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317章 燕子坞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江女采莲秋水畔。窄袖轻罗,暗露双金钏。照影摘花花似面。芳心只共丝争乱。鸂鶒滩头风浪晚。雾重烟轻,不见来时伴,隐隐歌声归……”

    宽阔平缓的湖面上,一艘精美的双层画舫缓缓划水而行。画舫的顶层上,几个年轻貌美少女正在齐声低唱,她们声音甜糯软绵,又有着少女特有的朝气活泼。这首词让她们唱的异常欢悦。

    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绿衣少女,却没跟着一起唱,而是紧紧抱着肩膀,小脸上都是悲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行了,都停吧。”

    坐在+船舱主位上的美艳女子一摆拂尘,让几个唱歌的少女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头梳道髻,身穿鹅黄道袍,手拿青玉拂尘,一副道门女修士的打扮,却难掩她眉眼间一片风流韵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首说少女情怀的词,那一句‘芳心只共丝争乱’最有韵味。一定要似愁似忧心乱如麻,唱出相思之妙才行。你们唱的这么高兴,哪有一丝情愁。”

    美艳女子口气淡然,几个少女却都噤如寒蝉,都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,好好想想。”美艳女子摆摆手,示意她们都可以下去了。

    几个少女如释重负,急忙屈膝万福施礼,匆匆退出船舱。

    等少女们都离开了,美艳女子才叹口气,“这群小孩子,都不怎么开窍,真是愁人。”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绿衣少女,转动眼眸看了眼美艳女子,嘴角动了动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美艳女子一笑,“小伊,你这两天还习惯么?”

    绿衣少女微微点了下头,“多谢七娘收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亲也是老朋友。这些年也承他照顾,这份情谊我是不会忘的。你只管放心待在这里。在燕子坞,没人能动你。”

    七娘颇为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七娘说起父亲,小伊不禁又是一阵心痛,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前几天她还是九江帮帮主的千金,一呼百应,予取予求。可她父亲一出事,她立即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罪人。

    江月伊不过才十四岁,自幼就是娇生惯养,性格颇为骄纵任性。受此重大打击,差点就想自杀。只是心里还有一股浓烈恨意,不甘心就这么死掉。

    残酷的打击,反而激发了她骨子的坚毅。按照江正功的安排,她一路逃到了燕子坞,投奔父亲的老友七娘。

    燕子坞,是江国特批给燕族的一块封地。蛮人中的燕族,盛产美女,喜好诗词文章,不喜争斗。早在几千年前,就和江国结成同盟。

    几千年下来,燕族俨然和江国如同一体。燕子坞因为其特殊地位,不但汇聚燕族美女,还云集天下各族美女,最终也成为了江国最著名的烟花之地。

    七娘,就是燕子坞最著名的青玉楼楼主,据说也是燕子坞四位主事人之一。势力极其庞大。

    江正功掌管九江帮时,和七娘关系密切,合作多年。

    降龙下院准备发难之际,江正功提前收到消息,先一步把江月伊送到燕子坞。江正功却没能逃走,被无色亲自击杀。

    这一战,轰动了江国。关于江正功贩卖人口、勾结魔族的事情,也不胫而走,传遍四方。

    江月伊其实不喜欢七娘,对方的身份说穿了是个老鸨,绝不是什么好人。她最擅长的就是买卖少女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江月伊一直提心吊胆,生怕七娘把她给卖了。

    好在七娘并没有约束她行动,衣食住行也都颇为关照。这多少让江月伊心稍微安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着痛哭的少女,七娘莲步轻移,走到江月伊身前,伸手帮她抹了抹眼泪。

    这个温柔的动作,更触动了江月伊,她哭的愈发伤心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没事的。一切都会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七娘揽过江月伊,低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江月伊哭了一会,把七娘衣襟哭湿了一大片,鹅黄道衣上出现明显的印记。江月伊一眼看到,不禁为对方的高挺丰满而惊讶,又为自己的冒失感觉很羞愧,小脸顿时就红了。

    七娘理解的笑了笑,摸着江月伊的黑发道:“哭出来就好了,以后跟着七娘,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七娘眼眸中闪着温柔和蔼的光芒,让江月伊觉得异常可亲。原本的戒备,也不知被抛到了哪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累了,好好睡觉吧……”在七娘的安慰中,江月伊眼皮越来越沉,意识却越来越轻。没等七娘话说完,她已经深深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七娘慢慢放下江月伊,美艳的脸上露出一丝怜悯,“江正功可养了个漂亮女儿,还很天真。”

    “江正功到底怎么想的,居然把女儿送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锦衣男子,无声无息的出现七娘身后。他眉细唇红,相貌带着几分女子的阴柔妖魅,说话声音也阴柔尖利,不男不女。

    “江正功可是聪明人。”七娘头也不回的道:“这世上,唯有我们才知道女人的珍贵。唯有我们才会珍惜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锦衣男子不阴不阳的笑了两声,“能卖好价钱的东西自然要好好对待。江正功到想的开。”

    他又阴阴的笑了几声:“不过,这个女孩我有兴趣。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七娘转过身,冷冷的看着锦衣男子。她目光幽深,有种深入骨髓的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被看的心里发虚,脸上笑容逐渐凝固。

    “做好自己份内的事。”

    七娘淡然说道:“别想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锦衣男子有些不甘心的道:“江正功都死了,他女儿反正是要给别人玩的货。我玩玩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江正功掌控九江帮百年,你知道积累下多少财富,多少人脉?凭你个阉人,也想碰他女儿。你玩的起么?”

    七娘直视着锦衣男子,神色冰冷的道:“你跟着我多年,这次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锦衣男子心里一阵恼怒,却深知七娘的狠辣,一丝也不敢表露出来。急忙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七娘吩咐道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不敢抬头,倒退着狼狈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恨上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女子,随着窗外轻风翩然而至。她青衣背剑,穿着长筒皮靴,整个人收拾的异常干净利索。外貌不算漂亮,却也不难看,笑起来白牙整洁,颇为讨喜。

    七娘似乎对来人一点也不惊讶,无所谓的道:“他自以为翅膀硬了,这两年行事愈发嚣张。下次就送他去琅琊洞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也够狠的。琅琊洞那老家伙最厌恶不男不女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七娘轻轻一笑,“江左第一杀手青无痕,居然说别人心狠,呵呵,这笑话也有些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青衣女子摆手道:“什么江左第一杀手,这种话也就是无知愚民说说。我不过是燕族的一只有毒燕子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燕族能延绵不绝,正因为有我们在背后护持。”

    七娘正色的道:“做老鸨也好,做杀手也好,都是为了燕族。能为燕族出力,既是我们的责任,也是我们的荣誉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就不必多说了。”青无痕收敛笑容,神色中露出几分寂寥疲惫,“说的再好听,我也不得不杀人,你不得不卖身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却是太沉重了,七娘也不好再说什么。她话锋一转问道:“现在外面怎么样了,老江到底犯了什么事,居然被拿出来顶罪?”

    “根据九江王那面来的消息,说是降龙下院出了大问题。主持圆通、无我首座等人都死了。无色又把降龙下院从上到下清洗一遍。据说杀了数千人。江正功是圆通师兄,当然难逃一死。死伤这么多人,也正需要他来背这个罪名。”

    青无痕感叹道:“无色平时做人圆滑,广交天下,没想到手段这么粗暴毒辣。”

    七娘沉思了片刻道:“降龙下院藏污纳垢,众所周知。无色也不是才知道。他就算再不满,也没必要弄这么大的动静。这次是唱的什么戏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被人逼的,只能壮士断腕。”青无痕猜测道。

    七娘点头道:“以无色的圆滑,就算想处理也不会闹的天下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诗僧悟空也在大战中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青无痕猜测道:“悟空是金刚宗的,也许是带着无相的法旨。无色见事情败露,才不得不这么做。但为了泄愤,把悟空一并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悟空这人文采绝世,武功却不强。无相又没老糊涂,怎么会让悟空来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七娘微微叹气道:“悟空要是真死了,却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青无痕却不在意,“诗词歌赋,终归只是小道。死了活了又能如何。天地大劫,纪元轮回,风云际会,不知会涌出多少绝世强者。想想那场景才让人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强者多了,能以文采征服天下的却只有悟空一人。”七娘瞥了青无痕一眼,对她的粗鄙显得颇为不屑。

    青无痕也不在意,又道:“佛门秃驴都会假慈悲,到不会追杀江月伊。但其他人就难说了。这小女孩你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货比三家,肯定要卖个好价钱才行。”

    七娘媚笑道:“这是我最拿手的,你就不用多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青无痕正想说什么,却突然感应到了有人来,身影一闪,人就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门外有人恭声禀报道:“七娘,他们在水里捞上来一个人,看样子是个和尚……”

    七娘眼中露出异色,想到:“不会这么巧吧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