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四百四十五章 老公威武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杀既慈悲”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明明杀气腾腾又凌厉锋锐。却让高正阳说的悲天悯人,充满禅意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高正阳的眼神,也都变了。

    嗜血嗜杀的疯子有许多,没什么奇怪的。某些妖兽、魔族天生就嗜血嗜杀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的强者,也都是满手鲜血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像高正阳,杀人还杀出了道理!杀出了觉悟!杀出了境界!

    在杀戮中悟道,这很荒谬。但高正阳觉悟的样子,分明是把这当做自己信念和道路。

    “牛、逼!”

    胡菲菲漂亮的魅蓝眼眸闪闪放光,小脸兴奋的涌起几分绯红。那妩媚性感的样子,吸引了众多贪婪目光。

    胡菲菲没在意周围的人,她抱着师涵的手臂,用力摇晃着叫嚷道:“你老公太牛逼了,我好喜欢。我要和你分享这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喊声音很大,在场的众多贵宾都听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不少皇族都露出不屑之色,天狐族的女人果然不要脸。居然当众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的不屑的同时,心里也难免酸溜溜的充满嫉妒。

    在场的女人们,也有不少人被胡菲菲所吸引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不禁看了眼,她看的是师涵,而不是胡菲菲。

    暗自思忖:“师涵什么时候和高正阳扯上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但她转即醒悟,师涵应该和绝灭有关系,自然就和高正阳有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难道,绝灭死之前还给高正阳订了婚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月轻雪心里也有些不舒服。她收回目光,努力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高正阳情况不妙,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狐狸精!”

    坐在山国贵宾席中间的玉真公主,也看了眼胡菲菲,对于胡菲菲的放荡,她心里颇为的不屑。

    高正阳居然就是悟空,这也让玉真公主对高正阳多了几分特殊感觉。连她自己也没察觉,她居然对胡菲菲生出了两分嫉妒。

    “歪门邪道,走火入魔。”**台上的无性,突然大声斥责道。

    佛门也有金刚怒目,降魔除妖。并不禁杀。但究其根本,还是慈悲为怀,以渡化为主。

    高正阳大模大样的说‘杀既慈悲’,完全悖逆佛门根本宗旨。

    无性斥责为“歪门邪道”,在佛门中这是最严厉的训斥。

    一个人偏离了信念,进入了邪道,这是大罪过,是任何一个佛门信徒都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对付歪门邪道,可以使用任何手段。

    无相皱着白眉,高正阳当众说出这些话,连他也不知怎么才能圆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,高正阳也不是那么无脑的人。他既然这么说了,肯定有自己的道理。

    无相担心的不是高正阳安危,而是怕他走了极端,破坏了大局。

    “佛曰:苦海无边,众生皆苦。我以慈悲为怀,助众生脱离苦海。此是无上正道,何来邪道之说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侃侃而谈,气度洒脱大方。身披黑色十方法衣,手持心佛珠,自有高僧**的气势。

    无性听到高正阳反驳,心里反而得意。若论武功,高正阳自然是绝世天才,斩杀九阶强者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可佛法精深奥妙,六千多年来,各种经文典籍浩如烟海。凭高正阳的年纪,就是从小不吃不喝的读经文,又能看的了多少。

    何况,他十几岁的时候还是痴呆。有限的时间都用来练武。怎么可能精通经文。

    无性虽对经文也谈不上多精通,但几百年人生积累的智慧,对于经文有着自己的解读。

    谈道论法,无性自忖不逊于任何人。就算以博闻强记出名的无相,她也不惧。何况是高正阳这个小孩子,就算通读佛经,又能理解多少!

    “诡辩。曲解经文。佛门以慈悲为第一要义、”

    无性话还没说完,高正阳突然开口打断了她,问道:“慈悲何解?”

    无性冷笑一声,“《大智度论》卷二十七云慈悲是佛道之根本……亦以大慈悲力故,于无量阿僧祇世生死中,心不厌没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

    高正阳摇头道:“无性大师,佛经中有无尽智慧,还是要多读才好。不通经义,又如何教导弟子。”

    不等无性发作,高正阳念道:“《涅盘经》卷十四云:一切声闻、缘觉、菩萨、诸佛如来,所有善根,慈为根本。《观无量寿经》云:佛心者,大慈悲是,以无缘慈摄诸众生。又云:慈悲为万善之基本、众德之伏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最后总结道:“简而言之,愿给一切众生安乐为慈。愿拔一切众生痛苦为悲。”

    无性温婉端庄的脸上,也不由露出一抹惊色。

    高正阳不但博闻强记,对于慈悲的总结,更是深刻精练,直指本质。

    也许大部分人都听不懂高正阳的话,可佛门的最顶级强者、智者也都云集于此。他们肯定能听懂高正阳的话,更能理解高正阳在佛法上的精深造诣。

    无明、无色、绝忍之辈,都是一脸震惊。这简单一句话里,蕴藏的着高深智慧。怎么看也不像是高正阳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直低头诵经的绝情,也不禁抬头正视高正阳。

    众多宗主中,只有红日最为淡然冷静。以高正阳的智慧,说出这些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西方总坛的贵宾席,包括阿难、伽罗等几位上师,也都不禁点头赞许。

    他们都自幼学习佛法,在佛法上造诣极深。更是出于佛门祖庭,对于东神州的佛庭难免有种鄙视,认为东神州佛庭都是旁系,没得到佛法真传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句话,却总结慈悲根本要义。他虽是众僧的敌人,但这等高妙智慧,还是让众僧为之称叹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有慧根的。”阿难赞叹之后,免不了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可惜,高正阳和无相太过亲近。否则,凭他智慧和力量,就是到了西方总坛也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俊美无俦的伽罗淡然道:“此人智慧高妙,正因如此,才能曲解经义,入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其他上师也都齐齐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高正阳所解的慈悲要义虽妙,可把慈悲和杀道联系起来,却是魔道。

    也因为他佛法高妙,这番说辞愈发有着强大鼓动力。这更让人不安。

    众僧议论之际,局中而坐的罗睺却突然出声说了一句话,“杀既慈悲,善哉善哉,此言正和我心。”

    众僧立即闭口不言。罗睺修炼的是修罗道,以杀磨炼本心。但他杀戮是为降妖除魔。在层次上而言,杀既慈悲却是更为高深奥妙。无怪罗睺为之欣喜。

    **台上,因为高正阳一句话而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其他不懂佛法的贵宾,虽然不知究竟,也能看的出来,高正阳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胡菲菲更是得意,娇喝道:“老公威武!”

    她突然的一嗓子,再次引得众人注目。

    胡菲菲反而愈发得意,站在椅子上,漂亮的毛茸茸白尾巴摇啊摇,嘚瑟的不行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师涵,也觉得有些丢人,“你别在那摇了,菊花都露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真、下流!”胡菲菲脸皮虽厚,也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。骂了一句,急忙跳下来重新坐好。

    胡菲菲这么一闹,也打破了诡异的平静。

    无性说道:“任你口吐莲花,也别想蒙骗世人。你杀人无数,又扯什么慈悲,荒谬至极!”

    “你信奉大威龙菩萨,可知龙胜菩萨所传八不佛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再次打断无性问道。

    无性一滞,“龙胜菩萨妙通万法,著有无上秘典《中论》。却从没有什么八不佛偈!”

    “不生亦不灭,不常亦不断,不一亦不异,不来亦不出。”

    不等无性说完,高正阳诵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胜菩萨的中观论,在东神州传播极广,影响深远之极,也是佛门十宗共尊的祖师。

    无性一生精研的龙胜菩提的《中论》,在此经上浸淫了一辈子。她的龙胜菩提印,也是以此经为根基。

    八不佛偈,把《中论》的要义用最简单最浅白的文字,解释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无性参悟了一辈子,也没真正明悟通透。却被高正阳短短一首佛偈说明白了!

    以无性的强大修为,这会就是天崩地裂,本心也不会动摇,更不会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但她的信念和力量根基,却一下被高正阳击穿。这对她的震撼和冲击,不是任何外力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真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眼中神光湛然,带着几分怜悯。就像一个老师再看无知学生。

    一时间,无性呆若木鸡。神光内蕴的明眸,也多了几分仓惶迷茫。

    恍惚间,也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旁边的无明大惊,又不敢乱动。他知道无性这会本心动摇,一个不好就可能会发疯崩溃。

    他环眼圆瞪,对高正阳喝问道:“你这孽障,满口胡言、一身杀孽!让我来降服你!”

    无明武功极强,并不逊于无性多少。只是他专修武功,在佛法上不免粗疏。

    高正阳几句话就说的无性心神大乱,无明哪敢在和谈道论法。

    无明说着,身后已经浮现出忿怒金刚法相。

    作为法相宗宗主,无明在法相上的造诣堪称天下无双。此时心意一动,法相就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法相不是武魂,而是由武魂催发元气,结合拳意凝结而成。

    似真似幻,似实似虚。从本质上说,和武魂极其相近,但比武魂少了两分威能。变化却更为灵妙,而且不怕受伤。

    高正阳在修为低的时候,拳意精妙,也能结成白虎法相。无明的忿怒金刚法相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无明修为绝顶。催发的法相有他本身六七分力量,极其的可怕。

    无明一动手,元气汹涌而出。无色、绝情等众僧都主动向外退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,不论辩法什么结果,最后终归要动手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拳头才是最终的真理。才是降服一切敌人的至宝。

    只是谁都没想到,堂堂法性宗宗主无性,以智慧天下闻名的佛门宗师,居然在论法中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受无明强大元气刺激,发呆的无性也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会她心神不宁,也不可能再和高正阳辩论。用武力解决,未尝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无性也向后退开,同时给无明使了个眼色,让他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战绩,可没有任何夸张。能连杀那么多的九阶强者,高正阳肯定有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用无性提醒,无明也不会大意。事实上,他已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少年,绝对是他有生以来面对的最强对手。

    两丈多高的忿怒金刚法相,身体呈现紫金色,浑身肌肉贲张,面容凶猛狰狞,手拿一丈多长的巨大金刚杵。

    站在无明的背后,显得异常沉重坚硬,就像是紫金铸造的金像一般。

    忿怒金刚法相站在那,就像暴风的风眼一般,一股股元气狂卷而出。

    站在**台边缘的众多佛门强者,也都被元气鼓荡的衣袂飘飞。

    就站在忿怒金刚对面的高正阳,却静立不动,修长有力的身躯,巍然如山。就是身上的十方法衣,都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对峙的两个强者一动一静,各有其妙。

    **台下的众多贵宾,也都打起精神。刚才的论法谈经,让他们看的云山雾罩。虽知道高正阳很牛逼的赢了,可到底怎么赢了,却没几人能看明白。

    动手比武,却没人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无明,法相宗宗主。九阶巅峰强者。在天榜的排名,稳稳排在前二十位。这还只是露出来的实力。其真实力量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近百年来,无明已经很少动手了。更没有几个人能亲眼看他动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,名闻天下的绝世天才,人族历史上第一年轻的九阶强者。又有击杀众多九阶强者的耀眼战绩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无明虽声名赫赫,众人却更期待高正阳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老公能赢么?”

    看着两人对峙,胡菲菲耐不住了,拉着旁边的虎飞禅问道。

    虎飞禅一脸无奈,胡菲菲还真是一点也不见外,就这样把自己送给人家当媳妇了。看那样子,还沾沾自喜颇为得意。

    虽然对胡菲菲没太多想法,可眼看着妖媚入骨的水灵妹子向着外人,虎飞禅心里也很郁闷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九阶强者,我哪看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虎飞禅想了下又道:“要论实力,肯定是无明更强。怎么说也修炼几百年了,又是九阶巅峰。不过,高正阳看起来更装逼。到是难说高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,我老公那是牛逼好么!”

    胡菲菲有些不高兴,小手在虎飞禅胳膊上用力扭了一把,才转过头对师涵道:“姐姐,你看我们老公能赢不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你姐姐。”师涵先把两人划清了界限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高爷的女人,肯定要姐妹相称。你先入门的,我必须叫你姐姐。这是规矩你懂吧。而且,我们小三、小四必须抱团和正宫娘娘斗啊……”

    胡菲菲说着,还鬼鬼祟祟的瞥了眼远处的月轻雪。

    师涵也是无奈,当着天下群雄的面,她也觉得丢脸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进步太快了。看不出谁赢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师涵心里也有些发苦。一年前她虽没能赢高正阳,也压得他抬不起头。这才多久,她现在连高正阳的影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骄傲如她,心里也不禁生出强烈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不止是胡菲菲在研究战局,贵宾席上,其他强者也在暗自交流着看法。

    道门张鹤龄对同伴道:“这个高正阳,身体看着异常坚实,只怕金刚体已经到了九阶层次。真是可畏!”

    金刚体九阶啊,这意味着身体每一个毛孔都充溢着强大力量。纯粹的力量,也让身体能抵御各种法术武功。

    同级的强者,必须借助神兵,积蓄足够的力量才能破开九阶金刚体。

    这种优势真是太大了!尤其**台那么小,无明无处可退。他的情况可不怎么妙啊!

    张鹤龄多年前和无明发生过冲突,还吃了点小亏。当然是乐于看到他倒霉。

    “此子真是可怕,小小年纪能练成九阶金刚体。也许他真是异族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个天师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鹤龄心领神会,赞同道:“不错,此人必是异族。”

    佛道之争,也很残酷。今次要是高正阳赢了,他日必将成为道门大患。刚好无性送给他们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不管其他的,先给高正阳扣上个异族帽子再说!

    “还有西方总坛呢,谁都容不下他。”另一名天师阴笑道。

    张鹤龄不需去看,只凭九阶强者的超凡感应,就能感应到西方总坛众僧的表情。

    果然,从阿难到伽罗,神色都多了几分凝重。显然,他们也对无明没太大信心。

    只有坐在中间罗睺,穿着一件黑色僧衣,脸上居然还带着一张没有五官的金色面具。

    坐在那声息全无,张鹤龄都感应不到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张鹤龄也不敢再关注,对方气息太诡异了。修为明显比他高一截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都很紧张,要动手的两个人却都没着急。

    无明看的出高正阳金刚体厉害,从容积蓄力量对他更有利。自然不会急着动手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不在意,任凭对方积蓄力量。等了一会,他才悠然抬手一指无明飘拂飞扬的僧衣说道:“衣袂为何而动?”

    无明环眼一瞪,“仁者心动!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是我拳动。”

    无明一脸愕然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拂长袖,淡然道:“你输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(大章一更~~还是求月票求支持~)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