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四百四十一章 如是我闻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灵台山最高处的灵台上,一口巨钟率先敲响。

    数十丈高的巨钟,犹如一座铜山,架在巨大**平台上。

    老僧晦明,手持巨锤,沉稳有力的敲击着巨钟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戴异常整齐,黑色僧衣,紫罗袈裟,云袜芒鞋,胸前紫红念珠,一派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**台下,五万青衣僧人布成五座整齐方阵,围在四周。正对着**台方向,则是佛门十宗诸位强者,西方总坛僧众,还有七国、蛮族的观礼贵宾。

    此时,灵台上总人数超过了六万人。好在灵台宽阔,足以容纳下所有人也不显局促。

    九阶力量催发下,巨钟敲击出的宏大声音犹如实质,所过处山石震荡,林木摇晃,河水如沸。

    就是天上的流云,也在钟鸣声中碎成丝丝缕缕的水纹状,向外不断的扩散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天地似乎都融在巨钟的钟鸣声中。

    灵台上观礼的众人,只觉的每个毛孔都被钟声打开,身心都随之共鸣。

    似乎整座灵台山都化作怒海,怒潮席卷汹涌澎湃,让人不知身在何方,神在何处。似乎整个人都要钟鸣声中淹没覆灭。

    如此浩荡磅礴之势,也超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人色变。只有九阶强者,才能不为所动,泰然自若。

    “秃头们好大的声势!”蛮族观礼席上,一袭红裙的胡菲菲,光秃秃的小脑袋凑到师涵耳畔,低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天地的在钟声中震荡回鸣,胡菲菲的声音才传出来,就被钟声淹没。她只能以神识和师涵沟通。

    但在铺天盖地的钟鸣声中,外放的神识都会受到严重干扰。胡菲菲只能凑到师涵耳旁才行。

    师涵没有回应胡菲菲,连眼睛都没转动一下。

    这让胡菲菲有些郁闷,她又嘀咕道:“看什么呢,你老公就站在无相身旁。威风的很!”

    **台上,佛门一众宗主、长老都在。高正阳就站在无相左侧,是真正的核心位置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的众僧,哪怕外貌年轻,也都是几百岁的人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个未满二十岁的人站在中间,虽然气度沉稳,但身上那股活力和锐气,却是无可掩盖。和其他人完全不同。显得异常扎眼。

    不止是胡菲菲、师涵等人在关注,其他各族、各国的强者,不管见没见过高正阳,也都在打量他。

    见过的人,如阳九天、江东流等各国皇族天才,都觉得高正阳变了许多。但他们修为太浅,也看不出到底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玉真公主、武安王之辈,却能明显感觉的出来,高正阳神气内蕴内敛,再不复那种精气逼人的凌厉,这比去年的时候明显强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武安王看的更仔细更认真。他听风韵说过,高正阳在龙宫遗址中杀了近二十位九阶强者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怀疑风韵的话,可高正阳强到那种层次,还是让他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他比龙宫时更强大了。”风韵粗豪的脸上还能保持镇定,可眼眸中的忧色却难以掩饰。

    “更强了?”武安王风厉异常惊讶,距离龙宫遗址一战才过去几个月,高正阳怎么可能又进步了。

    修为达到九阶,每提升一点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以风韵的描述来看,龙宫遗址中高正阳就有九阶巅峰之力。怎么可能变得更强?难道晋级圣阶了!

    风韵到是能理解风厉的惊讶,她解释道:“他还不是圣阶,但身体力量明显更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在龙宫遗址中和高正阳大战过,风韵对高正阳的力量有很准确的评估。高正阳再次进步,就难以瞒过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其他强者都没有和高正阳交过手,缺少精准的衡量尺度。所以,他们只能看出高正阳很强大,却无法像风韵这样,做出更为准确的评估判断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要继续么?”武安王风厉问道。

    风韵冷静的道:“我们可以先看戏。不用急着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武安王风厉不由的看了眼火天发。坐在不远处的火天发,赤红眼眸一片阴森杀意。

    火天发一点也不想掩饰,他对于高正阳强烈的仇恨。

    到是另一侧的绝忍,神色木然的盯着高正阳,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也不知再想什么。

    月轻雪、月观山等人,就坐在绝忍另一侧。穿着黑色纹金长袍的月轻雪,气质清冷如水。比之一年前,又多了几分雍容大气。

    看的出来,月轻雪也是修为大进。距离九阶似乎只差一步了。

    风厉心中暗惊,这样的进步速度,虽然还不及高正阳,却也够妖孽的了。

    可惜,要不是高正阳捣乱,现在月轻雪就是风国的媳妇了。

    似乎感应到了风厉的目光,国师月观山侧过头,对风厉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月观山须发皆白,穿着华贵紫金色道衣,一派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但风厉知道这老头阴险狡猾,他不喜对方性子,点了下头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月观山一笑,对月轻雪道:“风国还是想找他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月轻雪低低应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其实,他三天前来找你了。你去听伽罗**,所以没碰到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不管月轻雪的反应,自顾说道。

    月轻雪微微蹙眉,这老头早不说此事,现在才说又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伽罗虽然英俊,可看起来总是让人觉得不可靠。就像西方这群和尚一样,终归是外人啊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悠悠说道:“如果要选的话,我到是宁愿选择他。”

    月轻雪还是不语,在她心中,自然是没人能和高正阳相比。那天去听**,只是却不过情面,再者也想看看西方佛门的虚实。并没有其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到是旁边的月轻云忍不住说话了,“高正阳这厮狂妄自大又粗鲁无礼,哪有伽罗上师温润如玉,气质超凡。何况,伽罗身后还有西方佛门支持。”

    月轻云冷哼道:“西佛州整座一个大州,都几千几万亿的佛门弟子。人族七国加起来也远不及他们。何况是区区灵台山佛庭。高正阳在佛庭内也没朋友,我听说这次大典要剥夺他的宗主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月轻雪似乎完全没听到,神色淡然无波。

    到是坐在最西侧的西方僧众,有人转过头看了一眼月轻云。

    那人容貌俊美之极,湛蓝眼眸有如碧海蓝天,广阔纯净。身上雪白僧衣一尘不染。坐在众僧之间,也有如水池中白莲,异常明净纯美。

    远远隔着众人,他也准确看到了月轻云。湛蓝眼眸转动间,自然有股动人的奇异魅力。

    月轻云被看心里一跳,竟然不自觉生出中害羞的感觉,急忙低头避开对方目光。

    那俊美僧人也不生气,微笑示意后,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俊美如此,近乎于妖啊。”月观山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伽罗上师据说是某位菩萨转世,天生就灵净之体,不染一丝污秽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也就是说说,你还当真。”

    月观山不屑,“佛门的秃头最会吹牛逼。”

    作为道门高人,月观山最看不上佛门的嘴炮,说的天花乱坠的,还不都是骗人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道门就实诚多了。比起佛门的嘴炮是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否则,就凭道门的强大势力,哪里轮得到佛门发展信徒。

    就像是这次佛诞大典,在月观山看来,就是佛门聚在一起吹牛逼。和大典有个屁关系。

    道门的祭典,分为数十等阶。最高等阶的原始神皇大祭,要举行一百天。

    各种祭祀礼仪,异常繁琐细致。从上的香烛到祭品,从颂的经文到衣着,再到祭祀众神的次序,都要严格按照礼仪执行。

    第一天祭典大礼,就举行**、论法,在月观山看来简直是荒谬。

    这就像结婚典礼,第一个仪式就是上床一样,让人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大典,更是可笑。”月观山摇头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月轻云对佛道两门也没什么特别倾向。对月观山的不屑也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佛诞大典早就开始了,今天是第四十九天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不说话的月轻雨,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月观山不怒反笑,“你到是向着高正阳,可惜,他在上面也听不到,不会领情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**台上的高正阳,目光突然落在月观山身上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目光幽深无尽,月观山瞬间竟然有种坠入深渊的错觉。

    月观山老脸不禁一变,这个高正阳,感觉太敏锐了,才提他的名字就生出感应。而神意的变化又玄妙难测。

    刚才月轻云提起伽罗的名字,对方就生出感应。但他何等修为,神意锁定下,居然也瞒不过高正阳。

    月观山心里也是一阵发虚。高正阳可比他想的更厉害。他也闭上了嘴,不敢再随意调侃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多看月观山,目光一转,落在月轻雪身上。幽深眼眸中也多了两分暖意。

    他和月轻雪一起才铁林部走出来,相互帮助相互依靠。这种深厚感情,却是其他人比不了的。

    月轻雪也对高正阳轻轻笑了下。她笑容很淡,一闪即逝。却是她来到灵台山后,第一次微笑。

    高正阳和月轻雪眉目传情,自然瞒不过众多强者高人。

    就是胡菲菲都发现了,她撅着嘴不满的对师涵道:“你老公当众和小三**,你也不管管。”

    师涵懒得理会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胡菲菲更不满了,正想再说话,台上的无相突然扬声颂道:“如是我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出声,佛庭所有僧众都跟着一起低颂。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舍卫国……”

    漫天诵经声,神圣宏大。很快和惊天动地的钟鸣声和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的钟声是震动天地,那加上诵经声,那众人的神魂都要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九阶强者,此刻也不敢再分神。

    那宏大声音覆盖下,天地似乎转化成了无尽佛国。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