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三百二十六章 拐卖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被凤义送到外面的江飞鹤,人还在半空中,就看到凤义等人尸横当场。吓的都要尿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看,急忙催发贴身法器飞凤翼。

    两片金光如羽翼般,从江飞鹤背后伸展出来。光翼拍打,江飞鹤就像是飞鸟一般,极速向前飞出去。

    金色的光翼,在他身后飘落点点流光,在夜色中显得异常华美。

    江飞鹤飞行速度绝快,但不知怎么,柳青歌的念的几句词,却清楚的贯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明明清新隽永的词句,江飞鹤却听的异常烦躁。

    但他无暇多想,驾驭飞凤翼,用尽吃奶的力气向前飞。

    飞凤翼是凤家最神妙的护身法器,也只有嫡系一脉,才有资格得到这种法器。

    江飞鹤虽才是四阶的修为,驾驭飞凤翼的速度也比普通的天阶还快。

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江飞鹤就回到了楼船上。

    “五哥,快救命……”人还没落下,江飞鹤就大声呼叫起来。

    凤远图听到声音就急忙出来了。看到江飞鹤全身完好无损,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微笑着道:“出了什么事,这么惊慌……”

    江飞鹤正想说柳青歌的事,可印在心中那几句词却突然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

    江飞鹤念完这一句,就觉得心口异常的痛。他看着凤远图还想说什么,可一张嘴,血就如喷泉般狂涌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学文雅了、”

    凤远图本来还在调侃,却突然发现不对。急忙伸手抱住江飞鹤,惊叫道:“飞鹤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飞鹤死死看着凤远图,脑子里却都柳青歌白发飞扬的样子。他恍然明白,原来是柳青歌下的杀手。

    江飞鹤眼中神光迅速黯然下去,至死也没能再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凤远图一脸震惊,他怎么也没想到,真的有人敢动他们凤家人。而且手段这么狠辣嚣张。竟然故意把人放回来,然后再杀死。

    江飞鹤性格嚣张跋扈,可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。真是比亲弟弟还亲近。

    眼看着江飞鹤死在自己怀里,却无能为力,更让凤远图悲痛愤怒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发现不妙,围了过来。却没人敢出声。

    江飞鹤年纪不大,但身份尊贵。他不但的凤家家主的外孙,还是江国皇帝亲孙子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敢杀他,简直就是同时挑衅凤家和江国皇族。

    燕子坞虽是燕族领地,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就是把燕子坞翻个底朝天,也要抓到凶手。

   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众人神色更加凝重。

    凤远图发了会呆,到是很快冷静下来,详细的检查了江飞鹤的尸体后,脸色愈发阴沉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手法精妙绝伦,他竟然分辨不出到底是哪门的秘法。只能江飞鹤是被伤了心、脑。只是那股力量潜藏不发,只等他一停下来,积蓄的力量才会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江飞鹤中招那一刻起,就注定要死。

    对方明明能当场杀死江飞鹤,却偏偏让他飞回来。绝对是在挑衅。

    “杀死飞鹤只是开始,这很可能是个巨大阴谋。”

    凤远图自然想不到,柳青歌神智不太清醒,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在他看来,这分明是想激怒他,激怒凤家,绝对有着巨大阴谋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他越不能冲动。

    凤远图问道:“凤义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没回来。”旁边的护卫急忙答道。

    凤远图沉声道:“立即通知老爷子。请三叔过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脸色都是一变。凤三凤啸天,不但是凤家最强高手,也是江国最强高手之一。

    凤啸天这人行事酷烈,凤家上下都怕他怕的要死。好在他一般都待在海上,极少回家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因为江飞鹤的死,居然要把凤啸天请来。

    凤远图想了下又道:“算了,还是我亲自去发信。”

    江飞鹤的死,激怒了凤远图,也让庞大的凤家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始作俑者柳青歌,自然想不到她随手杀人会惹出这么多麻烦。她现在脑子不清醒,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柳青歌现在在在意的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她血色眼眸中赤焰熊熊,似乎想要把高正阳焚成灰烬。

    但她脑子再不清醒,武者的直觉还在。对于高正阳的敬畏,也一直深刻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柳青歌心火虽盛,却怎么也不敢向高正阳出手。但就这么放过高正阳,她又本能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所以,在破旧狭小的院落里,柳青歌就这么死盯着高正阳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高正阳当然不怕她,但也不想杀柳青歌。

    柳青歌现在的状态很奇妙,是一种近乎疯癫失去理智,武魂却偏偏处在一种神而明之的境界。过去的武功她似乎都忘了,反倒她牢记的那些诗词,都化作武功绝妙意境,展现出无以伦比的瑰丽风采。

    以诗入武,这是高正阳也做不到的。他也想不通柳青歌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要是身上没伤,他到有把握生擒柳青歌。现在却不行。

    高正阳忍不住问道:“青歌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熟悉的称呼,熟悉的语气,也唤醒了柳青歌一些回忆。她如同火焰燃烧的眼睛,明显露出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柳青歌想了一下,还是内心的恨意占据了上风,杀气凛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不是在发狠,这话纯由心发,气与神合。一句话说出来,杀意冷厉透骨,直刺神魂。

    高正阳到无所谓,旁边的江月伊却禁受不住,被吓的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把孩子都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叹气道:“你以前淑美灵秀,琴心通明,现在却一副泼妇样子。太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青歌神智不清醒,本身的素养却还在。高正阳的话,让她本能的觉得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羞愧,却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呆呆的柳青歌,没有了从前的灵慧,却多了种呆萌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柳青歌忍不住问道。绝情天书崩溃给了她巨大打击,从根本上摧毁了她原本性格。也让她失去了以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中一动,看柳青歌的样子,似乎真的失去了记忆。就算退一步说,她就是假装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啊,跟着我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脸上的笑容,很像是拿着棒棒糖拐卖销小女孩的坏蛋。这让柳青歌觉得有些不对,但她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,犹豫了下还是点头答应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