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四百三十八章 清理门户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人族历史上最年轻的九阶!

    只是这个称号,就足以让高正阳成为传奇。

    何况,高正阳还有与之相匹配的战绩。小挫玉真公主,重创武安王,和燕十三切磋剑法,轻取的凤啸天。

    这一个名字,都代表着九阶强者。

    燕十三和凤啸天更是天榜排名前列的绝顶强者。

    天榜上还是始终不见高正阳的排名。但许多人都相信,一旦重新排榜,高正阳必然能进入天榜前四十。

    还不到二十的年纪,就已经成为威震八方的绝世强者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佛门弟子而言,高正阳都是一个值得崇拜的绝世天才,都是他们佛门的荣耀,是可以大说特说的佛门传奇。

    众多女弟子都想不到这里能碰到高正阳,更想不到高正阳是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直到悟镜提醒,众女才恍然大悟。这个年纪,这样的强横霸绝,也只能是高正阳了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高正阳!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霸气了,我现在小心肝还在颤啊颤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名不虚传,真强!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都喜欢上他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女纷纷感叹,她们在各自宗门也都是天才,可和高正阳相比,就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她们根本没有和高正阳比较的资格。

    青衣女子妙慧,这会也觉得有些丢人了。她居然不自量力对高正阳出手,还摆出那副姿态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和师伯说一声。”妙慧羞惭难当,和众女交代了一句,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真言宗这次共来了一千多弟子,都住在孔雀佛母院。

    当初,佛门十宗都是从灵台山走出去的。这座孔雀佛母院,也算上是真言宗的祖庭。真言宗的一些长老和许多弟子常年在此驻扎,参与灵台山的的佛庭事务。

    妙慧急匆匆赶回孔雀佛母院,找到她师傅无真,把高正阳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无真也不敢怠慢,妙慧这个层次弟子不知道,她却很清楚,诸宗正在谋划分割心佛宗。更关键的是,九江城降龙下院的事情,也和高正阳有密切关系。

    此事关系到宗门声誉,一个不好,真言宗千年清誉就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无真立即找到无色,把高正阳的话转达给他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跪坐在大日如来金像前的无色,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如同满月般的圆脸上皱成一团,满脸的难色。

    降龙下院的事情,让高正阳握住了真言宗把柄。

    听说火天发亲自出手追杀高正阳,无色也是心里暗喜。高正阳一死,降龙下院的事情就能彻底了解。

    心佛宗的秘藏,真言宗也能分享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惜,火天发没有成功,高正阳看起来活的很舒心。

    “师兄何必为难,我们虽有把柄在他手上,可他也需要我们支持。他也不敢放肆。”

    无真对无色的为难很不解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性格本就强势,又是真言宗戒法院的首座,位高权重,在真言宗中说话却比无色还要强硬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是九阶强者,可不过是孤身一人。在无色看来,根本不必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此次佛诞大典,西方总坛来势汹汹,要以心佛宗作为介入点。这等大势之下,高正阳再强横,也要乖乖低头。

    所以,无真极其难以理解无色的为难。

    无色又是一声长叹,从蒲团上站起身,看着法殿大门说道:“师妹,你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师兄指教。”无真也不客气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这个人,不能以常理度之。”

    无色想起高正阳的强横,不禁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再强还能比西方总坛强?”无真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高正阳,他这人性子强横霸道,不能吃亏忍气。我们要是和他闹翻了,就会第一个倒霉。”

    无色沉吟着道:“为今之计,也只能先好好哄着他。心佛宗的事情,我们撒手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

    无真淡绿双眉一扬,眼眸中五色变幻不定,身上的气势陡然强盛起来。

    “心佛宗的事情我们要不参与,就会被西方总坛排挤。等到总坛得势,宗门都会被排挤打压。若在平时还能隐忍,但值此纪元轮回,一个不慎宗门就会断绝毁灭!师兄,这时候万万不能想着做墙头草!”

    无色被训的脸有点黑,但无真一直强硬惯了,他也压不住。再者,无色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柔声道:“师妹,我知道你和总坛的人谈了许多条件。但他们终归是外来者。越的强势,诸宗越是忌惮。没人会真盼着总坛来执掌佛庭。况且,无相老谋深算,执掌了佛庭两百年,根基何等雄厚。我们何必急着做恶人。”

    无真不服气,还想再说,无色一拂袖,淡然道:“此事就这样决定了。你且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无色到底是宗主,真拉下脸来,无真也无可奈何。只能冷着脸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正阳下午要拜访无色消息也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众多女弟子分属各大宗派,她们可没有几个嘴严的,更没有守秘的心思。

    中午还没过,各方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一面雪白墙壁前,一位身穿黄色僧衣的女子,手拿丈许长巨大毛笔,正在墙壁上作画。

    她画的是一尊龙身人首的菩萨,伸出六臂各执铃铛、慧剑等法器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完成了大半,菩萨宝相庄严,有着一股灵动生气,似乎随时都可能从墙壁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在女子身后,火天发和绝忍两人安静无声,静静的看着女子作画。

    房间中安静无声,只有巨大画笔作画的刷刷声。

    火天发他们的阴沉之辈,都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何况,眼前作画这位可是九阶巅峰强者,法性宗宗主无性,在佛庭的地位稳稳居于前三。他们也不敢无礼。

    而且,这位画的画像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雪白的墙壁其实用雪玉堆砌而成,又以法术熔炼成一体。

    无性画笔上明明没有颜料,可一笔下去,颜色鲜明通透,直入玉璧深处。

    这颜色都是元气汇聚而成。每下一笔,凝结元气色彩直印在雪玉内部。

    只要雪玉不破,画像就会一直保存。

    这等功力,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而且,无性画技精湛,落笔看似随意,却自有格局。

    两位九阶强者,在旁边看着也是颇为惊叹。

    无性不紧不慢的又画了几片龙身金鳞,才放下画笔,转过身悠然道:“劳两位久候了。”

    无性容貌端庄秀丽,望之如三十许的丽人。满头黑发随意盘着发髻,眉宇间都是闲适,全没有宗主的威严,反倒更像的一位温柔淡雅的才女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来的仓促,打扰大师静修了。”火天发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无性看了眼绝忍,淡然道:“两位所来何事?”

    绝忍也合十见礼,一脸谦卑的说道:“高正阳窃取我心佛宗传承,还请大师为贫僧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高正阳……”

    无性微微一笑,“这是心佛宗内事,我也不好干涉。”

    绝忍一狠心,再次鞠躬,“心佛宗传承将绝,贫僧无能,想要投入大师座下……”

    诸宗要分割心佛宗,绝忍无力阻止,只能选一条大粗腿抱住。无性显然是极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论起佛门辈分,绝字辈比无字辈还高一辈,但为了保住自己现在权势,为了争夺更多心佛宗秘藏,绝忍也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如何敢当。”

    无性谦让了一句,又道:“不过,既然绝忍师弟有此心,我们可以共同论法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绝忍也是九阶强者,虽然主动来投,无性也要客气对待。

    绝忍急忙谢过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总算是在最后关头,找到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“高正阳此人,来历不明,好杀成性,绝非善辈。不知用什么手段谋取了心佛宗传承。更是可恨。”

    无性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值此佛诞大殿,刚好为佛门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