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三百二十四章 白发魔女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秋高气爽时节,新月娇俏,群星齐耀。

    夜色下的燕子坞,灯火辉煌,笙歌处处,热闹又喧嚣。

    但任何地方都有穷人。最繁华的燕子坞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画舫、酒楼、各种商铺,都是围着湖边的区域。有钱人都住在燕子坞外围。没钱的只能住在燕子坞深处。

    柳青歌所在的地方,周围房屋都很破旧。夜色中几乎看不到一点灯火。远方的明亮、喧闹,让这里显得愈发黑暗、清冷、幽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直觉指引,柳青歌很难相信,总是一尘不染清逸高华的悟空,会住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站在破旧的木门前,柳青歌反倒有些犹豫。她至今还没想好,该怎么处理绝情天书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退避是没用的,犹豫了一下,柳青歌轻轻跃起,越过矮墙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飞起的时候,柳青歌突然感觉到了后面有人在盯着她。这让她心里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因为绝情天书的缘故,柳青歌一直有些心神不宁。没注意到有人跟踪她。

    但终归还是见悟空要紧,她没有多想,迈步向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陈旧的草房,房顶上铺的草已经发霉。窗棂上糊着的纸大都破碎成灰,只剩下几片厚黄的纸片还粘在上面,不时随着风抖动一下。

    看这个样子,院子里似乎有段时间没住人了。也不知悟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!

    柳青歌有些奇怪,以悟空名满天下的诗僧名气,到哪都会有人殷勤招待。更何况这里是天下最著名的烟花之地。那些姑娘们可是最爱诗词歌赋了!怎会让悟空沦落至此。

    被推开的房门,发出干涩的吱呀声,打破了周围的幽静。

    “大师、”柳青歌进了房间,才开口说话就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矮小的草房中,只有一张破竹席。一个高正男子盘坐在那,头上冒着一缕缕白气。那样子有点像烧开锅了水汽。

    这男子闭着眼睛,神色平和,浑身都透着一股安宁自在的意味。看那样子,似乎是根本没察觉到有外人进来,又似乎是根本不在意外人到来。

    柳青歌却眼神一凝,展开的红唇再合不上。这人虽然只有一层薄薄的青色发茬,看起来像个和尚。可他五官深刻,明明气势巍然沉凝,却似乎有无穷力量要喷薄而出。就像是一座将要喷发的巍然火山。

    不说相貌,只是那股如帝皇般霸道的气势,就和丰神如玉的悟空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对方不是悟空到没什么,关键是柳青歌在天岳都见过此人,还被是这人斩杀了两名同伴。

    但柳青歌从没有过报复的心思。一个能伤风厉、败玉真的强者,她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胆子去报复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人族万年历史上最年轻的九阶!不但天资绝世,更是出手绝情。相比其他九阶强者,这个少年更有锐气也更霸道,谁碰到都会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柳青歌更想不通,她明明是感应到悟空的气息,怎么见到的却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的心特别乱。很想就这么转身逃走。可不知怎么,她又觉得那样会错失去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心念百转之际,她突然发现,和绝情天书的共鸣的就是高正阳。

    绝情天书,是魔宗至高秘法之一。柳青歌以悟空为引,以自身为炉鼎,以至爱为丹,修炼绝情天书。

    最后阶段就是杀爱明志,断一切恩爱愁丝,绝情绝性,才算炼成绝情天书。

    爱、恨,是人最强大的两种情绪。绝情天书走的是捷径,是把人的自身爱恨力量全部挖掘出来,提炼出来反哺自身,成就无上武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武功自然远不及高正阳,可绝情天书的感应却源于她和悟空的微妙情丝。

    悟空消失的这段时间,柳青歌为相思所困,在绝情天书上反而有了飞快进步。这才能感应到情丝所系的悟空位置。

    这种感应是锁定悟空气息神魂。几乎不受外力影响。

    高正阳再厉害,也不能代替悟空。这不止是身体、性格上的差异,更是神魂层面的根本差别。

    柳青歌能成为魔门圣女,自然是绝顶聪明之辈。但想的越多,她就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,青歌。”高正阳不知何时睁开眼睛,淡然招呼道。

    柳青歌娇躯微微一震,明眸猛然睁圆了,不能置信的失声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高正阳招呼她的那种熟悉的语气、神态,分明就是悟空。她也猛然明白,原来悟空和高正阳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能对高正阳生出特殊感应。所以,悟空在十八峰狱失踪后,高正阳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高正阳语气柔和,颇有几分久别重逢欢喜之意。

    柳青歌和他琴诗相合,极其投契,如同知己。但柳青歌借他修炼绝情天书,却又伤了这份情谊。

    对于柳青歌,高正阳既欣赏喜欢,又不会因此失去理智。也正是他能有这种超然的力量,才能如此简单的把两种情绪分开。

    柳青歌神色惨然,“原来如此、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修炼绝情天书,柳青歌一直是心里有愧疚。觉得对不起悟空,对不起两人相知相爱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不由想到两人并肩踏雪寻梅,想到‘小楼一夜听春雨’的闲适满足,想到‘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’

    如此种种,原来都是哄她玩的。原来都是高正阳的一场游戏。而她,自以为聪明,却是这场游戏中最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千百种念头纷至沓来,就像千万野马奔腾呼啸,柳青歌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修炼绝情天书,悟空是最重要的引子。悟空也是她厘定自身最重要标记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了标记,失去了最重要的引子,柳青歌心就乱了,绝情天书也随之崩溃。

    躺在竹席上的江月伊,看的非常清楚。那个蒙着面纱的漂亮女子,头上的发髻猛然崩开,乌黑长发转眼变成一片雪白。明亮眼眸也多了两团赤色火焰。

    张扬躁动的元气,如狂风般旋转呼啸。

    那种可怕的样子,就像个疯子!

    江月伊突然有些害怕,本能的靠近高正阳,双手紧紧拉着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高正阳摸摸江月伊的额头安慰道。

    他修长温暖的手掌,让江月伊心一下安定了。

    “要变身成白发魔女?”

    高正阳正想着,院子里又蹦进来几个人。为首的少年金黄长衫,一脸张扬的喝问道:“怎么回事?柳青歌你搞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却刺激了柳青歌,她转身就向那少年扑了过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