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霸皇纪 第296章 惊天之秘

时间:2018-04-23作者:踏雪真人

    “这个悟空还真名不虚传,可惜,却是金刚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降龙下院的大日金刚如来殿侧殿中,圆通捋着齐胸白须,颇为感叹的道。

    作为降龙下院的主持,他童颜白须,双眸神光炯炯。披着精美的紫罗袈裟,一派高僧风范。

    圆通不止是卖相好,手段也颇为了得。主持降龙下院百年,把下院打理的好生兴盛。他修为虽然只是八阶,坐在主持位子上却没人不服。

    藏经堂首座无尘皱眉道:“无相好端端把人送到这里做什么。我们还是小心点,不要让他看到那些不该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无尘身躯高大黑壮大,眉毛几乎掉光了,平扁的五官让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阴沉。他辈分比圆通要高一辈,说话也显得老气横秋,带着几分教训。

    知客首座圆明也在,他地位最低,急忙恭敬答道:“这事我查过了。悟空年纪不小,却迟迟无法进入天阶。因为他诗词才华绝世,金刚宗也想培养他。就推荐他来这里学习真言法咒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圆明又道:“佛皇送悟空过来,应该是想让悟空使用龙心菩提镜。”

    无尘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无相真以为十宗是他开的。龙心菩提镜是我宗至宝。宗派内弟子还排不上,哪里轮到一个外人。”

    龙心菩提镜这件至宝,每年至多使用三次。超过这个次数,效果就会大大降低。还有可能会神意损坏龙心菩提镜的本源

    真言宗削发修行的弟子有几百万,其中有潜质又有资格使用龙心菩提镜的,足有几千人。

    一年三个的参悟名额,何等珍贵。无尘一听的悟空想用龙心菩提镜,当然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圆通没有说话,他性格和法号一样,圆滑又通达,手腕灵活,从不得罪人。佛皇无相,这个名字对佛门的影响力太大了。圆通自然更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可龙心菩提镜是真言宗至宝,降龙下院只是负责看管。如何使用,都是宗门众多长老议定。降龙下院当然有名额。但这名额太宝贵了,圆通可不想给悟空。

    如果无相明确提出请求,真言宗上下自然不会拒绝。无相地位尊贵,他开口求人那就是个巨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可无相只是把悟空送过来,其他的只字不提。那就是说无相不想搭人情。

    不过,圆通心里还是想着帮悟空一把。龙心菩提镜给谁用都是用,反正宗门也不差这一个名额。悟空使用龙心菩提镜,无相还能装不知道么!这个人情,无相怎么都要领的。

    只是宗主无色那又始终没消息,圆通也不敢做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悟空才来一天,就弄出偌大的声势。想装着看不见都不行。

    圆通忍不住再次叹气,“悟空要是本宗弟子该多好!给他两个名额都不心疼。”

    无尘有些不高兴的道:“不过是吟诗作赋,有个毛用!”

    仗着辈分高,无尘不高兴的时候说话很不客气。他这么生气,还有一个原因,因为明年降龙下院的名额就到他徒弟了。

    要是圆通突然脑抽了,把名额让出去,还不知多久能轮到他徒弟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威胁,无尘当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圆通明白无尘那点小心思,他微微一笑也不说破。

    “悟空这么出风头也好,正方便我们做事。尽快把人凑齐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圆明有些为难,“还差三十七名处子,可九江帮那已经没货了。他们说短期内也很难在有货了!”

    “废物。”圆通脸色陡然阴沉起来,“这九江城内有两千万人,几个处子还找不到!”

    “宗主严令不许动九江城内的人。”圆明有些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密印堂首座无我的道:“时间紧迫,就不要顾忌了。失踪几个女孩不打紧的。”

    无我肤色苍白,神情木然,坐在那很像是冻僵的尸体。他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细微冷幽,好像毒蛇在那嘶嘶的吐着信子,让人听了就心里发冷。

    他一说话,圆明立即低头应是,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圆通连连摇头叹气,脸上露出悲悯之色,“众生皆苦,众生皆苦……”

    无尘大黑脸上都冷哂不屑,这种事做都做了,骗自己也没什么意思。圆通这个家伙就是虚伪的紧。

    “散了吧。”无我说了一句,身躯微微一晃,人就如虚影般消散。

    无尘也站起身,径自走出静室。

    圆明却不敢走,他微微施礼鞠躬问道:“主持,悟空那里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六阶,不足为患。你也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圆通沉吟了一下,又道:“不过他声名太盛,可能会引来许多人的关注。为了防止意外,你找个人贴身看着他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圆明再次施礼后,才恭谨的退出静室。

    出了大日金刚如来大殿,圆明一直微微收缩的脊背慢慢挺直,他紧紧收着的脸也展开了笑容。

    一路上总有人和圆明打招呼问礼。圆明也都客气应对。哪怕只是个小沙弥,他也要回以微笑。

    作为最年轻的首座,圆明在降龙下院的人缘也是最好的。上至长老,下至沙弥对他是交口称赞。也是有这样的能力,圆明才能成为知客首座。

    圆明从大日金刚大殿下来,走了数里台阶才到了药师如来大殿。

    路过大殿时,圆明看到药师如来庄严而满是悲悯的眼眸时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圆明迈进大殿,在药师如来金身前郑重跪拜,低声诵念了一遍《琉璃药师如来咒》后,才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师兄。”圆明才一回身,就看到高正阳在大殿门口对他微笑招呼。

    下午的温暖阳光,照在高正阳身上,让他整个人都沐浴着一层金光。本就俊美清逸的面容上,更多了几分佛祖般的神圣气息。

    圆明正满是心事,又没感应到高正阳的存在,面对高正阳时,不知怎么的,心里就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露出掩饰笑容,“师弟,怎么出来了?在院子里是不是太闷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高正阳说话,圆明又有些自责的道:“都是师兄事情太多,有些疏忽了。师兄这就给你安排随侍弟子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奇怪,圆明好歹也是天阶修为,怎么一副做了坏事心虚的样子。

    圆明掩饰的很好,但瞒不过高正阳的眼睛。尤其他眼睛结构特殊,观察人并不需要催发元气神识。只凭钛极合金,就能把人所有细微神色收入眼底。

    根据高正阳的经验,圆明一定的没干好事。

    降龙下院这么大,圆明作为首座,做点坏事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人都不是圣贤,和尚也好,道士也罢,都是正常人,品德也不会就超凡脱俗没有污点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种极端的好或极端的坏,都属于不正常状态。正常人肯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圆明这个样子,明显是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生出疑惑,脸上却不动声色,微笑道:“师兄不用麻烦,我就是随意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降龙下院事多人杂。要没人引导,师弟只怕的摸不到头绪。”

    圆明大包大揽的道:“放心吧,师兄已经给你安排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一个方头方脑的小和尚走过来,对圆明施礼: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圆明指着高正阳道:“惠普,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悟空师叔,帮着悟空师叔料理琐事,一步都不准离开。要是事情没办好,绝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惠普急忙合十应是,又对高正阳道:“弟子惠普见过悟空师叔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眯眯的道:“不用多礼。”顿了下又忍不住道:“这孩子是不是经常发烧啊?”

    圆明被问的一愣,完全不明白高正阳的意思。惠普以为高正阳嫌弃他,忙辩解道:“师叔,弟子自幼是有些体弱,现在元气修为已经四阶,却不会再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哈哈一笑,安慰道:“师叔开玩笑的,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惠普微微摇头,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笑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惠不过是佛门法裔排行的辈分,普是这个小和尚的名。组合起来,法名其实颇为大气。并没有别的特殊含义。

    高正阳心里暗自叹气,可惜,惠普爱发烧这个梗却是没人能懂,不免有些寂寞。

    圆明事情很多,和高正阳聊了几句,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高正阳虽然心里有些好奇,却也不好跟着对方。他对惠普道:“周围有什么名胜古迹,你带师叔转转。”

    惠普点头道:“我就带着师叔先在寺里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大日如来金刚大殿,也是本寺最重要的所在。主持平日就在这里静修。悟字辈以下的弟子,平日是没资格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惠普领着高正阳到了卧龙山山顶,在大日金刚如来大殿外停下,给高正阳解说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说是大殿,其实外面还建有高高的朱红围墙。站在下面,只能隐隐看到大殿金顶在闪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师叔要是想进去,我就去请示。”惠普询问道。

    按照那天他在临江楼所见,卧龙山连着的这条紫龙江,看上去正是龙形。如果真有神龙,那龙一定在卧龙山深处藏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去紫龙江转转、你去找条船来……”高正阳吩咐道。

    惠普用力的点点头,施展轻功先一步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笑,这个小和尚做事一板一眼很认真,也很方正不知变通。和他师父圆明完全是两种人。也不知圆明怎么会收他为徒。

    把惠普打发走,高正阳转身进了大日如来金刚大殿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走大门,而是直接翻墙而过。朱红的围墙高不过丈许,普通人想个办法都能跳过去。

    才翻过围墙,高正阳就觉浑身微微一紧。那种感觉就像身上突然多了件略瘦的外衣,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,却又不至于影响动作。

    “这是法阵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有些奇怪,大日金刚如来大殿占据山顶,里面共有大小殿宇数十座。这么大的地方,光天化日的为什么要运转法阵?

    法阵覆盖的范围越大,消耗的元气越多。降龙下院又是佛门,完全没必要整天运转法阵。至多是关键的地方,如藏经堂等处才会开启法阵。

    要不是圆明刚才表现的有些奇怪,高正阳也不会太在意。也许降龙下院财大气粗,也许他们在防备什么敌人。开启法阵本身,并不太稀奇。

    可和圆明奇异的反应联系在一起,就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高正阳感应着元气变化,径自向法阵防御最严密的地方飞驰过去。

    大日金刚如来大殿后方,有一小片塔林。法阵的中枢,赫然就在塔林里面。

    高正阳展开身法,绕开的大殿,向着塔林飘飞过去。他身形潇洒飘逸,脚下如同散步一般。可速度却不慢。

    “是悟空师弟吧?”高正阳即将迈入塔林时,后面突然传来一个温和慈祥的声音。

    高正阳停下脚步,转过身对声音传来的方向合十道:“贫僧悟空,见过师兄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又是一笑,“你来大殿说话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人拦住了,高正阳也不会硬闯。他很干脆痛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塔林深处,一个两丈多高的石塔里,无我冷冷的看了眼悟空离开的月白背影,挥手把石塔大门合拢上。

    如果高正阳再往前走,无我就要出面拦住他了。这里面有大秘密,绝不能见人。

    好在高正阳知趣,并没有硬闯。

    无我出于九阶强者的骄傲,对高正阳并不在意。只是他名声极大,又是无相送过来的人,不好处置。这才多了几分注意。

    无我绝没想到,他随意的一瞥,已经让高正阳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高正阳伤势极重,可因为伤势他变得更为敏锐。无我力量控制的绝妙,却瞒不过同等层次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里面居然还藏着一个九阶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更好奇了,塔林是安葬僧侣骨灰、舍利等遗物的地方。简单说就是佛门的墓地。正常情况下,这里不会住人。何况是让一个九阶强者住在这。

    降龙下院绝对有问题!

    高正阳并不想做神探,也没什么兴趣探人隐私。可圆明等人的举动,让他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悟空师侄,真是气清神秀,天资绝代。”

    站在大殿门口的圆通,不等高正阳说话,见面就先夸起他来。还亲自拍了拍高正阳的肩膀,以示亲近。

    高正阳也很正式的施礼问好。

    圆通的辈分其实比他低,但大家不是同宗,就不适合排资论辈了。所以高正阳都是客气的称呼为师兄。这也是一种敬称。

    “老僧忙于俗事,没能接待师弟,师弟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圆通口才了得,简单的客套话说出来,却能让高正阳觉得特别亲切。

    “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?好诗啊,意境深远,回味无尽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谦虚道:“游戏之作,当不得师兄夸奖。”

    圆通认真的道:“师弟的文采盖世,这也举世公认的。何必过谦。老僧虽痴长几岁,也要为师弟才华惊艳。师弟诗、禅合一,更是了不起。他日佛门必在你手中发扬光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过誉了,绝不敢当。”高正阳客气道,只是脸上的笑容却免不了带着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他到不是故意装的。圆通吹捧人的本事,绝对是世间第一等的。几句话说出来,把高正阳说的心里也是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高正阳又道:“降龙下院信徒无数,遍施福德,师兄功德无量。”

    圆通也笑的更开心了,这个悟空也很懂事么!嘴里免不了谦逊几句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互相吹捧,也是聊的火热,气氛极其融洽。

    正说的投机,门外有僧人禀报道:“惠普在外面求见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忙起身和圆通告辞,“师弟今日要出游,就不打扰师兄了。等师兄有暇,再来和师兄请益。”

    圆通十分热情把高正阳送到大殿门口,目送他出了大门,脸上的笑容才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僧人紧张的道:“主持,他闯的太快了,也来不及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你慌什么,我们行事正大光明,有什么不敢见人的。”

    圆通训斥两句,挥手让那僧人退下。回到静室,他低头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悟空自然不足为惧,关键是悟空身后的佛皇。难道对方不是奔着龙心菩提镜来的?

    真要如此,可不是小事。圆通也不敢轻视,他提笔给宗主无色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信笺写好后,恭敬放在千手菩萨的一只手掌上。低颂真言法咒,金色的千手菩萨开始散发出浓郁金光。放在菩萨手上的信笺慢慢化光、消失。

    只要无色在任何一间分院,都能接到这封传书。

    圆通在千手菩萨前待了一会,正想离开,千手菩萨突然再次闪耀其神光。菩萨身上的众多手臂慢慢伸展转动,如花瓣一样层层盛开。

    圆通脸上露出喜色,急忙低颂法咒。千手菩萨上神光一爆,一封信笺从空中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金色的信笺上,符文流转不休。换做外人绝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。

    圆通手结大日金刚如来印,再次低颂法咒。信笺上流转的符文被元气一激,上面的字迹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许你便宜行事,悟空若有异动,杀。”
小说推荐