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三百七十七章 野望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龟山步的光秃秃的青色脑袋,在空中不知翻滚了多少圈,一直撞在墙壁上才反弹到地上,有滚出很远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的脸正好对着高正阳,充满血色的绿豆般小眼睛,死死盯着高正阳,眼神里有着无比强烈的怨恨恶毒。

    “天王的血脉受到相柳大神的护佑,你必将受到无尽的诅咒,哪怕死亡也不能终止……”

    龟山步的武魂虽被高正阳刀意斩断了,残余的一丝神念,却足够让他发出最后的诅咒。

    高正阳毫不在意,“不就是一只九头蛇么,说的玄玄乎乎的,你让它来咬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龟山步哪有力气和高正阳斗嘴,发出诅咒后,刀意肆虐,把他的脑袋和身体同时崩碎。

    高正阳随手一斩看似简单,可刀意纯正无比,正是龟泉村正的拔刀术。这一刀至少有他五分功力。

    没有元气、法器护持的身体,在拔刀术下当然不可能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满地的血腥,露出由衷的微笑,对身旁的柳青歌说道:“鲜血在身体里流动时,代表着生机,在身体外挥洒,代表着死亡。试着想想,一拳打过去,敌人血肉崩碎迸溅,何等痛快。若是没有了鲜血,人和木石又有什么区别。我喜欢鲜血……”

    柳青歌神色漠然,明眸看着地上的血迹,不知是在想什么,还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连番大战,她虽然没怎么动手,其实也不好过。白衣上不知迸溅了多少乌黑血迹。

    好在她周身元气运转不休,身体一尘不染,连白发也雪白如银,不见一丝秽迹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柳青歌的玉容,眼神就不由向下滑去。心里暗自叹气,要不是旱龟族捣乱,他现在就能正抱着美人销魂。

    杀了这么多人,高正阳杀气已经被激发出来,反倒没了色心。

    他提起天刑刀,轻轻抚摩着刀鞘。黑色刀鞘质地细腻,一片片细小的鳞状纹理,不像木质,反而更像是某种皮革。

    龟山步活着的时候,都没有威胁。死后神魂消散,发出的诅咒更不可能有威力。

    但龟山步说完,高正阳就感觉到了天刑刀上有一丝细微气息,和他的神魂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血脉诅咒,貌似也有些力量,并非是单纯的虚言恐吓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天刑刀上。高正阳觉得,关于天刑刀的传说,龟山步并没有说假话。

    天刑刀内藏着强大的力量,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力量无法真正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高正阳对天刑刀颇为有兴趣,不止是刀内藏着的力量。更因为这又是一柄真正的神器。由远古神祇传下来的神器。

    相柳在这个纪元没什么名气,可也许是别的纪元强大神祇。

    高正阳现在虽然已经接近力量巅峰,再向上就是圣阶、神祇。

    如果能探明神祇力量的秘密,对他的帮助太大了。

    天刑刀,隐隐透出的强大力量中,还有种凶残、嗜血的气息。

    血神旗喜欢吞噬血肉、灵气、神魂,但本身并没不会有那种明确的意志。它更像是巨大黑洞,自然的去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天刑刀却像是一只凶兽,也许不如血神旗强大,却有着自己的意志。

    很显然,天刑刀的气息会影响刀主,潜移默化中改变人的性格。哪怕是个性情开朗善良的人,拿着天刑刀也会受到影响。长时间驾驭,肯定会被天刑刀改变性格。

    龟山步凶残而狡猾,也应该是受了天刑刀一些影响。

    高正阳杀龟山步时,就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欢愉。

    但这种欢愉并不是满足,而是透出了更加强烈的嗜血欲.望。就像是因为吃了开胃小菜,一下子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天刑刀本身的气息很飘渺,并不会呈现出强烈意志,让人无从察觉。

    天刑刀本身更像个引子,只是激发刀主性格中另一面,而不是去控制刀主。

    也就是高正阳心神坚凝,神魂强大圆满,才能察觉到天刑刀的异常。

    旱龟族的东西,和他们的人一样,都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也许,龟山步痛快的把天刑刀现出来,本来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高正阳想到这里心中杀意陡然大盛,很想举刀破了玄龟大阵,灭了旱龟族。

    他又立即压下这种杀意,他不在意旱龟族死活,也不介意随手灭了对方全族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能轻易的被天刑刀影响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高正阳走到王座上,安然坐下。他对柳青歌道:“忙了这么久,你也累了,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没出声,走到一处干净角落,静静的站在那,闭上眼睛运转元气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站一坐,都不出声。很快外面天色就暗下去。屋子里镶嵌的宝珠,放出明亮柔和光芒,把大殿照耀的通明,也让气氛变得温和平静。

    就是漂亮平整的草席上,几大片血污黑红刺目,血腥气缭绕不散。破坏了大殿的气氛。

    对此,高正阳不在意,柳青歌貌似更不在意。

    天王的王宫里,精锐护卫过万,天阶刀客数十名。但这群人都被高正阳打破胆。明知高正阳没走,也没人敢动手。

    众人就像真正的乌龟一样,把脑袋缩入龟壳里,再不管外面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直到天明的时候,终于有人踏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着华丽裙装的女子,低着头走入大殿,在门口的时候就屈膝跪拜,“福灵子拜见阁下,请允许我为您收拾房间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坐在王座上,手握天刑刀沉思了一夜。被那女子温柔声音所惊醒,抬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女子的裙装以青色为主,上面刺绣着各色艳丽花朵,风格华美又繁复。她跪在那里,头深深伏在地上,露出后颈和背部一小块雪白肌肤。姿态显得异常柔顺服帖。似乎能服从任何命令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有些意外,旱龟族的男女都是一身青绿,像这么白皙柔美的女子他还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……”

    福灵子慢慢起身抬头,眼眸低垂,精致的面容上都是柔弱温顺。她的发型也很有特色,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丸子,又有一些发丝自然飘落。这又让她多了几分清新。

    高正阳看着福灵子,觉得她颇有上一世那些女子清新风。心情不由大好。

    问道:“你不是旱龟族么?”

    “启禀阁下,灵子的母亲是人族。”福灵子乖巧的应答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也特别清楚,她的生死,包括全家、全族的生死,都在上面那个男人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这个鬼神般强大的男人,比天王更可怕强大十倍、百倍。侍奉他的时候,当然要更加用心十倍、百倍才行。

    高正阳笑了笑,“把这里收拾干净,准备两份早餐。”

    福灵子虽然垂着眼眸,还是感觉到了高正阳的笑意,这让她心里松了口气。忍不住抬起眼眸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高正阳。

    王座上的那个男子,显得很年轻,身上充满了强大、活跃的力量。笑的时候显得很开朗亲和,就是眼眸中那深幽明澈,让人由衷的感到敬畏。

    福灵子不敢多看,忙叩首应是。跪着退行几步后,从鞠躬后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福灵子一直走出数百丈,来到了王宫中的一间密室中,才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才和高正阳简单的对答几句,她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。直到这个时候,才终于缓过来一口气。

    调整了呼吸,福灵子才捏着法诀,把前方的一面巨大灵光镜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镜子上灵光一闪,露出山部大将的身影。他跪坐在一间阴暗房间里,神色阴冷,脸上还带着一道长长伤痕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山部大将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福灵子低头示意后,才说道:“他允许收拾房间,并要了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人还真够猖狂的……”山部大将脸色更阴沉了,想了下道:“天王他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他握着天刑刀,地上的血肉如泥,有一些天王衣服的碎屑,我看天王他……”

    福灵子没说下去,但意思很明白。

    天王对于旱龟族来说,是有如神祇般的人物。但福灵子、山部大将都是高层,知道天王也是血肉之躯,被人杀死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福灵子没进去之前,也早到料到了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杀了这么多的人,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他到底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山部大将忿忿喊道。昨天一战,他和林部大将都避过天一磁光神雷活下来。但大军已经崩溃,他们也无力回天。更没有和高正阳单打独斗的勇气。

    所以,两部大将都狼狈逃窜,各自找地方躲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半夜还没动静,山部大将终于忍不住了,联系了王宫里的福灵子。

    福灵子虽是混血,却是龟山步的女儿,在王宫中地位极高,本身又是天阶,深得龟山步信任。王宫中的军队,都归她调控,权力极大,能力也非常强。

    果然,她冒险进入房间,立即探明了底细。对于高正阳,她也有着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当下说道:“我们先不要妄动,他要什么就给什么。他到底不是我族,也不可能在这长久统治我们。现在是不要触怒他。”

    山部大将脸色阴晴不定的道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“

    玄龟岛虽有十亿旱龟族,几千万勇壮,但不可能把人都迅速组织起来。就算组织起来了,几千万大军的战阵,也难以联结在一起。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轰平紫云山,赶走高正阳。

    但激怒高正阳的后果却很难预料。他也许杀不过旱龟族,杀光上层却没问题。

    山部大将可不想死,八部大将现在就剩下三个,天王又死了。等高正阳离开,玄龟岛就轮到他们三个做主。

    从某些方面来说,这对他可是大好事。山部大将怎么可能在这时候去拼命。

    福灵子也有她的打算,她心里一直对龟山步极其痛恨,龟山步被杀,她心里反而很高兴。自然更没有复仇的心思。

    龟山浩既然死了,龟山步的其他儿子也都不成器。这次大劫难,也让福灵子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她和山部大将一拍即合。不论有什么筹谋,都要先送走高正阳。为此,不惜一切代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