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天下第七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天下第七,高正阳,年龄,十九岁左右,有称号为修罗王,曾化身诗僧悟空,以诗词文采闻名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天岳都,玉春楼,一个老头坐在高台上,高声的念着天机碑评定天榜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天榜每年秋天发布一次。时隔半年,重新发布天榜,就是因为他,天榜前十次序变了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坐满了人,却都竖着耳朵听着,没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天下第七,高正阳,修罗王,悟空,这些内容让所有人异常震惊。

    能进入玉春楼喝酒的人,至少都有些身家。其眼光见识,也非一般人可比。

    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,他们只在意是天下第一是谁。天下第七,连前三都不是,说起来就不威风。

    坐在玉春楼的众人,却都很明白,天下第七代表着什么,有多大的分量。

    更为惊人的是,高正阳的年纪。一个还不到二十的少年,就站在了这个位置,那十年之后又该如何?

    等说书的老头念完高正阳的消息,下面就开了锅的水,沸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悟空居然是高正阳,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真是厉害,当初杀出天岳都,这才多久,就成了天榜第七。若是再回天岳都,只怕没人敢重提旧事,就是皇帝也要笑脸相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么,这位凶残的很,杀了不知多少九阶,天下第七的名字,可是有众多强者血浇灌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当初这位还常来玉春楼,和柳大家关系密切,琴诗相和,也曾经的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柳大家了,也不知去哪了……”三楼一个密闭房间里,一个黑衣人正跪在一尊奇异魔神像下,神态异常恭谨。

    三头六臂的魔神像,正中头颅的两只眼闪着红光,在黑暗中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“还没找到柳青歌的踪迹么?”魔神像发出阴沉尖细的声音,如针般刺入黑衣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黑衣人强忍剧痛,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。他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柳青歌跟着高正阳一起出海后,就踪迹全无。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!天下第七,好大的威风!”魔神像冷笑了一声,“难道我们魔门还怕他不成!”

    黑衣人也不敢说话。也许魔门不怕高正阳,他却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佛门和我们魔门早有约定,互不干涉宗门内务。柳青歌是我魔门圣女,高正阳再霸道,也不能把人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魔神像说着冷冷瞥了眼黑衣人,“这件事就不用你管了。总坛自然会和佛门交涉。高正阳在天岳都停留了大半年,你去调查一下,他和谁关系比较亲近,有没有和什么女子有特殊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岳都皇宫的御书房,石国皇帝石破天正和玉真公主聊天。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内容,也正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“佛诞大典居然这么热闹,早知道我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石破天有些遗憾的说道。他生来嗜武,当了皇帝之后,也忍不住亲自下场战斗。听玉真公主说起佛诞大典的种种热闹,也不禁为之神往。

    九阶强者大战,可并不多见。一年多前,三首魔族阴谋破坏天岳都,引发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但和佛诞大典的战斗相比,在层次上就低了了许多。

    罗睺、伽罗、无相、高正阳,这可是天下间最顶尖的强者。

    石破天虽然很自负,也知道单凭武功没资格进入天榜前二十。但只要在天岳都,就算天下第一来了,他也有资格一战。

    可惜,一辈子都待在天岳都,石破天对天下顶级强者闻名已久,却从没见过他们的力量武功。

    石破天转又问道:“高正阳的金刚不破体到底有多强,能抵得住我一拳么?

    玉真公主微微摇头道:“我是法师,对武功可不太精通。高正阳他们动手的层次太高了,而且都是很快结束战斗。按照我看,高正阳一直行有余力,没有展露全部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进步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有些感叹,一年多前的高正阳虽强,也绝挡不住他全力一拳。这么短的时间,高正阳却一跃而上,站在了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进步好快。”玉真公主也是同样的感慨,在天岳都那一战,她还是刻意手下留情,并没有真正催发镇国神器。这才会被高正阳小挫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却必须要仰视高正阳了。

    这次佛诞大典,玉真公主本想和高正阳见一面。但见高正阳周围美女环绕,也就没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大典一结束,就带着人匆匆返回了天岳都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心中,也有些淡淡怅然。她总是会不由自主想到悟空增给她的画,还有那首浓艳绝美的诗。

    如果悟空只是悟空,他们之间还有机会发生什么。可悟空变成了高正阳,这个可能就没了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按捺住心中怅然,说道:“佛诞大典让我认识到了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见玉真公主神色严肃,不禁有些奇怪,“哦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天地大劫真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说着停顿了一下。石破天露出深思之色,天地大劫到了,这是人族上层人所共知的事。玉真公主却是一脸郑重,那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等石破天想明白,玉真公主解释道:“我们都知道天地大劫到了,但我们心里却并没有真正接受这个现实,也没有那种强烈的危机感。高正阳和无相却告诉了我,天地大劫就是秩序瓦解,就是生死无情。所以,高正阳悍然轰杀西方总坛众多强者。无相翻脸灭杀西方十万僧众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悚然一惊,玉真公主的话,说到了最紧要的核心。

    万年以来,天下都处在一种相对稳定的秩序下。不止是人族,就是蛮族也是如此。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秩序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人,还没习惯天地大劫,更没习惯去摧毁秩序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继续说道:“第二,天地巨变,九阶强者也失去了镇压大局的能力。以后,将是圣阶强者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粗豪威严的脸,也多了几分苍白。他只是九阶中品,距离圣阶太过遥远了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是圣阶的天下,那没有了圣阶坐镇的国家、种族,也会在实质上失去话语权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更为严峻。

    一旦沦落到那种局面,庞大的国家也将成为别人的肥肉。任人掠夺。

    “我们既然没可能成就圣阶,就只能在镇国神器上用功夫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说道:“镇国神器虽然强大,也有众多局限。我想去一次九环山。我的年纪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沉吟起来。蛮族圣地九环山,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万年以来,人族和蛮族在私下里合作过许多次。人族的皇室,对于九环山也颇为了解。

    根据记载,九环山实际上是纪元前大战的战场之一。后来成了蛮族圣地。

    九环山里不但埋着许多人族前辈,还遗落了许多神器残片。

    山国的镇国神器并不完整。根据记载,其中一部分就遗落在九环山。

    为此,山国也曾想尽各种办法,多次进入九环山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九环山太危险了,又限制了年龄。能在四十五岁前成就九阶的强者,都是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没有特别重要的原因,没人会深入九环山。

    而且,九环山对人族也极其不友好。进入的人族,十个里面至少要死七八个。

    这里可能也有蛮族暗中动手,但发生在里面的事情,外人谁也弄不清楚。

    万年下来,各国也都慢慢绝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想去九环山,也让石破天颇为担心。他想了下道:“蛮族太不可靠了,此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天下秩序已经要瓦解了,我们没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神色很坚决,她说道:“天地大劫既是劫难,也是巨变。在这种时候,我们不能退避,反而要在巨变中寻找自己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石破天虎躯微微一震,玉真公主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,才有了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当然,石破天敢肯定,玉真公主一定是在佛诞大典中被刺激到了,才会如此坚决的去冒险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么?”石破天想要改变,但不想太冒进。他更喜欢步步为营稳扎稳打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用来点点头,“灵台山上,一个个绝顶强者被屠戮,什么身份、尊严,在强大的力量下,都会被践踏成泥。皇族传承的太久了,已经失去了进取和锐气。想着保护皇族统治,本就是错的,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玉真公主凛然道:“任何保守等待,都会在翻覆的天地中毁灭。七国皇族老朽不堪,他们手握着庞大力量和资源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九环山,我必须去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石破天长长叹气道:“我们可以和狼族做个交易,换取一个进去的名额……”

    天下虽大,可有玉真公主这样见识、决断的人,却太少了。

    其他六国的皇族,还大都在为新出炉的天下第七惊叹。

    月国,月神都,皇宫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既然和高正阳是旧友故交,就请他过来做客么……”

    月长空穿着紫色龙袍,头戴金冠,一派雍容优雅。他脸上的神色,也少有的泛出关怀之色。

    月轻雪垂眸不语。月长空这样势利,让她觉得有点恶心。

    堂堂月国皇帝,居然想着为女儿拉纤做媒,这也是够可以的了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月长空还郑重其事的警告她,不要和高正阳来往。因为高正阳杀了风印等皇子,已经成为了皇族公敌。

    前后对比,就会发现堂堂皇帝,和嫌贫爱富的窑姐没什么差。

    月长空说了一通,没得到任何回应,也有点尴尬。交代了两句,就匆匆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对身旁的月观山抱怨道:“这孩子性格冷漠,只怕难以得到高正阳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和高正阳是儿时密友,共同患难,这份感情无人可比。高正阳在灵台山时,还曾主档拜访过公主。对她可谓亲厚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道:“有了这层关系,我们也不必着急。以高正阳那种张扬霸道性格,也绝不肯屈居人下。他真要来当了驸马,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月长空神色微微一变,的确,要是高正阳成龙驸马,也许月国下一任皇帝就要姓高了。”

    拉拢高正阳固然重要,可也不能引狼入室。这其中的分寸,可要把握好了。

    “国师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老道觉得,我们不妨先示好高正阳。绝忍在神都内有传法寺院,既然绝忍跟了高正阳,我们可以帮他把寺院重新修建。适当的时候,邀请高正阳过来**……”

    月长空一听,抚掌称妙。“好,这件事就交给国师了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点头应是,想了下笑道:“高正阳威风八面,火国和风国都要大为头痛。”

    “哼,风国的那个老太婆最嚣张,这次看她怎么办!”

    因为风印的事情,月长空也被风国太后大骂了几次。他堂堂皇帝,自然不能和老女人一般见识。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老太婆吃瘪,月长空心里也是痛快。

    被月长空惦记的风国太后,正在风国皇宫中大发脾气,不知砸碎了多少家具杯碟。

    风国皇帝和风韵,都站在旁边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老太婆年纪虽大,可精力旺盛,砸东西还不算,嘴里连串大骂,那洪亮声音似乎要把房顶掀翻了。

    “粗鄙的山野小儿,杂碎一般的玩意,也能登上天榜第七,真是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婆翻来覆去的骂了许多遍,也终于有些厌烦了,她跑到风国皇帝面前,怒吼道:“你儿子被杀了,凶手却大摇大摆不受刑罚,怎么办?”

    风国皇帝反问道:“母后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太婆脸色更阴沉,三角老眼目光凌厉,“这不是一个儿子的事情,这事关我们皇族的脸面。更可气的是,天榜是我们七国皇族发布,却把他排入天榜第七,这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此人武功绝顶,天榜第七已经低估他了。”

    风国皇帝无奈的道:“天下群雄都见识了他的武功,我们再不把他列入进去,肯定会招致非议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不屑冷笑,转又对风韵道:“你堂堂剑王,居然不敢对他动手。真是耻辱!否则,在南明海你们就能杀了他!哪里轮到他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风韵无法解释。龙宫遗址一战,她的确有机会动手。那时候的高正阳,还没现在这般强大。

    可惜,错过就是错过了。现在后悔,也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被太后当面责骂,更让风韵不快。她只是皇族旁支,和老太婆可没多少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见风韵不说话,太后更是生气,“你啊,真是无用。还连累了火国国师惨死,火国的老朋友问我,我都羞愧之极!”

    风韵怒气勃发,不想再忍。她站在这可不是怕了谁,只是出于礼貌。老太婆不懂礼貌,她也懒得再应付。

    对风国皇帝一礼,“陛下,我还有要事处理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风韵说完,大步离开了慈心宫。

    太后被气的三角眼睛乱翻,手直哆嗦。想了下才对皇帝骂道:“看你的臣子,嚣张跋扈,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太后么!”

    风国皇帝安慰道:“风韵是练剑的,性格就是直来直往,并没坏心思,您也别和她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皇帝,臣子不像臣子,结交的朋友也在背后捅你刀子,真是可悲。”

    太后老脸上都是悲怆,似乎在为皇帝的遭遇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母后,您累了,好好休息。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。”

    皇帝也磨不过了,说着就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太后却一把抓住他的手,“现在想走,已经晚了。当初你立下天魔大誓,就是我们圣门中人。若违誓约,我这个做娘的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色一僵,眼神也变得冷幽深邃起来,“母后,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虽然恭敬,却带着股无情的冷漠疏远。

    “你生气了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拄着龙头拐杖,大笑了两声,“和天魔做交易,又怎么能不付出代价。现在,到你付代价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淡然道:“好啊,母后只管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高正阳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老脸上的疯癫都消失不见,只有如水般的平静和阴沉。

    顿了下又道:“这次传来了天魔令,务必用尽一切力量击杀高正阳。如果一年内他还不死,我们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皇帝直看着太后,眼中杀机凛然。他反掌就能拍死这个老女人。哪怕对方是他亲娘,他也不会有任何手软。

    可杀死太后容易,烙印在神魂深处的天魔誓约,却无法解除。

    太后也不怕,就这么静静的和皇帝对视。老眼中反而带着两分疯狂和挑衅。她到想看看,这个儿子有那个决断没有。

    最终,皇帝还是收敛了杀机,“除非动用镇国神器,才能杀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用啊。镇国神器不就来用!”太后不以为然,“你死了,风国也立即土崩瓦解。想的那么多有用么!”

    太后说道:“高正阳要去狮驼山,然后可能去青丘,你做好准备吧……”

    东海某座孤岛上,月轻雨正乖乖的低头听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去找高正阳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