

    师逊沉吟着,已经有了决断。他拿起狮王杖,催发飞行法术,向着精舍赶去。

    高正阳打破空间的元气波动太强了,不止是师逊生出感应。其他九阶强者也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其他强者虽不如师逊看的明白,也都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狮驼山是狮族重地,不容出错。

    众多强者纷纷施展武功、法术,赶到了这座精舍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师涵,就站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远远的众人就都看到了两人的身影。不少狮族强者,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高正阳回来就好!要是他在狮驼山失踪了,狮族也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但佛门那难以交代,还会被天下人耻笑。

    师正则有些心虚,他很想就此转身离开,有多远走多远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他这么逃走反而显得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,也不怕高正阳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就算高正阳真怀疑他了,在狮驼山上,众多狮族强者都在,谁也不会让高正阳放肆。

    再说,狮族扼守魔界通道,事关重大,高正阳又怎敢放肆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绝灭的香火情分。他怎么也是高正阳的长辈。他岂能放肆。

    师正在心里宽慰着自己,来到阳台下方,扬声长笑道:“贤侄回来就好,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坏事,正满心焦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赶过来的胡菲菲低声骂了一句,才欢喜的对高正阳道:“老公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有事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